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下的丝袜高跟美腿让我虚脱/小怪兽在体内的真实感受

齐老师没有看到小张,她小口小口的吃着,虽然动作缓慢,吞咽得也很是艰难,但她还是努力的把东西吃下去。

        

每每咽下一口,齐老师都有种满满的幸福感。

        

她从来都不知道,这种从小到大都习以为常的吃饭喝水,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是怎样的困难与满足。

        

自从到了病,她天天吃那种没滋没味的流质食物。

        

病情最严重的时候,还要插胃管。

        

那种感觉,真是想想就觉得浑身发冷。

        

“幸亏遇到了小何啊。唉,小何真是个厚道的好孩子!”

        

齐老师花费了一个多小时,这才把一份饭菜吃完。

        

她吞咽完最后一粒米,没有立刻起身,而是默默的坐在位子上,慢慢的回味。

        

好吃!

        

还是这种饭菜有滋味儿! 

        

能够再度像个正常人一般吃饭喝水,齐老师觉得自己仿佛又重新活了过来。

        

虽然小何两口子极力说他们这儿不治病,但作为当事人,自己的身体到底有没有好转,齐老师比任何人都明白。

        

齐老师坐着回味了好几分钟,这才缓缓起身,将餐盘、筷子等东西放到了“回收处”。

        

“甜甜啊,今天给奶奶订一套核酸!”

        

齐老师放好餐盘,来到了吧台,对着收银的何甜甜笑着说道:“喏,银行卡我都带来了,3999,咱刷卡!”

        

小张坐不住了,赶忙站起来,凑到齐老师跟前,“齐老师,那个珍X核酸,网上都有人打假了,根本就是个骗局,不治病的!”

        

其实早在十多年前,网上那位有名的打假斗士就曾经披露过。

        

所谓的核酸保健品,完全就是骗人的。

        

什么诺贝尔奖获得者参与研发,什么把营养给到细胞核酸里,什么……统统都是假的。

        

那种玩意儿跟市面上的其他保健品一样,根本不治病,当然也吃不死人。

        

可恨那些销售员,为了业绩,欺骗老人说什么能治病,能养生,骗钱都还算好的了。

        

就怕那种得了重病,却不去医院,而是躲在家里大把大把的吃保健品!

        

生生把病拖到了治无可治,那可是一条条的人命啊。

        

这样的悲剧,小张也曾经亲眼见过,所以他才格外痛恨那些骗子。

        

“呀,是小张啊。你怎么也在这儿?”

        

齐老师扭过头,正好看到小张,她认出对方是自己曾经教过的学生,说话的时候也就多了几分亲切与随意。

        

不等小张回答,齐老师又似是想到了什么,忙说道:“哦,对了,听说你母亲也……唉,你说说现在得这种病的人怎么这么多?”

        

“自己受罪不说,关键还拖累儿女!”

        

幸好遇到了小何,要不,她现在已经被儿女带去省城做手术了。

        

而这种病,做了手术又能怎样?

        

谁能保证不会再扩散?

        

而且吧,只要动了刀子,就容易伤元气,以后再补回来可就难喽。

        

齐老师年轻的时候也不信这一套,可等自己上了年纪,躺在病床上,什么迷信不迷信的,她也都信了。

        

她就一个想法,只要能让她少受点儿罪,她都要试一试,管那法子科不科学呢。

        

听齐老师提到自己的母亲,小张神色变得有些黯然。

        

而就在他失神的这一小会儿,齐老师已经催促着何甜甜把费用给刷了。

        

等小张醒过神儿来,齐老师面前已经放着一大盒核酸保健品。

        

小张有些挫败。

        

现在再劝说,似乎都晚了啊。

        

但他还是忍不住,张了张嘴,正要开口,却被签完POS收款单据的齐老师抢先开了口,“小张,我知道你们这些年轻人不信小何。不过,没关系,你反正都来了,那就好好看看!”

        

齐老师没有像许大姨那般,非要劝着小张在何家的俱乐部消费,而是让他自己体会。

        

小张:……

        

看看就看看!

        

我还就不信了,就这么一个卖保健品的骗子,还能玩儿出什么新鲜的花样!

        

小张算是跟何家杠上了,不但每天都来俱乐部吃十块钱的药膳自助餐,要是有时间,还会蹭一蹭店里免费提供的中药泡脚和针灸按摩。

        

还别说,那个何鸿图穿着个白大褂,拿着拔罐、银针的给顾客服务的时候,还颇有那么几分样子。

        

如果不是知道何鸿图的底细,乍一看他这幅模样,还真以为他是个医术不错的中医呢。

        

而且,小张还发现,在店里,不管是何鸿图还是他老婆田真真,亦或是课余时间来帮忙干活的何甜甜。

        

这一家三口,从来没有主动向客户推销过产品。

        

反倒是那些老顾客,仿佛数着日子,到了某个日期,他们就主动买一套产品。

        

每次也不多,就一套,虽然也三四千块钱,但跟那些动辄上万的老人比起来,已经算是克制了。

        

“这个何鸿图到底给老人们喝了什么迷魂汤啊!”

        

回到家,小张还有些疑惑,小声的嘀咕着。

        

“什么迷魂汤?”

        

小张媳妇听到他的话,随口问了一句。

        

“哦,没啥。”小张赶忙含混过去。

        

但他的话,还是提醒了他媳妇。

        

就听他媳妇说道:“对了,我去药房拿药的时候,顺便给你拿了点儿胃药。咦?怎么家里还有这么多?你最近没犯胃病?”

        

小张媳妇是个医生,工作忙,与同样工作忙的小张能够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

        

她只是按照惯例给丈夫拿药,没想到家里还剩下一盒。

        

算算剂量,最近半个月,自家丈夫应该是没有吃过。

        

“我的胃病?”小张愣住了。

        

妻子不提醒他,他还真没留意。

        

年轻的时候工作太拼,三餐不固定,所以他得了慢性胃炎,三不五时就要闹个胃痉挛或是胃疼的,每次都要吃药压制。

        

但最近一段时间,他、他好像真的没有再犯过胃病啊。

        

这、这……

        

小张仔细回想了一下,忽然想到,他应该是半个月没有疼过了,而这段时间,他每天都去何家的俱乐部吃饭,偶尔还蹭个针灸。

        

难道——

        

不、这不可能啊。

        

何家就是个卖保健品的骗子,何鸿图也只是个初中毕业的销售员,他连正经的医学院都没有上过,哪里会治病?

        

但,他的胃病确实没有再犯啊。

        

而他在这段时间里,除了去俱乐部吃饭外,也没有其他异常的举动。

        

要不,再试一试?!

        

小张眼底闪烁着光芒……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