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丝萝卜的娇喘在线看/女朋友很污是一种什么体验

三十三天之外,兜率宫。

        

宫殿并不奢华,相反还很简朴,但简朴却不简单,低调中透露出一丝尊贵。

        

此时,殿中汇聚了整个三界中所有的顶尖高手,他们济济一堂,有如上课的小学生般,老老实实安坐。

        

他们一一盘坐在蒲团上,眼观鼻,鼻观心,默不作声。

        

坐在一旁的萧宁心中赞叹不已,直到这时,他才知道,原来在西游这个世界,竟然拥有数量如此多的高手。

        

之前,他们进来时,萧宁与他们有过简单的交谈,算是对这些人有了一个大概的认知。

        

三界中,除了统领三界的玉皇大帝之外,尚有多个势力,多名老牌天仙境绝世强者,数十名普通天仙境高手。

        

玉皇大帝自不必多说,明面上的第一高手。

        

其自任大天尊以来,已有一千七百五十劫,活了两千二百余万年的老妖怪。

        

萧宁渡过的这点年月和玉帝比起来,简直是小儿科。

        

而且,更令人心惊的是,前文有言,天地以十二万九千六百年为一劫,玉帝这厮却活了一千七百五十劫,其实力简直恐怖。 

劫难来临,天地崩溃,一元复始,重新开辟新世界。

        

除天仙境强者外,哪怕是有道真仙,天庭敕封的诸神,亦要和其余人兽妖魔等众生一道,葬身天地,还本归原。

        

相比之下,如来委实有些不够看,在天庭的神职中,如来属于五方五老中的西方佛老,比起三清四御差上一等。

        

根据西游记原著,如来仅仅只是这一轮天地开辟后,“人生于寅”的时候才修成天仙境的佛祖,比起玉帝来,简直就是小儿科,难怪会被真仙境的萧宁打得满头包。

        

但其为佛门一方势力首领,麾下亦有十数位真仙境的佛陀、菩萨,在明面上,亦算得上是三界一流势力之一。

        

除了这二位之外,还有地仙之祖镇元大仙、众星之祖骊山老母、女仙之首王母娘娘、斜月三星洞菩提老祖等数位老牌天仙境强者。

        

另有其余一众本劫才证道的普通天仙,连如来都被他打了一头包,这些普通的天仙,更是不放萧宁在眼里了。

        

此时,太上道祖高坐首位,说道:“此次召集尔等,乃是新国萧帝师与佛门如来二人之恩怨,由萧帝师提议,将本次大劫从佛门东传演变为世界大战,尔等可有异议?”

        

说完之后,他睁开眼来,看向众人。

        

众人闻言,皆是面面相觑。

        

“世界大战?道祖,这是何意?”

        

片刻后,玉帝出声问道。

        

这一刻,玉皇大帝的内心,颇有些幽怨。

        

他感觉自己好像被道祖抛弃了。

        

有什么事情居然瞒着他,等到最后才知道。

        

是另有新欢了吗?

        

当然,他不敢怨恨太上道祖,却将这股恨意,宣泄到了萧宁的头上。

        

特别是在从太白金星处得知,萧宁竟然拒绝了他的敕封之后,更是恼怒不已。

        

如此不识抬举,真是不将我这个三界至尊放在眼里啊!

        

想到这里,玉帝看向萧宁的目光中,尽是冷意。

        

太上道祖言道:“以新国与西天佛门的恩怨为导火索,双方开战,尔等可任意选择一方下场,或是演变为三方大战、四方大战皆随意!生死有命、各凭本事!”

        

他的话一说出口,直令所有人都大惊失色,却听得太上道祖又说道:“天仙境不得下场!”

        

这下,有如一枚十万当量的核弹爆炸,直令在场所有人都蒙了,真的蒙了。

        

好好的,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佛法东传不好么?

        

你好我好大家好,安安稳稳度过大劫!

        

“敢问道祖,为何会演变成如今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

        

镇元子大仙捋了捋胡须,脸色郑重的问道。

        

“此事因萧帝师与如来二人而起,让他们自己来说吧!”

        

太上道祖耷拉着眼皮,淡淡的说了一句。

        

“我来说好了!”

        

萧宁看了如来一眼,站了出来,说道。

        

随后,他便将二人之间的恩怨始末说了一遍。

        

“当初我和如来决战在天外天时,大家可都在场,你们评评理,此事是不是他如来理亏?”

        

他朗声说完,举目看向众人。

        

“无故闯入他国,又妄图迷惑一国皇帝,这事可做得不地道啊!”

        

“不错,关键是还被人当场抓住,这就有点尴尬了!”

        

“说起来,这观音菩萨也忒倒霉了些,潜入皇宫就被当场抓住,这下好了,身殒魂灭,万年苦修化为乌有!”

        

“嘿,佛门这些年好生兴旺,疯狂的传教,横行霸道,目中无人,总算碰到对手了!”

        

“终究是旁门左道,不似我道门正统,合该有此一劫!”

        

“这下被人斩了一刀,伤及了根基,怕是再过一万年都恢复不了吧?”

        

听萧宁说完事情始末之后,众人都议论纷纷,对如来谴责不已。

        

又见如来那副气势萎靡、万分凄惨的样子,众人皆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

        

听到众人的小声议论,又见到众人的表情,萧宁心中大定,这就是占据了大义的好处,不说别的,起码能搏得大伙的同情。

        

他又说道:“就赔偿问题,如来一直舍不得,谈了几次都谈不拢,我干脆直接不要他的赔偿,大家做过一场好了,各凭本事!”

        

“既如此,趁着大劫,干脆将之演化为世界大战好了,正好消弥劫力,延缓世界末日到来!”

        

听了萧宁的话,众人都点点头,道理是这个道理,没毛病!

        

这时,太上道祖出声问道:“尔等可还有何异议?”

        

玉帝闻言,闭目沉思了一会儿,暗自思索开来,尽管看萧宁这小子不顺眼,但不得不说,他把如来揍了一顿,还真的挺解气的。

        

眼下大劫由佛门东传,演变成世界大战,对于天庭来说,只会有好处而没有坏处。

        

双方大战,只会消灭各自势力的有生力量,对于天庭的统治而言,却是有大大的好处。

        

因此,玉帝确实没有反对的理由。

        

想及于此,他出声说道:“朕无异议!”

        

“吾等无异议!”

        

三界大至尊的玉帝都没有异议,镇元子、骊山老母、西王母等人当然不会有意见,反正和他们的关系也不大。

        

“既然如此,尔等退下吧!”

        

见众人都没有意见,太上道祖大袖一甩,将所有人都赶走,空间变幻,时间停顿,萧宁只觉得眼前一变,在0.00001秒内,从兜率宫内来到了南天门外。

        

“嘶!”

        

哪怕不是第一次见识到道祖出手,众人仍是心中惊叹不已。

        

众人躬身向着兜率宫的方向行了一礼后,各自默默离去。

        

这时,人群中的一人引起了萧宁的注意力,那人看上去虽然年岁已高,却是鹤发童颜,精神焕发,风度翩翩。

        

其胸前三绺美髯,身上并无携带任何兵器,手上的璧玉拂尘偶尔闪过一丝迷人的光泽。

        

一个人名出现在萧宁的脑海中,地仙之祖镇元大仙。

        

看到镇元子的身影,萧宁似乎闻到了人参果的味道,他心中一动,凑上前去,招呼了一声道:“镇元大仙稍等,萧某对大仙可是闻名久已,今日一见之下,果然见面更胜闻名!”

        

听到他的话,镇元子停下了脚步,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回道:“萧帝师年轻有为,以真仙境逆伐天仙,老道亦是佩服得紧啊!”

        

花花轿子人人抬,尽管和萧宁不熟,如今亦是第二次见面,但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萧宁主动找上门来,镇元子亦是笑脸相迎。

        

“侥幸,侥幸而已!”

        

萧宁拱了拱手,一副愧不敢当的表情。

        

二人说话间,全然没有注意到,身后如来那黑如锅底的脸色。

        

mmp,为何要揭开我的伤疤,再撒一把盐?

        

如来气冲冲的越过前方谈兴正浓的两人,急忙飞走了。

        

“呃……”

        

看着这一幕,萧宁哑口无言。

        

“哈哈,折了观音菩萨,如来这次可谓是丢了面子,又失了里子!偷鸡不成蚀把米!”

        

镇元子抚着长须,眼中尽是笑意。

        

“不曾想大仙竟然如此风趣!”

        

萧宁侧目而视,语气中惊奇不已。

        

“哈哈,帝师莫非以为老道是那食古不化的老顽固不成?”

        

镇元子哈哈大笑。

        

“萧某惭愧,以往未曾与大仙有接触,倒是没有想到过!”

        

萧宁讪笑一声,讷讷的说道。

        

“我等同属道门,理应多走动走动!”

        

镇元子点了点头,说道:“若是帝师有暇,欢迎来我西牛贺洲万寿山五庄观来坐客,老道必定扫榻以待!”

        

“大仙说的对,依我看,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好了,传闻大仙有一宝,人参果树还丹草,萧某可是早就嘴谗了!”

        

萧宁双眼一亮,似是迫不及待的说道。

        

镇元子:“……”

        

我不过是客套一下,你就这么着急?

        

这算不算引狼入室?

        

这一刻,镇元子竟然隐隐能感受到如来之前的处境。

        

这厮,就是个厚脸皮的腌臜货!

        

“也好,帝师请!”

        

镇元子怔了一下,很快就回过神来,爽快的答应了下来,并向萧宁发出了邀请。

        

没得办法,自己纟勺的火包含着泪也要打完,谁让自己一时冲动呢,当初就不该邀请这个无赖。

        

“大仙请!”

        

两人腾云而起,往西牛贺洲的方向飞去。

        

以二人的修为,自是风驰电掣,不一会儿,便到了万寿山,镇元子的地盘。

        

萧宁放眼望去,仙山琼阁,松篁一簇,道观并不大,楼阁数层,可以看到,后院有一株巨树,枝繁叶茂,将大半的建筑都掩盖在树荫下。

        

看不尽那巍巍道德之风,果然漠漠神仙之宅,令人分不出是道观还是寺庙。

        

观门悬一牌匾,曰:五庄观。

        

左右有一对联,右曰:长生不老神仙府,左曰:与天同寿道人家。

        

正是镇元子的洞府,万寿山五庄观。

        

“到了,帝师请!”

        

镇元子按下云头,邀请萧宁入内。

        

“大仙请!”

        

萧宁跟了上去,降下云头。

        

“师父回来了!”

        

道观门口,两名道童见到祥云,连忙迎上前来。

        

“贵客临门,清风明月,尔等大开中门,再去后院打几个果子,以飧贵客!”

        

镇元子对那两名道童吩咐了一声。

        

“是,师父!”

        

清风明月闻言,心中一惊,偷偷向萧宁瞄了一眼,连忙应了一声,打开观门后,又向后院跑去。

        

萧宁双手背负,满面笑容的跟在镇元子后面,踏进了五庄观的大门。

        

进了主殿,当先一块神位牌引起了萧宁的注意,上书天地二字,别无他物。

        

“帝师请坐!”

        

镇元子招呼着萧宁在殿中的蒲团上坐下。

        

“大仙的五庄观,萧某可是闻名已久,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只供天地,不供诸神!”

        

萧宁盘腿坐下后,赞叹道。

        

”呵呵,无他,活得够久而已!三清是吾友,四御是旧故,九曜不过是晚辈!这满天诸神,又有何人能当老道之供奉?”

        

道童上了灵茶之后退下,镇元子端起身前条案上的茶杯,遥遥虚敬了一杯后,解释道。

        

“大仙威武!”

        

萧宁赞道,没办法,人家活得够久,修为也够深,为人又低调,确非常人所能比拟。

        

“大仙生于天地初开,鸿蒙初判,可知世界的真实来历?”

        

喝了一口灵茶,只觉唇齿留香,萧宁咂摸了一下嘴,问道。

        

之前,太上老君透露出一丝远超世界极限的气息,萧宁便猜测,他的真实身份是洪荒世界的太清圣人,但他却没有承认。

        

而后,在从兜率宫出来,并见到了镇元大仙之后,萧宁心念一动,便想到这个问题。

        

还有其他人,比一位从开天之初就存在的大佬,更清楚这个世界的真相吗?

        

再加上,镇元子的至宝人参果,很谗人的好不好。

        

于是,萧宁就主动和镇元子打招呼,为的就是打探些消息,顺便蹭几个果子吃。

        

没办法,自从修炼了【九转玄功】之后,萧宁已经彻底改变了,说起来都是泪。

        

镇元子闻言,颇有些意外,世界的真实来历,这小子难不成知道些什么?

        

还是说,他其实是哪位大佬的弟子,下来历练来了?

        

待试探试探便知。

        

“天地初开,老道刚刚诞生灵智,对之前的事情所知甚少!”

        

想到这里,镇元子笑道:“倒是帝师的来历,颇有些神秘啊,不知可否透露一二?”

        

这位大新国师萧宁,仿佛就是从石头缝里面蹦出来的,以往根本就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号,天下间也没有这样一号人。

        

如果他是本土修行者的话,却也不太可能,就算是他资质上乘,生下来就百脉俱通,也不可能在短短的数百年里渡劫成仙。

        

那么,唯有一个解释才能说得通,那就是,萧宁根本就不是本世界土著,而是来自于另外的世界。

        

镇元大仙确是不知道,世上居然还有挂逼这样的存在。

        

“我嘛,确实并非本世界土生土长,而是自外界穿梭世界之壁而来!”

        

萧宁想了想,并没有否认,而是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在他看来,这事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就太上老祖都能看得到的东西,其他的天仙境强者,也都看出了疑点所在。

        

一位真仙境强者,总不可能从石头缝里蹦出来。

        

没有丝毫来历,没有丝毫踪迹,除非是把所有人当成傻子,他们才不会怀疑。

        

而且,这位镇元子大仙在西游原著里的人品过得硬,萧宁愿意相信他。

        

“原来如此!”

        

镇元子没有再问下去,见好就收,毕竟两人不是很熟,冒冒然问别人的来历,已经是无理了,再问下去,就有点不合时宜了。

        

这时,两个道童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可以看到,玉制的托盘上,盛放着五枚果子,有如三朝未满的婴孩,四肢俱全,五官兼备。

        

正是天地灵根人参果树上结下的人参果。

        

“师父,果子打来了!”

        

两个道童站定后,向镇元子请示道。

        

“放到帝师桌上吧!”

        

镇元子淡淡地说道。

        

“是!”

        

两个道童心里嘀咕了一下,乖乖的将托盘放到萧宁的桌上后,退了下去。

        

“一点土特产,招待不周,帝师请慢用!”

        

随后,镇元子装逼似的说出一番逼格满满的话。

        

“这就是天地灵根人参果吗?果然名不虚传!”

        

闻到一股浓郁的果香,萧宁赞叹不已。

        

此果又名草还丹,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再三千年才得熟,九千年才能吃上一吃,每次只结三十个果子。

        

人参果树乃天地灵根,所结之果自是稀世之物,凡人若有缘得此果闻闻香味,就能活三百六十岁,吃上一个,就能添寿四万七千年。

        

“此果虽然比较难得,九千年才可以吃上三十个,对老道而言,作用不大,一饱口福而已!”

        

镇元大仙满脸的笑呵呵,语气中不无得意之色,说道:“但是,对帝师而言,却是每枚一都可添得万年法力,抵得了太上道祖的五转金丹之功效!”

        

“谢大仙厚赐!”

        

萧宁闻言,倒是没有拒绝,直接将五枚果子连同托盘都收了起来。

        

“萧某修为浅薄,正要请教大仙,还望大仙不吝赐教!”

        

收了好处,萧宁转而说起了修行上的问题。

        

镇元子大仙作为老牌天仙境强者,他活的时间并不比玉帝要短。

        

因此,萧宁不想放过这个机会向他请教。

        

“指教不敢当,我等可以论道一番!”

        

镇元子谦虚的回道。

        

这一次论道,持续了半个月的时间。

        

“萧小子慢走,有什么事,招呼一声,老道绝不推辞!”

        

站在五庄观门口,萧宁和镇元大仙依依惜别。

        

经过这半个月的论道,镇元子发现,萧宁的性子、脾气与他很合得来,两人的关系变得比之前好太多,几乎就要磕头拜把子结为异姓兄弟。

        

好在论道告一段落之后,萧宁终是记起,与佛门开战在即,不能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于是,便有了这一幕,向镇元子告别,镇元子极力挽留,依依惜别。

        

“镇元子老兄且留步,有需要的话,小弟绝不会客气,我先走了!”

        

萧宁挥了挥手,脚下生出一朵白云,冲天而起,往南赡部洲飞去。

        

…………

        

常安城外,西山,戍守京都大营。

        

前文有言,整个常安都城内,驻有御林军五万,五城兵马司十万,各部衙门守卫十万。

        

共计二十五万的兵力,乃是护卫皇城和内城的安危,以及维持常安城的治安。

        

而西山大营的戍京大营,却是拱卫京师周边五百里,满营有五十万精兵。

        

此时,西山大营校场。

        

帝师萧宁正在兵部尚书秦琼的陪同下,检阅京营,巡查是否有吃空饷、喝兵血等腐败现象。

        

站在校场的高台上,观看各营,却见一道道精气狼烟冲天而起,形成一道强大的军魂。

        

不错,正是军魂。

        

在这方拥有超凡力量,甚至是仙佛神妖魔共存的世界里。

        

凡人如蚁,任数量再多,也不会是仙神的对手,只能任人宰割,任人鱼肉。

        

后有上古人皇轩辕氏,研究出了人族武道以及练兵之法,得明确信仰、名将调教、严格军纪、赏罚分明等等前提下,有极其细微的可能,诞生出军魂。

        

习练武道者,从练皮、煅骨、易筋、洗髓、换血,到先天宗师,以及最后的武圣。

        

武圣,乃是武道已知的最高境界,其战力无匹,可逆天伐仙,可开山断河。

        

然而,其寿与普通人相等,仅百八十年。

        

且不能飞行,只能在地面上光着脚丫子跑。

        

在这仙佛之下,还有另一重世界,名为江湖。

        

然,江湖中的高手,却又大多在军中。

        

毕竟六扇门中好修行。

        

纵然如此,拥有军魂的精锐之师,普天之下,极其稀少,无一不是各国皇帝的宝贝疙瘩。

        

军魂,乃是一军之灵魂所在。

        

拥有军魂,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最重要的是,可克制一切非人类力量。

        

无论是妖法、邪术、魔法,都会被军魂克制。

        

当今人道昌盛,人类乃是万物之灵,别说是普通妖魔,便是满天神佛,也绝不敢跟拥有军魂的精锐之师放对。

        

那些妖魔食人屠村事件,也只发生在一些小国或是边疆偏僻之地,根本不敢冲击有精锐之师驻扎的人类大城。

        

唯有那些仙人之境的妖王、魔王,才有实力抵挡人类精锐之师的围剿,甚至是逃出生天。

        

仙境之下的小妖小魔,简直是有多少死多少。

        

拥有军魂的精锐之师,也是一个国家的底蕴所在,也是其生存保障。

        

否则,在这神佛显世、妖魔纵横的世界,人类早被其玩弄于手掌心,肆意杀戮欺辱,哪还能有什么万物之灵可言。

        

当然,王莽当初那死于天降横祸的四十万大军,纯粹是乌合之众,真正的士兵不超过十万,唯有那三万精锐之师,大多数都活了下来。

        

看了整个西营的情况,萧宁满意的点了点头,对身后的秦琼等人说道:“勉强过关,再接再厉,不要懈怠!”

        

“随后,本官会和皇帝说明此事,奖赏不会少你们的,尔等加紧训练,整军备战!”

        

秦琼闻言,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

        

这位神秘的帝师之前没有打招呼,突然说要巡视西营,可把他这个兵部尚书给吓了一跳。

        

好在,近些年来,虽然天下太平无战事、四海升平民安泰,军备略有松弛。

        

但却好在没有荒废一空,勉强能令帝师大人满意。

        

否则,帝师大人要是发怒,怕是整个兵部衙门从上到下都要撤换一新。

        

杀头都是轻的,就怕连累了三族。

        

“帝师大人,我大新真的要和域外胡教佛门开战?”

        

来到中军大帐,待众人都坐下后,秦琼就迫不及待的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不错,本官已经说的很清楚了,那佛门的观音菩萨心怀不轨,妄图控制皇帝,以大开方便之门,便于佛门东传,侵蚀我大新百姓的血性!”

        

坐在首位上,萧宁点了点头,说道:“那观音被本官当场抓住后,本官又找上西天灵山,向那佛门首领如来佛祖要个说法,在天外天大战了一场,斩其丈六金身,毁其佛祖舍利!”

        

“随后,和谈不成,为报皇帝被辱之仇,本官杀了观音泄恨,决定和整个佛门开战!”

        

“尔等可有何异议?”

        

说完之后,萧宁一双虎目扫视着底下的众多兵部官员、军中将领等。

        

这些将领,无一不是先天宗师的存在,甚至其大统领更是一位积年武圣。

        

然而,在萧宁位气势下,仍感自身的渺小。

        

他们心中一凛,齐声道:“吾等皆无异议!”

        

“很好!”

        

见军心可用,萧宁满意的点了点头,又勉励了几句后,起身离开了西山大营。

        

到皇宫此行的结果和皇帝王建德说了一遍之后,萧宁又回到了帝踏峰上。

        

自五庄观回来之后,萧宁就没有停歇,将与如来大战的结果、与太上道祖商议、与佛门开战之事和王莽说了一遍。

        

而后,整个大新帝国犹如一台超大型战争机器,在太祖皇帝王莽一声令下,全力开动了起来。

        

封锁九边,准备粮草,整军备战!

        

如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萧宁反而轻闲了下来,只需要在山上等待一个结果就行,能做的已经做了,除非是被打到了京师,否则,他出手的机会很少。

        

……

        

在他自己的大殿中,萧宁盘腿坐下,内视己身,泥丸宫中的元神散发着万丈毫光,比之以往愈发强大了一丝。

        

法力无边,肉身无敌,全身上下再无漏洞,浑然一体,自成天地。

        

在元神深处,有一道玄之又玄的印记。

        

这便是真仙才有的真灵。

        

真灵不灭,真仙不死!

        

一念成真、一灵不寐,万象无妄,天上地下将再无任何虚妄可以迷惑真仙,不止如此,凭借无妄之能,诸般种种真实虚妄尽在其一念之间,其念若有,那就是无也有;其念若无,那便是有也无,心念变化,唯我独尊!

        

从此以后,再无灾劫临身,无灾无难,逍遥十二万九千六百年。

        

之前,说是和镇元子论道,那是往自己脸上贴金,以萧宁的境界道行,只有听道的份。

        

听了镇元子的讲道之后,萧宁自感大有收获,在真仙之道上往前踏进了一大步。

        

说起来,这次倒是不亏。

        

得了太上道祖一葫芦三十六枚五转金丹,又得了镇元子的五枚人参果。

        

若是将之尽数吃下,或许可将法力凝练至真仙大成之境,但却不能突破天仙境。

        

纵使战斗力有所提升,却没有质的变化,萧宁不想这样做。

        

刚突破真仙境不久,底蕴尽去,若是急着突破下一个层次,恐怕对后面的突破有影响。

        

那么,还能提升战力的,唯有体内的小天地了。

        

萧宁将心神下沉,来到了原本下丹田紫府的位置,可以清楚的看到,那里已经变了一番模样,一个拳头大小的混沌空间,正散发着永恒不朽的气息。

        

这,正是他体内的小天地!

        

花费了二十年时间,前后动用了海量的资源,不仅将自身所存下来的所有资源花费一空,再加上大新帝国举国之力的供奉,才勉强将其开辟而出。

        

初开辟时,小天地不过方圆里许,天高百丈,地厚百丈,说是小天地都很勉强。

        

前些日子,萧宁将观音菩萨捏死血祭,其一身精华全部被小天地吸收。

        

如今,月余时间过去了,小天地终于消化了这股庞大至极的能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随着萧宁心神的注视,焕然一新的小天地出现在他的眼前。

        

首先是世界的面积,从里许方圆,长大到了五百里方圆,直接膨胀了五百倍。

        

天变高了,地变厚了。

        

天地元气浓度从稀薄无几,浓郁了数百倍,变得堪比《倚天屠龙记》世界时的浓度。

        

不仅如此,原本满是黄沙的土地,如今竟然有了土壤不说,还有一层薄薄的草菌类植物覆盖其上,绿意盎然,生机勃勃。

        

如今,这方小天地可以算得上是一方福地。

        

简直就是一波肥!

        

与此同时,萧宁身上的签到系统自动更新了宿主信息,被他立即感应到。

        

……

        

【宿主】:萧宁(初级会员)

        

【积分】:1664761

        

【当前连续签到】:218458天

        

【最大连续签到】:218458天

        

【境界】:三阶永生·无漏真仙境

        

【功法】:黄庭经、九转玄功(第五转)

        

【内天地】:福地

        

【宝物】:菩提树(玄阶上品)、乾坤镜(玄阶下品)、乾坤尺(玄阶上品)、净瓶杨柳(地阶下品)、五转金丹×36(地阶下品)、人参果×5(地阶下品)

        

【仙典】:地阶中品【大品天仙诀】、天阶中品【九转玄功】

        

【神通】: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开天辟地、法天相地

        

……

        

宝物中,多了之前所得到的金丹和人参果。

        

还有得自于观音手中的净瓶杨柳。

        

……

        

【物品名称】:净瓶杨柳

        

【物品等阶】:地阶下品

        

【物品介绍】:

        

净瓶可收一海之水,收放自如,有杨柳插在瓶中,可孕育甘露。

        

甘露乃木系精华,可促进世间一切植物的成长。

        

甘露孕育:1滴/1天

        

……

        

这个瓶子,萧宁还真看不上。

        

毕竟,一个大男人,托了个瓶子在手上,总感觉怪怪的。

        

因此,他将这净瓶杨柳放置在内天地中,以其木系、草系之能,促进内天地的生长。

        

除此之外,个人属性中,还多出了一栏信息,内天地。

        

点击内天地,进入二级页面,出现了内天地的详细介绍。

        

【内天地属性】:

        

【等级】:福地

        

【面积】:方圆五百里

        

【能量】:后天能量(12.1%)

        

……

        

内天地的等级,大致从能量浓度、世界面积等方面划分,从低到高为:福地、洞天、小世界、小千世界、中千世界、大千世界…

        

小天地初开,只是个零蛋蛋,直到方圆百里以上,可称为福地;方圆千里可为洞天;方圆万里为小世界。

        

随后,小千世界及以上的层次,不仅有世界面积要求,还有能量浓郁度、生机程度、世界组成等等要求。

        

总之,如今仅仅是福地层次的内天地,不过是万里长征第一步,还早得很呐。

        

“咦,不错嘛!一名真仙境的全身精华竟然有如此大的作用,我是不是可以去找几名真仙来杀杀,用来壮大小天地?”

        

拥有整个小天地权限的萧宁能感觉得到,如今的小天地,对他的实力增幅比例,变得更大了,几乎可以增加他一成的战斗力。

        

“算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若是这样做,与魔道中人又有何异?此法断然不可取!”

        

他思虑良久,终是放弃了之前那荒谬绝伦却又无比诱人的想法。

        

来到窗外,萧宁负手而立,看着远方的天际,怔怔的出神。

        

“咦,不对,我好像忘了什么……”

        

站立良久,萧宁眉头微皱,他眨巴了一下眼睛,眉头舒缓了开来。

        

“孙猴子,我怎么把你给忘了?”

        

过去了六百多年,萧宁差点把孙猴子给忘了,好在他想起如今这是在西游世界,要知道,猴子可是主角啊!

        

想到这里,萧宁哪还再犹豫,心念一动,破开空间,径直前往孙猴子的关押地。

        

…………

        

建兴郡、陵川县。

        

一座巍巍奇峻高山,矗立于此县东郊二十里外,高接青霄,崔巍险峻,林荫森森,密布古木,野兽嘶吼。

        

山之阴,乃是一座悬崖,乱石林立,荒无人烟。

        

半空中,纯净蔚蓝的空间好似画纸般,被人从中撕裂开来,从中钻出一道人影。

        

周边人迹罕至,否则,若是有人见到这一幕,肯定会目瞪口呆,五体投地,拜服不已。

        

从常安城一步跨出,萧宁就来到了千里之外,五行山的上空。

        

六百多年过去了,这个地方大变了模样,以往只是一座光溜溜的石头山,如今却变成了一座层峦叠嶂的大青山。

        

时间,果然是世上最神奇的武器。

        

缓缓降落下来,萧宁来到了五行山背面的悬崖下。

        

尖嘴猴腮的猴头上已经长满了青苔藓,猴耳中长出了碧萝草,眉间土鼻凹泥,十分狼狈,指头粗手掌厚,尘垢多多。

        

唯有两只眼睛转动,嘴巴能说话,身体动弹不得,正是五百年前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孙悟空。

        

“猴子,看你这样子,小日子过得还不错啊!”

        

在离猴子丈许远的地方,萧宁蹲了下来,调侃着笑道。

        

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猴子飞快转过头来,睁开一双布满泥垢的猴眼,直盯着萧宁。

        

“你…是…当…年…那…个…人…类?”

        

半晌之后,它艰难的开口,从喉咙里蹦出几个字。

        

或许是很多年没人和它说话,也没有人再管过它,这只被众仙神抛之脑后的猴子,差不多快把说人话这项身体本能给遗忘了。

        

说起来,萧宁和王莽的到来,确实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

        

最起码,因为王莽建立的大新帝国一直延续至今,这六百多年少有战乱,也就没有百姓隐居深山。

        

导致原著中,隐居住在五行山上,给孙猴子送果子并和它说话的那个牧童,如今没有了。

        

又因为观音已死、如来重伤,导致本该刑满释放出来的孙猴子被遗弃了,再也没人管它了。

        

“你还记得我?记性不错嘛!”

        

萧宁颇有些意外。

        

“咳咳,想不到,俺老孙被关了六百多年后,第一个来看俺的人居然是你,更让俺想不到的是,时隔多年不见,你居然已经成仙了。”

        

孙猴子咳出一口浓痰,又清了清嗓子,终于又恢复了正常的说话。

        

“这六百多年,猴子你被送在五行山下,修为半废,早已不复当年那意气风发的齐天大圣!”

        

萧宁点了点头,说道:“而外界却是风起云涌,在前段时间,我杀了佛门一个菩萨,并把如来痛揍了一顿,如今他躲起来疗伤,把猴子你给忘了!”

        

顿了顿,他又说道:“因此,我正在琢磨着,是不是要把你从五行山下放出来,还你自由!”

        

“小子,不,大哥,你快把俺放出来,俺要出去,俺要出去!”

        

孙猴子原本耷拉着的脑袋,听到了萧宁的话之后,双眼瞪得老大,猛然抬起头来,大声嚷嚷着,语气又快又急,神情很是激动。

        

“……”

        

原来你是这样的猴子,一点节操都没有。

        

萧宁眉头一挑,颇有些无语。

        

“放你出来当然不是问题,但是,毕竟当年咱们有点小过节,我记得……我那小弟王莽,让手下人尿了你一脸,你不会出来之后寻机报复他吧?”

        

“我想了想,还是算了,你还是继续关着吧!”

        

萧宁故作沉吟了一会儿,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