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住双腿狠揉小核/美女班主任让我狂摸她

季溪收到的那张纸条就是董华托人带进去的,为此他还塞了一些钱给那个工作人员。

        

他原计划是想把这事整得神秘一点,然后还要表现出一副是不得己才来认季溪的模样。

        

因为只有这样季溪才会理解他这个父亲为什么二十六年没有出现在她的生命里。

        

人嘛,总要为自己的不负责任找点理由,那怕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个责任。

        

但没想到,他塞完纸条没多久,就有一个男人给他打了电话。

        

“您是董华先生吗?”

        

“是的。”

        

“方便出来见个面吗?”

        

“你是谁?”董华问。

        

“你出来就知道了。”对方先挂了电话,随后发给他一个地址。

        

比他搞得还神秘。

        

董华心想这个打电话的男人有可能是季溪的那个亿万老公。

        

有钱人嘛就是这么牛叉,说话就是这么拽。

        

但去不去呢,董华有些犹豫。

        

见季溪之前他特意编了一套说词,把跟季晓芸之间的那些事情升华成了“爱情”。

        

还是那种特别凄美的爱情。

        

他是董成功的儿子,季晓芸是董成功捡回来的养女,两个人同一个屋檐下日久生情但想在一起却遭到了父母的反对。

        

因为他们对外的身份是兄妹。

        

兄妹相恋那怕不是亲生兄妹,在那个年代是不被世俗所允许的,于是他带着季晓芸离开了家,可是后来母亲生病了,他不得不回来照顾。

        

而这一回来就跟季晓芸彻底地失去了联系。

        

后来他结了婚有了自己的家庭,他也试着去找去季晓芸,可惜就是没找着。

        

最后,他把不能用正当渠道来见季溪的事也进行了包装。

        

他已经有了家庭,如果来认她,可能会让另外一个爱他的女人伤心。

        

这么一编,他董华跟季溪那个痴情老公顾夜恒也就差不多了,他相信只要他这么说季溪一定能原谅他,并且与他愉快地相认。

        

接下来自然是父女情深,然后他再把自己的妻子女儿介绍给季溪,董华相信一直没有感受到家庭温暖的季溪,在跟他的妻女相处后肯定能被她们的“爱意”打动。

        

最后,她会伸出她援助之手!

        

一切是这么的美好!

        

可惜打电话过来的不是季溪而是季溪的老公,这一点让董华始料不及。

        

犹豫再三,最后他决定还是去看看。

        

但去到指定地点后,他见到的并不是顾夜恒,而是一个穿着高级西装的眼镜男人。

        

男人的眼睛如鹰隼一般盯着他,仿佛想把他盯出一个窟窿。

        

董华瞬间就心虚起来,他坐在男人对面询问,“你是谁?我好像不认识你?”

        

“我是季溪小姐的好朋友。”男人收起犀利的目光,微笑着拿起茶壶为董华倒了一杯茶。

        

然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他喝茶的样子非常典雅,举手投足之间还透着一股文人的气质,跟他身上的暗底银纹的西服十分不搭。

        

男人喝了一口茶,轻轻地把茶杯放到杯托上,他十指相扣再次笑着望向董华。

        

“董华先生,您父亲经营一家日杂百货店,您母亲在您三岁的时候过世了,你有一个继母叫丁夏,有两个妹妹,一个叫董芸一个叫董珍珠,是吗?”

        

“你调查过我?”董华抹了抹额头上的汗,他没想到季溪的这个朋友这么快就把他的家底调查个底朝天。

        

也就是说季溪并不像他想的那样好糊弄。

        

“是的。”常劢行回答的很干脆。

        

他是派人去调查了,通过董华给的手机号他查到他的姓名,然后从手机号的归属地查出他是临城人,然后又让临城的人稍微一打听就知道了他的全部。

        

前后不到十分钟。

        

这就是信息时代的快捷。

        

而且他还通过董华的手机号获取到了他的微信信息,从微信里他了解到这个董华娶了临城一个暴发户的女儿为妻,生了一个女儿叫董笑笑,董笑笑还是一个主播。

        

这些信息的获取前后也不到十分钟。

        

这十分钟里常劢行还知道面前这个中年男人来找季溪是来认亲的,当然认亲的目的自然是为了钱。

        

这个信息是从他跟自己的妻子,一个微信名叫独自美丽的聊天记录上获取到的。

        

从他们聊天记录来看,季溪十有八九就是面前这个叫董华的男人的女儿。

        

而常劢行约他出来见面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面前这个叫董华的男人是不是季如春的孩子。

        

因为季溪跟常老爷子有亲子关系,但季溪的母亲季晓芸的年龄又跟季如春离开安城的时间对不上。

        

也就是说季晓芸不是季如春的女儿,她不是那只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季溪的父亲是。

        

但是面前这个男人?

        

常劢行十指交叉的手指轻轻地点了点,他的年龄跟季如春离开的时间更加不符。

        

因为季如春离开安城时,他已经三岁了。

        

这不得不让常劢行重新来梳理一遍他们之间的关系。

        

梳理的结果就是前面的这个男人不是季溪的生父,他可能只是季晓芸众多男人中的一个。

        

但具体情况是怎么样的,他还需要问一问才知道。

        

常劢行终于开口了,他问董华,“您把联系方式给的季溪是不是想要告诉她,您就是她的亲生父亲?”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董华得知对方还去调查了他,他内心有些不满。

        

这明显地不是在怀疑他吗?

        

怎么,他以为他是来讹钱的?

        

虽然他确实是想从季溪手上弄点钱,但并不是讹,女儿给钱父亲花不是天经地意的吗?

        

“我是受季溪委托特意帮她来核查像您这样带着目的来找她的人。”常劢行又喝了一口茶。

        

他优雅地慢咽下去,然后又放下茶杯。

        

“最近这段时间有很多人都自称是季溪小姐的生父,他们无不例外都想跟季溪小姐认亲。”

        

“什么,还有其它人?”董华大惊,这世上还有这种无耻之徒。

        

“你告诉我都是一些什么人?”董华还动了气,“青天白日的这不是胡说八道吗,我才是季溪的亲生父亲。”

        

“您有什么证据吗?”

        

“当然有!”董华说道,“季溪的妈妈季晓芸原名叫董芸,你刚才也说我,我有两个妹妹,你们既然调查了我肯定也知道,董芸是我爸在外面捡回来的。”

        

这条信息常劢行倒是没从董华的微信里获取到。

        

“口说无凭。”常劢行表现的十分平静,似乎并不受董华提供的这条信息所影响,他说道,“我们想要看确切的证据,例如你所说的董芸她以前的照片。”

        

“有呀!”

        

董华还真有,为了来见季溪,他是真的做了十全的准备,不仅编好了故事还回到老房子里翻箱倒柜把一些老照片给翻了出来。

        

董家很少给季晓芸照像,不过季晓芸初中毕业的时候学校给他们照了一些毕业照,季晓芸离家出走的时候并没有把这些照片带走。

        

最后被他给翻了出来。

        

他拿出照片给常劢行看,“看,这就是季晓芸。”他指着泛黄照片上的一个头像说道。

        

常劢行拿过照片看了一眼。

        

他没见过季晓芸,自然是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季晓芸,于是他把照片放到桌上对董华说道,“这张照片我要拿回去给季溪小姐确认。”

        

“那不行!”董华还算聪明,他把照片连忙拿了过来,“谁知道你是不是季溪派来的,万一你想从我这里套情报然后利用我的情报来骗季溪怎么办?”

        

“你刚才也说了,好多人都想当季溪的亲爹,谁知道你是不是那个人派来的间谍。”董华说着把照片收回到口袋里。

        

常劢行笑了笑。

        

他又喝了一口茶。

        

这次他换了一个问题,“您说季晓芸以前叫董芸,跟你是没有血缘的兄妹,那你能说出她的生日吗?”

        

“我当然能说出她的生日。”董华看着常劢行,他突然朝他凑近了一些,“我说这位年轻人,你都是套我的话,那我倒要问问你,你知道季溪母亲的生日吗?”

        

常劢行挑唇一笑。

        

董华觉得他不知道,他得意地笑道,“你就别说她生日,就说她活到今天有多少岁,我看你知不知道。”

        

“四十五岁。”常劢行想都没想就回答了。

        

因为这是从季晓芸死亡证明上推算出来的年龄。

        

董华摇头,“错,季晓芸如果能活到现在应该是四十七岁。”

        

常劢行没有说话也没有笑,而是静静地看着董华,他那温和的目光又变得像鹰一般。

        

四十七岁,怎么会是这个数字!

        

所以季晓芸确实是常老爷子的孩子,只是她改了年龄!

        

常劢行把这个信息反馈给了常老爷子。

        

常老爷子大吃一惊,“也就是说当年季如春生下我的孩子然后把她遗弃了?”

        

“应该是这样的。”

        

“那这个董华呢,你能确定他是季溪的生父吗?”

        

常劢行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很有可能,我让人黑了他的微信,从他跟他妻子的聊天记录来看,他是准备去认季溪然后想从季溪这里得到一些好处。”

        

常老爷子的脸色十分难看,“季晓芸是怎么怀上他的孩子的,你不是说季晓芸被董家收养,这么算的话他们是兄妹关系。”

        

“这个就不太清楚了。”

        

“去查查吧,查查董家以前是怎么对季晓芸的。”常老爷子的脸色是越来越难看,因为他想到季晓芸悲惨的一生。

        

那可是他的孩子!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