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室里被老师摸下面/公车上强行被灌满浓精H

倒是神女还沉得住气,说:“没事,你们不用想得太多,我们这就回到神女峰,陈总制你赶紧去罗河山,完事以后再和我们联系。”

        

几人赶紧收拾,回到人界,陈鲁和她们告辞,神女又加了一句:“陈总制,差事要紧,不要想得太多,也许是我们疑错了。如果我们是对的,真有那种情况,我认为,也是有人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

        

两人当然都懂她的意思,陈鲁看了神女一会儿,笑着说:“我想好了,将来我老人家得罪谁也不得罪你,阿瑶姐姐,你够狠。”

        

神女愣了一下,笑了,说:“陈总制,没有你这么说话的,人家都在帮你,你却这么黑人家,你说谁最狠?”

        

朵兰脸上一丁点儿笑意也没有,刚才神女的一番话就像是一把刀子扎进了她的心脏,一剜一剜的扎心扎铁,一件件事在脑海里浮现,她压下去,又涌现出来,有些事就摆在那里,不是谁想压住就能压住的。她分明感觉自己就是双手掩耳,不闻雷阵,想做一只扎在沙子里的鸵鸟,这时候了,不由她不信。

        

陈鲁不敢迟疑,现在哪里都是夜间,当然使团的大营已经快亮天了。陈鲁来到紫文国,还是那个将军值哨,陈鲁问了一下,他突然意识到:“是啊,我们大王怎么还没回来?制爷稍等。”说完赶紧向里面飘去。

        

不一会儿,一个人和他一起出来了,说:“属下是值班的内史,我们大王还没回来,一定是在哪里吃酒呢。制爷如果有急事,下官这就和都统联系一下。”说完看着陈鲁。

        

陈鲁说:“很急,你问你们这位将军,今天我来了两趟,赶紧联系。”

        

徐不疑已经失去了功法,和他肯定是联系不上,只有这个都统了。这个内史念动咒语,连念了几遍,也没有动静,最后这个内史也慌了,说:“制爷,你请便,我们大王很有可能出事了。”

        

陈鲁心里一紧,说:“你别着急,你想一想,你们老大说,今天都要去哪里。”

        

“他只说去你们使团,没说去其他地方,你又说没看见,这不就怪事吗?” 

        

陈鲁听到这里,又气又笑,说:“停,听你这口气,好像是我老人家把你们老大干掉了,我回使团问过了,他们确实去了我们使团,但是很快就离开了,说去了紫霞宫,我也追了过去,他根本就没去。这样吧,今天晚上先这样,天亮以后,再没有他们的动静,你们也联系不上,那说不得,你们就得行文给金朗了。亮天以后不管有没有结果,先告诉我老人家一声。”

        

内史点点头,说:“属下怎么才能联系上制爷?”

        

陈鲁说:“这话问的糊涂,我联系你不容易,你联系我还不容易吗?第二个号位就是,糊涂东西。”

        

内史笑了说:“是啊,属下真的糊涂,这也还没吃饭吧?我们这就备饭,就在这里便饭吧……”说着抬起头来,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陈鲁不敢回使团,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最怕见的是纳兰,这一件件事透着诡异。不过有一点他还是放心的,她纳兰对使团忠心耿耿,对中使大人也是尽心尽力,不会动歪心思的。

        

陈鲁又回到了神女峰,这里已经是四更天了,两位美女都没睡,在等着他呢。他把情况简单地说了一遍。

        

神女说:“陈总制,你总是忘掉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陈鲁恍然大悟,赶紧念动咒语,地仙的声音传了过来:“见过制爷,哦?你在神女峰呢?那里可是后半夜了?你不会……”

        

陈鲁没心情扯皮,说:“老黑,没时间废话,你赶快查一下紫文国的大王和都统,他们的魂魄有没有到你们那里。”

        

片刻时间,地仙传过声音来:“禀告制爷,没有。发生了什么事?这两天我看制爷你挺忙啊,也学会了神神叨叨的,这是要做神仙了。”

        

陈鲁没明白:“什么意思?”

        

地仙笑着说:“你说过,将来你当了神仙,也一定要神神秘秘的。这不是吗?”

        

“滚!”陈鲁大喝一声,那边传来一阵笑声。

        

陈鲁的心放下了不少,现在解药都是次要的了,只要不是纳兰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就是老天保佑了,这是在陈鲁潜意识里的东西。

        

朵兰说:“看起来徐不疑也在追着解药,不比我们松懈。”

        

陈鲁摆摆手,故作轻松地说:“没事,即使这个头绪断了,我也会找到这百花散,我陈子诚的老婆必须得是一个正常人。最主要一点,必须是好人。”

        

这句话是有所指的,大家都明白这句话的分量,两个美女互看了一眼,朵兰说:“万事靠缘分,好人、坏人不是那么泾渭分明的。我们不是小孩子了,判断是非的标准也不是非黑即白。”

        

这明明是在为纳兰开脱,不知道这个纳兰到底是不是朵兰的表妹。神女说:“马上就要亮天了,我们就都眯一会儿,休息一下。”

        

陈鲁赶紧说:“不好意思,我这就回使团了。”

        

朵兰说:“你真没听出来吗?姐姐的意思就在这将就一会儿,不到一个更次就亮天了。”

        

陈鲁看了一下这个屋子,说:“不用了,你们请便,”

        

这时桃子进来了,说:“姑爷,走,到我那个屋里去睡一会儿吧,这样是熬不起的。”

        

朵兰点点头,说:“陈大哥,你去吧,休息一会儿,我们再想办法,也省得你来回跑。”

        

陈鲁说:“不用,我到前厅那里待一会儿就成,你们休息吧。”

        

桃子不干,说:“姑爷,你的身子骨金贵,凭什么去那里睡,我的房间很宽敞,你就去睡一会儿吧,白天师父不在家,我有大把的时间睡觉。”

        

陈鲁摆摆手,说:“不行,我老人家还得去一趟罗云冈。”

        

神女沉吟一下,说:“也好,只是要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差事永远都办不完。”

        

陈鲁应着,告辞出来。他真不是要急着去,他这是托词,他觉得在这里,她们没法休息,作为巫山神女,这么多年都没有绯闻,他在这里住一晚上,很快就会传到寰宇各界,岂不是毁人清白嘛。

        

他走到广场这里找到一个隐蔽地地方,看到一块青石板,他什么也不顾,直接就躺了下去。

        

天上的半轮月亮已经快接近中天了,快亮天了,二十二、三,月没正南,到正南的时候天就亮了。他的眼睛追逐着月亮身边的几颗星星,想和每次一样,眨几下眼睛就睡着了。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