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笔夹在里不能掉出来写字,学长让我坐在上面写作业

三楼的皇家KTV的某个至尊级包厢中。

        

陈羽坐在角落的位置,只觉得浑身不自在。

        

他知道今天黄健锋肯定不会让他吃完饭就直接回家,也知道黄健锋这家伙肯定安排了后续节目的,但是他实在没想到,这家伙安排的居然是KTV唱歌!

        

在吃完饭,黄健锋宣布去唱歌的时候,陈羽的第一反应就是反对,他真的不喜欢KTV这样的场合,感觉太吵闹了,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不喜欢喝酒,也不喜欢唱歌。

        

相比起唱歌这种事情,他更喜欢去网吧,在网吧里面带黄健锋他们飞几场LOL,上几颗星,或者带黄健锋他们吃几把鸡。

        

去网吧打游戏,狂欢一回,这是他最开始猜测的黄健锋安排的今晚的节目,这也是很符合黄健锋的风格的节目,同时也是黄健锋最爱的节目,虽然黄健锋LOL的技术烂得一笔,经常上去就被人弄死,但是这家伙却是这么多年一直对LOL情有独钟,一有空就会拉他去打两把,他的LOL技术就是被黄健锋拉着练出来的。

        

谁知道黄健锋今天竟然抽风了,居然要去KTV唱歌!

        

陈羽的反对直接无效,准确地说,是直接被无视了。

        

一般情况下,黄健锋都是很重视陈羽的意见的,但是今天的黄健锋却是坚定坚决地无视了他的意见。

        

“哇塞,黄健锋,你太牛叉了,今天可是礼拜五,你居然能订到这里的至尊包房!”

        

杨心怡和刘思思两个女生是最支持唱歌这个节目的,在一听到黄健锋安排了唱歌之后两人就很兴奋了,这会到了包房之后,刘思思更是直接欢呼雀跃了起来。

        

不过在欢呼雀跃的同时,她的眼神之中也露出了惊讶之色。

        

不仅是刘思思,包括一旁的杨心怡眼里也透出了一抹惊讶。

        

作为女生,她们是比较喜欢唱歌的,到了高三之后,学业压力比较大,基本上没有出来唱过,但是在高一高二的时候,他们遇到生日或特殊的喜庆的事,一般都会选择到KTV唱歌庆祝。

        

所以,他们对于兴东县的KTV市场还是有一些了解的。

        

总体而言,兴东县这个小地方的娱乐业是远比不上外面的大城市的,KTV一共就那么几家,而另外几家因为担心这边的消费能力跟不上,所以一开始的时候就节省成本,设备和环境都非常一般,只有兴东大酒楼三楼的皇家KTV从一开始就认准了大家是有娱乐需求的,直接冲着顶级而去,不论设备和环境都搞最顶级的。

        

事实证明,皇家KTV的眼光是对的,哪怕皇家KTV的消费水平比其他KTV贵了近一倍,皇家KTV依然是最火爆的,每到周末更是爆满,订房非常的难!

        

今天是周末,外加高考结束,黄健锋竟然能订到这么大的至尊包房,这真的杨心怡和刘思思他们有些意外。

        

“哈哈,这有啥奇怪的,这是峰哥自家的KTV,要是不能订到房才奇怪了!”

        

一旁一个体育生看到一脸惊讶的杨心怡和刘思思,不由得哈哈一笑道。

        

“啊?这KTV是黄健锋你家的?”

        

杨心怡和刘思思两人都瞪大了眼瞪。

        

他们倒不是最近才认识黄健锋的,都是老早就知道黄健锋了,但以前他们和黄健锋可没有什么交集,所以对黄健锋根本就没有什么了解。

        

“嘿嘿,是我家开的,以后女神要是想来唱歌的话可以随时打电话给我。”

        

黄健锋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哇塞,太好了!以后再也不用担心订不到房了!!”

        

刘思思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她是很喜欢唱歌的,所以对于以后能订到房这个事情还是很开心的。

        

一旁的杨心怡眼睛也亮了一下,不过她毕竟不是刘思思,没那么热爱唱歌,她的目光望向黄健锋,眼里露出一抹意外之色,“想不到黄同学你的家庭条件这么好。”

        

秦飞也很是意外和羡慕地看了一眼黄健锋。

        

他也没想到,黄健锋竟然是一个富二代。

        

不过想到黄健锋能进入兴东县第一中学,再想到高中这几年黄健锋搞出来的那些事情,黄健锋是个富二代的事情也就不是什么很难理解的事了。

        

以黄健锋的文化科成绩,肯定是考不到兴东县一中的,能进入兴东县第一中学这本身就说明他不简单了,就算黄健锋是考到一中的,以黄健锋在高中搞出的那几件大事,要不是家庭背景过硬的话,早就被学校开除了。

        

“也不算太好吧,老头子年轻的时候做生意,赚了点钱就是了。”

        

黄健锋谦虚地道,“只能说吃穿不愁吧。”

        

“黄同学你这就太谦虚啦,能开下这个KTV,没有上千万可不行!而且以这个KTV的火爆程度,每年都能最少赚几十万吧?这要是还只能算吃穿不愁的话,我们这些人就全都是吃穿都成问题的穷人啦。”

        

刘思思撇了撇嘴,不以为然地道。

        

秦飞也附和地点了点头。

        

杨心怡;“……”

        

陈羽:“……”

        

两人都对刘思思的话语表示无语。

        

一年几十万?

        

刘思思的胆子能不能大一点?

        

这KTV一年怎么可能只赚几十万?

        

陈羽有次在黄健锋家里吃饭的时候,曾经听黄健锋父亲讲过,这个KTV每年的盈利高达两百多万!

        

KTV的消费虽然不算高,一晚上唱下来消费也就两三百块钱,看起来好像并不是很赚钱的样子,但是实际上,KTV的主要利润根本就不是来自普通的开房唱歌的消费,而是来自酒水,酒水消费的利润是极高的。

        

再加上黄家有自己的烟酒的经销产业链,他们的利润会比一般的KTV更高。

        

再加上陈羽很清楚黄健锋的家庭情况,这个KTV只是黄健锋家族的一个微不足道的小生意而已,虽然曾经黄家是从娱乐业起家的,但是他们现在已经逐渐抛开了大多数娱乐产业了,将绝大部分产业都转向了酒店和地产。

        

黄健锋绝对是一个妥妥的富二代,在兴东县这个地方排得上号那种。

        

杨心怡虽然对黄健锋了解并不多,但是她的家庭背景让她能够听到一些一般人听不到的消息,比如这家KTV每年纳税超过五十万,比如这KTV的老板在兴东县乃至整个嘉州市的产业很大,某个大型超市也是这个老板开的。

        

所以,她对刘思思竟然猜测这家KTV一年赚几十万,还觉得这样就很有钱了表示很无语。

        

光是纳税都过五十万的人,怎么可能只赚几十万呢。

        

“哈哈,我们不说这个,大家赶紧点歌唱吧,另外今晚大家想喝什么酒只管点,想吃什么也只管点,不用和我客气哈!”

        

黄健锋哈哈一笑,转过话题,他并不是一个很爱显摆的人。

        

有钱的家庭出身让他更加自信,有时候更加胆大和冲动一些,比如敢怼老师,敢因为心中的气愤在学校打架,因为他知道家里能帮他兜底,但是他父亲对他的管教一直都是非常严的,所以他并没有因为家里有钱变成一个狂妄自大爱显摆的人。

        

若他真的是一个狂妄自大爱显摆的人,他也不可能和陈羽成为朋友了。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