舔扇贝被开后门的经历/在浴室和男朋友站着做好爽

    

“真是没想到,匪徒居然丧心病狂到枪击警署。”

        

枪击案的当天下午,苏乐辉就把各个西九龙刑事科的几个指挥官给叫到会议室开了会。

        

“抱歉长官,我们也没想到这个心姐居然丧心病狂到这种地步。不过现在我们已经抓到了枪手,我们一定会尽快找到这个人。”刑事科的主管指挥官,杨飞保证道。

        

苏乐辉点点头:“另外,这次枪手使用的狙击枪,是HK公司制作的PSG-1狙击步枪。威力很大,被打中非死即伤。”

        

苏乐辉顿了顿继续道:“记住,我们警察不是超级英雄,让他们该穿防弹衣穿防弹衣,该配冲锋枪就配冲锋枪。我已经打了申请,最近会给我们这里配备一批武器装备。”

        

“是,苏sir。”

        

“好了!其他的我也不多说了,尽快给我把人抓了。我不希望,我们西九龙总区成为别的总区的笑料。”苏乐辉最后道。

        

“是,长官!”

        

会议结束后,整个西九龙总区都行动了起来。

        

“苏sir,又来吃早餐啊!”第二天,苏乐辉因为没来得及吃早点,又一次光顾了警署的餐厅。

        

苏乐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是啊!儿子非要拉着我打电动,没办法咯,就陪他们玩了很晚。” 

        

“多大的人了,还玩电动。”陈小生笑道。

        

苏乐辉笑了笑:“小孩子嘛,难道要我这个老爸陪,自然要陪他们玩的尽兴。”

        

“你算了吧!明明是你非要拉着儿子们打电动,还好意思说。”就在这时,罗祖儿的声音在苏乐辉的身后传了过来。

        

“咳咳!别胡说啊!我可没有!”苏乐辉尴尬的道。

        

罗祖儿不屑的道:“儿子昨天晚上打电话给我了!说你害他很晚才睡觉!”

        

说完这话,罗祖儿对餐厅老板道:“老板,一份冰咖啡,一份三明治谢谢!”

        

“昨天晚上没回去,加班的吗?”看罗祖儿一脸疲惫的样子,苏乐辉问道。

        

罗祖儿点点头:“最近出现好几起凶杀案,我们重案组最近忙的要死。”

        

程若芯因为休产假,导致西九龙重案组缺少一位高级督察指挥官。

        

于是,经过罗祖儿家族势力的运作,她被调到了重案组接手了程若芯的工作。

        

经过这些年的努力,已经成为总督察,整个西九龙重案组的副指挥官。

        

而程若芯在休完产假后,被调到了港岛总区的重案组。警衔,总督察。

        

至于关德卿,自从政治部解散后,进入了总部的保安部任职。

        

“该休息就好好休息,别累到自己了。”苏乐辉心疼道。

        

“哇,你们够了啊!秀恩爱请不要在公共场合好不好,多少考虑一下我们这种单身汉啊!”陈小生很不爽的道。

        

苏乐辉瞥了一眼陈小生:“早点找个女朋友不就行了!对了,听说你最近和娥姐的儿子走的很近。你小子可以啊,居然懂得玩战术。”

        

“这天没法聊了,走了走了!”陈小生摇了摇头,端着早饭找了个桌子去吃早饭了。

        

苏乐辉和罗祖儿拿到早饭后,也找了一个桌子坐了下来。

        

“你这次可火了!你知不知道,你都已经上了头条了。”坐下来后,罗祖儿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份报纸道。

        

报纸的头版头条上,赫然是苏乐辉从空调外机上跳下来,然后用步枪击伤狙击手的照片。

        

苏乐辉看了一眼就放到了一边:“这有什么!你忘了我们以前对付的那些悍匪。这种小虾米,在以前我都懒得出手。”

        

“现在不同以往了!我们以前对付的,不是恐怖分子就是悍匪。哪像现在,随便一起凶杀案都能上头条。”罗祖儿笑道。

        

“这说明,现在的治安在我们的努力下变好了,这是好事才对。”苏乐辉也笑道。

        

罗祖儿感叹道:“是啊!想当初,我们无论上班下班,哪一天不是随身配枪。再看现在,除了有任务,有谁会带枪回家。”

        

“行了!都是一些年轻人,没必要要求太高。”苏乐辉不在意的道。

        

罗祖儿摇了摇头:“我觉得这样不行,现在的年轻人,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

        

“好了,好了!吃完早饭去休息吧。”苏乐辉看罗祖儿一脸倦意的样子,于是道。

        

罗祖儿打了一个哈欠:“算了,先喝杯咖啡续命吧!等一下回去把资料做完,在休息。”

        

“不说了,等一下还要给几个组长开会,我先走了。”说完这话,罗祖儿看了一眼手表,就拿着早餐离开了。

        

见罗祖儿风风火火的样子,苏乐辉摇了摇头,将早饭快速的吃完也离开了。

        

不过在苏乐辉路过重案组的时候,却听到里面似乎在谈论他。

        

带着好奇,苏乐辉不动声色的推门进入了重案组。

        

“你们不知道,当年苏sir可是我们西九龙最厉害的神探。死在他手里的匪徒,没有一百也有八十。那时候,谁要是被他盯上,晚上睡觉都要做噩梦。”

        

“别说这次跳楼了!当年我们苏sir,可是被枪打,被炸弹炸过都没死的人。”

        

苏乐辉听到这个声音,就知道是谁了,陈家驹同期的队友,金大嘴。

        

“大嘴,你当年跟我们老总,一定办过很多大案吧!”有人问道。

        

“那是当然!我们那时候,干过恐怖分子,打过悍匪。去执行任务,那都是人手一把冲锋枪。”金大嘴吹牛道。

        

苏乐辉听到这里有些听不下去了:“大嘴,你现在吹牛越来越狠了。”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金大嘴赶紧立正道:“长官好!”

        

看到金大嘴的动作,其他人都反应了过来:“长官好!”

        

“别这么客气,我就是听到有人谈论我,所以过来看看,没打扰你们吧!”苏乐辉笑着道。

        

“没有,没有!苏sir,好久不见。”金大嘴笑嘻嘻的道。

        

“是好久不见!不错,现在都是沙展了。”苏乐辉拍了拍金大嘴的肩膀道。

        

“嘿嘿!”金大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看众人都这么紧张,苏乐辉也没有久留:“好了,不打扰你们工作了,大家还好干。”

        

“是,长官。”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