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股抬起来再浪点乖/高辣高H交换系列文

无伤大雅。

        

被威逼利诱的合同,不受律法保护。

        

车宗仁的如意算盘,终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放下笔,将合同交给了车宗仁,车晓峰随即询问道:“宗仁,现在合同已经签了,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两年前的惨案,是意外,还是你做的?”

        

经过两日的细心思量,车晓峰思量出了端倪。

        

两年前的惨案,正在吻合车宗仁的企图篡位。

        

没有证据,他需要验证。

        

车宗仁拿着合同,手舞足蹈,也不再隐瞒,“没错,就是我做的。”

        

刹那间,车晓峰瞪大了双眼,溢出满腔杀意,“为什么?”

        

车宗仁解释,“这一切,都是你逼我的,我一心一意为车家,你居然连一点股份也不留给我,这也怪不得我。”

        

车晓峰怒火中烧,“你就是为了这一点?他可是你哥啊。” 

        

车宗仁不屑,“哥?我们可没有血缘关系。既然没有血缘关系,我根本不需要心软。”

        

“你…….”

        

知人口脸,不知心。

        

本是善心,收养了车宗仁。

        

给予车宗仁衣食无忧。

        

然而,车宗仁的贪婪到达了一个丧心病狂的地步。

        

车晓峰后悔,同时,痛心疾首。

        

把车宗仁当成了儿子。

        

即使没有给车宗仁股份,也可以让车宗仁荣华富贵一辈子。

        

然而……

        

叹了一口气,车晓峰仿佛又苍老了许多,“你去自首吧,或许,能保你性命。”

        

他恨。

        

但是,与车宗仁有着几十年父子感情。

        

眼看着车宗仁判处死刑,于心不忍。

        

他只有泯灭良心,为车宗仁指向一条明路。

        

车宗仁觉得可笑,“没必要。”

        

当决心要公布事实,他早已有了应对。

        

望向一众车家族人,车宗仁道:“因为,凡是知道的人,要么,就归顺我,要么,只能去死。”

        

所有车家族人害怕,连连和应。

        

“我归顺。”

        

“我也归顺。”

        

“我也归顺。”

        

……

        

车宗仁得意,“爸,你看到没有,你还觉得我有必要去自首吗?”

        

车晓峰失望,坚定道:“那还有我。”

        

车宗仁直接笑出了声,“爸,我已经说了,不归顺,只有死,死人才不会把秘密说出去,你可要好好想想。”

        

车晓峰不受威胁,“我死也会把你的罪状公诸于世。”

        

车宗仁无奈叹了一口气,“既然这样,爸,你就别怪我了。”

        

随即,车宗仁陷入疯魔。

        

再也没有顾及父子之情,从腰间拿出了一把匕首。

        

“爸,你不死,我就不能安稳坐上车家家主之位,对不起了。”

        

话音一落,匕首果断刺向车晓峰的心脏。

        

“嘭。”

        

就在所有人认为车晓峰必死无疑的时候,一声枪响,徘徊大厅,挥之不去。

        

车宗仁手中匕首被打落。

        

紧接着,大厅里,涌入大批战兵,荷枪实弹。

        

枪口对准了所有佣兵。

        

王楚带着众人走了出来。

        

始料不及,车宗仁愤怒,“王楚,又是你,为什么你还要坏我好事?”

        

王楚声音冰冷,“车宗仁,你输了,束手就擒吧。”

        

“哼,我还没有输。”

        

车宗仁听不入耳。

        

事到如今,他没有退路。

        

“都听好,给我杀了王楚他们。”

        

要是被逮捕,一切都完了。

        

他选择了殊死一搏。

        

而佣兵一动不动。

        

生命诚可贵。

        

双方的战力,悬殊。

        

战兵全都是精良武器,自身是一把把匕首。

        

怎么打。

        

还没有出手,全身有可能被打出无数个子弹孔。

        

“铛。”

        

很快,有一名佣兵放下匕首投降,所有佣兵相继放下匕首投降。

        

“你们在干什么?”车宗仁开始着急,“我给你们钱,你们快动手啊。”

        

还是没有佣兵听从车宗仁的指令。

        

终于,车宗仁感受到惊恐。

        

“没用的,车宗仁,你涉嫌与几件谋杀事件有关,现在,我们要拘捕你。”

        

随后,听到王楚发话,车宗仁彻底惊恐。

        

“这怎么可能。”

        

好不容易到手的车家,没了。

        

还有搭上了性命。

        

此时此刻,切身体会死亡的恐惧,车宗仁再没有之前的胆气叫嚣。

        

他怕死。

        

他不想死。

        

双膝果断跪地,车宗仁不断求饶道:“爸,我知道错了,我不想死,你要救我,救我。”

        

车晓峰摇头,“宗仁,你罪有应得,我帮不了你,而且,还是王先生亲自逮捕,就算是王族,也没有保你的资本。”

        

“什么。”

        

意想不到的回答。

        

车宗仁绝望。

        

知道王楚不简单,万万没想到,王楚的身份,还是超越了自身的承受界限。

        

他相信车晓峰不会说谎。

        

那么,王楚岂不是…….

        

必死无疑。

        

他无比后悔。

        

要是再细心猜想王楚的身份,绝对会选择恻隐。

        

可惜……

        

“王先生,我知道错了,我不应该找人杀你,请你看在我爸的份上,大人有大量,放过我,放过我。”

        

王楚冷漠,“法不容情,拿下。”

        

“是。”战兵控制车宗仁,拖走。

        

“王先生,求你放过我,放过我……”

        

……

        

声音响了片刻,消散。

        

王楚道:“车家主,我要做的事,已经做完了,接下来,是你们的家事,我就不方便插手了。”

        

话毕,除了车南霜,王楚带着所有人离开。

        

所有车家族人急忙向车晓峰示好。

        

“家主,刚才我们是受到威胁,请你见谅。”

        

“是的,家主,我们一心都是为了车家。”

        

“没错,家主,我们从来就没有想过背叛车家。”

        

…….

        

车晓峰心灰意冷,“你们怎么想,我都一清二楚,我不怪你们。”

        

所有车家族人松了一口气。

        

车晓峰继续道:“好了,我也是时候退位了,接下来,新家主你们觉得自己能当,你们就自己当吧。”

        

车家,已经单纯是为了利益而聚拢在一起。

        

经过这一事,车晓峰看淡了一切,“南霜,我们走吧。”

        

“是,爷爷。”

        

话毕,两爷孙颓废离开。

        

身后,是一阵阵着急的劝阻声。

        

“不,家主…..”

        

…….

        

接下来,澳南市的暗涌,随着车宗仁的判处,烟消云散。

        

不知道为什么,王萌萌骤然变得开朗,与车南霜形影不离,有笑有说。

        

王楚也不过问。

        

因为,这就代表着王萌萌走出了李瑶死亡的阴霾。

        

是好事。

        

又过了几天,澳南市之旅结束。

        

王楚与王萌萌返回莞临市,新的篇章,开始。

        

……

        

京城一角,蒙脸男声音冰冷,“王楚,别得意,就算在澳南市杀不了你,我一定能在楼兰古国把你给杀了,你等着。”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