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活好的男生都有哪些特征/胯下武林宫主

      

安娜慢慢睁开眼睛,她回到了纽蒙迦德,这座关押格林德沃的堡垒,她坐在邓布利多变出来的沙发上,面前是占据房间两角对峙的人。

        

“成功了!我们挫败了格林德沃的阴谋!”安娜兴奋地叫喊出来,然后才意识到站在房间一角的就是格林德沃本人,“呃…我的意思是…嗯…不小心扰乱了他的计划…”

        

“恭喜你,”格林德沃微笑着鼓掌。

        

“欢迎回来安娜,”邓布利多拿起那本掉落在沙发上的书,“里面的故事有趣吗?”他因为要在现实中盯着格林德沃而没能进入这个奇幻世界。

        

“很有趣!虽然我只经历了一部分,”安娜笑起来,露出小酒窝,“哈利的经历一定更有趣——”

        

“你们的决斗部分真是太酷了!邓布利多校长的防御屏障,精准的控制力,以及格林德沃…先生的弹幕攻击和‘拉拉队员级别‘的接魔杖水平——太酷了!”

        

“没想到我接魔杖的水平是‘拉拉队员‘级别的,”格林德沃咳嗽一声,“那真是过誉了。”

        

这激起了邓布利多的好奇,他看了看手里拿着的书,停顿了一会儿,然后从容地打开了它。

        

“咳,”格林德沃再次咳嗽,他咳嗽太多次也许是因为他已经年迈,“我得提醒一句,看别人年轻时候的日记可不是本世纪最伟大的白巫师应该做的事情。”

        

“我在研究第一届黑魔王的犯罪心理,”邓布利多头也不抬地回复格林德沃,“最好能出本书详细叙述,以免后来者再走上这样的不归路。”

        

他总是有合适的理由。

        

‘…死神阿不思.邓布利多和魔王盖勒特.格林德沃的大战暂告一段落,一段时间后,王国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机与活力,被囚禁的国王私生子骷髅巴里,重得人身,由于在恢复王国中贡献突出,最终成为了新国王,其作为骷髅的那段经历让他敬畏生命珍视生命,同时也让他对非人种族更加友好…‘

        

‘…女巫巴比蒂带着丈夫的头骨独自前往森林居住,但由于其歌声太过动听,导致让很多人在森林留恋忘返,严重耽误王国建筑的修复进度,最终,巴比蒂成为了一名偶像歌手,唱出自己的故事,传播人与非人和谐共处的新思想…‘

        

‘…而仙境村,成为了国王巴里打黑除恶的试点村落,村长和猎人统统落网,坏事干尽的他们将在高塔监狱度过余生,而安琪夫人,由于骑士哈利的求情,她并未得到太重的惩罚,顺利和被村长绑架的的儿子相聚,如今继续经营自己的旅馆…‘

        

安娜和格林德沃都凑到了童话书边上,“我可没写这些东西,”格林德沃忍不住说了一句,“完全不是我的风格,这应该是魔法书自己改编的。”

        

“不难看出,”邓布利多盯了他一眼。

        

‘…至于死神邓布利多,噢!他打开了那个‘禁忌盒子‘,里面是一颗受伤的心脏,如果失去盒子,也许心脏就会停止跳动…‘

        

这一段描写突然变得煽情,‘他发现盒子里的心脏和自己有种特殊的共鸣,不会错的,他想,这是我的心脏。‘

        

‘他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发现那里有另一种跳动,那这是谁的心脏?一个荒谬的想法涌上心头,他觉得自己终于知道了自己和格林德沃都不会变老的原因——因为两人心脏都不在自己身上。‘

        

安娜皱了皱眉头,觉得自己吃了一嘴的狗粮。

        

“肉麻到令人感到害怕,”这是邓布利多的评价,他合上了整本童话,“我要把这本书封存起来,”他将书放进了宽大的衣袖里。

        

“那真的不是我写的东西…”格林德沃挣扎了一番,但并没有什么效果。

        

“好了,我们也该离开这里了,安娜,”邓布利多拍了拍安娜的肩膀,“哈利他们也该从戈德里克山谷的树林里出来了,我们得过去确认一下…”

        

邓布利多停顿一秒,“安娜,至于我们答应的格林德沃提出来的条件,”他看了一眼格林德沃,“只是让你上学期间来送几次饭未免有些太过诡异,虽然约定中也包含他不会对你造成伤害…但是…唉,现在说也太晚了…但我真的觉得他憋着什么鬼主意。”

        

安娜晃了晃‘再添两条深蓝色花纹‘的花臂——细细数来,妖精拉罐‘爱的约定‘,丽塔.斯基特的‘诚信声明‘,以及不久前和格林德沃定下的‘送饭合约‘,安娜手上牢不可破咒的痕迹可谓是越来越多。

        

“也许他只是想找个人聊天,”但其实安娜不是这么想的,她也觉得格林德沃憋着什么主意,但她不得不答应格林德沃提出的看起来很‘温和‘的要求。

        

因为系统发布的和格林德沃相关的任务直接影响着魔力精准度的提升——这似乎也是目前为止唯一能够提升精准度的方式。

        

在童话世界里观看了高手的决斗,让安娜感到深深的危机感,自己的底牌还不够,甚至都做不到像巴比蒂一样在高手手里留得小命,自己还有太多要学习的东西。

        

现在有个能安全接触顶级战斗力的机会,安娜是不想错过的。

        

“好吧,既然你这么认为,那我得先提醒你千万别被他的语言所蛊惑,送完饭就赶紧离开,”邓布利多微笑着拍了拍安娜的花臂,盯着花纹看了一阵。

        

安娜突然感到一阵不妙。

        

“以及,”邓布利多开口,“我能问一个问题吗?安娜,你手臂上其他的花纹不会代表着另外两个牢不可破的誓言吧?”

        

没等安娜回答,他更加仔细看了看花纹,说出自己得到的信息,“这颜色并不太深,说明见证人的魔力量不足…你的朋友韦斯莱双胞胎或许有这个能耐当见证人…”

        

梅林的胡子啊!不能让侦探.邓布利多继续下去了!安娜急忙打断他推导,“这只是个玩笑!我们知道如果发出誓言的人强制破坏誓言导致的结果也并不是死亡——只是受些不痛不痒的伤——我们是闹着玩儿的!”

        

“并不想真的置人于死地,还算敬畏生命…就是太能搞事情…”邓布利多小声嘀咕着,然后摸了摸自己的白胡子,“是和谁定下的誓言呢?”安娜的话并没有打消邓布利多的好奇心,他继续自言自语地推敲着。

        

“不会是丽塔.斯基特记者吧?自从她来采访过你后,发表的文章都非常正面…确实有些反常…”

        

‘怦怦!‘安娜心里一紧,“不不…校长!和斯基特女士没有关系!这只是朋友之间…恶作剧!对!您不用太过在意!”

        

格林德沃笑了起来,安娜从来没有如此感谢过一个人的笑声,他的笑声成功吸引了邓布利多校长的注意,但很快,安娜就希望格林德沃闭上他那张‘一开口就能让事情变得更加混乱‘的嘴。

        

“控制记者,控制舆论,”他鼓掌,“年纪轻轻做得确实不错。”

        

安娜有种预感,可能自己在不久的将来还得多参加几次‘法制教育活动‘,但出人意料的,邓布利多并没有安娜想象的那么反对这种行为。

        

“丽塔.斯基特女士确实应该多说说真话,她的虚假报道曾经让几千狼人失去工作机会,加重了血统歧视,有时候的报道还为一些有突出贡献的巫师抹上污点…她甚至说柠檬雪宝糖有一股魔鬼的味道,呼吁魔法界抵制麻瓜零食!”邓布利多摇了摇头,“她这是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你变了,阿不思,”格林德沃觉得有些稀奇,“要是我这么控制记者,你绝对不会是这个反应!”

        

“格林德沃,据我了解,你可不会使用‘牢不可破的誓言‘控制记者,”邓布利多停顿一秒,“你一般用的是夺魂咒。”

        

格林德沃耸了耸肩,“我现在不会了。”

        

“那可说不定,”邓布利多不再追究安娜纹身的事情,召唤出了凤凰福克斯,福克斯对着格林德沃发出了‘啾啾‘的声音,表示它认识这个男人,然后就没了动静。

        

“走吧,安娜,”邓布利多招呼着。

        

“不留下来喝杯茶吗?啊,”格林德沃摸了摸脖子上的铁链,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忘记了,我这里可没什么茶。”

        

“再见了,格林德沃先生,”安娜向格林德沃礼貌告别,拉住了邓布利多的手臂。

        

“再见,安娜,”格林德沃挥了挥手,补充,“还有阿不思。”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