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女配np高H/把美术老师的处破了

“说清楚!”

        

北冥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据家族古籍记载,若想唤醒尸王,必须要以最精纯的心头血为引,而三到十岁的孩童,比婴儿的生命力要强,比成年人的血要精纯,便成了最合适选择,而那消失的九颗成人心脏,恐怕,就是药引!”

        

“卧槽!真的有这种邪术?”

        

饶是王惊龙,听完北冥玉的话,也是一震头皮发麻!

        

叶凡目光直直的看着她:“北冥姑娘,你确定吗?”

        

北冥玉重重的点点头:“我十分确定!”

        

“叶帝师,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一旦尸王出世,恐怕,就要有大灾难了!”

        

“尸王没有意识,必须要以鲜血为食,若让尸王现世,必将是血流成河!”

        

叶凡的心也渐渐的沉了下来,行走天下多年,这等邪恶之术,他本以为只有传说中才会出现,但是没想到,今天竟然真正的出现在了眼前,此一战,就连他,也没有了信心!

        

“叶帝师!”

        

“那些孩子都是无辜的啊!已经死了上百人了,我们不能在看着那些孩子,再在成为牺牲品了!” 

        

叶凡眼中闪过一抹挣扎:“现在除了你我二人之外,其余人,都只能算是普通人!”

        

“以我们现在的实力,最后结局,胜负难说啊……”

        

“叶帝师,虽然我不知道那个罗仙人到底要搞什么手段,但是我知道,如果尸王出世,必定要以活血为食,到时候,遭殃的,就是我天朝的普通百姓啊!”

        

叶凡看着她,慢慢的站了起来,随即,眼眸之中的冰冷,顿时绽放成一抹战意!

        

我为帝师,教化天下!

        

这天下芸芸众生,都可以说是他的学生!

        

如果连自己的学生都守不住,那他叶凡又有什么资格问鼎帝师之位?

        

“惊龙,点兵!”

        

王惊龙浑身煞气的跟随在叶凡身后!

        

他只知道,自己老师的命令,哪怕前方是刀山火海,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叶帝师,你等一下!我跟你一起去!”

        

“不行!”

        

叶凡直接开口拒绝:“北冥姑娘,此战胜负未知,我们不能没有后手!”

        

“你留在这里,万一我们没有胜利,还要劳烦你立刻请动武统局亲自出手,绝对不能让尸王为祸人间!”

        

“叶凡!”

        

北冥玉也顾不得两人的关系,上前拉住他的衣袖,直接称呼起他的名字,开口道:“我是北冥家族的银衣捕快,亦是先天高手,于情于理,我都必须要冲在最前线!”

        

“叶帝师你深明大义,我北冥玉又岂会贪生怕死?”

        

叶凡没有说话,看着北冥玉眼中的坚定,最后轻轻点点头;“好!”

        

但可惜的是,叶凡却没有发现,北冥玉看向他自己眼底深处,那一抹一闪而逝的情愫……

        

没有多做停留,叶凡和北冥玉都是武道高手,冲在了最前面,王猛等人被安排驻守村庄,王惊龙等人自然而然的跟上了步伐,自己的老师在哪里,他们就在哪里!

        

而此刻的青云寨内,已然成了一片尸山,所有的山匪,包括青云寨的两名寨主,竟然都被罗仙人变成了尸傀!

        

有道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他们犯下滔天罪行,最终,还是迎来了自己的报应!

        

寨外,一名佣兵报信道:“老大,寨中全部都是尸傀,四处巡逻,我怕打草惊蛇,所以没有深入!”

        

透过密林之间的斑驳,叶凡看到偌大的山寨之中,有人影来回穿梭,虽然看不清楚样貌,但能看到,他们的行动极为笨拙粗缓,犹如木偶一般,似是受人控制。

        

“恐怕整个青云寨的山匪,都被变成尸傀了!”

        

叶凡的一句话,让所有人的心底微微一沉!

        

“这些尸傀虽然没有神智,但如果我们这么堂而皇之的进入其中,恐怕第一时间会被他们围住,势必也会惊动罗仙人,所以,我们要想一个能够潜入进去的办法!”

        

“你这么肯定罗仙人还会在这里?”

        

北冥玉开口问道。

        

“一定在这里!”

        

叶凡的语气十分的肯定:“我之前探入的时候,罗仙人的屋中并没有见到孩子,那就证明,那些孩子肯定被他藏在了某个地方!”

        

“按照你刚才所言,唤醒尸王最合适的时间,就是夜间午时,而这山间老林,阴气浓郁,更是一个绝佳的好地方!”

        

“而且,按照常人推测,我们刚才既然已经离开,短时间内必然不会回返,有着这么多尸傀坐镇,我想罗仙人肯定会觉得今夜是安全的,他绝对不会想到我们会杀一个回马枪!”

        

“不过眼下,如何能避过所有尸傀的耳目,潜入进去,才是他们眼前最大的困难!”

        

北冥玉抿了抿嘴唇,开口道:“我想,我应该有办法!”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