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污段子故事/城里来的少妇

乳白色的光晕自水晶周身溢出,凝聚成半圆形。半圆的光壁逐渐膨胀,向外扩张,吞噬着被它笼罩的人。光壁退去,一晃眼赛场就空空荡荡。

        

熟悉的眩晕感和失重感袭击李乐池,再睁眼就是某些长老起找贪黑,绞尽脑汁,掏空心思,呕心沥血设计的幻境了。

        

李乐池刚被传送阵吐出来就冻的一激灵。这种感觉就像是初冬的早晨你那狠心的妈猛的掀开你身上八斤重的棉被。赶忙运起灵力护体,流失热度的身体这才慢慢回温。

        

啊,什么鬼地方!

        

入目的是一条极其繁华喧闹的街道。

        

彼时正是冬季,大片大片雪花从无尽的苍穹落下,无声无息的坠落在满是烟火气的街道上,顷刻间化为雪水,被来往的行人踩在鞋底,不知归途。

        

道路两旁的店面大门半掩,门外银装素裹,寒风凛冽,里面却是杯盏交错,人声鼎沸。小摊小贩支着避风的蓬子,在雪天过着日子,蓬顶的积雪压不折他们对生活的热情。

        

“叮咚,这里是莨山小镇。各位玩家请注意,下面颁布比赛规则。”

        

“比赛名为:猫捉老鼠。”

        

“赛场人数3704人,分为白、蓝俩队,一方进行捕抓时,另一方只能防御,一柱香后身份互换,获胜的一方将获得进入下一轮比赛的资格。”

        

“白队进攻,蓝队防守。”

        

“比赛开始!”

        

声音突如其来的响起,又不打招呼的消失。

        

李乐池看了眼自己的装扮:一身白衫,外披宝蓝色外袍。

        

蓝队。

        

找地方躲起来。

        

李乐池寻了个小巷进去,再出现在水幕里就是一身衣不遮体的乞丐的装扮。

        

与报纸无疑的薄布被冻的硬邦邦的贴在身上,一脚穿着只露出脚趾和脚后跟的破布鞋,一脚光着脚丫子踩在冰天雪地里。

        

李乐池略加思索,果断撤了灵力,寒气就像是长脚了似的往她身上爬,从毛孔里往里钻,没一会就冻的手脚冰凉,嘴唇发紫,牙关打颤。

        

实力不济,低调行事。

        

转念一想,她这身衣服一穿,谁知道她是蓝队还是白队,没必要装凡人。

        

搓搓手掌,双手抱胸,一深一浅的在雪地里走着,左顾右看试图寻找白队。

        

太伤眼了。

        

就见六合之间白茫茫一片,大风扯着棉絮絮絮落下,满眼银装束裹。

        

“这里不是你待的地方!”

        

一胡子拉碴的彪形大汉穿着一身衙役冬服,腰间别着一把刀,左手按着刀柄,一步一步向她走来,脚下的积雪被他踩的“咯吱咯吱”响。

        

李乐池面上一汕。

        

遇到城管了呢。

        

这一身装扮确实影响镇容,乖乖的挪个位置。

        

“你跟着我做什么?”前方传来一人的话语。

        

李乐池抬头望去,不认识的少年。

        

原来是自己无意中和前面的男孩走了同一段路。

        

不过,这一身的白可真是大胆。李乐池打定主意要跟着他,一柱香后就是她的猎物了。

        

“我是白队的,想和你结盟。”李乐池眼睛滴溜一转,张口就是胡话。

        

少年脸上疑色不减,他问道:“你怎么证明?”

        

对啊,怎么证明?

        

草率了!

        

见李乐池半天也没拿出证据来,少年脸上疑色愈重,缓缓的向李乐池靠近。

        

情况不妙啊。

        

李乐池扭头就跑,闪身翻窗进了一户人家,正以为已经摆脱时,一纸片人从窗户外爬进来,小小的,浑身画满了符纹,李乐池就这样与它对视。

        

纸人小腿一弯跳到李乐池身上,顺着衣服在她身上爬着,吓的李乐池一把把它摔地上,头也不回的跑了。

        

不远处的那个少年睁开了眼,咧嘴笑道:“找到了。”

        

李乐池躲了一次又一次,可总会有纸片人找到她,体力不支的她坐在地上,背靠着墙角喘着粗气。

        

不行了,好累啊。

        

正捶着腿,就见一纸片人从她裤角里爬出来,符文一闪一闪的。

        

真是阴魂不散呀!

        

她实在是跑不动了,歇会。

        

缓神间,那少年不紧不慢的过来了。

        

李乐池:……

        

少年见李乐池作势欲跑,直接甩出一张爆破符。

        

“轰轰~”

        

砖墙倒塌,飞起一阵浓灰,待灰尘散去,早已不见了李乐池的身影。

        

少年“啧”了声。

        

真会跑,不过,你跑不了的。

        

纸人从他的肩膀跳下,摔了个跟头后,扭扭歪歪的爬了起来,在前面带路。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