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跪红肿哭饶/听到公婆那个声音好大

      

千宿的本体,是原先解莲尘居住的院子里的罗汉松。后因每日听着解莲尘同除非他们讲解道法,从此耳濡目染,倒是让他修出了道行,如今已然化形了。

        

他心性沉稳,为人也正直,在道观里的这些前来旁听的小妖里,算是最有前途能够修成正果的一个。所以,解莲尘也格外的器重他。

        

“千宿,许久不见,看来,你的道行又增加了不少呀。”

        

“多谢道长夸奖,千宿愚笨,关于道长平日讲解的那些道法,理解尚浅,还需要好好的参悟一番。”

        

“嗯,不骄不躁,甚好。”

        

“不知道长今日唤我前来,可是有何要事?”

        

“也没有什么,就是过段时间,除非他们也要下山历练了。这道观,就无人看顾,我担心那些前来修行的小妖们,会无处可去,误了修行。所以,想拜托你组织他们平日里的修行一下,免得他们日日跑空。毕竟,这世上有心想走正道修行的小妖,已经很少了。”

        

“好,千宿定当不负道长所托。”

        

“应该是贫道该谢你帮我照看道观才是,来,这一本,是我珍藏的悟道心经,便作酬劳,赠予千宿你了,还请你不要嫌弃此物寒碜。”

        

说着,解莲尘便从怀里掏出了一本书页有些泛黄的典籍,将其递到了千宿的手上。千宿一见此物,那张俊逸的脸庞上,顿时便溢出了一抹惊喜之色。

        

他如获至宝一般,连忙伸手将解莲尘递过来的书本手下,然后端正身形,工工整整的行了一礼。 

        

“此物贵重,千宿,谢过道长,待我研习完毕,定当一页不差的奉还与您。”

        

“诶~不必了。既是赠予,哪儿有再收回来的道理呢。这书,权当是你我相识的缘分一场,你且好生收下。将来,待你得道成仙后,还可赠予你觉得值得将其托付之人。如此,也算是为咱们弘扬道法一事,做出一份绵延后世的贡献了。”

        

“还是道长想得长远,那么,千宿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好好,收下吧。”

        

千宿将解莲尘送给他的那本书,好生的收藏在了自己的怀中。之后,两人又闲聊了一阵,夜色渐晚,话题结束,解莲尘便让千宿回去了。

        

一夜无话,不做赘述。

        

时间又过去了半月,终于到了解莲尘和不知两人商议好的下山之日。

        

一大早,不知便去向仍旧尚在昏迷中的拾秋辞行过后,就同解莲尘两人,以步行的方式,出了咸鱼道观的大门,下了山去。

        

路上,不知曾问过解莲尘为何他明明有瞬间移动之术,为何他们不直接去京都。说到这事儿,解莲尘倒还有些不好意思了。

        

原来,其实像这样的空间瞬移之术,除却特别消耗灵力以外。它还是一项不得轻易在人间使用的术法,上次因为是情急之下,为了救拾秋,他不得不为之。再者,当时除却不知这个凡人以外,在场的,也都是晓得有此一术的人。再加上又是在深山之中,所以也不必特别避讳。

        

眼下他们再次下山,定然还是要以步行,或者去了大的城镇以后,就找马匹代步的。

        

下了山,当不知站在离开此处的一艘可供人休憩的画舫上再回头看去之时,她惊奇的发现,咸鱼道观所在的那处山峰,竟然消失不见了。那处地界,现下在不知的眼里看来,就是一座看起来根本没有什么奇特之处的山丘。

        

站在船头摇着船桨的解莲尘,自是看出了不知眼里的惊诧,他不由得笑笑道。

        

“呵呵,你不必讶异。这是因为见云山有我布下的护山大阵,除非道行在我之上的人,是无法以肉眼得见此山的,更别说破阵上山了。”

        

听见他的话,不知也收回了打量的目光,然后似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忽然转头看向了解莲尘。

        

“所以,在卧龙村书院时,我房间里的那张符咒也是你贴的对吗?”

        

“额…咳…”

        

不知这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听得解莲尘差点儿没一个趔趄栽下船去。

        

这女人的思维,还真是极度的具有跳跃性啊喂!

        

明明前一刻还在专注着护山大阵的事,下一刻就突然冒了一句风马牛不相干的话出来。

        

“那个,我就是…我就是觉得当时那卧龙村不怎么太平,所以…所以…因为那个书院嘛,毕竟有很多孩子在,我担心孩子们的人身安全。毕竟…毕竟你看,前面都已经出过槊禹家那样的命案了,我们当然是得小心点儿不是。就是因为这样的,所以我才贴了一张符咒,只不过…只不过刚好就贴在了你的房间而已。嗯!就是这样没错…”

        

说完这段话,解莲尘额头上的汗都下来了。

        

唉,他果然还是不擅长说谎。

        

听完他欲盖弥彰的话,不知的嘴角,竟然悄悄的露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不过,她也并没有再拆穿他。

        

“哦,原来如此。那我,便替书院的孩子们,多谢你的好意了。”

        

“诶嘿,好说好说!孩子就是未来,当然要保护好他们。”

        

“这水路,我们是还要走许多天吗?”

        

也不晓得是不是怕解莲尘觉得尴尬,她的话锋一转,又改了一个话题。这还真是叫人惊诧,心比剑直的不知,竟然也懂得给人找台阶下了。

        

正愁不知道该如何化解眼前尴尬的解莲尘,听见不知的话,心下顿时暗松了一口气。

        

“嗯…此处距离最近的适合我们上岸的地方,大约还有个五六天的时间。所以,这段时间里,都要委屈你暂住在船上了。不过,你放心,你的吃食,我早就让除非给你备下了,足以吃上许久的。”

        

“有劳了。”

        

“诶~说什么有劳不有劳的,这不都是应该的么。我既然答应了你要帮忙,定然就不会食言的。所以,你今后,也别跟我说什么谢谢啊,有劳啊之类的客套话了。撇开别的不说,咱们好歹也是共事一场的书院先生不是。”

        

唉…为了给自己这名不正言不顺的单方面恋爱找个合理的身份,解莲尘也是废了老劲儿了。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