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王不能两个一起会坏掉/跪着用贱奶头伺候主人

在抵挡刀锋螂时,文磊的胸甲与巨盾都有受损。

        

胸甲结构较为复杂,且内部有精密的游走电路,在机甲战士的所有装备中,售价本就最高。

        

一级基础外骨骼胸甲需40贡献点,文磊的护甲增强型则高达60点。

        

根据受损程度,文磊推测胸甲的修复成本为20点。

        

盾牌的情况则比较特殊,是采用合金整体锻造成型。在严重受损后如果采用焊接修复,仅需5贡献点,但修复后的盾牌结构刚性将会受损。

        

所以最好的选择是直接换一面新盾牌,但费用高达20点。

        

文磊如今手头只有30点的存款,这难住他了。

        

“本来我寻思,治病之后我就只有20点,那暂时只能先把胸甲修好,盾牌先就这么用着。现在任哥你帮我省下10点,我回头就能去修了盾牌,虽然差了些,但勉强也能用。”

        

文磊乐呵呵地说着。

        

任重眉头皱起,“你是战斗人员,盾牌是你的吃饭家伙,怎么能将就?”

        

文磊摆摆手,“嗨,这有什么不能的,好多凑不齐整套装备的机甲战士只戴着副臂甲,就在外面狩猎呢。以前我更惨,只能从垃圾堆里捡破铜烂铁自己拼装。有时候打着打着就散架了。没死算是我命大。”

        

任重下意识觉得这不对劲,“伤在刀锋螂手里又不是你的错,你是为小队当了肉盾,治疗费和修理费却自己出,不合适吧?”

        

文磊又解释一句。

        

“小队里是有公共资金的,我们每次行动都会每个人拿出20%的收益作为储备存进去。但刚郑甜说我们现在的车性能太差了,她正好联系到人,可以便宜买一台二手的装甲货卡,有一定防护能力,速度和续航都很厉害,比我拼的垃圾强得多。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得把公共资金全砸进去,所以她让我先自己垫着。盾牌过两天再想办法嘛,先就这么用着。”

        

任重嗯了声,“原来如此。”

        

或许郑甜是出于小队的整体利益做了决定,但他却有不同的看法。

        

郑甜这是欺负老实人。

        

文磊身为队伍肉盾,用防御力不合格的盾牌,是对生命不负责。

        

如果运气好,后面几次行动时都只碰到一级墟兽,那还好说。

        

但如果运气只稍差点,碰到二级,又或者同时撞见好几个一级,文磊便很危险了。

        

“这样,我手里还不少钱。等会我们一起去军火商城买盾牌,算我先借给你的。”

        

文磊闻言大喜,倒也不客套,“谢了啊!”

        

“不客气。”

        

“但我觉得任哥你还是太大手大脚了,你应该养成攒钱的习惯。”

        

当文磊开始对任重提出建议时,就表明在他心中二人已经度过了交浅言深的阶段。

        

他把任重当成了真正的朋友。

        

任重哈哈大笑,“文磊你知道什么事比人活着却没钱花更惨的吗?”

        

“什么?”

        

“人死了,钱还没花了。有钱就得赶紧花。何况投资你,就是投资小队的实力,自然也是投资我的个人安全,值。”

        

文磊懂了,“这样哦。”

        

随后任重又问他什么时候加入的小队。

        

“半年前吧。当时我还是个一穷二白的纯萌新机师,混得可惨。现在好歹有装备了。”文磊又感慨道:“郑甜在荒人中名气很大,虽然和任哥你不能比,但她还是很专业很聪明的。要不是队伍里的上一个机甲战士牺牲了,都轮不到我,我挺幸运的。而且郑甜队长为人也随和,不像有些拾荒队长,成天鼻孔朝天,送死的事全让手下去干,把人用得跟畜生似的。和他们说话也都得小心翼翼,稍不注意就被赶走或悄悄做掉了。”

        

任重依然笑得很随和,“也是。她挺不错。”

        

“郑甜大概是三年前开始当队长的,那时候她还不是一级枪械师呢,就带着群连职称评估都没过的新人打拼。这三年里,她的队伍一直维持在五人编制,一直是很完备的小队了。”

        

任重:“哦?那一共换过多少人?是只有死了人才换人吗?”

        

“加起来换了二十来个人吧,里面死了十二个。除她自己外,只有拆解师陈菡语没变过。”

        

任重点头,问出最后一个问题,“比起星火镇里其他拾荒队的水平,郑甜小队死人的频率怎么样?”

        

文磊这次倒是仔细回忆一阵,“中等水平吧。”

        

任重瞳孔一缩,“好的我知道了。你先休息,治完我们就去训练。”

        

“嗯。”

        

任重心中有疑惑。

        

虽然与其他拾荒队没有过接触,但他却能感觉到郑甜的水平绝非普通荒人能比。

        

按理说,她带的小队的死亡率不说拔尖,至少也该是中上水平才对。

        

如果是寻常人,又或者对郑甜毫无了解的人,脑子里不会揪着一个细节想这么多。

        

但他是任重,是当年凭借一个实验里的小小异常数据,就整出篇刊载到《Science》正刊上的论文的猛人。

        

任重擅长的就是从细节里挖痕迹。

        

有自己这个疑似的“大人物”,或许在郑甜眼中,她的小队应该开始有了光明的未来。

        

换车就是她实现野心的第一步。

        

买车好吗?

        

当然好。

        

有更快的机动,更好的防护,更好的感应器,更好的续航,那么小队以后的狩猎效率将会大为提高。

        

这些好处立竿见影,只要车的价格合适,性价比甚至能爆了正式腕表。

        

但如果文磊死了……

        

这换车的意义?

        

……

        

下午一点,星火镇军火商城隔壁的机甲战士专业训练场中级区。

        

文磊满脸肉疼地看着任重,“这也太奢侈了。按我的意思,我们去外面随便找个地方就行,咋能入门教学就来这训练场,还来中级区呢?四个小时10点啊!任哥不然我们换初级区吧?好歹只要1点,我看你和鞠经理挺熟的,她应该会答应。”

        

任重摆手,“不碍事,时间才是最宝贵的东西。我先就说过,钱嘛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中级区里的配套设施齐全许多,能省时间那比什么都值。也就是没有高级区,不然我连中级也不呆。”

        

文磊被这壕气镇住了。他一辈子都不可能明白任重的心态。

        

任重指不定自个什么时候会死。

        

他觉着自己的钱是真·死不带去。

        

目前看来,只有赶紧花掉,拿来投资自身,才旱涝保收。

        

“行吧。”

        

“那,任哥,我就先假定你什么都不懂了?”

        

“好。”

        

文磊很快进入状态,神情一整,严肃道:“机甲战士的四大核心参数你已经都知道了吧?”

        

“嗯。”

        

“通常只有四大参数全部完成进阶,才有可能突破职称考核,才算提升至下一个阶段。任何一个参数有短板,都不能完整发挥实力,都必然会惨败在职称考核机械战甲手下。”

        

任重:“你继续。”

        

“你的脑机同步率已经达标,现在最需要提升的是剩下三项。承载功率值、脑反应指数和体能综合指数。承载功率值是个需要依托训练甲功效上的水磨工夫,只能慢慢等。至于后面两项,你倒是可以在中级训练场的模拟训练机配合之下,以比普通人更快的速度同步提升。另外中级训练场里还有强化训练甲给你穿,除了提升承载功率之外,那东西还可以利用电刺激肌肉和骨骼强化生长,还有配套的高吸收营养餐。初级训练场里只有普通的健身器械和脑反应训练机,两个步骤不能同时进行。虽然10个贡献点很贵,我都压根舍不得来,但任哥你这钱花得值。”

        

任重:“那就好。”

        

“任哥你先到那边的测试仪上测下生物电承载功率吧。我给你一点一点的加码,受不了了就提醒我。”

        

“好!”

        

……

        

五分钟后,满头大汗,浑身抖得如同筛糠的任重大叫,“停!停了!”

        

身上恐怖的过电感骤然消失,任重一屁股坐到地上,此时他感觉浑身上下除了大脑,别的东西都不再是自己的,脸上也止不住的狂抖。

        

他等半天不见文磊报数,好不容易能说话了,催促问道:“多少?”

        

文磊:“这……”

        

“别这啊那啊的,倒是说啊!”

        

文磊吞吞口水:“2千瓦了。”

        

任重闻言,失望摇头,“离10千瓦的一级底线还差很远。”

        

“可任哥你昨晚才开始穿训练甲!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普通人的承载功率一般在1千瓦左右,你从昨晚到现在,不到一天涨了1千瓦!折算下来你平均每天能涨1.6千瓦,最迟六天你就能初步穿戴一级外骨骼装甲了!”

        

文磊表示心情复杂。

        

当年他从普通人迈进一级门槛,用了整整半年。

        

虽然当初他不是每天都有电池用,但拢共加起来也用掉20块电池,累积40天,平均每天涨幅0.225千瓦。

        

任重之前买了五块训练甲配套电池备用,现在看来是买多了。

        

三块就够!

        

任重没细问,但看文磊那很受打击的表情,就隐约猜到端倪。

        

妥了,看来自己成为战士的天赋没输给读书太多。

        

他倒也不谦虚,只说道:“哦?看来是还行?”

        

文磊挠头,“不是,我有点想不通。通常我们得一边训练承载功率,一边强化体能。身体强壮的人,承载功率上限自然是会更高,就像要提高管道内的高压水流流通量,就得先加强管道的结构强度。假定体能无变化,承载功率即使有提升,也不该这么快。只有……”

        

“只有什么?”

        

“只有有些人的初始脑机同步率极高,神经网络天生坚韧并且电阻较低,那么他的河道拓宽速度就天生快过普通人许多。”

        

任重指了指自己,“那说的就是我了?”

        

“可以这么讲,毕竟任哥你现在看起来脸色也还是不算好,像大病初愈。在抵达极限体能训练阶段之前,你的体能改进空间还很大。”

        

任重点头,暗想,这次文磊倒是猜中了。

        

曾经的我还真就比现在壮实许多。

        

我这会的确虚,都被癌症折磨到垂死病危了。

        

就这会儿,目测异常细胞吞噬者还在我体内清剿余孽呢。

        

“任哥,不然再去测一次脑机同步率吧?我严重怀疑你不只11%。”

        

“不了,没必要浪费钱。”

        

任重又莫名节约起来。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