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轻喘着弓起身子/我和美女同桌

舒童童被黄姐的这么一问,就愣住了。

        

怎么是她知道呢?

        

“黄姐,我对酒也不了解。这个恐怕……”

        

“你不了解,你家里人了解吧?他们应该常喝贵的吧?”

        

“……”

        

舒童童明白了,黄姐是什么意思,而其他人的表情,似乎也是明白了什么意思。

        

黄姐把这事儿告诉了所有人,所以他们并没有意外。

        

一个个的,眼神似乎都在看舒童童,想要从她这里得到答案。

        

舒童童本想要直接拒绝,表示自己不懂,可是,如果拒绝,还要做多余的解释,而这些解释,人家还未必理解。

        

她犹豫了下,还是点头。

        

“这样,我问问我家人,看他们知道不知道。不过真不一定能找到合适,我们也得想个别的,备用着。”

        

“行,你先问,我们再想其他的。”

        

舒童童则起身,走出办公室,去打电话去了。

        

而办公室的人,也没断了聊天。

        

“这童童家里,到底是怎么个条件?那天听老黄你说的,真的假的?”

        

“还能有假吗?淼淼都看到了啊,那车子,我拍了照,网上一查,就是千万以上,而且还是限量款。我是不懂车,你们男人明白,再想想开的起这样的车的人,是什么样子的?”

        

“那也不一定是她家人吧?也许只是朋友的?”

        

“那刚才,童童也没反驳啊?”

        

“你们想的太多,真想知道,不如直接问。不过要直接问,就有点不好。”

        

几人压低声音,还有人看着办公室的门,怕说的过分了,也没有说的太露骨。

        

之后,舒童童走了进来,她有了结果。

        

手机上,是许星辰给发来的一些照片和价格,都是可供参考的。

        

她将照片给同事们看了看,由他们做选择。

        

免得大家觉得太贵或者不够好,反正酒她是不懂,还是前辈们决定就好。

        

不过,看酒之后,黄姐笑着问舒童童,“这是你家酒窖吗?”

        

虽然照片只有酒窖的一部分,但是却看得出来,是在一处,而不是网上找的图给一个个弄的。

        

舒童童摇头,“不是。”

        

“哎呀,别谦虚了。我们都知道你家条件肯定不错的,不用藏着掖着的童童。”

        

舒童童笑容都有些淡了,“没有。这确实不是我家。”

        

她既然这么说,旁人也不会再多问,但是也会觉得,舒童童就是在别扭,不说白一点,这么藏着的,稍微有点让人觉得不太实诚。

        

但是也有觉得,一般有钱人都低调,不爱炫耀,这样低调也是好品质。

        

各自心中评价不同,舒童童都不太清楚。

        

他们几人看了酒之后,最后得出了结论,还是不买酒了。

        

因为还是太贵,即便是办公室的人合起来买,也有点奢侈。

        

讨论了半天,他们各自就选各自的礼物吧,这事儿也没有了别的结论。

        

舒童童下班的时候,跟余淼淼一起出去坐地铁,她说起送礼物这事儿来。

        

“你想送什么?我没有什么头绪,我只会做好吃的,到时候说不定做些吃的,或者买点保健品。”

        

余淼淼眼神奇怪的看了舒童童一眼,“你不必考虑我,我按照我自己的消费水平来,你如果能送好的,就送好的。”

        

“我没有。”

        

舒童童有些无奈,“我不是舍不得花钱,只是我的消费水平,就是一般。那些钱说白了,不是我的,是我丈夫和他们家人的,跟我没关系的。我不能用着别人的钱装大方吧?”

        

虽然,她也有钱,只是,在舒童童看来,她日常消费什么样子,就是设么样子。

        

当然,若是她要送贵的也可以,但是却跟同事们都背道而驰,显得太不一样,总不好。

        

况且她自己就没有那么夸张的消费。

        

余淼淼的眼神,似乎变了变,带了些怜悯的感觉。

        

想着,果然是嫁入豪门的女孩子,并不一定幸福,钱是豪门的,跟一个媳妇没有关系。

        

想起网上那些说法,女孩子虽然嫁入豪门,但是花钱却受限制,在家里没有地位之类的那种比较凄凉的场景,余淼淼瞬间觉得,舒童童可能过的并不多么快乐,幸福只是表面的而已。

        

“哎,那你自己看着买吧。我也没想好。”

        

这声叹息的回答,让舒童童觉得很莫名其妙。

        

看不透余淼淼在想什么,索性不问了。

        

回到家,舒童童在家族群问了问,同事过生日送什么,而且年纪比较大,几人杂七杂八的给了意见。

        

最后舒童童还是定了,要送许哥一套补品,价格不算低,但是也在她工资水平内。

        

这事儿之后跟厉晏也说了,尤其是他们在说她家庭的事儿。

        

“外人怎么想,不用理会。”

        

舒童童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只是,他们只怕是还会议论什么。”

        

而她甚至不知道,余淼淼已经将她想成那种外表风光,内里过的辛苦的豪门媳妇。

        

一入豪门深似海,这种事情,好多人都会这么想。

        

“议论就议论。你本来就有啊,你现在资产,可比我多了。”

        

舒童童轻笑了下,“别说笑了。我难道还要跟人炫耀,我现在有多少钱?就是总觉得,他们看我的眼神,带着点不同。说不上来的感觉,就是不太得劲。”

        

“嗯,……他们是羡慕你。”

        

厉晏摸摸舒童童的头顶,这种事儿,他是能做到不在意。

        

可是,舒童童自己就有点介意,也不知道如何劝慰,只能试着让她习惯就习惯了。

        

“行吧,我在这里烦恼这个,好像是有点凡尔赛了。不说了,我还是不够淡定。厉大团长,我应该学习你处事不惊的态度了。”

        

说着,她又问厉晏,“你什么时候就这么沉稳了?反正妈妈和干妈说你小时候就很淡定,难道这种性格,生下来就有?还是其实你自己也有慌张的时候?只不过你掩饰的很好,没有被发现?”

        

厉晏想了想,“并没有慌张过。”

        

“真的?从小到大都没有?”舒童童觉得,怎么这么不相信呢?

        

厉晏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不相信也得信。我就是这么厉害。”

        

“切……”

        

不管信不信,厉晏这么说,肯定是不承认了。

        

舒童童撇嘴笑着,厉晏将人给提到怀中抱着,逼近,“胡思乱想就算了,还是想点正事儿。”

        

“什么正……唔……”

        

夫妻两个的正事儿,还能是什么事儿。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