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白领丽人的性奴生活/故意短裙地铁被强好爽小说

     

“还是樱子妹子快人快语,姐姐喜欢。

        

有一点你们不要误会了,绝不仅仅是因为耿直救了伊藤大使的命,伊藤大使才会有提携他的想法。”

        

“那是因为什么?”中村樱子不解道。

        

“这么说吧,耿直救了伊藤大使最大的益处是,让伊藤大使了解到了他的品行和能力。

        

有了这份了解,才觉得耿直是可塑之才。

        

还有,我那个皇帝堂兄除了皇室血统以外,其他没有一点是日本人看上眼的。

        

特别是他无法生育,无论是政界还是军方对此都很头痛。

        

本来的想法,是让康德皇帝娶一个日本血统的夫人,这样的话,生的孩子有中日两国的血统,那样的话,意义重大。

        

现在这个想法,因为他不能生育而破灭了,日本当局已经未雨绸缪,寻找他的替代者了。

        

不过,这件事不能急于一时,至少现在为止,康德皇帝的血统对于满洲国的稳定还是很重要的。

        

正因如此,无论政界、军方还是皇室都在物色一名年轻的中国人,慢慢来培养,时机成熟了便取而代之。” 

        

“沈姐姐,我多一句嘴。像我们这个小地方的人,怎么看,离那个位置也是太远了吧?”徐晓蕾问道。

        

“晓蕾妹子,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种事说远就远,说不远也不远。

        

就拿耿直来说,他现在是满洲国华人中,唯一四级景云勋章获得者,单凭这一点,已经走在别人前面了。

        

还有一点是外人比不了的,就是樱子。

        

樱子作为一个女性,年纪轻轻就是少佐军衔,这在日本军界是少之又少。

        

耿直与樱子联姻,可谓天作之合,一个事满洲华人的年轻代表,另一名是手握重权的日本女军官,以后的孩子有中日两方的血统,对于满洲国常盛久安意义深远。”

        

“原来是这样啊,那以后我可要退到后面,给你樱子做小尾巴了。”徐晓蕾笑道。

        

“晓蕾妹子,这你可说错了。

        

除了樱子的血统,你也很重要。皇帝吗,三宫六院多娶几个女子是难免的。

        

满洲国虽然不会像大清国那么铺张,不过,像康德皇帝那样,有几房妻子也是必然的。

        

像你和樱子这样有才有貌的女子,在满洲国可谓凤毛麟角,耿直真的有那一天,你们都是他的得力助手。

        

特别是樱子懂军事,你懂经济,这是一个国家机器最为重要的部门。

        

要我说,耿直把小玫也收了得了,有她这样懂几国外语,还是知名科学家的女儿,连负责外交的都有了。”

        

“沈姐姐,你怎么拿我说笑了。樱子和晓蕾可是耿直的妻子,我是耿直什么人啊。”

        

赵玫听到沈君如提到了她,不由地脸红起来。

        

“这有什么的,你也不是不愿意,只要樱子妹子和晓蕾妹子吐了口,耿直还不是乐享其成?”

        

“沈姐姐,你说的倒是不错,不过我觉得这些还是挺远的。无论日本还是满洲国,那么多达官显贵,怎么看也轮不到我们头上啊。”中村樱子有意岔开话题,说道。

        

“所以说,你们要立几个大功,这样耿直的这个青年翘楚才能立的住。

        

比如这一次寻找清宫宝藏,如果是你们帮着我顺利找到,那么就是为帝国立了不朽的功勋。”

        

“沈姐,我懂了,这一次我们一定尽我们所能找到宝藏的。”中村樱子说道。

        

“这两天伊藤大使又催我了,我想春节之后就要有个突破。

        

另外,你们的矿业公司春节之后就能正式启动,如果能勘探到石油,那也是为帝国立下大功了。”

        

“沈姐,有赵教授和我二哥在,勘探石油应该没问题的。”徐晓蕾道。

        

“所以嘛,我们以后要做的事,与在座的都有关系。要我怎么说让耿直也把小玫娶了,成了一家人,什么事都好办了。”沈君如笑道。

        

“沈姐,我信教的,只能一夫一妻,不会嫁给他的。”赵玫红着脸说道。

        

“你就是那么一说。

        

前些日子,是谁把咱们耿大少爷的嘴唇咬破的?

        

口是心非,不讲心里话,过得多累。”

        

“我,我……”赵玫不知如何是好,脸蛋通红起来。

        

“你看看脸都红了,心里不知道该有多愿意。再说就算信教,没办法和有婚约的男子成亲,还有很多变通的办法。住在一起,生几个孩子,就是一家人了,管什么名分不名分的。”沈君如笑道。

        

中村樱子清楚,在这么说下去,这事可要板上钉钉了,连忙说道道:“沈姐姐,你这要在新京呆到什么时候啊?”

        

“今天腊月二十七,明天腊月二十八我回新京,准备正月初六回营川。

        

春节之后,我把日本著名的痕迹专家木下光一请到营川,帮着鉴定纺车。

        

总之,三月份之前,一定要找到宝藏。”

        

“那好,我就以茶代酒,敬姐姐一杯,祝姐姐一路顺风。”说着,中村樱子一饮而尽。

        

耿直、徐晓蕾和赵玫见状,也纷纷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这顿饭一直吃到晚上九点,沈君如有些微醉了,方才散席。

        

……

        

天色已晚,见赵玫已有些醉意,第二天一早她还要和耿直去温泉会馆。

        

徐晓蕾和中村樱子便让赵玫在樱墅留宿,赵玫倒是没客气,答应了她们,住在了樱墅的一楼。

        

回到楼上,中村樱子拉着徐晓蕾,一定要让她陪着自己睡。

        

晚上,喝了些清酒,稍稍有了些许醉意,徐晓蕾便答应了中村樱子。

        

徐晓蕾和中村樱子住在了一屋,而让耿直睡在另一个房间。

        

……

        

躺到床上,见中村樱子靠着床头似乎有什么心事,徐晓蕾便侧过身来,问道:“樱子,你想什么呢?”

        

“也没想什么,可能是刚才坐的时间太长了,肚子了里的娃子有了意见,闹腾呢。”

        

“别糊弄我了,就算我没生过孩子,我也知道,你这孩子还不到三个月,都没成型呢,怎么闹腾你啊。

        

是不是刚才沈君如的话,说到你心里,让你心动了?”

        

“你就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我心里想什么,什么都瞒不过你。

        

其实,今晚沈君如说的那些话,以前我也跟你说过。

        

不过,那时候我真的就当个奋斗目标,并没有想过真会有那一天。

        

虽然我父亲是大佐军衔,不过在日本军界比他大的官比比皆是,靠他实现这个目标,也就是个梦想而已。

        

不过现在,有了沈君如特别是伊藤大使助力,可真的不一样了。

        

伊藤明道表面上是驻满洲国大使,实际在日本政界、军界都享有盛望,连皇室都把他列为智囊。

        

他能如此看好耿直,一定有他的道理,绝非仅仅救过他一回命那么简单。

        

这么看来,以前的梦想,还真的有可能实现了。”中村樱子喃喃道。

        

“樱子,要是真的实现了,我们徐家有了个做皇帝的上门女婿,我徐晓蕾也算是光宗耀祖了。

        

不过,真要有那一天,他不知道还会娶多少夫人,我可不干。”

        

“现在都是满洲国了,哪能像大清国的时候,他想娶几个媳妇,就娶几个啊。

        

不过,沈君如也在点我们,不做几件大事,也很难走到那一步的。

        

现在,大清宝藏和北岸石油就是我们的投名状,这两件事做成了,目标就又近一步。”

        

“他们不会卸磨杀驴吧?咱们费心费力帮他们做事,最后功劳都成他们的了。”徐晓蕾翘着小嘴,说道。

        

“放心吧,整个满洲国处处都是纨绔子弟,想找一个耿直这样的,还真不好找。

        

只要我们能几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把耿直的形象立住,就没什么问题了。”中村樱子自信道。

        

“我倒是没那么大理想。

        

我就想跟耿直生几个孩子,把徐家产业传承下去,兴茂福别在我手里倒了,就知足了。”

        

“那你还不加把劲,可别等我孩子生了,你还没动静呢。”中村樱子故意挠了挠徐晓蕾的腋下,笑道。

        

“别乱动,痒死了。

        

我倒是想加把劲啊,不过,今晚你中村长官让我来陪你,我还敢不从吗?”徐晓蕾推开中村樱子的手笑道。

        

“呦呦,怎么怪起我来了。

        

我可说了,晚上让耿直过来,跟咱们一起睡。

        

你偏说,他喝酒了晚上打呼噜,不让他来的。你别忘了,赵玫还在楼下住呢,你也不担心咱们的耿大少爷,晚上偷偷溜她房间去?”

        

“还怪我,明明晚上你留赵玫的。就算耿直晚上偷偷跑到她房里,也是你引狼入室,和我没关系。”

        

“我就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她一口答应了。

        

沈君如说的那两件事,清宫宝藏和北岸石油都得靠沈君如出力才行。

        

现在,她也服了软,我也没必要对她横眉冷对了。”

        

“你这个想法很危险啊,他们两个这样天天在一起粘着,搞不好就会出事。

        

我可不想他身边,又多出一个女人来。”

        

“这事是看不住的,真要是干柴烈火收不住了,咱们也没办法。

        

现在我们是有求于她,也不能硬挡着,顺其自然吧。”中村樱子直了直腰,说道。

        

“这可不像从你你中村长官嘴里说的话了。”

        

“怎么不像了?我一直不就是这样吗。

        

我慢慢觉得,其实赵玫也不错,有学识背景好,像沈君如说的,耿直真的做到满洲国最高长官,我参与国防,你参与经济,赵玫负责外交,都不用家里外面的人了。”

        

“想的倒美。等会咱们都年老色衰,耿大少爷娶一些水嫩嫩的小姑娘的时候,你就后悔了。”

        

“那他可不敢,他要是不经你我同意敢做那种事,马上就给他废掉。”

        

“废掉了,你舍得吗?”徐晓蕾娇笑道。

        

“有什么舍不得的,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汉子不是多的是?

        

再说,只要你晓蕾姐还在,有没有他就无所谓了。

        

晚上让我抱着睡吧,你身上香香的,抱着好舒服。”

        

“中村长官,你肚子都有孩子了,也不怕他听到笑话。”

        

“这有什么可笑话的。我的孩子,将来也是你的孩子,两个娘在一起情同姐妹,有什么不好的。

        

行了,我困了,睡觉了,记得晚上不准跑到耿直那屋里去。”

        

说着,中村樱子钻进被子了,靠着徐晓蕾,胳膊搭在她的身上,没多长时间,便沉沉入睡了。

        

徐晓蕾见中村樱子睡着,将她搭在自己身上的手臂轻轻放下,为她盖上被子。

        

能看出来,沈君如今天的一番话,让中村樱子心动了。

        

中村樱子是个很现实的人,这样的机会摆在眼前,她不会不去争取的。

        

北岸石油暂时不急,即便勘探完成,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开采。

        

不过,清宫宝藏有些迫在眉睫了。

        

如果不尽快确定宝藏藏匿位置,要是让日本专家破解了纺车中的秘密,那样的话,再想夺取宝藏为抗联所用,是不可能的了。

        

现在能做的,就是让耿直催促赵玫尽快找到宝藏藏匿地点,在日本人动手之前,将宝藏转移。

        

不过,这样的话,耿直和赵玫就越走越近了。

        

无论是哪个年代的女人,都不希望自己的男人有其他的女人,徐晓蕾当然也不例外。

        

特别是耿直的身份,虽然他现在已经脱离了组织,不再地下组织成员了。

        

不过,早晚有回归组织的那一天。

        

娶中村樱子是不得已而为之,上级组织虽然没有明确表态支持,不过也没有明确反对,相当于默认了。

        

不过,再把赵玫娶进门,就说不过去了。

        

以前有樱子在前面挡着,不用自己表态。可今晚,樱子主动让赵玫留宿,能看出来,沈君如的一番话,让她有了新的想法。

        

赵玫的渊博学识和海外背景,对于这个家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加持。

        

樱子是一个很实际的人,如果觉得这样做的话利大于弊,便不会阻拦,甚至会促成此事。

        

到那时候,自己该如何表态?

        

耿直的身份赵玫已经知道,宝藏的查找又离不开赵玫的帮忙,难道真的让耿直把赵玫娶进门。

        

想到这里,徐晓蕾的心不由地泛起了波澜,久久无法平复。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