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黑色的蘑菇头长驱直入/两人吃上面

     

开心吗?

        

不用怀疑,可以自信一些,把“吗”字去掉。

        

作为儿子,朱厚照你让朕开心过几次,自己心中没点儿逼数吗。

        

当然,开心归开心,正事还是要做的。

        

只听弘治皇帝说道:“诸位卿家,白莲妖人拥有术法之力,所以朕想成立斩妖司,卿等以为如何。”

        

还如何?

        

这还用问吗?

        

我们是世业子弟,不是科考入仕。世业子弟是没有拒绝的权利的。

        

“臣等听从陛下吩咐。”司天监诸人齐声应道。没有一个敢出声反对。

        

不过弘治皇帝显然没有想这么多,只见他开心的哈哈大笑。

        

弘治皇帝是没有想这么多,他只是为了解决问题而笑,至少他以为他是解决了。 

        

但是他这么一笑,可就把极乐老人惊动了。

        

司天监?斩妖司?果然朝廷是有能力动手的。

        

外面偷听的极乐老人眼珠子一转,有了主意,只见他直接走出隐身地。

        

“什么人?”宫中的太监发现了他。

        

“在下欲见陛下。”

        

极乐老人笑的很迷人,哪怕是太监见了,也想和她一起笑,一起跳,一起释放自己所有的热情。

        

不用人教,太监见是皇帝重视的仙子,立即主动通知了皇帝陛下。

        

待弘治皇帝传召,众人便看到了一个千娇百媚的人儿。

        

一位让众人窒息的女子。

        

放眼看去,那女子二十七八左右的年纪,身着白色长裙,在夕阳照射下似是沐浴着圣洁的光彩,而偏偏,她的眼,她的眉,她的鼻唇……无不给人一种媚入骨髓之感。

        

水汪汪的大眼睛带着一种勾魂摄魄的魅力,顾盼飞扬间,就算她根本未曾瞧过你一眼,你也会感觉到那种动人心魂的力量,让人寻思着哪怕只要她正眼瞧上自己一眼,死了也心甘!

        

恰到好处的身材,不堪一束的腰肢,高耸欲裂衣而飞的凶器,修长而笔直的双腿,无论身体的哪一部分,都给人以极大的诱惑。

        

朱厚照还是一个小屁孩,见了他,都鼻头为之发热,不由得看直了眼。

        

“陛下以礼相待,在下也愿为陛下出锦帛之力。”

        

她微吐香舌的双唇间流露出一抹的洁白,让人立时便应下了她的要求。就是弘治皇帝也不例外。

        

“好好!仙子愿意出力,朕心甚慰,就封仙子为护国供奉。”

        

仙子?

        

朱厚照哑然的看着他。记忆也回到了几日前的第一次相遇。

        

这就是当天的那个狼狈不堪的泥人?怎么会这么漂亮?

        

朱厚照眼珠子一转,再看龙椅上笑的开心的父皇,心想:笑的开心吗?原来你是这样的父皇。说好的只母后一个女人的呢?现在见人漂亮,便金屋藏娇?

        

嗯,肯定是这样子的,男人都是这样子的。

        

呵呵,父皇,看本宫不拆穿你的本来面目,告诉母后。

        

本宫就说本宫这么喜欢美女,本宫的父皇怎么会只喜欢母后一人。

        

朱厚照笑了。

        

只想一想母后惩罚他父皇,朱厚照便开心。

        

他,朱厚照从来都是不想好的。

        

……

        

另一边,考场中的许玄一点儿也不知道皇帝在重新定义司天监的能力与功用。

        

当然,从极乐老人的角度说,这也是他把手伸入了司天监的开始。司天监所拥有的大明底蕴,极乐老人是不会放过的。

        

但是事实上他怕是不知道,他这是自己把自己送入了虎口中。

        

就许玄有心为身边的人延寿的心思,一旦让许玄知道极乐老人长生之能,许玄又怎么会放过他。

        

当然,当许玄知道极乐老人的功法会改变性别,许玄是不会用,但是真到那时候,极乐老人已经被折磨成什么样子,就不好说了。

        

这一点,佛母最有发言权。

        

天色一黑,许玄又开始了对佛母的“拷问”:“你身为佛母,除了香火成神法外,要不再说点儿其他法术呗。”

        

怎么说也是抓住了一个大BOSS,许玄当然要榨干她。

        

白天休息一天的佛母,无语的看着许玄,再一次的接管了使者的身体。只不过现在的佛母徐双可是对第六任佛母的爱情,再没有丝毫的代入感。

        

代入个鬼啊!这个男人简直不是人。

        

不管她怎么说,怎么发誓。对方嘴巴上说信了,但是一回头,他又问了。一遍一遍的重复问,人与人之间真的是一点儿信任都没有。

        

佛母徐双累了,板着一张脸,幽幽说道:“又有什么事吗?”

        

语气中竟然有着一丝生无可恋的味道。

        

许玄搓着手,努力作出凶恶的样子威胁道:“除了香火成神法外,你最得意的是什么术法?把它交给我。”

        

只不过把脸蒙住的许玄,佛母又没有透视眼,哪里看的到他的凶恶。她只看到许玄在搓手,不仅看不出凶恶,反而很是猥琐。至少佛母徐双这么想。

        

徐双楞了楞,似乎是在自己脑子中回了一遍许玄的话,突然惊醒道:“你还要?我真的受不了了。”

        

此话一出,全场安静,就是五小也支起了耳朵,仿佛是在偷听什么大秘密似的。

        

但是这神域是他们支起的。这里面发生了什么,许玄要的是什么,他们会不知道?

        

“你不要乱来。回答问题!”许玄恶声恶气道。

        

什么意思?

        

说的好像我对你做了什么似的。

        

我只是在要术法,在正当的获取我的战利品罢了。

        

徐双也发现她刚才的话有问题。但是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她是真的受不了了。

        

徐双是第一次知道,原来同一个问题,一遍又一遍的回答,是这么痛苦的事。

        

好不容易自己的回答总算是让他满意,让她休息了。

        

但是这才一天,你又要?

        

许玄才不管她怎么想。一切的程序继续。许玄问完,让大姐头问,然后小二、小三、小四……

        

接下来的记忆,徐双又模糊了起来。

        

一遍又一遍的询问,徐双明明是什么都不想说的。毕竟她已经对第六任佛母的爱情再无一丝的代入感了。

        

可是等她从恍惚间恢复意识时,就已经看到许玄咧着嘴,趴在桌子上快速记录着什么。

        

还没有完全清醒的徐双颤颤巍巍看着许玄,眼里的瞳孔一阵收缩。心想:难道我又告诉他了?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