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桌下囗交/宝贝,乖,不疼的,一会就好了

   

“其实如你这样的人,能够拥有浩然正气的天赋,已是足以让人艳羡不已。”

        

左慈见夏极不答,捋了捋白须,眸光里闪烁着幻术的光泽,微笑道,“可惜你却没有看破真相和虚妄,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为红尘里短短的儿女情长所困,就看不清谁是妖魔谁是真人。”

        

“年轻人,不要浪费了自己的才华。”

        

“要知道历史上曾有过才华的人,不计其数,可是又有多少人真的能够脱颖而出呢?”

        

“老夫长你些年岁,看的东西比你多一些,在这里劝你一句话,回去吧。”

        

“你来早了。”

        

充满长辈风范的声音,毫无桎碍地从白须瘦弱道士口中说出。

        

一旁的许多年轻道士也听得频频点头。

        

只觉左慈真人真是不愧真人之名,风度翩翩,即便是面临小辈的挑战,却也能够对小辈循循善诱,让他走上正确的道路。

        

是啊。

        

多少天才半路夭折。

        

就是因为这些天才太过骄傲,在还没有成长的时候自骄自大,所以才会早早地泯灭于众人。

        

左慈真人说的没有错。

        

虽说夏极身怀浩然正气,

        

虽说这浩然正气如何如何强大。

        

可这少年还没有能够拥有驾驭这浩然正气的资格吧?

        

他,来这里,来早了。

        

不少年轻一代的道士甚至是朝廷官员对“浩然正气是什么”,其实并没有一个明确地概念,所以,他们心底都忍不住生出了这样的想法。

        

想法,通过目光,而形成了氛围。

        

这氛围,比刀剑更残忍。

        

刀剑不过伤人。

        

氛围却可以伤心。

        

此情此景,没有人觉得这愣头青还能在幻术上赢过左慈。

        

左慈也这么觉得。

        

一个人群里的普通道士也咋么觉得,只不过,“她”依然饶有兴趣地看着那个男人。

        

“她”天生喜欢爱喝酒的男人,连血肉肝脏都一起爱。

        

夏极喝了两口烈酒。

        

“她”就忍不住也馋了。

        

在不知何处的天桥下,那脏兮兮的乞丐靠在石洞里,举坛同饮。

        

夏极道:“有酒有肉,却无灵果,甚是遗憾。”

        

左慈笑道:“灵果?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此去天上摘灵果,可是需要好些时间,少年人若等得起,贫道便是为你去天上摘一个下来,如何?”

        

夏极好奇道:“难道灵果很难摘吗?”

        

左慈道:“灵果生于仙山,生于天上,生于云层,怎会不难摘?不过,贫道亦可摘到…只要少年人说出口。”

        

夏极仰头咕噜咕噜地灌了几口美酒,擦去嘴边的酒渍,然后扬起头,带着些醉意道:“既然麻烦,就不劳道长了…”

        

他起身,问:“天上很难去么?”

        

说罢,他抬手抚了抚身侧的树,打了个哈欠,又把双指点在枝头。

        

枝头…忽然长出了一个水灵灵的桃子。

        

桃香四溢,显然不是凡间之桃。

        

他一把摘下桃子,丢向左慈,嘶哑道:“送你。”

        

左慈闻了闻桃子,蓦然之间双瞳紧缩,露出愕然的神色,他无法说这不是灵果。

        

可是,

        

还没结束。

        

那身染酒渍的白袍少年还在继续走着,

        

他抬手于枝头一拂,

        

枝头又生一个灵桃。

        

他随手往人群里一丢。

        

一步,

        

两步,

        

三四步。

        

步行于树下,抬手之间,便是从空荡荡的枝头摘下一颗灵桃,然后丢入人群里。

        

人群里都是识货的,顿时爆发出惊喜之声。

        

芥子世界里,

        

阿紫踩着金刚琢子,正在飞快地摘着桃子,这些桃子都是芥子世界本土产出的,而芥子世界的土地无比肥沃,灵气亦是无比充足,这可谓是真正的灵桃。

        

“主人要桃子,要桃子…”

        

阿紫头发飞扬,毛茸茸软糯糯的大尾巴也飞扬。

        

每当夏极伸手拂过枝头时,她就需要精准地随着主人的节奏,把桃子送出去。

        

此谓…

        

真.幻术!!

        

左慈看的目瞪口呆,夏极每摘下一颗桃子,都是在打他一巴掌。

        

这一路走来,摘了不知多少桃,也不知打了他多少巴掌。

        

他只觉面红耳赤,却又不敢置信。

        

左慈忍不住有些失态问:“你…你哪儿摘得这些桃子?”

        

夏极没回答他的话,顿了下身子,看了看不远处的铜盆,忽然撸起袖子,走了过去,双手伸入铜盆,稍稍静了静好像在观察水中的动向。

        

忽然,他猛地一捞。

        

竟是直接从铜盆里捞出了一条大鱼。

        

大鱼被他随手摔在地上,“啪嗒啪嗒”地甩着尾巴。

        

左慈:……

        

众人:……

        

左慈已经彻底无语了,这又是重重的一巴掌。

        

此时,看看局面,现在表面是斗法,可实际是论道,这里输了,是要命的。

        

可以说,谁输了,谁就会产生心魔,以至于打压自己原本的境界。

        

当然,这也不是不能恢复,但很可能需要数年,十数年,甚至数十年才能做到。

        

这白须道士自然不会认输,他暗自咬牙,双眸生出冷色,拳头握紧。

        

略作思索,他又招了招手。

        

两名道童会意,又很快搬出了一个盛水的铜盆。

        

夏极顿了顿身子,如是在等他。

        

左慈看了一眼那诸多灵桃,再看了一眼地上那条正在蹦跶的鱼,神色渐冷,之前那长辈的风范逐渐没了。

        

他一招手,看向围观的诸多道士还有官员道:“今日,天气甚好,不若我请大家同饮一杯酒,如何?”

        

众人看着两人斗法,正看的如痴如醉,本以为是一面倒的压迫,没想到那武当山上的年轻道士竟然也能做到左慈真人做到的,甚至还压过一头。

        

此时,众人都知他要再次动用幻术,便纷纷点头。

        

一名幻尘宫道童很快去取了一壶酒,另一名道童则是为众人取了许多酒杯。

        

左慈强挤出笑容,抓起那酒壶开始倒酒。

        

酒壶…很小。

        

但杯子很多,看着酒量,大概斟满三杯那酒壶就空了。

        

可是,左慈却不停地倒酒。

        

那酒壶里如是藏着乾坤,怎么倒也倒不完。

        

倒完一半,他侧头看向夏极。

        

夏极看了看那些空空如也的酒杯,踏了出去,带着酒意道:“君不见甘泉美酒天上来,奔流入杯不复回。”

        

他抬起手,手上半丈处忽地滋生出一团团液体。

        

酒味浓郁,随着他一指,

        

这些酒好像奔流的泉水,纷纷流入了剩下的那些酒杯里。

        

那些人看着杯中酒,急忙品酒,然后纷纷喊道:“好酒,真是好酒!!”

        

而另一边被左慈倒酒的人则有些羡慕了…

        

“她”也抓着左慈倒的酒,但似乎比起那“天上奔流入杯的美酒”就差了许多。

        

“她”也没兴趣喝了。

        

“她”看着旁边那些被喝着夏极给的酒的人,就很想喝,就很羡慕。

        

而夏极在“她”心底的地位也蹭蹭蹭地上涨。

        

应该,会是个好的酒友吧?

        

战争归战争,得找机会一起喝次酒才行。

        

“她”这么想着。

        

而芥子世界里,阿紫正把一坛一坛花“大价钱”买来的好酒往外倒去,其中还糅杂了芥子世界里灵气十足的溪水。

        

她一边倒,心头一边在滴血。

        

她和主人都没什么钱,这些美酒可都是她辛辛苦苦背着桃子去镇上卖,然后赚来的血汗钱啊,这些钱的铜子儿都是她一个个数过来,然后排出去买的酒。

        

现在就都哗啦啦地流了出去。

        

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一场斗法,就一贫如洗了吗?

        

“啊,主人~~~”阿紫一边哭,一边倒酒。

        

不管阿紫的想法如何,

        

毫无疑问,这一次交锋,左慈又败了。

        

他怔怔地看着夏极,面色有些涨红,白须颤抖,

        

他猛地一拉竹竿,再次上饵,坐到铜盆前,默不作声的开始垂钓。

        

他这种垂钓钓出的鱼,自然不是无中生有,而是幻术结合空间而产生的某种奇特效果。

        

简而言之,幻术是不能变出一条鱼的,但是幻术可以让人在无法察觉的地方,将一条鱼从某个地方无声无息地挪到此处。

        

从何处挪?

        

如何挪?

        

夏极其实并不知道。

        

但是,这种幻术所需要消耗的力量绝对不会少。

        

左慈脸上的轻松表情早就彻底消失了,此时神色肃穆地在钓鱼,他显然达到了第四境,周身的未知真元正在飞快流动和消耗。

        

未几…

        

他猛然一拉鱼竿,钓出一条鱼。

        

然后,他侧头看向夏极,却见后者静坐在铜盆前,一动不动。

        

左慈心中舒了口气,继续诸神无念地专心垂钓。

        

噗~~

        

又是一条鱼破水而出。

        

再过良久。

        

又是一条。

        

左慈几乎把幻术用到了出神入化,他又一口气再钓了两条鱼,感觉消耗差不多了,这才再看向夏极。

        

见到夏极依然一条鱼都没有捞到,他才彻底放下心来。

        

夏极问:“好了吗?”

        

左慈咬咬牙道:“你若能钓出超过五条鱼,贫道便认输。”

        

夏极道:“术生于道,你若输了,不是技不如人,而是道不如人…你还认么?”

        

左慈有些哑然。

        

夏极摇摇头。

        

他抬起手伸入铜盆,然后…铜盆里忽地发出“噗噗”的声音,一泼又一泼的水花飞溅而出。

        

那些水花的泼洒越发之激烈,湿了那一袭白色道袍。

        

片刻后,众人再看,只见铜盆里竟是装满了鱼。

        

左慈面如特色,一瞬间如苍老了不少,心底更是生出一种奇异的感觉。

        

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在论道之中被人击败,这种感觉实在是…刻于心底,让他难以接受,也难以说话,心底的信心在慢慢粉碎,这比死了还要痛苦,他有一种正在坠落深渊的感觉。

        

而夏极扬声道:“幻术能无中生有,那一天…左慈陪着师姑去富贵商会,左慈说师姑杀了彭夫人,师姑却说左慈用了幻术,那么…师姑既然被当做嫌疑,左慈可能摆脱嫌疑?”

        

众人之前对幻术没有什么概念,此时在两人斗法的过程里可谓是大开眼界,再听夏极这么一说,顿时纷纷生出怀疑。

        

左慈新败,而夏极的话却很有道理,他无言以对。

        

一旁,幻尘宫的小道童忽道:“你血口喷人!!我师祖凭什么要用幻术影响那虞清竹,去杀彭夫人?”

        

夏极转过身,问:“那我小师姑为什么要带着左慈真人去见证她杀人灭口呢?”

        

小道童哼道:“妖邪之道,疯狂癫邪,虞清竹都和妖邪勾结了,我怎么知道她怎么想?”

        

夏极饮了口酒,

        

这样的诬陷,他甚至不屑去回答,

        

他只是温和地问了声:“这就是幻尘宫的道吗?”

        

那小道童愣住了,他本就修为不精,自然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这些话,出风头,帮助左慈真人以博得真人好感等等…

        

夏极又问了声:“这就是左慈真人的道童吗?”

        

说罢,他起身,远去。

        

白衣飞扬,袍裾飘飘。

        

现场很安静。

        

众人都不是傻子。

        

那小道童说出这种话,众人越觉得不仅是左慈真人有问题了,甚至是幻尘宫都有问题了。

        

小道童也意识到问题了,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全身瑟瑟发抖地站在原地。

        

而此时此刻,没有人会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反倒是夏极的那一句话时刻在他们脑海里回荡着。

        

这就是说话的重量。

        

人微言轻者无论说什么,都不会有人在意。

        

但夏极,以浩然正气入凤鸣山城,又以左慈真人最擅长的幻术击败了左慈,他的实力潜力资质,无一不让他具备了远超常人的重量。

        

那小道童根本就没有资格去指责他,甚至是在他面前大放厥词,否则便是自取其辱。

        

而此时唯一需要在乎的,也许…就是夏极能不能活下去了。

        

毕竟现在,任何人都已经知道他之所以能动用浩然正气,完全是因为他自己打破了妖火和正气的平衡。

        

那么…这平衡能一直持续下去吗?

        

        

        

夏极走出了左慈居。

        

渐去渐远。

        

即便知道他下一步要去虞清竹处,却也没人有理由拦住他了。

        

一个小道姑追了出来,在后面喊着:“你要去找清竹大师吗?”

        

夏极没理她。

        

小道姑跑到他身侧,笑道:“我知道她在哪,我带你去。”

        

夏极这才稍稍顿了顿脚步,任由那小道姑在前带路。

        

奇怪的是,这小道姑并不自报家门和姓名,而是很突兀地问:“你为什么喜欢喝酒?”

        

“我也喜欢喝酒。”

        

“我喝酒是因为…算了不说我,你为什么喜欢喝酒?”

        

一边问,她一边静静地盯着身侧比她高大半个头的少年,好奇的眸色里闪烁着幽幽的光泽。

        

见夏极不回答,

        

这小道姑倒是自来熟地开始说话了。

        

“我听说你在武当山上,都是一个人在后山欸,那你无聊了的时候喜欢做什么?”

        

“我没其他意思,只是单纯的好奇…因为我也喜欢喝酒嘛,所以对喜欢喝酒的同行很感兴趣。”

        

一边说,小道姑一边对夏极龇着白牙,露出笑。

        

“我还记得我第一次喝酒的,超辣,我就在想这么难喝的东西,傻子才会喜欢喝呢。”

        

“然后…后来,我就成了那个傻子。”

        

“对了,你那个天上美酒是怎么变出来的?我给你带路,你给我一杯,算作报酬怎么样?”

        

一边说着,小道姑一边伸手往怀里摸去,结果摸来摸去,什么都没摸到…

        

她陷入了某种无语地状态,然后立刻双手合拢,掬成一个小碗的模样道:“倒这里给我喝,好不好?”

        

夏极看了一眼身侧的小道姑。

        

他不是没见过爱说话的,只是没见过爱说话到这么过分的。

        

于是,他难得的回了一句:“今天天上没酒了,改日吧。”

        

“真的吗?”

        

小道姑瞪大眼,指着他道,“说好了,你必须要请我喝这个酒…本姑娘想喝什么酒就一定要喝到,否则会难受很久很久很久。”

        

“这样吧,把日子定下来,明天天上有没有酒?”

        

夏极道:“没有。”

        

“后天一定有了吧?”小道姑搓着手,晶莹的涎水从嘴角挂落。

        

夏极道:“依然没有。”

        

“大后天,大大后天,大大大后天呢?”

        

“还是没有。”

        

“一年之后有没有?”

        

“没有。”

        

嘭!!

        

小道姑狠狠跺脚道:“你不准备请我喝!”

        

她非常生气,生气到面容都出现了阴霾,瞳孔里闪烁着一股奇异的扭曲。

        

夏极问:“你是谁?”

        

小道姑侧头看着他,问:“你又是谁?”

        

夏极认认真真地告诉她:“我姓夏,夏极的夏,名极,夏极的极。”

        

小道姑俏皮道:“别人问,你就回答啊?”

        

夏极眯眼看着她,忽地问:“为什么要这么做?”

        

小道姑愣了愣,笑道:“挺聪明的嘛,又喜欢喝酒,又这么聪明,我真是有点舍不得杀你了。”

        

夏极道:“杀我?”

        

小道姑摸着下巴,想了想:“也不是一定要杀,但你劝你家掌教乖乖地回武当,别乱往危险的地方跑。

        

至于你身上的妖火,太浓了,这种平衡持续不了多久…

        

那么,再附带一个条件,你来找我,我帮你治疗。”

        

“找你?”夏极露出笑。

        

小道姑凑过去道:“怎么,想趁机找到我,杀了我呀?”

        

夏极沉默地看着她。

        

似乎在看这个是不是坐在棋盘对面的人。

        

小道姑愣了下,吃吃地笑了起来:“你明明一身的浩然正气,明明属于我最讨厌的人,可为什么我见了你总觉得有点喜欢你?”

        

她凑到夏极身边,又嗅了嗅,笑道;“果然,虽然笼着浩然正气的恶臭,但其实骨子里却是很好闻的味道呢…

        

为什么会这样呢?”

        

小道姑歪着脑袋,作仔细思索状。

        

想了想,实在想不出来,又问道:“果然还是喜欢你吧?那要见面吗?要喝酒吗?喝完了,我可以给你数不尽的乐子。”

        

夏极看着她。

        

这一瞬间,他脑海里已经分析出了许多东西。

        

果然,在这个世界上,有着一些禁忌的存在。

        

这些禁忌的存在不知为何,并没有被记载在史书上,过去也并未出现过…可现在却一股脑儿地涌了出来。

        

其实,他对这些禁忌并不太在乎。

        

他心中所想的,也就是守护住武当,守护住自己在乎的人而已…

        

毕竟,这些禁忌不是一个存在吧,而是一个整体的世界吧?

        

他对那个世界一无所知。

        

但是,他固然可以不闻不问,可是无论老道还是武当,都不可能于乱世守在武当,而对山下的妖魔熟视无睹。

        

他脑海里浮现出沉阴山上那大批大批的妖潮。

        

又浮现出钱塘妖灾,天姥河乱,庞北古城的地火焚城…

        

还有今后越来越危险的世界。

        

也许,无论在哪个世界,只要活着,就都有羁绊吧?

        

那小道姑眸子里闪烁着诡异的神色,她笑笑着用手戳着面前的少年,很是自来熟,问:“我等得起,想清楚了就走到人多的街上来,我会找你…我很喜欢你,我可以给你乐子,保证销骨蚀魂,永世难忘。

        

你看,你还年轻,这么年轻就惹上了那一身紫色妖火,能够不死已经是足够运气了。

        

你难道还指望你的浩然正气能帮你很久么?”

        

她的声音越来越柔,越来越媚,“旧的平衡已经打破,新的平衡却未必建起…没有人能帮你,你的师父,师姑,都帮不了。

        

因为,浩然正气和这妖火的平衡太难控制了。

        

小道士,能帮你的,只有我。

        

你要知道,那紫色妖火很可怕,很厉害,如果置之不理,它真的会烧死你。

        

来找我,来找我,我…可以救你。

        

我…可以给你幸福。”

        

那小道姑脸上呈现出某种疯狂,这种神色和小道姑原本的气质半点都不相符。

        

夏极问:“这紫色妖火是什么火?为什么说可怕?”

        

小道姑带着迷人而疯狂的笑:“来找我,找我,找我,找我呀…和我喝酒,我就告诉你。我…可以让你幸福,让你明白到什么叫作爱,爱,爱,爱,一切都是为了爱呀。”

        

在这压低着嗓音,近乎于歇斯底里地忽然疯狂声音之后,

        

小道姑忽地如抽筋般,整个人抽搐了下,双目显出迷茫和混乱,她诧异地扭了扭头,又用力闭了闭眼,再睁眼时看到了面前的白袍少年,不禁愣了愣,然后匆匆转身跑开了。

        

显然,她已经不是“她”了。

        

夏极深深看了一眼她的背影,只觉他虽然没见过这女人本来的模样,但脑海里已经有了一种感觉。

        

那就是神经病。

        

没有正常的人类逻辑。

        

而他和阿紫就不同了。

        

唔…

        

有些怪怪的。

        

他放弃了继续思考这个。

        

观察了下四周,这条街道属于某个小巷,周围冷清的很,几乎空无一人,透着森冷的寒气。

        

也正是如此,“她”才会肆无忌惮地在这儿和他说话。

        

正在这时,

        

远处传来脚步声。

        

那是一个白袍道姑,款式夏极很熟,是武当的。

        

道姑从巷口跑过,忽地一侧头看到夏极,眼睛才亮了起来,冲过来道:“小师叔,快跟我来,华姑子师姐一直在找你。”

        

夏极认出这道姑,是在他第一次外出云游时借钱给她的诸多道姑之一,“云棉,我已经…”

        

那小道姑道:“华姑子师姐接到了武当来的紧急信鸽,信里说如果看到了小师叔你,就一定要告诉你,武当不同意你叛出…”

        

夏极:…

        

名叫云棉的小道姑道:“师姐在知道山上发生的事情后,也说坚决不同意你叛出武当。”

        

夏极:…

        

他之所以留下“叛出武当”的信,也只是为了能在今后做的事不牵连武当,因为他也不知道来到凤鸣山城后会发生什么。

        

不过这种事先滞后吧,他想了想道:“云棉,掌教被关在哪儿,带我去。”

        

“啊…”云棉露出为难之色,但在看了一眼小师叔后,很快重重点了点头,应了声,“嗯!”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