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你的胸好大~她的紧致吞吐他的硕大坚硬

“你之前说的那些佛门戒律可以不用遵守。我小师兄也是会喝酒吃肉的。”洛云机的这句话对于此时的杀生和尚来说简直就是之音。

        

“您放心!我一定好好修炼!”杀生和尚拍着胸口保证道。

        

洛云机听后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

        

一旁的张小凡也由得他如此,洛云机的法子总比那些同窗给的计策要弱的太多。

        

那些同窗也是狠人,竟在短短时间内就拟定出足以毁灭存在了千年宗门的计策。

        

果然,聪明人都很让人忌惮啊!

        

张小凡对七佛通戒偈小有心得,有空得闲时也会指点杀生和尚一二。见杀生和尚还算安分,没什么其他心思,也就放心让他凑在洛云机的身边。

        

书院的学子又迎来了一次排班考试,让人惊讶的是六位皇子全被挤出了天甲班。这个结果不仅让他们六位感到不可思议,也惊动了不少达官贵人。

        

看到和自己同班的六位皇子,廖星得意的找上去对着他们大笑一番。随后就被恼羞成怒的几位皇子拖出去围殴了一顿。

        

当然,皇子们并未获得胜利,已经开始修行并身怀灵石的廖星,反而将几位皇子给敲打了一顿。

        

若不是没出手的大皇子和二皇子两人拉架,那四位皇子定会更惨。 

        

“哈哈哈!就你们!也想打我!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廖星志得意满地叉着腰看着几位皇子嘚瑟的不行。

        

六位皇子不管事,也不会理会些不相干的事情。所以他们并不知道廖星已经开始跟着洛云机修炼一事。

        

而这件事情,皇城中也就只有王爷夫妇以及皇上皇后知晓。

        

毕竟对于皇家这两兄弟之间,几乎就没有什么秘密。

        

洛云机看着又大变样的同窗,感觉有些累。这时不时的去认识新人,着实麻烦。之前的那一批都还没认熟,原本的地丁班的旧同窗早就被挤的七零八落,他也不清楚都流落到哪个班去了。

        

天气渐渐炎热,除了达官贵人会获得皇上赏赐的冰外,其他无论是富商还是做官的,都只能找处阴凉之地消暑。

        

“叮咛!当啷!”一窜悦耳的声响在课堂上响起。

        

所有人都撇头看向洛云机……桌子上的饮料。

        

冰块作为朝廷的管控物资,这家伙竟用来冰饮品!

        

看着冰做的杯子,里面倒满了鲜果压榨出的汁,还放了两颗小冰块。声音就是洛云机喝饮料时,冰块撞击发出的。

        

其他同窗看着听着,顿时觉得天气更加炎热了,浑身冒汗不说,还口干舌燥,心中有股小火在温炖着他们的五脏六腑,着实难受。

        

张小凡见周围的人抱着从井中冰镇过的茶水猛灌,每喝完一杯都会向洛云机瞄上一眼。

        

就连前面的先生似乎也无心讲课,这天气着实太过炎热。

        

摇了摇头,和先生说了一声便起身离开。不多时,在众位同窗的好奇中,一队小厮抬着两个大坛子走了进来。

        

在每人的桌子上放了一个相较茶杯高出两倍多的陶杯,接着就有人从坛中舀出果汁将杯子盛满。

        

众师生见状哪还不知张小凡的善意,纷纷抱拳谢过。

        

待每人都有了冰饮后,那队小厮快速退了出去,只留下一位管事。

        

“府主,其他几班也都安排人送去了冰饮。”

        

张小凡点了点头,“去给没有课的先生们也送一些。”

        

“诺!”说完就恭敬地对张小凡施了一礼,退出了课堂。

        

“你们很热吗?”洛云机好奇地看着同窗们问道。

        

像他和张小凡这般的修为已经可以做到寒暑不侵,岂能体会到其他学子热的要死的感受。

        

见有人点头,洛云机直接挥了下手,屋中众人,顿时感觉到一阵冰冷划过皮肤,齐齐打了个冷颤。

        

“过了!”张小凡忙提醒道。

        

洛云机又挥了下,如此几次,终于调到了适合的温度。

        

众位同窗及先生顿时感觉到天甲班的好!哪怕下课也没人愿意离开这屋子。

        

晚上,王爷和王妃坐在洛云机的书房,两人披着冬日的裘衣,吃着新鲜的瓜果,看着洛云机他们三人围在圆桌上写字,感觉这个炎夏过的着实有趣。

        

有洛云机的存在,那些冰着实被王爷夫妇嫌弃。他们也还是头一次体验过夏日穿着皮裘吃瓜果的经历。

        

那些冰多数都给了杜诚平,原先是叫他一起过来的。可他在王爷王妃面前着实倍感压力,完全放不开,便谢绝了好意。

        

就在廖星和张小凡将课业完成,搁置在床头的宝伞突然晃了下,一袭青衣出现在了卧室中。

        

“你怎么出来了?”张小凡愣了下,遂好奇地问道。

        

“在伞中待的着实无聊。他们让我出来问问,能不能出来透透气?”

        

张小凡听后,看向洛云机。他不知道这些阴灵出现在皇城会不会出事。

        

见张小凡面露为难之色,青衣便继续说道,“也不是紧要的事!我去和他们说。”

        

“可以的!”洛云机突然抬头看向青衣说道。

        

“不过要晚上没人的时候!”洛云机放下手中的毛笔,接着道,“毕竟这皇城中多是普通人,你们身上的阴气会影响到他们。”

        

“那我去和他们说!”青衣面露微笑化为一缕黑烟钻进了宝伞。

        

王爷跟着去过“无缘村”自是知道阴灵及怨灵的存在。而且无缘村的村民都很好相处,让王爷对它们的存在并没有多大的排斥。

        

道是王妃第一次见,心中不免有些惊慌。经过王爷的安慰,何况又有洛云机和张小凡在,便也放下心来。

        

待洛云机完成课业后,便背着宝伞和张小凡、廖星三人出了王府。

        

天气炎热,即使晚上也没多少人愿意动弹。只在河边有不少人坐着纳凉,三五成群谈天说地瞎聊着。

        

有条件的全都窝在家中不愿出门。

        

找了条相对偏僻的街巷,洛云机取下宝伞撑开。瞬间一阵雾气从伞中垂落,在脚下蔓延开来。

        

眨眼间,原本空无一人的街巷,顿时人声鼎沸,欢声笑语不断。

        

洛云机控制着宝伞,让出来“透气”的阴灵、怨灵全部都有了实体。这都要归功于那守封一族贡献的石盒中的宝贝。

        

大白它们也跟着出来凑热闹,洛云机顺便抛出几块灵石,补充着此地的灵气。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