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受被攻绑加强制调教/两个不要好痛太深

      

既然已经出手了,萧寒当然不会有放过他们的打算。

        

虽说一记风云绞杀所造成的战果有些不如人意,但剩下的三人,也只是动动手的事情而已。

        

眼见刘大奇满脸忌惮的样子,他担心高虎会听出他的声音,立刻用出了幻心面巾上的特效——拟声。

        

随之,一道略显沙哑的声音冷哼着说道:“我说你们是不是傻,系统提示上不是有我的名字吗?”

        

“还踏马为我是谁,看你们现在这个样子,难不成还打算找老子报仇?”

        

“没有,我们怎么敢。”高虎回了一句,连忙陪笑道:“兄弟,咱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一击能够打出百万点的伤害,想要报仇肯定是不可能的,他只能压制心中的怒火,继续询问道:“我们应该不认识吧?”

        

“这往日无仇,近日无怨的,我们升一级也挺不容易的。”

        

“兄弟,能不能放我们一马?”

        

“当然你也可以放心,我们也不是那种不知道规矩的人,拿钱买命好不好?”

        

一边说着,高虎立刻掏出一枚戒指,笑着说道:“这是一件传说装备,属性也很不错。”

“呵,这到挺有意思。”

        

萧寒轻笑一声,有些玩味的继续说道:“我说,你们的命,也太廉价了吧!”

        

“刚刚被我干掉的那两个家伙,可爆出来不少装备。”

        

“虽然系统记录还没有来得及仔细翻看,可老子也听到爆出来的装备,至少有五件传说。”

        

“所以,对于看上眼的东西,我还是喜欢自己动手去取。”

        

没有理会高虎的示弱,萧寒眼中闪过一道寒光,手中的长枪,立刻直奔刘大奇的胸口刺去。

        

“我靠,刚死了一个萧寒,怎么又出来一个这么变态的家伙。”

        

怒骂声响起,刘大奇眼见刺来的暗红色长枪,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身上立刻出现了一个金色的护盾。

        

而他的身后,高虎并没有过来帮忙,反而立刻弯腰去捡地上的装备。

        

“哼,老子的东西,你竟然还想抢走。”

        

眼见这种情况,萧寒不屑的冷哼一声,同时身形一转,立刻一个突斩,直接冲到了传送阵上。

        

这个时候,战争践踏这样的群体眩晕技能,肯定是不能使用的。

        

毕竟拥有这种技能的玩家非常稀少,如果直接用出来的话,或许会让高虎等人产生一些怀疑。

        

而刚刚使用的风云绞杀,其实以前他也没在外人面前用过,所以不需要担心被高虎猜出自己的真实身份。

        

至于绿色藤蔓,那是风之腰带上的特技,同样也没有用过。

        

但震慑就不一样了,这是一个比较常见的技能,但凡厉害一点的战士,通常都会这个技能。

        

轰!

        

随着高高抬起的右腿狠狠落下,地面都不由得一抖。

        

而这个时候,高虎也立刻轻轻一跳。

        

这个技能的缺点,现在几乎已经是人尽皆知了,所以就连一旁的刘大奇,也微微起身一跳。

        

“呵,以为这样就有用了吗?”

        

萧寒咧嘴轻笑一声,没有去管身前高起的高虎,手中的长枪立刻向左侧一个横扫。

        

啪!

        

一声闷响传来,被绿色藤蔓缠住,又被震慑击晕的赵平峰,脑袋上立刻冒出了一个六位数的伤害值,血条瞬间就被清空了。

        

一道系统提示声,也立刻在耳边响起。

        

“哈,倒霉了这么长时间,今天终于时来运转了呀!”

        

眼见地上再次多出了十余件装备,萧寒乐不可支的大笑一声,手中的长枪顺势又扫向一旁的刘大奇。

        

而这时,微微跳起的高虎,已然落在了传送阵上,眼见事情无法善了,他脸色立刻一冷,怒声说道:“艹,正当老子怕你,给我去死。”

        

话音落下的瞬间,冰蓝色的长刀,直接斩了过去。

        

一旁的刘大奇,本不敢硬接长枪的攻击,正打算要侧身闪避,可眼神却立刻一凝,身上有冒出了一抹绿色的光芒。

        

+1154892

        

下一秒,只剩不到十分之一的生命值,竟然瞬间被补满了。

        

有了这样的底气,他立刻提着盾牌,向前顶了一步,将冲他而来的身影,撞向高虎的方向。

        

当!当!当!

        

这时,一连串的金属撞击声响起,萧寒的脑袋上,瞬间冒出了一个高达二十多万的生命值。

        

与此同时,他的身体也陡然一顿,一层冰霜立刻蔓延开来。

        

可这样的冰霜刚刚化开,瞬间又消失了。

        

而被长枪击中盾牌的刘大奇,虽然只被击中一次,头顶上却一连冒出了两个伤害值,脸色木然的倒了下去。

        

“卧槽,这怎么可能。”

        

眼见刘大奇为了配合他的行动,被幻影一枪瞬间秒杀,高虎终于忍不住心中的震惊,怒声骂道:“老子这是眼花了吗?”

        

“二十多万的生命值损失,这家伙的血条竟然只少了不到十分之一的一小截。”

        

“还有这冰冻效果,明明是百分之百触发的呀!”

        

“我尼玛,这他娘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算寒枭那变态还活着,也不可能这样啊!”

        

“呵,寒枭?”萧寒轻笑一声,信口胡诌说道:“暴风城的高手可不少,他算个什么东西。”

        

“我甚至还见过一个带龙宠的家伙,那才叫真的变态。”

        

“本来还想有机会,找那家伙过两招,说不定还能把他身上的装备给爆出来。”

        

“可没想到,他竟然是以个短命鬼,都没给我这个机会。”

        

晃了晃手中的长枪,萧寒继续说道:“至于你嘛,我劝你还是别挣扎了,老子想杀的人,从来还没有杀不死的。”

        

“龙宠?”高虎眼神闪动了一下,不过脸色随即一沉,一字一顿的说道:“想杀我,那就尽管放马过来。”

        

“想让老子引颈就戮,你踏马想都别想。”

        

“嘿,还真是一个让人失望的答案。”萧寒抖了抖手中的长枪,继续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只好亲自动手,送你和他们团聚了。”

        

经过田城那一战,他对战斗已经有了很多全新的理解。

        

若是其它时候,说不定还真拿这个家伙,好好磨炼一下战斗技巧。

        

可传送阵另一边的精灵遗迹,还等着他去探索,也就没有多余的时间浪费在这里了。

        

眼见高虎满脸认真的样子,萧寒也懒得和他继续墨迹下去,长枪向前伸出的同时,他的身影突然闪动了一下。

        

紧接着,又是一个一模一样的身影,出现在两米外的地方。

        

见到这一幕,高虎双眼一瞪,立刻怒声骂道:“卧槽,你踏马竟然还有分身……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