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侣酒店摄像头100部/能让我尝尝你哪里嘛

纯银带着王木木前往暮下皇城,一路上遇到无数追杀,有俢者有士兵,还有为了赏金而来之人。但无论来了多少人,纯银皆一人杀退。

        

“你到底是何人?”王木木问道。

        

“有必要知道么?我也不想知道你是何人,我只知道你是王木木。”

        

很奇怪的,纯银临近暮下皇朝附近之时,竟然好几天没有追兵。

        

正午时分,纯银身后跟着王木木来到皇朝外,他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几日来都没有追兵了。

        

只见皇城外旌旗蔽日,无数士兵列阵排列,皇城的城墙上还有无数俢者严阵以待,中间簇拥的正是暮下皇朝的开国大帝,暮下皇。

        

原野之上纯银身后跟着王木木,独自在远处,暮下皇调集百万军队,集结全国上千名俢者,暮下皇朝几大高手全部到齐,就为纯银一人而来。萧瑟的秋风刮起一阵阵尘土,原野上寂静的可怕,只有纯银与王木木行走的声音。

        

当纯银临近之时,暮下皇从皇座上站了起来。“纯银,好久不见。”

        

“参见暮下皇”

        

“没想到再次相见我们竟会以这种方式相见。”

        

“事非得已。在下想求暮下皇放过这个女子。”

        

“哈哈,纯银,你说笑了,起兵叛乱,不赦之罪,你当我暮下皇朝是儿戏么?”

        

“我不能看着她死。”纯银说道。

        

“你是很强,但朕这里有雄兵百万,强者无数,等你灵气耗尽,就是你也纵然难逃一死,你以为你能以一人之力战胜整个暮下皇朝?”暮下皇皇威尽显。

        

“暮下皇,我从一开始便知道是这个结果,只是我不能看着她死而已。”

        

“一个女人而已,天下女人朕随你选,只要你现在不再插手此事,天下除了朕便是你,如何?”

        

“可是,那就再也没有你了。”纯银转身看着王木木,眼神中露出无限的温存。“你让我的生命充满了颜色,我不是色盲,但我一直以为世界是黑白色,非黑即白,是你让他变得丰富多彩,是你点燃了我生命中全部的光辉。”

        

“今日会死在这里,你怕么?”纯银抚摸着王木木的脸庞,王木木眼中流出泪水。“我不想死。”“没事,没事,我陪你,我先走,在那里我等着你。”纯银将王木木拢入怀中,不断摸索着王木木的头发。

        

“好了,差不多了,你不是一直觉得我一无是处么?那只是我想让你接近一个真实的我,现在,就见见光辉万丈的我吧。”纯银退后两步,右手指尖一点眉心,强行抽出一魂二魄,一把洒在地上。

        

“我授予你三人执念,不死不休。”洒在地上的一魂二魄形成三个人型傀儡,将王木木围着中间,同时三人也形成一个结界,将四人笼罩在内,这是由纯银本身的魂魄所形成,除非天阶俢者来,不然谁也无法打破这结界。

        

“来吧,今日我便给你一个交代。”纯银祭出本命天阶神兵太虚阴阳,剑指暮下皇,周身腾腾燃烧起十大主火中的玄古冷火和万古焚墟炎,阴阳二气环绕在双剑之上,纯银眼中流转起灰色的混沌之气,正是混沌瞳术,纯银以一个全盛的姿态显露面前,莫说这百位将士,就是在皇城城墙之上的暮下皇朝第一高手雷礼也心惊胆寒,似乎眼前是一只来自无尽地狱的洪荒猛兽。

        

暮下皇眯起双眼,抬手一挥“杀”。由雷礼,尊讯等人带头,皇城墙上数千俢者杀了下来,下方的百万军队也如潮水般涌向纯银。瞬间纯银便被这旌甲潮水所淹没,纯银犹如狼入羊群,所在之处无人可挡,一剑挥出,无数甲士兵器折断,血肉横飞。精钢所打造的战矛被成片成片的折断,玄铁铸造的盾牌被成片成片的切碎,无数带甲的士兵被成片成片的屠杀,众多俢者也难以抵挡纯银分毫,没有人能接下纯银一剑,此时的纯银太过强大,莫说在这里,就是在原先的大世界恐怕天阶以下俢者也难以抵挡纯银。

        

“祭三大祖器”雷礼高声断喝,只见皇城之上飞出数百人,用大轿抬着三件器物,这三件器物极为强大,皆散发着阵阵恐怖的波动,这三大祖器乃是暮下皇祖辈传下之物,三大祖器为暮下皇建立暮下皇朝建立了赫赫战功。这三大祖器一件是一口古朴的巨钟,一件是一柄闪电形状的铁杆,一件是一面精美的圆镜,雷礼和尊讯起身飞回,分别掌控巨钟和铁杆,剩下那面圆镜竟由暮下皇亲自掌控,三人在空中形成三角形将纯银在地面的纯银围拢在当中,纯银一直没有离开王木木周围,纯银只是围着王木木所在的位置左突又杀,虽然纯银抽出魂魄授予执念保护王木木,但是依旧不放心。

        

纯银看了眼空中的三大祖器,虽然三大祖器还没有发威,但是纯银已经感受到了这三大祖器还是极具威胁的,虽然催动之人不是很强,但凭借这三件器物本身的力量也足以威胁到他。

        

“轰”只听空中一声炸雷般的巨响,尊讯掌控的闪电型的铁杆首先发威,一道粗壮的巨雷直奔纯银袭来,纯银刚打算飞身闪开,可是想到了附近的王木木,纯银怕那结界一旦有失便后悔晚矣,所以纯银只得硬接下这道闪电,纯银硬接闪电虽然这闪电还不足以伤到他,但是也令他体内气血一阵翻涌,接连退后几步。

        

“什么?竟然能硬接下祖器的攻击?”尊讯极为吃惊,要知道这祖器在暮下皇朝可是无上的存在,是暮下皇震慑四海的杀手锏,没有俢者可以硬接下祖器的攻击。

        

“轰”又是一声炸雷般的巨响,雷礼掌控的古朴的巨钟摇动,发出一道肉眼可见的音波攻击,只见纯银周围的地面瞬间被炸开,纯银更是架起结界保护着王木木,因为纯银已经感受到了,这攻击已经威胁到了他魂魄所授予的执念。

        

烟尘散尽,纯银的衣襟已经破损,再无先前仙风道骨之姿。纯银周围更是地面龟裂,出现一个深坑。

        

“你走吧,不要管我了。”王木木在结界内失声喊道。

        

纯银回头看着王木木,眼中露出无限的温存。“我怎么忍心丢下你一个人独活?”

        

“轰”紧接着空中又响起了第三道炸雷,暮下皇所掌握的圆镜发威,一道足有一丈粗细的光柱射出,直奔纯银。

        

“寂灭”纯银此时神威赫赫,犹如一尊神祗,双手快速的在胸前结印,以这些人看来似乎什么也没发生,不过纯银已经结下了无数个印,纯银双手合十,停顿在胸前,当光柱袭来,纯银怒目圆睁,左手未动,右掌轰出,只见一股毁灭的气息从存在掌间发出,在地面的百万甲士不禁匍匐在地。

        

“不好,合力。”暮下皇失声说道,只见三件祖器发出神光,将三件祖器连接成为一个整体。果不其然,纯银这一掌之威足以毁天灭地,一掌轰出万物寂灭。纯银这一掌轰出,不单击散了暮下皇手中圆镜发出的光柱,余威更是袭向暮下皇,若非三大祖器合力形成一个整体,恐怕以暮下皇之力绝对难以抵挡,三件祖器合力形成一个整体后,也是一阵摇动才抵消纯银这一掌的余威。

        

“纯银,你奈何不了我等。待你灵气耗尽,就是你身死之日。朕可以再给你给机会。”暮下皇说道。

        

“放过这个女子。”纯银有些喘息,寂灭对他的消耗太大了。

        

“你当我皇威何在?”暮下皇睥睨般的看着纯银。

        

“那便战吧。”纯银重新杀向周围的甲士,太虚阴阳在人群之中不断的上下翻飞,成片成片的甲士不断的倒下,后面的甲士又不断的向前涌来。尸体叠起了一座又一座尸山,纯银犹如一个魔王一般屠戮着生命,纯银周身早已被鲜血浸透,地面更是形成了一条鲜血的河流。

        

暮下皇等三人在空中手持祖器观望着,他们三人动用祖器也消耗极大,无法连续使用,三人在空中吞服完丹药开始恢复灵气。暮下皇望着下方被屠戮的甲士也是心痛不已,这些甲士无法对纯银造成伤害,但是可以不断的消耗纯银的体力和灵气,作用也仅限于此,毕竟纯银在整个暮下皇朝无人可敌,即使三大祖器联手,若纯银想要杀掉他们三人也非难事。

        

“纯银,你杀了这么多人,不怕妄造杀孽么?”尊讯说道。

        

“哈哈哈,那有如何?死后入地狱而已,为了她,哪怕毁灭整个世界,又如何?。”纯银气息更盛,太虚阴阳发出的剑光大片大片的屠杀着甲士,周身两大主火也沿着地面大片大片的焚烧着甲士,短短一个时辰,纯银杀掉了足有十几万人,纯银双眼腥红,期间暮下皇掌控的三大祖器又发出一次攻击,目标不是纯银,而是被结界守护的王木木,因为暮下皇知道,祖器的攻击若纯银要躲很难击中他,但是攻击王木木,纯银一定会正面硬抗,数次纯银想要飞起来击溃空中的祖器,但是三人所掌控的三大祖器总是只攻击两次,总有一人可以随时发动攻击,一旦纯银飞起来要袭向三大祖器,暮下皇朝的数千俢者便朝着纯银杀来,祖器的攻击便直奔王木木,纯银不得不回身抵挡祖器的攻击。就这样纯银只得围着王木木不断的屠杀着涌来的甲士,纯银体内的灵气已经消耗过半,体力也快速的下降着,速度力量都在不断的减弱。

        

“坚持住,他快不行了。杀了他赏万金封疆裂土。”

        

不知过了多久,纯银身上开始出现刀伤,剑痕,因为纯银已经不得不撤去护体罡气,将有限的灵气用于不断地抵挡着三大祖器发出的攻击,纯银的体力也几乎枯竭,脚步站着都有些摇晃,不断的喘息着。

        

又一次祖器轰击之后,纯银竭力抵挡下来,纯银退回了王木木所在结界外,纯银背靠着结界坐了下来,眼中已经开始迷离,气息都无法喘匀。

        

“你快走吧,你快走吧。”王木木在结界内拍打着结界看着纯银。

        

纯银勉强侧过身,看着王木木。“对不起,我不够强大,没法保护你。也只能这样陪着你了。”纯银丢下太虚阴阳,撤去保护王木木的结界,摊到在地上,王木木坐在地上扶着纯银的身体,将纯银的头枕在自己的腿上,就这样看着纯银。

        

“值得么?我不爱你。”王木木眼中已满是泪水。

        

“没什么值得与不值得。”

        

“你后悔么?后悔遇见我么?”王木木搂纯银搂的更紧了。

        

“我后悔,后悔没在最好的时间遇见你,让你承受了太多大这个世界的苦难,让你变得如此,如果我早些出现,我一定会让你成为一个只生活在童话里的公主。”纯银艰难的抬手拂去王木木脸上的泪水。

        

随着三大祖器的攻击,纯银失去了知觉。

        

当纯银再次醒来之时,又回到了那座宫殿,身后站着的依旧是那个雍容华贵的贵妇。

        

“你回来了?”

        

“嗯”纯银平静的说道。

        

“推开那扇门,你还能见到那个女子。”

        

纯银毫不犹豫,走向那扇门,纯银在门前伫立,右手已经伏在了门上。

        

“我想知道她真的存在么?”纯银问道。

        

“有什么关系?这个大世界本就是一场梦而已。”

        

“真的存在么?”纯银反复的呢喃着,纯银的脸上已经满是泪水。

        

“真的存在,不过不在这。”

        

“在哪?”

        

“不重要,在这里,你可以永远的跟她在一起,如果出去,你所经历的一切都将成为现实。”贵妇说道。

        

纯银转身,看向贵妇:“送我出去。”

        

“你,难道想看着她死?”

        

“不,在这里我无法救她,当我再次遇见她,我一定会有能力保护她。”

        

“少年,你无法逆天而行。”

        

“我要试试。”

        

“哪怕身死?为一个女人?”

        

“哪怕身死。不是为了一个女人,而是为了王木木。”

        

说完时空扭曲,纯银睁开醒来,只见远处囚牛始祖,方荒等人还在焦急的看着纯银,纯银脸上已经满是泪水。纯银不顾众人,失声痛哭,哭的像一个孩子,纯银的哭声震动整个大殿。

        

纯银祭出太虚阴阳杀向王座之上的干尸。“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般待我?啊…………”干尸周围已经形成结界,任由纯银全力攻击,结界岿然不动。“要不要帮忙?”周韶华问道。

        

方荒拦住周韶华,摇了摇头。众人看着纯银在这没有丝毫灵气的苦狱鼎中肆意的挥霍着灵气,纯银的灵气耗尽,双剑坠落,双手徒手不断的击打着干尸的结界。直到纯银精疲力竭,摊到在地,纯银还在不断的问着为什么?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