撅高打到肿小花:错一道题就被学长插一下作文

燕青山的眼神在谢长姝的身上徘徊,瞧着她腰间所系着的羊脂玉有些不悦的蹙眉,在青州的时候还没看见谢长姝的身上有这个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弄到身上的。

        

但想来那羊脂玉品质上佳,价格不菲,应当是什么宝贝,有着另外的来历。

        

于是——

        

燕青山的眼神左右徘徊,最终挑中了谢长姝鬓上斜插着的那根紫檀木簪,“我看这根发簪就刚刚好,男女皆宜,送我了。”

        

谢长姝装扮朴素,只是随意的挽了一根素簪,连半点装饰都没,燕青山用倒也还行……

        

“你还真是顺杆就爬,绝对不浪费半点机会啊。”

        

谢长姝哭笑不得,“送你就送你,等着有机会我让姨娘做好了饭菜招待你,这是我之前就有答应过你的,你放心,我没有忘记。”

        

看来方才在星阵里面一本正经破阵的燕家七少爷只是个假象,无赖纨绔才是燕青山的本来面貌。

        

燕青山心满意足,顺势将自己头上原先插着的碧玉簪给拉了下来,换上了谢长姝的发簪,“顺杆不爬要等到什么时候?我可惯会见缝插针了!”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你没忘,可不是我贪心什么都想要。”

        

谢长姝含笑点头,和燕青山说完话之后便正色的走到了陈敬元一行监考官的面前,“大人,比试结果已经出来了,劳烦各位大人记录。”

        

大胆。

        

张扬。

        

放肆。

        

却没人敢说一个不字。

        

罗景山身上的气势随之柔和了起来,看着那满脸倔强的谢长姝温柔了说了一个字,“好!”

        

谢长姝也回之嫣然一笑。

        

——

        

大玄试的结果随着考试结束迅速公布。

        

渐渐考试出来了个六榜第一的消息很快便传开。

        

不只是晋阳城里的众多玄士议论纷纷,便是连周边其他城池也为之震撼。

        

尤其是谢三爷在听见自家女儿竟然有了如此彪悍的成绩之后,更是连脸上的笑容都快假笑的僵了。

        

说实话,要不是旁人一波接着一波的恭喜,恐怕谢三爷到现在还不敢相信谢长姝得了大玄试第一的这个事情。

        

“爹爹……爹爹……”

        

谢长金迈着小粗腿,气喘吁吁的从考场里面出来便看见谢三爷正在发呆,“可以收拾东西回家了。”

        

毫无意外的他落榜了。

        

根本就没什么算命先生说的生来富贵命格,将来必然会封侯拜相,甚至连大玄试都没能考过,他姐姐连来参加大玄试的机会都没有……

        

从前多被宠着,现在就有多失落。

        

便是不用别人数落,谢长金自己的心里面也很难过。

        

谢长金垂头丧气,很是颓废。

        

“长金,你先回去驿站等爹爹一下,爹爹……”

        

谢三爷犹豫了一下,还是实话实说,“爹爹去看看你五姐姐……”

        

他没注意到谢长金的情绪变化,只被谢长姝在大玄试上惊才潋潋的表现给震撼到了,想起在考试之前他还曾数次教训她大玄试人才济济,她莫要太张狂,当心然外有人。

        

不想现实很快就给了谢三爷一个重击。

        

旁人是高兴,可谢三爷却觉得不对劲,有几句话他要亲自去问问。

        

被撇下的谢长金一个人站在原地,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爹……”

        

——

        

连日阴雨绵绵,从朝天殿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大晴。

        

谢长姝呼吸殿外自由的空气,有些贪婪的嗅着空气中泥土的芬芳。

        

这种活着的感觉真好啊。

        

前世她怎么就一时脑热被情爱牵绊住,匆匆的结束了自己的命。

        

还未来来得及做下一步的打算的时候,便被几声喜悦的声音给吸引了注意。

        

“姝姝!!”

        

“长姝……”

        

这是……

        

谢长姝目光巡视,果然在众多人群之中找到了白姨娘和李夫子的身影,竟然连谢小糖和谢长官也都来了!!

        

“姨娘??”

        

谢长姝快步上前,那双清冷的眸子目光中带着几分暖意,惊喜道,“小糖,官儿?”

        

“姐!”

        

“姐姐!”

        

谢长官和谢小糖齐刷刷的向着谢长姝招手。

        

谢长姝将两个人一左一右揽着,“你们怎么来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

        

谢长官开心的说道,“姐,姨娘在家里不放心你一个人来晋阳,便想着过来看看你了。”

        

“哪有,分明是那个陈姨娘老是趁着姐姐不在欺负姨娘,我这才把姨娘带来晋阳的。”谢小糖抗议的扁着嘴,“你就会挑好听的说给姐姐听,连被人欺负了都不敢声张。”

        

谢长官脸色涨红,又想不到可以便捷的地方,“那是我姐姐!”

        

谢小糖冷哼,“软柿子!”

        

两人从青州一路打架到了晋阳,白姨娘颇有些无奈,“好了好了,既然咱们现在都团聚了,也便不说那些没用的了。”

        

“陈氏就那个性格,左不过是在口舌上逞着威风之外拿我没什么办法的。”

        

白姨娘不想谢长姝心疼她,宽慰的摸了摸谢小糖和谢长官的脑袋,“姝姝,考了好几天是累了吧,姨娘已经决定要留在晋阳陪你了,等着咱们先去客栈休息一下之后便托人在城里找个院子,日后姨娘也方便照顾你。”

        

白姨娘欣慰的眼神落在谢长姝的身上,似乎怎么看都看不够一样。

        

“是呢,姐姐,以后我们就在晋阳吧。”

        

谢长官很是惊奇的看着这座繁华的城池,“本来是打算先买好院子再等姐姐回来的,姨娘又担心姐姐你不喜欢,这段时间我们都是在客栈落脚的。”

        

谢小糖也不满的上前揽住谢长姝的胳膊,挑衅的看着谢长官。

        

李夫子被这几个人的亲情所打动,向来冷漠的脸上也是头一次出现了发自内心的笑容,她突然觉得这辈子也足够了,或许当年女官备受打压就是为了能让她日后能遇到谢长姝这样的好弟子。

        

“好了好了。”

        

“这人多,也不是个说话的地方,咱们还是先回去吧。”

        

李夫子打着圆场。

        

几人欢声笑语离去,谁都没注意到刚从朝天殿踏出的一道身影,此刻正目光震惊的盯在了谢小糖的身上!!!

        

秋风凉爽,微微拂过脸上。

        

那身影随后竟也拿出一枚绣着麒麟暗纹的香囊……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