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学长腰上动/跨坐在他腰上结合

   

“不问顶峰又如何,俯瞰苍穹不是高?”

        

留在道孔明正感诧异之时

        

一道淡然冷漠的话音骤然响彻半空回荡,回荡半空,宛如一道道涟漪一般向四面八方扩散。

        

顿时,漫天紫雷接二连三的不停砸落。

        

漫天紫雷宛如一道雷海般交错。

        

一道模糊的人影自那苍茫紫雷中缓缓踏步而出!

        

脚步声平缓,伴随脚步声而来的,是一股浩瀚无比湃然磅礴的威压。

        

圣人威压!

        

“嗯?”

        

道孔明感受到磅礴的威压宛如一股气场般扑面而来,当下心头不由得微微惊讶。 

        

“道生万物!”

        

道孔明眼神凝重,不敢有丝毫大意,当下一身道袍鼓动,脚底下黑白相间的太极阴阳鱼虚幻图案浮现徐徐旋转。

        

在这股圣人威压之下,纵然是道孔明也是不得不运功抵抗,方才能怡然在天峦峰之巅屹立。

        

“道家一脉,出自道林峰的道孔明,在武林素有神算子称号,于当年邪教入侵中原一手布局算计了整个**教之人。”

        

淡漠话音传来,寥寥数语赫然道破了道孔明的来历。

        

“看来刀皇的情报网倒是惊人呀,身在山中亦知天下武林事。”

        

道孔明闻言心头不由得感到诧异。

        

“如今整个玄机堂都为吾所用,汝觉得呢?”

        

人影缓缓自漫天交织的紫色雷海中而出,模糊的身影也是顿时显露在了光天化日之下。

        

这是一道霸气绝伦的身影。

        

来人身披一袭紫袍鼓动,白发飘扬,身形魁梧,足有八尺,其身材健硕肌肉线条堪称完美,周身虚空泛起道道涟漪,湃然刀气若隐若现,散发着一股恐怖的气息,令人莫名的感到一阵胆颤,对其心生畏惧。

        

凝神望去,只见那人丰神俊朗,圆庭眉心红润饱满,粗眉浓眼,眼神中透露着不羁与狂傲之色,闪烁的目光中仿若有那藐视天下之气概。

        

能够有如此浑厚雄威之人,当今天下间也只有一人。

        

刀皇,断神峰!

        

“玄机堂不是一向不涉武林纷争,超脱世俗的派门吗?”

        

“没想到如今竟被刀皇一人所掌控”

        

道孔明闻言心头不由得震撼,但是并未道出心中疑问。

        

眼前自己面对的乃是刀皇,当今圣人之一,若是提出心头疑问等同于在质疑断神峰。

        

“能够隐忍十年,再一手布局借助整个天下之势坑杀南越刀门之人果然也非善类。”

        

道孔明心里暗暗想到。

        

玄机堂堂主慕云生乃为正道天策子慕青衣后人,一手谱写下当今武林盛名的兵器谱,风云贴,剑榜,武榜。

        

不仅在武林中德高望重,其名誉也是不差,尤其玄机堂作为当今情报网最强的势力

        

若非自愿几乎不可能成为任何人的势力拥有。

        

“嗯?慕云生,此人也要开始插手武林局势了吗?亦或者有什么打算?”

        

道孔明眼神微眯,赫然洞悉了其中关键。

        

“如此看来,断神峰也有自己的谋划”

        

“能够成为刀皇果然还是不可小觑。”

        

道孔明按住心头念想。

        

心知自己此行天峦峰的目的,当下缓缓开口道。

        

“不知刀皇可知如今武林变故?”

        

道孔明出声问道,欲要先行试探一番。

        

“汝是想说碧水城之乱还是白帝城”

        

“亦或者”

        

“血神教!”

        

断神峰眼神一凝,凝声道

        

话音落下

        

“呼”

        

顿时一阵寒风卷起,掠起一片肃杀之意,气氛顿时为之凝固。

        

短短一句,赫然将近期武林所有变故笼统概括。

        

这让道孔明心里已经相信玄机堂现在为断神峰所用之事实。

        

“嗯?”

        

道孔明首次交谈便落入了下风,当下不由得轻咦一声,不禁思索该如何引导。

        

“哈,直说来意吧,像汝这等智者不都是满腹黑水,一肚子算计吗?”

        

“吾,给汝这个机会”

        

“只要能说得动吾,吾便出手”

        

断神峰嘴角微微一翘,拂袖一扫,淡然笑道。

        

气场磅礴而出,震慑心神。

        

即便是道孔明也感到了棘手。

        

“嗯?”

        

道孔明闻言不禁微微闭目沉吟,脑海中闪烁应对之策。

        

断神峰的难以应付远远超出道孔明之预料,前后不过片刻便已轻咦三声。

        

“哈,既然如此,那吾便开门见山了”

        

道孔明倏然睁眼,眼神沉着冷静,心中已有对策,笑着出声道。

        

“事情很简单,需要刀皇亲自出手铲除一个人。”道孔明缓缓道。

        

“嗯?”

        

“是何人竟能够劳动道先生不惜冒险亲上吾天峦峰?”

        

断神峰神色淡然,缓缓出声问道

        

神情从头到尾都没有发生一丝变化,依旧是淡漠无比,不以为然。

        

道孔明眼神微眯,嘴角一翘,缓缓出声道

        

“叶藏空之子”

        

“叶无涯!”

        

话音落下,却是宛如一道晴天霹雳一般在在场凝固的气氛中赫然炸响开来。

        

断神峰的脸色,终于有了一丝变化咯。

        

“嗯?”

        

道孔明的话语,成功引起了断神峰的注意力。

        

—————————————————————————-

        

南宫世家

        

后山桃林

        

一片迷蒙的刀界之中

        

时间推移,已是入夜

        

一轮明月高悬天际

        

“喝!”

        

一袭白衣凌立虚空的林谦凝神一喝,九天吞云诀赫然催动。

        

一袭白衣伴随着漫天飞舞的桃花悬立半空天际,身后一轮皎洁明月为之衬托。

        

远远望去,宛如一尊白衣谪仙人屹立虚空。

        

九天云动,湃然云气宛如一股漩涡般向着林谦身上涌动灌溉而去。

        

“轰!”

        

一股磅礴刀意顿时宛如潮水般自林谦身上汹涌澎湃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出。

        

无情刀意!

        

“咝”

        

剑鸣响彻,林谦立剑身前,周身却是幻化出道道刀影闪烁。

        

以剑御刀!

        

“天下风云九重天,九刀归一斩一重天”

        

“一刀一重天,一招九刀,共有九九八十一刀,练至巅峰”

        

“一刀开九天!”

        

林谦眼神倏然一凝,一身湃然刀意流转,宛如一道气柱般直冲九霄,倾泻三千里。

        

刀皇一脉,巅峰武学

        

刀篆录,赫然上手!

        

云海翻涌,赫然化作一道直通九重天的漩涡旋转。

        

林谦一袭白衣身影不断幻化,一招一式的残影闪烁,身影逐渐升空。

        

“刀篆录并未大成,虽然只修炼八重天,**七十二刀”

        

“亦是不差”

        

林谦眼神微眯,心里暗暗想到,额头有着冷汗。

        

一身性命,皆系在这一刀之上了!

        

“不问岁月任风歌”

        

“一斩风云道沉浮”

        

林谦眼神一凝

        

刹那间,周身道道残影骤然一道接连一道归一!

        

一剑递出

        

赫然化作一道惊天刀影

        

宛如一道天崭开天地一般

        

自九天斩落!

        

“一生孤独,一生荒芜!”

        

南宫开明同样祭出了独孤刀法第三式最后一刀。

        

黑白龙影呼啸而出。

        

一刀横斩而出。

        

一点刀光宛如明昼般绽放,随即扩大,照耀天地,半弧形的璀璨刀气呼啸腾空向着九天之上斩落的刀影而去。

        

黑白双龙影腾空四方。

        

两招交接,顿时整个天地骤化一片白茫。

        

笼罩整个后山桃林的刀界

        

轰然而碎!

        

刀气纵横,宛如一股横流。

        

方圆三千里的桃林尽数摧毁,桃木坍塌,真气四溢。

        

三千里桃林,尽数化作一片狼藉!

        

桃树有的坍塌有的拦腰而断,有的四分五裂,死状凄惨,想要恢复恐怖得让桃花婆出手了。

        

那一袭白衣坠落地面,血花宛如血雨般散落点缀了四周,染红了一片。

        

林谦此刻的模样瘆人,一道刀伤自左侧肩头蔓延右侧小腹,刀伤入骨,再深一分,几乎便要将其斜劈成两半,鲜血淋漓,血流不止。

        

南宫开明同样不好受,胸口被贯穿了一道长达三寸的刀伤,直透背后而出的刀伤。

        

        

死一般的寂静

        

南宫开明眼中带着浓浓的震惊之色。

        

不仅仅是因为林谦真的接下了这独孤刀法第三刀,更是因为林谦的真实身份而感到震惊。

        

前后独孤三刀林谦所出的招式凭借南宫开明的眼界自然已经看出了林谦的真实身份。

        

南宫开明眼中带着浓浓的不可思议之色。

        

“这,便是汝始终不愿透露的原因?”

        

沉默良久后,南宫开明缓缓道。

        

“身为前任刀皇叶藏空的遗子,仇家遍布天下,武林之中想要将吾置之死地的不知有多少人。”

        

林谦虚弱的缓缓出声道,嘴角带着笑意,眼中不但没有丝毫疲态,反而闪烁着疯狂。

        

“南宫前辈,现在汝已经知晓吾真实身份了,是杀是留,端看汝的选择。”

        

林谦缓缓道。

        

“嗯?汝觉得吾会怎么做?”

        

南宫开明负手而立,轻咦一声缓缓道。

        

“身为一家之主,自然要站在整个家族的利益上考虑。”

        

林谦摇了摇头,缓缓道。

        

“唉”

        

南宫开明不禁轻叹一声。

        

“汝是难得一见的天才,无论是心智修为资质为人处事各方面,都让吾十分欣赏。”

        

南宫开明缓缓道。

        

“但是为了南宫世家的安全吾不得不杀汝了。”

        

“一旦汝身份泄露而出,南宫世家不仅将引来断神峰的出手更是武林各大派门的逼问。”

        

“这对南宫世家而言,有弊无利。”

        

南宫开明叹气道,目光中带着惋惜。

        

“错了,打错特错,身为一家之主”

        

“前辈,汝,格局小了。”

        

林谦摇了摇头

        

“嗯?”南宫开明闻言不由得疑惑出声。

        

“前辈只看到了弊却并未看到利。”

        

林谦缓缓道,握剑的手有着冷汗冒出。

        

最为关键的时候,到了。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