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不可以好疼拔出去/怀念隔壁那对东北的小两口

“那……我姐怎么办?”

        

坐在车内,何芸笙开口问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她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而她左手边的驾驶位上坐着刘长永。

        

几天的时间已经让她有着足够的时间去思考,而之所以问出这样的问题也是因为之前刘长永曾说过不打算复婚。

        

曾经对方离开的理由,如今已经公之于众。

        

自己的姐姐何诗珊压根就没走过任何对不起刘长永,又或者对不起孩子的事情,导致事情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是另一名女人。

        

毕竟从很小的时候便和姐姐相依为命,何芸笙对姐姐的未来充满了担忧,也正是因为对方的回归,使得她陷入了如今这种进退两难的境地。

        

沉默过后,刘长永这才给出了自己的回答。

        

语气十分的平淡,像是有好好思考过那般。

        

“原先的婚姻已经没办法修复了,与其这样继续下去,我会挑一个合适的时间亲口告诉她。”

        

“……”

        

听到对方的回应,何芸笙也陷入了沉思之中。

        

不停抠唆着自己腿上的包包,到了如今这种局面,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似乎察觉到了何芸笙的不安,刘长永只是瞄了一眼后,便伸出手触碰到了对方的手背,轻轻拍打了两下后,原本心烦的何芸笙莫名的有些安心下来。

        

“我会处理好的。”

        

在如今这种情况下,这样的话比毫无目的的许诺更加有用。

        

任由刘长永触碰着自己的手背,何芸笙并没有将对方手掌推开的举动,反而在过了十多秒后,这才抽回自己的手,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整个人向后仰了下去。

        

靠在了车座的椅背上。

        

“呼……”

        

口中传出呼气的动静,又过了几秒之后才传来何芸笙的回答。

        

“我还是没办法……”

        

“……”

        

捂着脸的手放了下来,何芸笙像是陷入了自我怀疑的那种状态,情绪也开始变得有些激动起来。

        

“那是我姐,你是我姐夫……本来应该是这样的,但是我那时候不知道……不知道她干什么去了……”

        

“芸笙……”

        

“就算你说你只喜欢我,但我姐现在已经回来了……妈如果还活着,她肯定不会让我……”

        

“芸笙!”

        

加重了一些音调,刘长永打断了对方的碎碎念,已经抵达对方家楼下的他将车子停了下来,双手也彻底离开了方向盘的束缚。

        

转头望向身旁的何芸笙,吐字十分清晰的说道。

        

“你忘了吗?你以前说过的……别人的看法并不重要,只要自己……”

        

“可那是我姐!从小就一直照顾我的姐姐!”

        

喊出声。

        

这句话让企图稳定对方情绪的刘长永闭上了嘴巴。

        

只见何芸笙神情纠结,像是走不出心中的死胡同一般,自言自语的说道。

        

“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就一直仰慕着我姐,在你还没来我们家的那段时间……妈妈总是回来的很晚,每天晚上都是我姐抱着我睡觉,我们两个睡在一张小床上……”

        

“……”

        

“你们结婚的时候也是,我一开始真的很讨厌你,感觉是你把姐姐抢走了……但是你们结婚的那天,我还是哭着告诉姐姐以后要过得很兴奋很兴奋……”

        

“……”

        

“可是,可是……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为什么你会一点一点走进我的新房……明明知道这种关系不对,但……但我却一点反抗的想法都没有……”

        

“……”

        

“我为什么要遇见你,为什么我当初要回家,为什么……”

        

“放松一会吧。”

        

身子向何芸笙所在的方向移动过去,刘长永就这么张开双臂将眼前这个情绪逐渐不受控制的女孩拥入了怀中。

        

这样的举动得到了何芸笙的反抗,可就算她用出全身的力气想要将对方给推开。

        

然而……却没有丝毫的效果。

        

就像是用锁链将二人紧紧拴在了一起,何芸笙没办法将刘长永推开,而对方抱着他时,那股安心的感觉也让她升不起丝毫反抗的念头。

        

呼吸的频率逐渐加快了起来,只是保持着这一姿势。

        

车内的二人慢慢的陷入了平静之中。

        

车外……没有任何行人经过,随着经济发展,周边地区的住户一家接着一家的搬走。

        

与何芸笙儿时所处的环境不同,如今这片区域还居住的人越来越少,大多只留下了空房……但没有人居住。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着。

        

情绪逐渐恢复正常的何芸笙就这么感受着,这样沉默的氛围在她开口说话后被打破。

        

何芸笙趴在他的肩头,轻声问道一句。

        

“你……这次……不是在骗我吧……”

        

“……”

        

像是受够了欺骗,何芸笙对如今刘长永所说的话已经不像一开始那么容易相信。

        

一个人的信誉是有限的,不论说的多么好,但没有任何行动都只是空话而已。

        

而刘长永也并没有继续纠结下去,开口【嗯】了一声后,接着说道。

        

“以后我都不会骗你了。”

        

这样的回答传入了何芸笙的耳中,睁开的双眼也在这一刻缓缓闭合上去。

        

她……只要这句话便够了。

        

其她的事,哪怕一点……她都不愿在继续纠缠下去。

        

从对方身旁离开的那一天起。

        

何芸笙曾发誓,要彻底斩断与对方的所有联系。

        

曾经相处时的欢笑记忆,相处时的美好瞬间……她一开始都打算全部遗忘掉。

        

然而……刘长永主动找上门,每天都会去画室等她的举动,让还没能实施的计划还没开始便以失败告终。

        

大学时期的何芸笙没有过任何恋爱的经历,她也不想与别的人组建一个新的家庭。

        

如果姐姐没有回来……

        

如果不是刘长永当初做过那样的事情,如今的她可能每天都会和刘幼蓉与刘昌文姐弟俩开心的生活在一起,每天等着刘长永回家。

        

每天闭眼前都能看到对方的那张脸……

        

在感情方面,何芸笙一点都不够理智,还有一点点的自私,她没有那么大度,也不会原地踏步。

        

只要喜欢……便不会轻易的改变。

        

听到刘长永的这句话,这句类似于答复的回答。

        

最终,何芸笙像是彻底放心。

        

开口说了一句。

        

“我这次选择相信你……”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