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嬷嬷玉势揉捏调教/用苦瓜是不是更舒服

“所谓小寒寺的传承之秘,也只是修真界的传闻而已,究竟是与不是,却是无法去考究,不过每一次都天小寒境开启,寒木上人都会亲自坐镇冰凰谷上的望天崖旁。”

        

“并且规定,凡是进入小寒寺千里之内的众多修士,都不能在都天小寒境开启的前后三年之内动手,否则寒木上人会亲自出手,将不遵循规矩者斩杀。”

        

“这又是为何?”听到苏青云所言,萧林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真相自然是只有这位寒木上人知晓,但南域境的众多修真者都猜测,寒木上人之所以如此做,就是为了保全小寒寺未来的传承者。”

        

“但并非每次都天小寒境开启,进入其中的修真者中,总有人能够得到小寒寺的传承之秘,不过每隔千年,小寒寺总能从众多的进入都天小寒境而且顺利出来的修士中找到未来的传承者。”

        

“原来是这样?”萧林脸上露出了恍然之色,众多的筑基期修士进入都天小寒境的目的自然是为了能够炼制碧炎丹的箍魂草了,而进入其中的金丹修士多半则是为了所谓的小寒寺的传承。

        

毕竟要是真的得到了小寒寺的传承,就能够成为寒木上人的亲传弟子,而且长久以来,凡是成为了小寒寺传承之人的,基本上铁板钉钉的都能够踏入元婴期,而且至少还是元婴中期。

        

这份诱惑已经足够让许多的金丹修士为之疯狂了。

        

“都天小寒境虽然的确生长着不少的箍魂草,而且每次进入其中的众多筑基期修真者,还有那些为了小寒寺传承之秘的金丹期修真者,总有不少人能够从中采摘到箍魂草。”

        

“然而也正是因为箍魂草的珍贵,让那些为了小寒寺传承之秘的金丹修士,一旦在都天小寒境中碰到了筑基修士,基本上都会出手斩杀,以此来获取他们身上可能已经采摘的箍魂草。”

        

“毕竟寒木上人虽然规定小寒寺千里之内不能施法动手,却并未规定在都天小寒境中也是如此。” 

        

看到萧林有些难看的脸色,苏青云继续说道:“所以为师劝你还是不要进入都天小寒境,那些金丹修士一旦从都天小寒境中出来,身上十有八九都会有几株箍魂草。”

        

“而且对他们来说,箍魂草的用处要么就是赏赐给后辈子嗣,要么就是拿出去卖掉,换取灵石,所以每次随着都天小寒境关闭,小寒寺周围的几座仙城之中都可能出现箍魂草售卖,一些急于结丹的筑基大圆满修士就会出高价购买。”

        

“出高价购买?”萧林闻言,苦笑了一声:“师尊,但不知这箍魂草的价格大概是多少?”

        

“箍魂草虽说能够炼制碧炎丹,但受限于炼制灵丹的成功率以及大炼丹师的稀少,所以碧炎丹的价格会非常高,通常都会达到数万下品灵石一粒,在一些拍卖会上甚至能够拍出十万下品灵石一粒的天价。”

        

“但箍魂草的价格相对会少很多,大概在两三万块下品灵石一株,要是能够购买到两三株箍魂草,则有希望直接用这两三株箍魂草换取一粒碧炎丹。”

        

闻听苏青云所言,萧林心中略微松了口气,以自己如今的身价,灵石是不成问题的,但他脸上还是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这里面有三万块下品灵石,想来购买一株箍魂草是没有问题的,这也是现如今为师的所有灵石了,另外这块青金应该也值个一两万块下品灵石,至于能否购买到碧炎丹则要看你的造化了。”看到萧林脸上的表情,苏青云略一沉思之后,从星环内取出了一大袋灵石以及一块拳头大小的淡金色石头,对萧林说道。

        

萧林见此,脸上露出了激动之色,他虽然抱着防人之心不可无的想法,在师尊面前也是财不露白,但师尊苏青云的慷慨还是让萧林感到意外。

        

“师尊,徒儿怎么能收您这么多的灵石?”萧林双手连摆,摇头说道。

        

“区区灵石不算什么?为师的这些弟子中,也就你二师兄和你,还算得上对为师衷心,本来为师感到你灵根有些驳杂,此生能够进阶到筑基中期已经是运气爆棚了。”

        

“但让为师万没想到,在短短的数十年里,你竟然修炼到了筑基后期,着实是难能可贵,为师此生多半已经无法再更进一步了,要是能够助你进入金丹期,别说是这点灵石,就算是让为师倾家荡产也是情愿。”

        

萧林看着脸色苍白的苏青云,心中升起了一丝暖意,修真界的残酷,他可是亲眼所见,从修真以来,他更是数次遭遇阴谋算计,虽然最终都能够化险为夷,但也让他对于修真界的尔虞我诈有了更深的认识。

        

曾经那个稚嫩的萧林也逐渐开始变的成熟起来,逢人只说三分话,也成了他人生的准则,但萧林知道,自己的这位师尊,对自己的好是发自内心的,也许他存了一些托孤的心思。

        

但更多的,在萧林看来,却是这份师徒情分。

        

“多谢师尊。”在明白了这点之后,萧林没有再推辞,而是行了一礼之后,将灵石和那块青金收了起来。

        

“刚才为师推算了一番,下一次的都天小寒境开启的日期,应该是在十年之后,你也可以早作准备,至于最后是选择进入都天小寒境还是守在外面,等都天小寒境关闭,去附近几座仙城碰碰运气,还是你自己决定。”

        

“多谢师尊提醒,徒儿定当慎重考虑。”

        

“好了,该说的为师也都说了,你走吧,为师也累了。”苏青云说完,眼睛缓缓的闭上。

        

萧林从蒲团上站了起来,来到门前,对着苏青云再次躬身行了一礼之后,才转身离开。

        

出了书房,萧林穿过了庭院,刚来到门口,就看到小师妹苏玉如正守在门口,眼睛泛红,似乎是刚哭过的模样。

        

“小师妹?”

        

“师兄,我父亲到底怎么样了?是不是还有救,他什么也不告诉我。”苏玉如边说,眼睛又泛起了一层雾气,似乎又要哭的模样。

        

萧林转头看了一眼书房的方向,然后转身对苏玉如做了个“随我来”的手势,然后带着苏玉如,走出了青凝殿的大门。

        

出了大门之后,萧林放出冰鸾剑驾驭着遁光,朝着远处飞去,苏玉如也驾驭着一件墨绿色的玉如意灵器,紧紧的跟随在萧林的身后。

        

两人飞了十数里,才在离青丹峰还有百丈高的一块凸出山体的悬崖上停下。

        

遁光散去,显露出两人的身形。

        

“师兄?”

        

“小师妹,你不用担心,师尊只是受了伤,对于我们修真者来说,些许伤势就算是再严重,也是可以通过自身法力调养的,只是需要花费一些时间罢了。”

        

“况且师尊还是一名金丹中期的修真者,区区小伤对他来说,更不是问题。”萧林知道,苏青云不肯告诉女儿,就是怕女儿担心,从而做出什么危险的事情来。

        

萧林既然知道这点,自然也不会把真相告诉她。

        

“真的?师兄你没有骗我?”闻言之后,苏玉如俏脸上露出了半信半疑的神色,但她的眼神显然更愿意相信萧林所说的都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只是师尊这次受伤颇重,需要闭关养伤,在他老人家养伤的过程中,你可不要过去打扰,万一疗伤的过程中,被你惊了心神,导致走火入魔,那可就不好了。”

        

“嗯,我听师兄的,绝不去打扰父亲疗伤。”苏玉如俏脸总算是雨过天晴,瞪着泛红的眼睛,脸上却是露出了笑容。

        

萧林走到悬崖边上的一块岩石前,轻轻的坐了下来,看着远处夕阳西下的仙山美景,心中没来由的一阵烦躁。

        

在他修炼的岁月中,每当修为停滞,或者遇到了一些修炼上的困惑的时候,他就喜欢来到这类的悬崖边上,看着远处云海之上的落日,静静的沉思着。

        

而每一次看到这样的景致,他都感到心胸豁然开朗,心中的烦闷也就此烟消云散,然后又信心满满的回去继续修炼。

        

“师兄,你看什么呀?”苏玉如来到萧林的身旁,斜靠在岩石上,顺着萧林的目光,看向远处那即将落入云海的橘红色的圆日,开口说道。

        

萧林却仿佛没有听到一般,他脑中正想着师尊苏青云,苏青云中了十殇毒之一的蚀血腐灵毒,他如今的状况绝对比萧林看到的还要严重的多。

        

之前在书房之中,萧林还并未想到这一层,如今想来,萧林却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苏青云也许并没有驱除蚀血腐灵毒的方法,他所谓的闭关,一来是借助自身法力,来抗衡蚀血腐灵毒的侵蚀,另一个则是给人一种闭关的假象,至少在没有得到他陨落的确切消息前,不管是自己还是苏玉如,都没人敢欺负。

        

萧林十分清楚,苏青云出身散修,为人还算得上正派,对于宗门内的一些弊端也心知肚明,故而他对那些修真家族的几位内门长老,向来是不假辞色,也经常毫不客气的打压警示。

        

故而在萧林看来,自己这位师尊,在十几个内门长老中,人缘应该不会太好。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