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肉大捧进出详细描写/小黄文污到下面湿

     

墨修阖眼,过了半晌睁开眼后,果然眼中一片清明,深邃得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更别说什么昂首环动的蛇了。

        

只是朝我拱了拱手道:“既然话已说明,何家主可以离开了。”

        

“这里是巴山,蛇君这样下逐客令,怕是反过来了吧。”我盯着墨修的眼睛:“蛇君,蛇棺很危险,你该知道的,尽早想办法将蛇棺意识转移出来吧。”

        

墨修眼里虽然没有异样,可谁知道蛇棺意识什么时候会再出来?

        

蛇棺有多强大,越是深入了解,就越可怕。

        

光是第一层,就已然出现了这些转生的躯壳。

        

可有多少层?

        

里面还有什么?

        

除了造蛇棺的龙灵,谁也不知道。

        

蛇棺的意识被封在墨修体内,墨修就不怕被反噬吗?

        

墨修却只是朝沉沉冷笑:“本君既然能将它封在体内,就有办法控制住它,不劳何家主费心了。” 

        

他说着一伸手,拉住我,猛的跨了出去。

        

他用的瞬移,根本没有让我拒绝的机会。

        

不过几步就到了蛇窟的洞口,见何辜他们不在。

        

墨修复又拉着我,一步就跨到了外面石坛上。

        

我见何辜和于心鹤并没有在这平台上,怕是还在往上爬,正要将手抽出来,往地缝里看一眼,却听到一个响指。

        

跟着轰隆的声音响起,整个石坛都在松动,巨大的石块如同塌陷一般直接往地缝里沉落下去。

        

何辜抱着于心鹤纵身而上,差点就被石块砸中了。

        

我诧异的扭头看着墨修,他却朝我道:“蛇窟崩塌,蛇棺的奥秘以后就不会再有了,何家主也不用再入蛇窟探索这秘密了。”

        

随着墨修的声音,整个石坛都在崩塌。

        

这里本来就是山谷,蛇窟又极大,突然陷落,远处惊鸟丛飞。

        

何辜抱着于心鹤纵身疾行,生怕掉了下去。

        

而墨修却拉着我,半悬于空中,看着那条地底裂缝被一点点的填满,好像还不满意。

        

居然轻轻一挥手,引出无数的食荧虫,朝着蛇窟飞去。

        

他这是要让蛇棺的秘密和当初的回龙村一样,被深埋地底了。

        

我抬眼看着墨修:“蛇君,是要一手掌控蛇棺吗?”

        

墨修却只是冷呵了两声,搂着我一步就追上了何辜他们。

        

这会于心鹤又开始难受了,腹中的孩子一点点的拱动,虽不如原先在碧海苍灵一样动得厉害。

        

可看于心鹤脸上好不容易聚起的血色,一下子就没了,也知道她很难再撑得住了。

        

我忙走过去,想和何辜再用共生之术往于心鹤身体里渡点生机。

        

可我刚一动,墨修却将我扯住,扫了何辜一眼。

        

直接朝于心鹤道:“于少主,是要留在巴山,还是要和我回碧海苍灵?”

        

于心鹤脸上痛苦的神色越发的重,双手都捧着拱动的肚子,可听墨修说这个。

        

双眼还是带着震惊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艰难的道:“有劳蛇君送我回碧海苍灵。”

        

我知道她在蛇窟里看那些蛇纹,知道了些什么。

        

而且明显还和我有关,可她居然和墨修一样,要对我隐瞒,所以不想呆在巴山,要避回碧海苍灵了。

        

墨修点了点头:“那于少主自己和何家主解释吧,本君去旁边等你们。”

        

他目光扫了扫何辜,冷声道:“何辜道长这是要听她们说话吗?”

        

何辜和我一样,看不懂蛇纹,有些担心的看了看我。

        

却还是将于心鹤小心的放在我怀里,起身和墨修避开了。

        

我抱着于心鹤,看着她那几乎要撑破肚皮的小腹:“你想保住这个孩子,我知道。可你自己呢?你呆在巴山,我和何辜还能用共生之术让你舒服点,可你回了碧海苍灵,怕是连个安稳觉都没得睡?”

        

“你不问我看蛇纹看出了什么?”于心鹤如同上岸的鱼一样,张嘴喘着气:“何悦,你跟以前变了好多。你以前就算再隐忍,也会忍不住要追问的。现在……,你明明知道我看出了什么,却连问都不问了。”

        

我眨了眨眼,朝她笑道:“你和墨修一样,不想说,估计是为了我好。我有很多的事做,没必要一直只在意这一件。”

        

“这样就好。”于心鹤抬手勾起我一缕黑发:“何悦,人生总有苦与悲,你做自己就好,别去在意什么错与对。毕竟每个人所求不同,你的对,对于别人而言可能就是错。”

        

“也别再追查什么身世,你在巴山为神,你就安心呆在巴山……”

        

她双眼跳动得厉害,紧紧的握着我的手:“巴山会庇护你的。”

        

又是这样的话!

        

“好。”我点头看着她,沉声道:“墨修带你走,可能也不会让你死的。你放心吧,这点我还是信他的。”

        

“呵呵……你们啊……”于心鹤眼角带着笑意,低声道:“知心且相悦,又怎么会走到这一步。”

        

我扭头看了一眼墨修和何辜所在的方向,他们走得并不远,却背对而立,没有说话。

        

于心鹤说了几句,越发的难受,开始低低的呻吟,肚子似乎又大了几分,双眼又开始翻白。

        

我不敢再让她费神,忙朝那边叫到:“何辜。”

        

何辜立马走了过来,握着我的手,朝我道:“沉神。”

        

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我不过一会,就将心中杂念压了下去,借着何辜的手,将生机注入到于心鹤体内。

        

旁边的墨修就那样站着,双眼沉沉的看着我和何辜,目光带着热度,几次扫过我和何辜因为用共生之术,紧握着的手。

        

可能是胎儿隔了一天,又长大了一些,于心鹤的情况比昨天又不好了许多。

        

我和何辜注入生机也比昨天疲惫很多,等于心鹤喘得过气来的时候,我也差点喘不过气来,却又不敢冒然松手。

        

最终还是墨修在于心鹤额头轻轻一点,让于心鹤昏睡了过去,我和何辜才敢松手。

        

我却整个人都是冷汗,瘫软的坐在地上,看着于心鹤那拱动的小腹:“她这腹中的,怕也不是什么普通人吧?”

        

我怀着蛇胎,又借巴山之力,也没有这样吸食生机啊。

        

何辜原本丰神俊貌的脸,也变得消瘦,只是苦笑道:“于古星,自然不是普通人,要不然于心鹤为什么拼了命,也一定要让他重生。”

        

墨修却沉眼看了看我:“你自身难保,还想保住她?”

        

他弯腰将于心鹤抱起,沉声道:“我会送她回碧海苍灵,到时能不能活,就看她的机缘了。”

        

墨修只要开了口,就总有机会。

        

我看着墨修离开,心里一阵阵的发苦。

        

他知我,我知他,可最终,我们却还是这样……

        

相爱,相知,却不能相守。

        

这中间的惨,除了我和他,大概就只有阿问和青折能体会了。

        

我艰难的挪动,靠到一棵树上,扭头看着完全崩塌的蛇窟,那里也算不上一片废墟,因为是平着陷落下去的,除了往下塌着填住了蛇窟,其他都几乎没动,连上面的树都没有死。

        

何辜也挪了过来,和我一起靠着这棵树。

        

空气中有着淡淡的泥土味,我和何辜靠着一棵树,又只有我们俩了,越发的显得尴尬。

        

何辜几次目光扫过我,都欲言又止。

        

我看着蛇窟过了好久,才鼓起勇气回头看着他:“蛇窟里面的幻象好厉害,和幻空门的术法好像是一样的,以假乱真,都分不清虚虚实实了。”

        

“虽然我和墨修没有和好,但还是要多谢何辜师兄帮我说了那些话刺激墨修。”我努力让自己能和何辜直视。

        

可几次和他目光相对,两人眼神都是闪烁的。

        

过了半晌,何辜才喃喃的苦笑道:“你明白就好,我还怕你误会呢……”

        

可他说着说着,目光就垂了下去,声音也越发的低。

        

我反着手,抓着地上的落叶。

        

既然这件事情撇开了,就干脆转移话题:“你真的是从蛇棺出来的?那断肢瞬间再生,有点厉害啊?”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