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巨物撑开她的花缝/分身在她体内 接电话

一个时辰?

        

梵清因皱紧眉头。

        

然后铁匠看看外头,凑过来道:“我后头有院有房,要不,你们进去坐坐?”

        

一听这话,梵清因倒是放了心,点了点头:“也好。”

        

他看了看梵生德,梵生德显然对他一路的“自作主张”,很有些不快,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梵清因低声道:“师父?咱们快点儿!不然一会儿人就多了!”

        

梵生德哼了一声,这才站了起来,铁匠把他们领到了里头,一个小仓库模样的房间里,一边笑道:“你们放心,这儿一般没人来的,我跟邻居交待一声,把门关了,然后就来给你们整!”

        

梵清因想说话,又想起什么,看了看梵生德。

        

梵生德这才满意了,就道:“去吧!快点!”

        

铁匠道:“好!我给你们关上门!”

        

他就出来了,一边给他们关上了门。 

        

两人都下意识的舒了口气,也就没有听到那轻微的咔嚓声。

        

梵清因垂着眼思忖。

        

梵生德暴躁无脑又自大,在伽罗山里怎么都无所谓,可如今……他没脑子还想做主,是要惹事的!

        

可偏偏,他这会儿还不敢跟他闹翻!毕竟,谁知道宗主那些人能不能成功呢?

        

于是梵清因低声道:“师父,为了掩人耳目,要不我们拆了枷之后,扮成父子?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什么你都不用操心,我一定打理的妥妥当当。”

        

梵生德倒不是不喜欢这个弟子,他纯粹就是窝里横,才丢尽了面子,所以在自己能控制的人面前,非得把面子拣回来。

        

既然他这么孝顺,他就点了点头:“也可。”

        

梵清因道:“等把枷摘了,不如我们就先去京城,他们发现我们走了,一定会四处追查,所以我们肯定比他们要快,提前到了,找个地方藏起来,也好守株待兔。”

        

梵生德点了点头:“也好。你倒是聪明。”

        

正商量着呢,眼前的门,忽然一下子开了,几人仗剑冲入,唰唰几声,剑就比到了他们颈中。

        

两人原本都是高手,下意识的一挺身,于是瞬间身上就多了几个血坑坑。

        

梵生德闷哼了一声。

        

为首的人沉声喝道:“国安部分部!你们是什么人!戴罪之身,竟敢偷偷逃走!”

        

梵生德两人都傻眼了。

        

然后就被国安部的人揪了出来。

        

外头的铁匠,正叉着腰跟人吹牛:“我一看那个枷上写着国安部!国安部抓的肯定是坏人啊!这我能解么!我不能!他们还掏出一个五十两的大元宝要收买我!我是贪财的人么!我不是!于是我就先把他们稳住,然后去找了国安部的人!”

        

围观的人不时的发出惊叹声:“哇!!”

        

“周老大你行啊!”

        

“够聪明也够胆儿!纯爷们啊!”

        

周铁匠顾盼自雄,得意洋洋。

        

原来是他!!

        

梵清因瞪着他,心头的惊愕,甚至压过了愤怒。

        

他明明很穷,为什么宁可不要银子也要报官?

        

不是说百姓都很贪财吗?不是说百姓最怕见官吗?他们怎么有这样的胆子?

        

惊愕之际,就见为首的缉事卫向他拱手,笑道:“老哥侠义心肠!多谢了!”

        

周铁匠赶紧还了个礼:“不用谢不用谢!国安部抓的都是坏人,咱帮点儿忙是应该的!”

        

“老哥好样的!”缉事卫笑着冲他比了个大拇指:“待我把人交过去,就问问上头,给老哥一点奖赏!”

        

周铁匠乐的嘴巴都合不拢,连连谢了。

        

梵清因呆呆的看着。

        

他不是第一回出来,他出来过好几回,可却从来没见过这样“官民一家亲”似的情形。

        

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想起了梵生智说的一句话“她配的上佛宝!!”

        

当时只觉得莫名其妙,如今却忽然觉得……似有几分道理。

        

两个半残,本来就跑的不远,很快就与戚曜灵会合了。

        

而早上吴不争表演过之后,缉事卫也正散开人手抓逃犯,一见他们把人送回来,还“吃了一惊”。

        

依照大庆律,犯人越狱在逃者、逃逸一日笞五十,每三日加一等,同时在最后审判时,还要各于本罪上加二等。

        

而对于缉事卫而言,三个月能把人尽数抓回来,就不追究失囚之责。

        

所以他们本来打算让他们逃个三四天的。

        

没想到遇上一个胆大心细的路人铁匠,一天就送了回来。

        

但戚曜灵仍旧尽职尽责的发了个小脾气,然后毫不客气的把这俩人拖过来,笞了五十。

        

梵生德这个人,自大又傲慢,他从来都觉得自己无所不能,但凡出事儿,肯定都是别人的错。

        

所以一受笞杖,还听说要罪加二等,顿时破口大骂。

        

他也不骂别人,只骂梵清因。

        

梵清因一声不吭。

        

虽然梵清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是这老头子实在是够烦人的,所以吴不争一脸严肃的跟戚曜灵道:“戚大人,这个梵清因的药得加一点啊!”

        

戚曜灵道:“为何?”

        

吴不争道:“大晚上拖着一个人还能跑这么远,说明药没效果啊!”

        

他就是想说,你当时要不乐意,你们能跑的了?所以这会儿骂个什么劲儿?

        

几个缉事卫纷纷喷笑。

        

梵生德顿了一顿才明白他的意思,当时脸就黑了。

        

梵清宁遥遥看着,跟梵生智道:“德长老到底是怎么了,他以前不这样的啊!”

        

梵生智安慰的摸了摸他的头,一边用眼神儿找到了梵清缘,两人交换了一个视线。

        

这两人看出来了。

        

他们看的出来,这是在给他们“造罪”,所以他们真的不会搞诛连,不会全杀了,而是会杀死一部分,他们认为有威胁的人。

        

如果罪不够,就给机会让他们犯一个。

        

偏偏自己人还不争气,吃了亏都学不乖!

        

吴不争远远看到了,就背着手儿,溜达着过来了,遥遥就道:“清宁啊,这老头子还有徒弟吗?”

        

梵清宁点了点头:“有,”他就指了指,“还有两个。”

        

被他指到的两人,都对他怒目而视,吴不争呵呵一笑,然后就叫了另一个人来,开了好几个人的小枷,把梵生德的两个徒弟,梵清宁和另一个人放了出来,倒是把梵生智和梵清缘锁到了一起。

        

这简直就是一句话,你们不是要说话吧,锁一起说个够吧!

        

梵生智:“……”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