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还没有试过在书房/我玩工地上的少妇

     

楚云穿上自己破破烂烂的薄棉袄,再套上大军妈给她改的外穿的大襟衣服去上班了。

        

到了食堂,果然没有再看见林丽的身影,想到她不在了,楚云心中一片轻快。

        

虽然没有怕过林丽,但是老有个人用憎恶的眼神时不时的暗暗瞪你一眼,那感觉还是让人很不舒服的。

        

下午两点钟一到,楚云提着杨大叔分的一海碗饭刚走出食堂不远,迎面看见两个男人对她喝道:“站住!”

        

楚云不知道这两个人什么来路,但是既然敢这样对她说话,在厂里应该不是等闲之辈。

        

她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手里还提着分的饭。

        

杨大叔叮嘱过,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们食堂内部把卖不完的饭给分了下去。

        

于是把装着饭的布袋子往背后一背,趁机就把那碗饭给放淘多多了。

        

可是自己手里提着个包,这么明显,那两个男人肯定看见了。

        

如果那两个男人看见她鼓鼓的小布包变成瘪包包了,人家必得起疑。

        

于是又飞快的在陶多多里买了两本厚厚的临床医学入门书放布袋里了。 

        

那两个恐怖的男人走到她面前,严肃的问:“你把什么藏在身后了?”

        

“没把什么藏身后呀。”楚云装起糊涂,把身后的布袋子拿到跟前,交给其中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打开布袋子一看,里面是两本厚厚的医学书,狐疑的看了她好几眼。

        

然后道:“有人举报你们食堂内部瓜分集体物资,麻烦你配合我们去保卫科调查一下。”

        

楚云听了这话吓得腿软,幸亏她天生性格谨小慎微。

        

管他来者是谁,目的是什么,把赃物藏好,不让人家抓到把柄就对了。

        

不然现在人赃俱获,等待她的还不知道是什么。

        

楚云脸色发白的跟着那两个男人来到了保卫科,看见先她一步下班的胡大妈正坐在办公室里被两个男人审问。

        

每次下班,胡大妈一般都不会第一个走,总要留下来检查一下炉火安不安全才走。

        

今天第一个离开,是因为她小孙子发烧了,她急着回去看她小孙子。

        

而楚云会在其他同事之前离开,是因为同事们照顾她晚上还要去读夜校,让她早点走。

        

没想到两个从来不率先下班的人难得一次领衔下班,结果双双被抓。

        

楚云心想,保卫科的这些同志没有一个笨蛋,在食堂附近守株待兔,却不进去搜查。

        

因为进去搜不到证据,即便他们抓住分好的米饭,只要没被私人带出食堂,就不能算赃物。

        

楚云走进办公室时,听见胡大妈正在负隅顽抗:“我们食堂从来没有瓜分饭菜的事,顶多中午肚子饿了盛点米饭吃,连菜都不敢夹。

        

这碗米饭是我买的,厂里又没规定食堂内部职工不能买食堂的饭菜。”

        

承认偷吃一点米饭是不会有问题的,因为食堂一直要忙到下午两点才下班,中间不吃一点,人会饿得受不了的。

        

但是坚决不能承认偷拿饭菜往家带。

        

把没付钱的饭菜带出食堂跟在食堂里偷吃是两个概念。

        

前一种情况可以定性为偷窃集体财产,是会被开除的,后一种情况情有可原,只用批评教育两句就行了。

        

那两个审问胡大妈的男人有些气急败坏,见同事带着楚云进来了,其中一个男人打起了心理战,斜睨着胡大妈道:“你现在不招,待会儿有人招,你连坦白从宽的机会都没了。”

        

背对着楚云的胡大妈转过头来紧张莫名的看着楚云。

        

如果楚云招了,即便她不招,也能够判她偷窃集体物资罪名成立。

        

要是被开除了,那就惨了,她今年已经四十八岁了,只用再熬两年就退休了。

        

如果在退休前被开除了,是没有退休金可拿的,她下半辈子怎么办?

        

楚云为了让胡大妈安心,故意失手把布袋子里的两本书给倒了出来,掉在地上。

        

然后蹲下去捡,一脸惶恐的问带她来的那两个保卫科的同志:“你……你们想要我招什么呀?难道在工作时间看书也不行吗?

        

我是新来的,什么厂规都不懂,我以后不在工作时间看书了,你们放了我好不好?”

        

她绝对不能让胡大妈乱了方寸,然后全盘招供,那样一来,整个食堂没有一个人会有好结果,全完蛋。

        

为了自保,她必须得让胡大妈安心:她这边没事,她那边一定要挺住。

        

胡大妈听了楚云的话,砰砰乱跳的心总算渐渐平静。

        

只要小丫头没有人赃俱获,她这边死咬着不承认米饭是内部偷分的,而是她买的,保安科的人能奈她何!

        

去向她那些同事取证?

        

她敢打包票,所有的人都会帮她遮掩的。

        

保安科找不到证据证明她这碗米饭是赃物,那她就没事了。

        

那两个审问胡大妈的男人狐疑的看向把楚云带来的那两个同事,问:“没在她身上搜出赃物?”

        

那两个同事全都摇了摇头:“没有,不过我们还是要审问一下她。”然后把楚云带到了隔壁办公室审问。

        

不管那两个男人问楚云什么,她都一副吃惊又懵圈的样子。

        

“什么?瓜分卖不完的饭菜?没有呀,每次都卖得干干净净,饭桶和菜盆还是我洗的呢。”

        

“什么?有人背着我瓜分卖不完的饭菜?没有哇。

        

刚才我已经不是说过了吗,因为我是新人,所以每次卖完饭菜,饭桶和菜盆都是我洗的。

        

我敢指天发誓,每餐的饭菜全都卖完了,所以不存在瓜分一事,一定是有人故意诬陷我们食堂。”

        

楚云心里极为不屑,想让她咬出同事那是不可能的。

        

她把别人咬出来,别人就会把她咬出来,大家一起完蛋。

        

审问了楚云将近半个小时毫无收获,又没有从她身上搜出赃物,保卫科的人只好把她给放了。

        

楚云离开时,经过胡大妈所在的那间办公室,只看见她的背影,看不到她的脸,也不知道她挺得住挺不住。

        

为了以免引起怀疑,楚云不敢多看,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离开了。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