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奴sm跪爬道具调教虐阅读|玩弄漂亮少妇高潮白浆

凝香殿院中,雨水渐渐汇成小溪流向低处,雨滴不断落下,在积起的水面砸出一个个水泡。

        

一柄油纸伞出现在影壁处,伞下人身着月白衣袍,怀中好像抱着什么。

        

阿玉趟着雨水往凝香殿走,晚樱撑伞迎了上去,两人说了几句,一起转头向梅香坞而来。

        

风雨太大,阿玉鞋袜尽湿,半截衣袍也被雨水打湿,走上台阶,她抖抖手中的伞,眼望着大门方向,好像在问晚樱又像在安慰自己,“殿下今天一定会回来的,这么多人都在等他。”

        

小雪身上也落了雨水,可能感觉不舒服,在阿玉怀里扭来扭去,阿玉将小雪放在地上,只见它使劲抖了抖毛,跑了几步来到梅香坞门口,轻轻一纵便越过门槛进到屋内,这个地方它没来过,竖着两只长耳朵,不住地来回嗅。

        

明溪正和李桢说话,感觉门口处有动静,扭头看见一团雪白在地上跑,不由惊呼起来。

        

“它和玉娇一模一样!”

        

李桢有些尴尬地摸摸鼻子,“兔子嘛,长得自然都差不多。”

        

茗雨正在奉茶,听到这话与李桢贴身侍从锦绣对视一眼,随后都装作若无其事。

        

阿玉听到李桢与明溪的声音,也走进梅香坞,恭敬地行礼问好。

        

李桢客气地点头示意,明溪还记得上次见面的不快,随便应了一声,注意力都在小雪身上。

        

“它的后腿怎么了?感觉有些不太利索。”

        

“被猎犬追,受伤了。”

        

“哪条猎犬?”李桢忽然感了兴趣。

        

“飞矢。”

        

“可以啊,”李桢伸手将小雪抱起来,得意地道:“不愧是我挑的兔子,居然跑得过飞矢……”

        

锦绣微微叹了口气,同情地看着李桢。

        

李桢忽然反应过来,用余光微微一扫,明溪正死死盯着他看。

        

“是谁说的,两只白兔,半路跑了一只,原来跑到这里来了!”

        

“是大哥……”当着阿玉的面,李桢总不能说小雪是李霖耍赖要走的。

        

明溪心里一动,转头盯着阿玉细看,缓缓问道:“这兔子是淮南王送你的?”

        

“殿下说让我养大了给他做下酒菜。”

        

明溪拽住李桢的袖子往门外拉,“你跟我来……”

        

“明溪,这么多人,”或许是明溪很生气的缘故,李桢居然被她拉了个趔趄,众目睽睽之下,李桢就那样被明溪拉出梅香坞,走到远处廊下。

        

“你知道她是女的对不对!”

        

“我也是碰到她抱着兔子才知道的,大哥要走兔子也没说给谁,我也很奇怪……”

        

“难怪上次在城外那么嚣张,你也帮着她欺负我!”明溪新仇旧恨一起被勾起,最近对李桢刚有的一点温柔荡然无存。

        

“大小姐,明明是你在欺负人家!”

        

李桢有些无奈,要是父王和永安王有意联姻,哪里还会有燕云公主的事,明溪自己何尝不明白,大哥也只是拿她当做小妹。

        

只是这位金枝玉叶从小到大,什么时候有过得不到的东西,李桢一直等她放下那点执念,恐怕有时她也分不清自己到底在意什么,是出于对李霖的爱慕,还是一旦李霖心有所属,她就会失去两小无猜的呵护!

        

“两天之内,我就知道了与大哥有关的两个女人,眼下看似后院清冷,将来不都是佳丽成群,嫁给你们这种男人真是没有意思!”明溪叹了口气,眼睛有些微红,扭过脸去看落雨。

        

李桢的心忽然拧了一下,或许是想起了自己母亲,一生清心寡欲小心谨慎,才能在那座表面宏伟壮丽,其实危机四伏的王宫生存下来,就算得到过男人的疼惜,恐怕也少得可怜。

        

“明溪,你误会大哥了,我……也不会那样的!”

        

“说大哥呢,提你自己做什么?”明溪忽然红了脸,啐了他一口,娇羞模样是李桢从未见过的。

        

李桢痴痴看着明溪不再说话,明溪不好意思地背过身,刚一抬头便兴奋地叫了起来,“大哥回来了!”

        

李桢急忙去看,只见一名内监,后面跟着几位侍卫,绕过影壁举伞踏雨往凝香殿而去,看上去却有些来者不善,心里琢磨一下,拉住明溪往梅香坞门口走,口中道:“事情不对!”

        

明溪也感觉到了异样,边走边回头看,果然再没有人走进院子。

        

阿玉、晚樱、茗雨一干人听到明溪的声音,急忙迎出梅香坞,还在奇怪殿下回府都没有人先来通知,迎面看到内监梁斌还有气势汹汹的侍卫,晚樱和茗雨对视一眼,瞬间心都沉到了水底。

        

阿玉见没有李霖,撑起伞要往外迎,晚樱悄悄拉住她的衣襟,将她推到人群后面。

        

梁斌也已看到李桢和明溪,掉转方向赶到梅香坞,走上台阶向两人行礼见过。

        

茗雨平日跟李霖进宫,经常与梁斌打照面,上前陪笑道:“梁公公顶着这么大雨过来,可是我们殿下有什么事?不是说今日要回来,这么多人都在这里等呢。”

        

梁斌默了默,“殿下今日是回不来了,小的是奉王妃娘娘谕旨,到淮南王府办件差事,也别让小的几个难做。”

        

“这大雨瓢泼的,娘娘派你来做什么事?”明溪忍不住追问。

        

“哪位是阿玉?”

        

大家不由一愣,晚樱肠子都悔青了,自从阿玉跟茗雨进了趟宫,她心里就没有踏实过,殿下一日不回王府,一日就不知道会有什么事。

        

“梁公公……”“我是阿玉!”

        

晚樱急的声音发颤,转身往后推她,“你傻呀……出来做什么……”

        

“姐姐,先听听什么事,王妃娘娘的旨意,想必和殿下有关。”阿玉握住晚樱的手,看这架势,她也知道凶多吉少,总不能让别人为了自己受罪。

        

“你就是阿玉,果然长得眉清目秀,前天我好像在玉暖殿外看到过你。”

        

梁斌上下打量着阿玉,除了没有耳洞,就算穿着男装也很是俏丽可爱,心中不由暗暗感叹,好好的做个淮南王侍妾不好吗,非要打扮成男人进进出出,惹得宫里谣言满天飞,让王妃娘娘颜面尽失,关键是淮南王背上这个污名,世子之位都会少几分保障。

        

以李烁的行事,要是他成为世子继承国祚,还能容得下李霖做个闲散郡王!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