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米五搞起来什么感觉/越疼男朋友越用力

“来了来了!香椿汤饼来了!”

        

“这位客的千张荠菜,这位客的银芽炒肉丝——”

        

白锦儿穿梭在店内店外的客人中,手中的碗碟就像是河面上打水漂的石块,一个接连一个地“飞”到一张张桌子上。

        

“哎老板娘,下雨了!”

        

“哎哟,”

        

白锦儿一抬头,确实有雨丝落在她光洁的额头上。

        

“哎哟真是,几位客移驾店内,移驾店内。抱歉抱歉,请这几位旁边挪一挪让出些空来好吗,实在是不好意思给几位添麻烦了——

        

这伞下还有位置可坐,我把这儿拿板子围起来些就好了,不会溅到泥水的——”

        

白锦儿招呼着原本坐在阳天下的客人往屋内或是门口的大伞盖下挪,

        

浠沥沥的小雨沾湿了少女的鬓角,

        

连历来晃悠的像是活过来一样的小蝴蝶都像是被打湿了翅膀,没办法再扑腾,只好垂头丧气地停在花枝上。 

        

安顿好了全部的客人,白锦儿这才站在门口,擦了擦头上不知是汗水还是雨水的,吐了口气。

        

“白小娘子,”

        

白锦儿看过去,伞盖底下坐着的两个妇人朝着她招了招手。

        

“徐娘子许娘子,要点点儿什么吗?”

        

“不点不点,”

        

刚才最先开口叫白锦儿的妇人笑眯眯地开口:

        

“你看看你,都淋湿了还忙着招呼我们,还不快拿帕子擦一擦。我们这儿汤还剩着,要是不嫌弃是咱们喝过的,就来喝一碗吧。”

        

“这怎么好意思,况且哪儿有老板去吃客人点的东西的,”

        

白锦儿笑着摆了摆手。

        

“嗐这有什么的,

        

说是老板娘,你这年纪和我家小女也差不了多少,我看着你呀就跟看我家女儿似的。再说了这雨且一时半刻不会停的,也不会有什么客人会来,不如在咱们这儿小坐一会儿,聊聊天。”

        

“说的是呢小娘子,你就过来坐坐吧。”

        

白锦儿看了看天,

        

牛毛细雨虽然不大,但一看就是得下半天到一天的雨势。

        

想了想,她莞尔一笑,

        

“既然这样,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哈哈哈来来来~”

        

挤进了两人中间,白锦儿此时就像是准备接受着长辈疼爱的小辈,抱着膝盖坐着,看上去竟十分乖巧。

        

“你看我怎么说,身上都冰凉了,

        

来来来喝完热乎的,正好这大碗我们没用过,你就用着这碗喝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

        

两人点的是青葱鸡汤,鲜嫩的鸡肉煮出薄汤,再放上切好的新鲜青葱,撒上些白胡椒粉以后热乎乎的,喝下去倒真是能暖身子。

        

白锦儿喝完胃里传来暖烘烘的热气,由下至上,刚才被小雨打湿的寒意确实消散了不少,

        

少女擦了擦嘴,

        

“这碗汤就算我账上了,总不至于喝了客人的汤还要客人付账的。”

        

“你呀,真是计较,”

        

徐娘子拿手帕替白锦儿擦干净鬓角的雨水,笑着说,好歹没有反驳。

        

“最近这天气总是晴一阵阴一阵的,虽说春天雨多是好事,但总这么湿漉漉的,也实在叫人不舒服。”

        

“结果还是刚出正月的时候最舒服了,不热也没那么冷,曲江池的梅花没开谢桃花又要开了,有吹来还挺好闻的呢。”

        

“是啊。看来今年应该是个平平安安的好年了。”

        

“这可说不准,”

        

许娘子嗑起了瓜子,一副满怀深意的表情,

        

她四周看了看,随后用标准说闲话的姿势俯低身子压低了声音,对着身旁的两人开口道:

        

“你忘了今年上元灯会圣人告病不出了么?连点灯都是楚王代行的。不管圣人是真的病了还是装病,可都不是一个好征兆呀。唉,也不知道究竟要乱到什么时候……”

        

“嘘嘘嘘,”

        

徐娘子立马摆了摆手,

        

“这话怎么敢在外面说的,要是叫人知道,你还要不要命了。”

        

说完这些,徐娘子笑呵呵地看向白锦儿,

        

“白小娘子,今年的上元灯会你可去看了?听说今年可是有益州送来的花灯呢。”

        

“啊,

        

我没去,”

        

白锦儿挠了挠头,

        

“我那日在店里,只是看了看皇城那边放的烟花。”

        

“咦,这么可惜,不是我说你呀,你也该劳逸结合才是嘛。这么花一样的年纪也该多出去看看才是,整日里就是闷在店里也不好。对了,你可议亲了?”

        

“这……”

        

似乎无论是什么年代的长辈关心小辈的事情,永远都让不开经典话题,

        

白锦儿的表情一瞬间有些尴尬,

        

“还,还没有……”

        

“你看这不巧了嘛这不是,我有个侄儿啊……”

        

“啊!”

        

徐娘子话还没说完,白锦儿就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坐直了身子;她手伸出伞盖的范围又收回来,脸上挂着抱歉似的笑容站起来,

        

“雨停了雨停了,我也得去忙活了。两位娘子坐着,要吃什么只管说就是了。这碗汤我请了,两位慢坐啊——”

        

说着白锦儿从榻上跳了下去,一溜烟就跑进了店里。

        

“就说叫你别这么着急了,”许娘子看着跑走的白锦儿,有些埋怨地对着徐娘子说道,

        

“你看看,把人家吓跑了吧。”

        

……

        

“呼,吓死了,怎么这些阿姨都憋着想给我介绍对象啊,我看着已经像是恨嫁的年纪了?”

        

白锦儿洗着手里的碗,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月都已经三个了,唉,怎么办才好……”

        

“老板娘?”

        

白锦儿正想着,就听到厨房外面传来一道少年带着试探似的声音。她在围裙上擦了擦手上的水,

        

“要些什么吗?”

        

少年的声音顿了顿,

        

“老板娘,是我。”

        

这声音听着熟悉,白锦儿愣了愣,她走到厨房门口掀开了帘子,看见方子霄站在门口。

        

“是你呀,你们俩可好久没来店里了。你们书塾还没开课,怎么只有你一个人,顾小兄弟呢?”

        

方子霄闻言,扯了扯嘴角,

        

“今天只有我一个人。”

        

“啊……”

        

看着少年的表情,白锦儿挠挠头,

        

“你们不会吵架了吧,还是小孩子呀。”

        

“不是的,”方子霄摇头,

        

“我今天来其实是有事情想要拜托老板娘的。”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