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师傅帮我带来高漕/吻胸娇喘下面好爽小说

苏明娴迷迷糊糊的听到这话,不太情愿的睁开了眼睛,扬起了小下巴,嘟着嘴,“你要去哪儿啊?这不到一个星期就要元旦了,不能过完元旦在去吗?”

        

沈驰顺势掐住了她的小下巴,印上了她的唇,反复的亲吻品尝,仿佛永远都尝不够她的滋味一般,直到将人吻的气喘吁吁才放开她。

        

声音沙哑的道:“不行,怕来不及了。”

        

说完这话,又抚摸着她发头发道,“你乖乖在家等我,别出去招蜂引蝶,不然等我回来,有你好受的。”

        

苏明娴一脸不爽,“我们都离婚了,我,呜呜呜—你干什么,呜呜呜,沈驰你属狗的吗?你怎么咬人啊,呜呜呜—”

        

再一次一个深吻过后,沈驰不断喘息的松开了她,然后掐了掐她的小下巴,“真是个勾人的小妖精,等我回来在收拾你,走了,你照顾好自己。”

        

……

        

苏明娴再次醒来都已经到中午了,她伸了个懒腰晃晃悠悠的走出了房间,眯着眼睛喊道,“沈驰,人呢—”

        

“太太,先生凌晨五点就走了。”张嫂从厨房探出了头说了这么一句。

        

苏明娴微楞,“啊?凌晨五点?他干什么去了?”

        

张嫂笑了笑道,“先生没说啊。” 

        

苏明娴瞬间清醒了,原来那不是梦,他还真走了?

        

随后赶忙给他打电话,可惜手机根本打不通。

        

苏明娴的眉头皱的厉害,马上看了眼日历,今天刚好是1996年12月25日,圣诞节,离12月26号就差一天。

        

苏明娴看了看明媚的天,深深的呼出一口浊气。

        

就在这时电话响了起来。

        

“是苏小姐吗?门口有人找你。”

        

是门卫打过来的,苏明娴眉头轻皱,“是谁啊?”

        

“她们说是沈先生的亲戚,姓阮,您看要放行吗?”

        

一听是阮家人,苏明娴的眉头皱的就更深了,阮家人来找她干什么?不过大冷的天,还是沈驰的亲戚,她想了想,“放他们进来吧。”

        

挂了电话,苏明娴直接去洗漱换了身衣服,结果刚换好,正好门铃响了。

        

“妈,要不我们回去吧。”

        

阮静有些胆怯,自从踏进了这个外销房的大门口,她就浑身都不自在,就感觉门牙还隐隐作痛。

        

而王芳则瞪了她一眼,“来都来了,她要是不给你个说法,凭什么回去?”

        

“我—”

        

阮静想说苏明娴已经给了说法,给了好一笔钱的,可要是被亲妈知道,这手里的钱怕就不保了。

        

所以,她只能硬着头皮上。

        

很快,房门开了,只是第一眼看去,阮家母女俩都惊呆了。

        

尤其是王芳,她惊的张大了嘴巴,如同吞下了一枚炸弹一般,被炸的外焦里嫩。

        

“苏明娴?”

        

她本能的喊出了这个名字,可是看着眼前这个杏眸桃腮,嫩的如三月初开的桃花一般美丽娇艳的女人,她就算想破了头,也无法想象会跟大半年前那个破衫褴褛,面黄枯瘦的乡下女人是同一个人。

        

这,这简直不可思议。

        

而阮静则是惊讶于苏明娴的家竟然如此奢华,如此整洁干净,跟这块一比,自己住的简直是狗窝一样。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