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烫啊轻一点我要到了/湿舌 花缝滑动不要 压 嗯

她娘这怕是疯了吧,此刻她脑海里面唯一的想法就是这个。

        

费笑翠真的想要将她的耳朵都拧下来,“你个死丫头说什么呢,我们家的厨房怎么就不能够睡人了,你把被子往哪里一摊,将就的睡着怎么了?”

        

“你还以为你是什么大小姐啊,有的睡就可以了。”将手上的那衣服甩在了她的身上。

        

“不睡就给我滚出去,真的是,养的一个个都是那白眼狼,我上辈子真的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郭兰若委屈的眼泪都要下来了,心里暗狠狠想着,不要把她给逼急了,不然她也学阿姐跑出去了。

        

但是一想到了,阿姐跑出去了之后,居然因为没有银子然后被关到了牢里面,她又犹豫了起来。

        

费笑翠没少在她们咒骂郭云菲,恨不得她就死在外面了,这把家里的银子都卷走了一大半,就算回来了,也打断她的腿。

        

看她那个小贱人还怎么样往外跑。

        

她只能够委屈的抱着被褥往厨房里面去了,上次大火烧过的痕迹还在,她将那些柴挪开了位置,给自己摊开了一个位置把被子垫了下去。

        

一夜过去了,何羽雯依然没有等到郭小狸回来,更没有听到她最心念念的恒哥哥的声音。

        

这床虽然已经算是软和了,但是她心里膈应的很,都没有睡好,眼底那里难掩的乌青,再好的粉都遮不住

        

走出郭家的大门,回头瞪了那一眼,满脸的厌恶,紫儿也是受够了,“小姐,难道我们就要这么一直在这里等着吗?”

        

“那小贱人一定是把鬼王爷藏起来了,我们先回镇上吧。”

        

何羽雯不甘心,自己千里迢迢的过来就这样见都没有见到恒哥哥一面就要回去了,“真想让爹爹直接带兵过来把这些刁民都抓起来!”

        

“真的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紫儿在后面劝着,“小姐我们在这里等着,也见不到人,要不我们先回镇上想想办法,到时候再过来吧。”

        

她抬袖都能闻到自己身上还残留着的那臭味,“先回去吧。”

        

后头的紫儿可算是松了一口气,不用在这里过夜第二个晚上了,她这睡得浑身都疼。

        

在外面守着等了好久的费笑翠看着她们出来了,赶紧拍了一下身上的灰,腆着脸上前去了,“贵人……”

        

何羽雯嫌恶的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看着她身上那有着补丁的粗布裳,手上指甲缝里面还残留着泥土,高昂起头嫌脏了自己的眼。

        

紫儿往前的走了一步,怒斥着,“哪里来的乡下妇人居然敢挡在我们家小姐面前,还不赶紧滚开!”

        

费笑翠丝毫都不在意她这话,笑着伸手想要去扯她的衣服,被紫儿直接一手给打开了,“那个贵人,我是这郭小狸的婶婶啊。”

        

“我看你们这些日子都没有地方住,这我家还有房间的呀,你来我家住,我肯定会把你们招待的好好的!”

        

“肯定比那郭小狸家好那么一百倍。”她满脑子想着都是那天见到的银子。

        

只要把这两个贵人哄到了自己家里面,那银子都是她们家的了,有了这银子,她就有底气能够在娘家长脸了。

        

何羽雯听到郭小狸这三个字就火冒三丈,连带的厌恶关于她们一家的任何人,这更没有什么好脸色了。

        

但是紫儿看着她那副面孔,心里忽然间有了一计,附耳到了她的耳边小声说了一句。

        

何羽雯高昂着的头这才正眼的看了她那么一眼,紫儿开口,“你家在哪里,带我们家小姐去看一看。”

        

艾玛,这就是能成,费笑翠脸上的笑容都笑成了花一般了,仿佛已经看到了那银子落在了自己口袋里面发出清脆的声响。

        

赶紧转头领着她们往自己家里走,一路上都腆着脸在那里夸赞着她们,这翻来覆去就是那么几句,“小姐这长得真漂亮,一看就是有福气的人。”

        

何羽雯根本就懒得搭理她,要不是有用,她根本就不屑的跟这种妇人打交道。

        

大树下,何娟望着她们三远走的背影,眼里有着困惑,这郭婶婶又在整什么妖蛾子,管她呢。

        

她蹦跶着去找郭权了,这两人约好了今日一同上山去采野花,去上次阿姐那的花田,据说那里一片的都是花海,肯定很美了。

        

费笑翠推开了院子门恭敬的将她们给请了进来,这刚进院子就闻到了一股鸡屎的臭味,何羽雯眉头皱了起来。

        

根本抬不起脚进去,从怀里面拿出了手帕遮住了口鼻,这都是些什么环境啊。

        

难道她的恒哥哥就是吃着这些苦在这些生活的,在那么一刻,她的内心犹如刀绞,她一定要拯救恒哥哥出这个火坑。

        

快步的走进去,“房间在那里?”

        

费笑翠点头哈腰的,“这边,这边。”领着她们去了昨日才收好的房间,空旷的房间里面只摆着那么一张床,上头擦得干干净净的。

        

还放着一叠全新的被褥,她把自己压箱底的都掏出来了,这可是原本准备留个她的宝娶媳妇的,舍不得这些拿不到银子。

        

等有银子了,这些算什么,“你们要住多久都行,贵人们你们看这合适吗?”

        

她那蠢蠢欲动伸出的手,都在暗示着银子的事情,这一幕紫儿都看在眼里,眼底有着鄙夷,真的是跟郭家那一路的货色。

        

从怀里面拿出了一块银子放在了她的手中,费笑翠眼睛都亮了,直接放入嘴里面咬了一口。

        

紫儿冷冷的说,“说说吧,把你知道关于郭小狸的事情全都跟我们讲一遍,这银子就是你的了。”

        

费笑翠不可思议的抬起头来,这银子都是她的了?

        

紫儿却理解为她不知足,拿着这点银子还不够的意思,心里恼火着,等回到了京城她一定要禀明老爷这里的刁民是如何欺负小姐的。

        

再度的从怀里面拿出了一个银子放在了她的手上,“够了吧?”

        

身后的何羽雯满脸的不耐,根本都不屑的坐下,这空气中还依稀的能够闻到那股鸡屎味,令人倒胃口。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