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好大 进不去了/求求你 我撞还是你坐

鬼爷同柳依依一同往矿山深处走,为了防止手下不知情再误伤了她,他便故意放慢脚步落在身后。听手下回报昨日有个女人送上名帖要见杨王妃,看来那个疯女人的家人找上门来了。莫舒留给自己的烂摊子,他是得了便宜又卖乖的阴险小人,自己早该想法子处理干净免得生出不必要的麻烦。

        

又见柳依依一路上心神不宁处处观望,这情形显见得是在寻找同伙。会不会疯女人的家人和她有甚瓜葛?这样想着,心中便生出主意来。

        

“听说矿山上有位极其漂亮的女人,整日里四处游荡疯疯癫癫且能以悲歌唤情郎。又自称王妃什么的,可惜落在这种鬼地方。”

        

“王妃?莫非就是那位赤炎太子莫舒的女人?”

        

“大抵如此,否则山窝窝里岂能飞出凤凰来!”

        

“莫舒好狠的心,竟然把自己的女人送进这种鬼地方,只恨当初未能认出他的真面目早日揭穿。”柳依依不由想到蝶舞,她也是被遗弃女子中的一位吧。莫舒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潜入京城祸乱人心。又勾结大周的官员开采金矿,不惜用枕边人贿赂对方。

        

这种男人岂配活在世间,若是让自己再次遇见一定非杀他不可。

        

“那女子便是宏隆杨氏的二小姐杨芷,竟然胆敢得罪杨家,我看这山里的人气数大抵尽了。”柳依依说完便暗暗注意小鬼的神情变化,果然不出所料,提到宏隆杨氏对方立刻吓得变了色。

        

既是宏隆杨氏的人,自己刚好顺水推舟让他们把杨芷救出去,免得引火烧身。只是没有想到敌人的来头这么大,先还觉得不过陪着柳依依在山里随意玩儿,现在看她也绝非仅是一般镖局的背景。

        

鬼爷刚想到这一点便印证了自己的想法,但觉一道寒光在斜前方向自己袭来,手握短刃即刻就要冲上前。

        

“小心!”柳依依高声提醒身边人,自己却临危不惧上前一步手握一把绿色丝绦险险扫落飞来的暗器。以她的身手想要躲过偷袭简直轻而易举,但是对方的暗器显然不是对她。她挺身而出之时便是将自己暴露在危险之中,再看小鬼已经傻在一旁。

        

“趴倒!”柳依依只当小鬼吓傻了,上前一把将其按倒在地。

        

可是待得看清楚地上的暗器,柳依依立时高兴起来,忙又起身喊道:“惑惑,还不赶紧出来!”

        

惑惑这才跳下山坡出现在二人身后,满面惊恐的瞪视着柳依依的身后。

        

柳依依哪知其中内幕,姐妹许久不见,此刻看到惑惑安然无恙不知有多开心。

        

“林潇呢?”

        

惑惑却一把拉过姐姐来,怒目瞪视着鬼爷,大有一触即发的架势。

        

“惑惑你干什么,这位是姐姐刚刚进山遇见的小鬼,要不是他,我还不能这么快找到你。别耽误时间了,赶紧带我去看林潇。”柳依依并未注意到惑惑的戒备之心,拉着她便走。

        

鬼爷见柳依依要走,不知怎的又忘了刚才的防备,反倒上前拦住了两人的去路。

        

“他去好说,姐姐这个i样子若是想要在这里救人怕是有些难度,还是让我去吧!”

        

柳依依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装扮,又看了看惑惑,忽然意识到问题的所在。但是既然林潇近在咫尺,自己不能亲自将其救出实在不放心,皱了皱眉头杵在原地开动起脑筋。

        

“小鬼,你的衣裳借我用用!”柳依依说完就动手去扒拉鬼爷。她素日混在男人堆里最是个没规矩的性子,为此没少被娘亲嗦落,可惜一直没改过。

        

鬼爷同柳依依倒是有些相似的地方,他是随父亲一同进的矿山,从小到大都混在男人堆里。光天化日之下让个女人扒拉了衣裳,所以只是干瞪眼,大脑中一片空白。

        

柳依依三两下将衣裳套在身上,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十分满意。这个邋遢肮脏的样子大概没人能看出自己是个女子,不由得意的向小鬼道:“小鬼,快看!”

        

鬼爷心思恍惚间但见面前女子笑靥如花灿若朝霞,及腰乌发飘洒之间阵阵沁人心脾的芳香。她便是再怎么掩饰也无法遮挡半点绝代芳华,莫非是天上的仙女下到了凡间吗?

        

“好看!”不由自主的赞赏道。

        

柳依依立时气鼓鼓的瞪了他一眼,“谁说的好看,明明又脏又邋遢。算了,跟你说不通,傻孩子。等姐姐办完事情带你回京城,你自然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美人。”

        

鬼爷尴尬的扯了扯脸皮,莫舒给自己送来的美人何其多,但是如柳依依这般美的,他这一生只见过一个。

        

惑惑领着柳依依二人赶紧回去救林潇,鬼爷为了保护柳依依也忙跟上前去。

        

柳依依隔着老远便看到前方一群人围拢在一处,不知怎的心中忽而生出一丝不祥之感,甩开二人施展身手几个起落便近得跟前。

        

“快把林潇交出来!”

        

老鼠屎正领头带着一群矿工扒门缝,冷不防身后传来个娇滴滴的声音。众人皆是心中一阵狂喜,随之浑身上下阵阵酥麻。一双双眯缝着的眼睛中淫光四射,甚而有几个不由得就丢了魂失了神,丧尸般的紧盯着柳依依。

        

“再不交出人来,我可就不客气了!”柳依依晃动手中一把绿色丝绦,乍见面前情形已是猜出其中必有蹊跷。

        

“山里来了新人,没想到小哥这般娇滴滴的,倒是和那个叫什么销魂的有几分相像。”老鼠屎仰仗自己今日立了头功,若是犯事必有老刘头相护,是以也就更加猖狂。

        

柳依依嫌恶的冷哼一声,却见那说话的人已经晃晃悠悠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老鼠屎越是靠的近越是觉得有猫腻,闻到了女人的香味儿,可比里面那个小白脸更让人得劲。

        

“唰!”不待老鼠屎再多靠近一寸,忽觉面上一阵刺痛,人随着往后摔出一丈去。

        

众人吓得这才回了神,低头看向刚才还得意忘形的老鼠屎。

        

“妈啊!”一声尖叫炸了锅。原来老鼠屎已经被人自左耳朵至右耳朵,沿着两只眼睛整个儿划开。此刻双眼爆裂,半边的颜面噗噗的往下涌血。

        

柳依依回头看向身后,鬼爷手中的短刃正是自己送他的那柄。

        

不由赞赏的竖了个大拇指,紧跟着疾步上前来到窝棚门外。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