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不做里面就痒得难受/水手服

拓东节度沙耶乌力支持的是,劝丰祐指定的继承人小王子世隆,并在劝丰吉驱逐他的时候收留了他,因此,现在接待他的规格也不低。

        

丁嘎陪着崔瑾昀跟在世隆后面,李萱儿她们的车,则直接去了后面的一个别院。

        

别院其实是和节度府的后院并排在一起,只不过,它院子临街的一面单独开了个门。仆人没有带她们走那个外门,而是穿过花园,由内门进别院。

        

善阐府气候四季如春,这里的花品种也比长安多。

        

此时花园里一丛丛、一簇簇全是盛放的鲜花,衬着蓝天白云、清风阳光,就像来到了世外仙境。

        

仆人给他们介绍着,花园对过去的几个小院分别是谁在居住,李萱儿别的没有感觉,唯独听到“沙玛沙依”几个字,她抬头望了那个方向一眼。

        

这一望,她顿时呆在原地。

        

仆人很满意:王子带回来的天朝女人很懂事,见到沙玛沙依和她的未婚夫出来,还懂得停下来让路。

        

没错,穿着一身白色广袖宽袍,头上只结着几根小辫,随长发一起披散在身后,剑眉星目、清新俊逸的男子,正是还没接到指婚圣旨的郑颢。

        

他低头看着较小的沙玛沙依,而她正在眉飞色舞的说着什么。 

        

沙玛沙依注意到了李萱儿一行,疑惑的问仆人,她们是什么人。听说是世隆王子路上带回来的天朝女人,她嘴角泛起不屑一顾的笑:

        

“王子还真是胃口好,我阿达给他送了四个里扎还不够,自己还要带回来四个。惹达,我那么爱你,你可不能像他那样风流成性!”

        

她这话是对着郑颢说的,萱儿不是完全听得懂,但看得出,她眼里全是对郑颢的娇柔宠溺。

        

张绾绾刚才就想冲上去叫“郑三郎”,见公主没动,她也只好按耐住性子。

        

沙玛沙依当着她们的面打情骂俏,偏偏她又能听懂,气得鼻孔里都冒了烟,忍不住用南诏话说道:

        

“世隆王子光明正大,可没给我们下蛊。”她说这话是想提醒郑颢:你被下了蛊。

        

可郑颢脸上神情并没有改变,只对她们微微欠身,像是根本不认识她们一般。

        

沙玛沙依担心的看了他一眼,见他无动于衷,这才放下心来,冲着张绾绾骂道:

        

“槽鞋嬷!原来你会说南诏话,看来,不是被王子拐来的,是赶着攀上王族,做着封妃封姬美梦爬床来的!”

        

“他若不是个槽鞋泼,也不至于被你这个槽鞋嬷控制在手上!”

        

张绾绾特意跟丁嘎学了几句骂人的话,没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

        

沙玛沙依用的是南诏传说中绝世美女的名字,她长得美,可骄纵成性,性子可不美,见这个天朝女人竟敢顶撞她,气得朝着张绾绾一巴掌甩过来。

        

李萱儿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用天朝话说到:

        

“我们是世隆王子请来的客人,你不为你自己的脸面着想,也要为你父亲头上的官帽考虑考虑!”

        

仆人一翻译,沙玛沙依脸涨得通红,使劲要挣脱萱儿的手,萱儿却没有放开的意思。

        

郑颢抬手一撞萱儿手肘上的麻筋,趁她松劲,将沙玛沙依拽了过去,厉声道:

        

“既然几位小娘子都是天朝人,天朝乃礼仪之邦,又与南诏朝朝睦邻友好,你们皆是女子,怎可动手打人失了颜面?”

        

声音是那么熟悉,可说的话却如此陌生,对着那张朝思暮想的脸庞,萱儿一时语塞。

        

沙玛沙依见郑颢出言帮她,虽不知他说什么,从那几个女人的脸色上看,绝不是什么好话。她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喜笑颜开的扑进他怀里撒娇道:

        

“好惹达,替我狠狠骂她们。你要记住,你爱的人只有我,你最爱的也只有南诏,而不是天朝。”

        

“那是当然。”

        

萱儿差点没当场给他两个巴掌,看能不能打醒他。只听身后传来世隆笑声:“姐姐,你怎么就遇到善阐府最厉害的里扎了?”

        

说着“里扎”,他眼睛却不友善的盯着郑颢,不用问他也知道,这位就是公主几千里奔赴寻找的男人。

        

“世隆王子,你找的这几个天朝女人才厉害,要不是惹达在,我差点被她们吃了。”沙玛沙依撒娇说道:“您这个小调皮,是特意赶回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吗?”

        

萱儿一阵头皮发麻,看来南诏人撒娇是不分男女……

        

果然世隆上前搂着萱儿的肩笑吟吟道:“那当然,我和姐姐也想沾沾你们的喜气,对不对?姐姐?”

        

萱儿正想挣脱他的手,没想到他手向下一滑,搭在了她的腰上,顺势用力将萱儿禁锢在怀里,凑到她边小声道:

        

“看看,我没骗你吧?这样的人你还要吗?嫁给我,才是你最好的选择。”

        

他嘴里呼出的气喷在她脸上,连嘴唇也有意无意在她耳垂上蹭了一下,萱儿心里正冒火,甩开他的手,冷冷道:

        

“你不要太过分……”

        

“过分吗?我不觉得。”

        

世隆并不介意她的恼怒,郑颢的反应他刚才都看见了,中了情蛊的男人,不但对下蛊女子死心塌地,还会完全忘了自己以前的爱人。

        

他抓起萱儿的手,朝别院走:“答应给你的亲兵已经到了外门,你不去看看吗?”

        

一听这话,萱儿暗暗叹了口气,不再看郑颢,抽回手,但还是跟在世隆后面进了别院。

        

张绾绾、李雪晴、木蓝三人也赶紧跟上去,听见沙玛沙依在后面说:

        

“想不到世隆王子喜欢比他大的成熟女人,难怪阿达选的十三、四岁的里扎他看不上眼。”

        

“那可不是,年龄大一点才更会疼人,男人也是要人疼的嘛。”

        

“哇,以前你从不说这样的话……那我可要好好疼你才行……等会骑马我要和你一起……”

        

声音断断续续传来,张绾绾扶着雪晴的手做呕吐状:

        

“我不行了,快要被他们恶心到吐血了!早知会被个蛮子霸占,当初还不如在鄂州就把他抢过来!”

        

李雪晴却若有所思道:

        

“不对劲,我觉得这情蛊有些不对劲。”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