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乘务员做了好爽~总裁大人不要啊

要汇合,不是容易的事。

        

但东琪儿能冒险而来,就是有把握的,她知道舒艾辰被盯着要甩开人手并不容易,可她早已有准备。

        

一个半小时后,舒艾辰就带着自己的人出现在了这边了。

        

江天元看到妹妹,脸色一白。

        

完了。

        

自己还没出去,妹妹也被绑来了。

        

江意儿看到他,倒是有些喜悦的,兄妹二人呆到了一起去。

        

江天元就问她怎么被绑来了,“他们没对你怎么样吧?”

        

江意儿连忙摇头,“没,哥,我把图纸带来了所以…”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江天元震怒的看着她,“你说什么?”

        

江意儿不明所以的看着他,又重复了一遍。 

        

江天元顿时大失所望的看着她,“所以说你是偷着把图纸给偷出来了被抓的?意儿,你知道那图纸是什么吗?”

        

江意儿懵懵懂懂,“好像是什么武器。”

        

江天元激动的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不错,武器,核武器,舒艾辰他们费了心思的入境找这东西,这东西对他们来说肯定很重要,这玩意如果落进他们手里,谁知道他们会不会研发出来做出什么对我们不利的事,你怎么可以把图纸带过来给他!”

        

“这是卖国!”

        

“你哥哥我宁可死!我也不愿意让你干这样的事。”

        

江天元很难受,也很失望。

        

他以为妹妹只是娇气,被宠坏了,可没想到,大事大非面前居然这么不懂事。

        

江意儿被骂的狗血淋头,就傻了。

        

她委屈不已。

        

江天元更气了,“你还委屈上了。”

        

江意儿就生气了。

        

我怎么不能委屈了!

        

图纸不是我想带出来的啊,是那黑心女让我拿来让鱼饵的啊。

        

可她又现在不好解释,只能说,“哥,没事的。”

        

换来的是江天元对她越发失望的眼神。

        

江意儿:“…………”

        

我特么就好委屈啊。

        

而就在这时,秦红绯的声音慢悠悠的响起,带着诧异,“江意儿,你偷跑就算了,你还把图纸带走了?”

        

一句话让江意儿都惊呆了,我知道你不是人,可我没想到你不是人到能落井下石。

        

她都想破罐子破摔揭穿这个黑心女算了,不过——她不敢。

        

而江天元则是沉痛无比。

        

所以妹妹为了救他,不惜把这么重要的图纸都偷出来,还送到舒艾辰手里,他看着妹妹的眼神那叫一个沉痛懊恼。

        

秦红绯可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她只是有些意外,江天元的思想觉悟蛮高的,叫人刮目相看,当然,刮目相看也不影响她把他们当鱼饵就是了。

        

秦红绯盯着画面——

        

东琪儿,舒艾辰。

        

俩条鱼聚集在一起了。

        

她微微眯起眼睛来,心里闪过许多人,和她有过矛盾的付左,老师的外甥女,还有温柔体贴大方的师姐……

        

云师姐。

        

她目光瞥向了背包。

        

同样凝重对待的也不止是她,陆家岸带着田心朝着大江那片区域包抄过去了,只要东琪儿他们放了人质上船,那么,不管他们朝哪片区域跑,都会有惊喜等着他们。

        

秦红绯想着,等着。

        

而就在这时——

        

一声轻呼响起,变化突生。

        

一声惊呼响起,是江意儿的,秦红绯几人瞬时看去,很快几个人都是一愣。

        

画面里——

        

有一个声音扑了出去,然后要抢东琪儿手下的那个箱子,当然,没抢成功还被发现了,正被压在地上揍着,那个人和江天元一样,也是人质之一。

        

江意儿吃惊的张着嘴巴,一头雾水的功夫呢。

        

就听到了一道震怒的声音,“你们住手…”

        

这声音的主人很快扑了上去,替那身影挡住了那些拳打脚踢。

        

江天元看着那人的出现,就特么的有些傻眼,“邵……邵爷爷。”

        

江意儿也愣住。

        

江家和邵家,是有交情往来的。

        

不说生意场上,就是私下,江木生也曾多次带这对儿女去邵家走访过,所以对于邵七爷,江天元是认识的。

        

出现的人正是邵七爷,他的双手也是被反捆住的,在扑上去后拳打脚踢并没有停下来,很快,这位老人家就毅然而然的奋起反抗,随手抓起地上的棍子就对打。

        

不止是他,地上拿着扑出来的年轻人,也拿着箱子奋起反打。

        

舒艾辰和东琪儿就在战圈外,冷眼看着,就看看耍戏的猴一样。

        

江意儿稍稍退后了几步,因为太吃惊,忍不住小小的出声,“黑……”

        

“黑什么黑…”秦红绯出声打断她,“闭嘴,我听到了,也看到了。”

        

邵七爷的出现,让她确实意外。

        

然后就去看薛观。

        

薛观在看到邵七爷出现的一刹那脸很疼。

        

因为不久前,他才和秦红绯保证说,邵大富没任何事。

        

没死,也不会死。

        

周一鸣和孙书办事能力没那么差。

        

可转眼,要收网的时候人却出现在这里,这不是坏事吗?

        

几分后——

        

薛观告诉他们,“邵大富不见了。”

        

秦炎就觉得这是说了句废话,能不不见吗?

        

人不出现在了东琪儿那边?

        

就是,能在周一鸣和孙书的保护下把邵大富抓走——这东琪儿得多大的本事?

        

很快,秦红绯就知道了,邵大富不是被抓走的,他是自己找上东琪儿的。

        

在一轮奋起反抗后。

        

邵大富被捆着的手死死的抓着棍子盯着东琪儿,虽然年纪大了,却中气依旧十足丝毫没有退让的样子。

        

而身后的男子,与他背对背也抓着箱子,痛心的喊了声,“爸。”

        

邵大富的儿子,邵大阳。

        

邵大富没理儿子的喊声,而是目光闪烁连连的看着东琪儿,“逆女!你妈生你的时候就该把你掐死了,居然和这么一群东西狼狈为奸!”

        

东琪儿没有理他,而是盯着邵大阳,不悦的道,“把箱子丢过来。”

        

邵大阳没丢过去,他不但没丢过去,他还盯准了大江,然后忽然趁着所有人不备猛地将箱子朝大江投掷而去,这一幕,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

        

箱子被抛出去不过因为离大江有段距离,没抛成功,落在了离大江还有一点距离的地面上。

        

邵大阳眼底顿呈现了急色——猛地扑住了一个要过去捡取的人,朝着人质那边的人喊道,“把东西丢进江里,我们就是死,也不能让这东西落在他们手里。”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