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师拿走了第一次/小内内湿透了

夏伊依发现董娇娇给她的评价居然只是及格!和今年新来的叶萌萌一个级别。就连和叶萌萌一起来的那个男生小罗,她给的评价都是良好!更不用说什么其他资历深、有背景的老师啦!

        

欣姐上完厕所回来,看到夏伊依站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板着脸,皱着眉。

        

“伊依,你怎么啦?”

        

夏伊依没把欣姐当外人,把之前帮董娇娇做的那些私事都捅了出来。

        

“我有点生气!欣姐,你说,我帮董科长做这做那,又是做PPT,又是写论文的,其他杂七杂八的小事就不用说了。你说她怎么就只给我一个及格呢?连小罗的评价都是良好!你让我怎么想?”

        

欣姐从文件柜后面拿出一瓶橙汁,递给夏伊依,劝道:“你先消消气。董娇娇这个人就是这样的,我以前也帮她做过事。她这个人最会算计,对她有帮助的人,她会大献殷勤,对她没有帮助的人,她连看都不会看上一眼。就算你帮她做再多的事,在她眼里,你就只是一个听话的工具而已。这话虽然不好听,但就是这么个道理。”

        

夏伊依的气虽然消了,但她心里还是很憋屈。她按照妈妈的吩咐,对董娇娇言听计从,可董娇娇是怎么对她的呢?只是利用而已!说利用都算好听的,其实就是奴役。因为她从来没有给过夏伊依一丁点儿的好处。

        

夏伊依有些困惑了。

        

究竟是这个世道变了,还是自己老妈的那套理论out啦?她不知道答案。

        

第二天,尹科长告诉夏伊依,固定资产设备应付账款明细账的总金额和备忘录里的总金额差了2600元,让她找出差异,然后调平。

        

为了尽快找到这个差额来自哪里,夏伊依中午没有去食堂吃饭,她把固定资产设备的应付账款明细表打印出来,一笔一笔地跟电脑里的备忘录做比对。 

        

一共有978条记录,她花费将近两个半小时,终于找到了问题所在。胡老师把一笔基建费用的应付账款记到了设备的应付账款里,导致两个表出现了差额。等一会儿上班的时候,她跟胡老师说一声,让她改一下就可以了。

        

任务完成,夏伊依闭上眼睛,伸了一个懒腰,活动一下自己僵硬的后背。她让欣姐给她在楼下的小超市带了一袋饼干,趁着还没上班,她就着温热的白开水,吃了半袋梳打饼干。

        

下午两点半,不等夏伊依告诉胡老师她做错了一笔账,董娇娇拿着厚厚的一摞入库单,像风一样冲到她的面前,用一种不容反驳的命令语气对她说道:“这些设备的经费来源都错了,你赶紧把经费来源都改成财政基金,这是史处长安排的,事情很急,你尽快做完!”说完,她把入库单往夏伊依的打印机上一放,就走啦!

        

夏伊依彻底懵了。

        

就算是要上吊,也要先让人喘口气吧!你什么都不问,就把一个烂摊子交到我手上,还让我尽快完成!你当我是机器吗?可以无休无止地连轴转,连饭都不用吃!

        

她看着打印机上面那一摞厚厚的入库单,目测至少有三百张,她一动不动地看了将近五分钟。

        

这五分钟里,她的脑袋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对她说:姐不干了!我不伺候你们了!凭什么总给我安排各种乱七八糟的活!资金来源错了,那就找财务管理科管预算的人啊,干嘛让我一个固定资产会计改资金来源啊!我自己都忙死了,还让我做其他人的工作!为什么不让那些有时间的人来改呢?干嘛非要我一个本来就很忙的人来做这些事呢?这些事又不难,不过就是简单的重复劳动嘛!为什么?难道就因为我没有背景、好欺负吗?

        

夏伊依怒火中烧,越来越生气。

        

她又想到了昨天在欣姐办公室里看到的董娇娇写给她的评价。“及格”两个字再次刺激到了她的神经,她越想越觉得自己委屈,这段时间以来的压抑和不满让她的情绪有些失控,她的眼泪吧嗒吧嗒滴落了下来。

        

哭了一会儿,她用手背擦擦脸,“腾”地站了起来,拿着那一摞入库单冲出了办公室。

        

她来到董娇娇的办公室,把入库单放在她的办公桌上,字正腔圆地说道:“这个活儿,我不做!”

        

一旁的尹科长见夏伊依来者不善,马上关上了办公室的门,让她坐下慢慢说。

        

夏伊依解释了自己不做的原因:第一,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过错负责任,而不是由别人来替他收拾烂摊子。第二,我自己的工作本来就很多,实在没有时间。第三,既然这件事很急,为什么不找目前比较空闲的人来做呢?我中午为了对账,连饭都没吃!我抽屉里还有一摞合同没有审核!

        

尹科长一听夏伊依连午饭都没吃,立马跟她说:“你赶紧去吃饭吧,然后直接回家休息去吧!”

        

董娇娇惊讶地看着夏伊依。她从来没想过面前这只温顺的小绵羊有一天会变成一只强悍的大老虎,冲到她面前闹罢工!

        

董娇娇没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儿地强调:“史处长出差了,等下周一她回来了,再决定怎么处理这件事。”

        

夏伊依就这样被打发走了。她发泄了心中的不满和委屈,却不知道她的一时冲动会掀起多大的波澜。

        

她去食堂逛了一圈,现在才下午四点,食堂里什么吃的都没有。她想去吃碗牛肉面,不料刚走出医学院的大门,她就感到一阵头晕恶心,在一棵粗壮的梧桐树下,夏伊依吐了。她中午吃进去的梳打饼干,以另一种形态重返人间。

        

胃里吐空了,夏伊依终于觉得舒服一点了。她从包里拿出纸巾擦嘴,擦手。

        

这下连牛肉面也可以省了。

        

她回到家,喝了一点热水,然后躺在床上休息。她的头有点疼。

        

五点半多一点,夏伊依的手机响了,居然是芳菲姐打来的电话。

        

“伊依吗?我是芳菲姐,我给你打电话就是想问问你,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啊?”

        

夏伊依被问懵了。她不明白芳菲姐为什么在这个时候,给她打一个这么莫名其妙的电话!可既然人家开口问了,她就必须给人家一个明确的答复。

        

“芳菲姐,我对天发誓,我从来对你没有任何意见!”

        

“那就好!薛程程快下班的时候,跟我说,你对我意见很大,她替我抱不平,还让我去找你理论理论。我觉得你不是那种背后说人坏话的人,就趁着下班以后给你打个电话问清楚。既然你这么说了,我肯定相信你。没别的事了,明天见哈!”

        

这番解释让夏伊依感到后背发凉,她都忘了自己最后有没有跟芳菲姐说“再见”。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我前脚刚在董娇娇面前拒绝了她分派的任务,就有人后脚挑拨起了我和芳菲姐之间的关系?

        

董娇娇这唱的到底是哪一出啊?她干嘛要挑拨我和芳菲姐之间的关系呢?不对,她绝对不仅仅只是挑拨了我和芳菲姐之间的关系。芳菲姐跟我比较熟悉,我以前也帮了她不少忙,所以她认为我不是一个两面三刀的小人。可其他人呢?那些不熟悉我为人的人呢?她们会怎么看我……

        

夏伊依越想越觉得恐怖。

        

虽然董娇娇的这些手段不算高明,但却十分有效。只要她跟别人说一句:“夏伊依对你有很大意见。”就算那个人以前对夏伊依没有意见,这下也会有意见了。

        

那么问题来了,董娇娇处心积虑地挑拨夏伊依和其他同事之间的关系,她图什么?

        

夏伊依刚上班一年多,没关系、没背景,按理说对她的上升之路没有任何威胁,她干嘛要费尽心思对付她呢?难道只是因为夏伊依不再对她言听计从了吗?可现在又不是古代,她又不是皇帝,夏伊依又不是她的丫鬟,干嘛非要对她惟命是从!

        

这个问题,夏伊依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过了一会儿,她听到了开门的声音,不用看,肯定是秋秋回来了。

        

马莉基本上没有一下班就回家的习惯,她总是有很多活动。不是加班学习,就是去同学家做饭,要不就是和同学一起打羽毛球去了。不到晚上9点,马莉是不会回家的。

        

芳菲姐刚才打来的这一通电话,让夏伊依的头更疼了。她摸摸自己的额头,感觉自己好像发烧了。她浑身上下一点儿力气都没有,只好向秋秋求救。

        

秋秋听到夏伊依的虚弱的喊声,赶紧过来了。

        

“伊依,你这是怎么啦?”

        

夏伊依烧的小脸通红,她有气无力地说道:“我好像发烧了,麻烦你帮我倒一杯温水,然后去那边的抽屉,把退烧药递给我,谢谢啦!”

        

吃完药,她就躺下睡觉了。

        

一夜无梦。

        

第二天早上,秋秋特意熬了白粥给夏伊依。经过一个晚上的休息,夏伊依已经不发烧了,只是人还是很没有精神。她给秋秋讲了周五那天的遭遇。

        

秋秋没有说夏伊依做的对还是不对,她只是安慰道:“不要太在意某些人说的话。谣言不过就是脑残说出、贱人传播、傻子会信的东西。只要你行的正,站得直,大家心里都会明白的。当然,那些长着嘴,却没长脑的人除外。”

        

夏伊依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

        

可是,当道理遇到现实,有时候被逼着让步的却是道理。

        

她没想到这件事情会被扩大化。她不过就是小小的反抗了一下董娇娇的独裁统治,事情却演变成了她对周围的同事有意见!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呀!

        

对于接下来的周一,她的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