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啊经理快点用力|小哭包和他的暴躁先生

演戏的基本功没有落下,与是枝弘树算得上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望月宗介队长还打电话关心你来着。”是枝弘树言道。

        

“多谢望月队长关心,此次出去要去看望一下。”

        

“你有此心意,也不枉他挂念你。”

        

“望月队长对我照顾有加,算得上我的贵人。”

        

说日本人是自己的贵人,虽然说的不是是枝弘树,但他听在心中也满意。

        

“我看望月稚子也能关心你。”

        

“稚子?”

        

“听闻你被宪兵队带走,刚才还找了过来,被我打发回去了。”

        

她找来了?

        

魏定波确实没想到,此时笑着说道:“可能是因为望月宗介队长的关系吧。”

        

提起望月稚子,魏定波则顺势说道:“武汉区新区成立,现在需要安排人员职位,我资历尚浅自然不在安排之类,可望月稚子很有希望身兼一官半职。”

        

是枝弘树此前找魏定波与望月稚子,则是不想76号武汉区脱离日军情报机构的掌控,现在听闻这些消息,自然也是很有兴趣。

        

“如此甚好。”是枝弘树说道。

        

“可望月稚子在76号内被排挤,我想到了武汉区也相差不大,原本我们两人商量好,是我负责与人交涉她负责工作,可我现在怕是不能帮她。”

        

是枝弘树一听这确实是个麻烦,但调查军统卧底之事最为重要,现在不可能放魏定波出去配合望月稚子。

        

魏定波继续说道:“武汉区机关现在要大力招兵买马,汉口地区内的帮派混混好勇斗狠之人是主力军,如果能多网罗一些这种人,对日后的工作也有帮助。甚至于不需要让他们加入76号武汉区,而是作为外勤暗线,养着这些人日后说不定也能提供重要情报。”

        

他所言之意是枝弘树明白,宪兵队其实就养了很多密探,什么人力车夫、码头力工、歌厅舞女、茶楼老板等等。

        

每个月会给他们一些底薪但数量不多,可是只要他们能提供情报,就会给奖金,奖金是很丰厚的。

        

而且根据你提供的情报,以及利用你的情报后续展开的行动,都会追加奖金。

        

所以魏定波现在的意思,就是让望月稚子去多找一些暗探密探,这些人散落在武汉的大街小巷,身份职业各不相同,而且不需要去武汉区机关报道,那么也就不存在排挤之说。

        

养密探暗探是需要钱的,这些钱武汉区机关是不会给的,望月稚子财大气粗自然是可以养得起这些人。

        

为何魏定波现在要分析这些?

        

首先他只是配合是枝弘树调查,而非真的是军统卧底,起码他必须要这样认为,所以他现在要做的不是等待调查结果,而是要为日后的发展考虑。

        

这才像他的身份应该做的事情,他越这样是枝弘树越不会怀疑他。

        

但问题在于是枝弘树此时虽不怀疑,可当组织安排冯娅晴撤离,不怀疑也会变成怀疑。

        

所以魏定波现在是尽一切可能将消息送出去,但是也不能送的很直白,他只能通过非常委婉的方式来提醒。

        

他现在就是在努力。

        

是枝弘树认为魏定波说的有道理,望月稚子在武汉区内地位越高,日军情报机构对武汉区的掌控力就越大。

        

“你的意思是通知望月稚子,开始挑选密探暗探,在武汉区机关之外,先发展自己的势力?”

        

“队长英明,属下就是这个意思。”

        

“那我去通知她。”

        

“劳烦队长。”

        

“你先休息吧。”

        

是枝弘树说完便离开,魏定波独自坐在房间内,现在只能开始听天由命,他能做的事情已经全部做了。

        

为什么要让是枝弘树通知望月稚子在武汉区之外发展自己的势力?

        

他确实是出于帮助望月稚子,同样也是帮助他日后工作,可是他如果出不去一切都是空谈。

        

但是魏定波在这之中埋藏了一个自己的小心思,那便是他知道望月稚子不适合做这件事情,她很难去武汉区的大街小巷挑选暗探。

        

望月稚子的性格不容易完成这一项工作,所以她一定需要一个帮手,她唯一的帮手魏定波被认定是军统卧底现在被抓,她还能找谁帮忙?

        

魏定波希望她去找王雄。

        

王雄算是靖洲给魏定波留下来的,此前也被魏定波告知望月稚子,让其加入76号武汉区。

        

望月稚子不适合做的事情,王雄适合。

        

魏定波被认定是卧底,可这件事情和王雄无关,他是跟着靖洲来的,靖洲都被炸死了,你能说他是卧底吗?

        

所以王雄的身份是清白的。

        

望月稚子可以找王雄帮忙,但只要王雄出面帮忙,石熠辉一定能发现。

        

现在魏定波唯一想要的就是石熠辉发现王雄没有被日军抓捕,从而能意识到魏定波现在没有被认定是军统卧底,可能仅仅是在被调查。

        

毕竟如果认定他是卧底,王雄与魏定波此前有过接触,哪怕认为王雄没有问题,也会抓捕调查。

        

可现在的问题在于,是枝弘树并非认定魏定波有问题,所以也就没有去考虑王雄这个点,毕竟王雄这样的小人物,是枝弘树可能压根就不知道。

        

但是石熠辉知道啊。

        

他若是能意识到这一点,就能察觉出一点端倪,那么石熠辉也就会明白冯娅晴作为中共给魏定波安排的联络人,此时一定不能动,一动魏定波必死。

        

所以军统方面会想办法稳住冯娅晴。

        

因为魏定波很难直接给冯娅晴送消息,所以他只能通过石熠辉来完成这一切。

        

但这一切都是在魏定波认为最理想的状态下才能完成,最难的点便是望月稚子去找王雄,其次是石熠辉能从王雄这里发现端倪,不然所有都是徒劳。

        

至于军统能不能稳住冯娅晴,魏定波并不担心,因为组织知道自己和军统的关系,看到军统这样做肯定会意识到什么,所以难点是前两个。

        

为了避免是枝弘树注意到王雄,方才魏定波根本就没有敢在他面前提起,现在只能依靠望月稚子自己去悟。

        

对于望月稚子在船上所表现出来的心思细腻,魏定波认为悟到去找王雄帮忙,应该不难吧?

        

至于石熠辉,魏定波更是充满信心,只要王雄一动,石熠辉必然会有所察觉。

        

这是魏定波在绝境之中为自己想到的唯一一条生路,他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成功,可是他必须要尝试,若不尝试静待噩耗他死不瞑目。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