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把我摁在腿上打/王爷手指进入幽谷

关羽拔营的同时,对面的蒋义渠和文丑也发现了这个情况。

        

蒋义渠原本可以借着骑兵的机动力优势,快速绕后到关羽侧背足够远的地方,然后再重新往北渡过洛水截击关羽后路的。但随着关羽也开始后退、而且一边后退还一边严密防守洛水北岸,让蒋义渠的迂回速度与效率大大降低了。

        

加上关羽军中忽然放出的“关羽中箭,被蒋义渠的幽州突骑射伤”的消息,烟雾弹重重,蒋义渠愈发不敢自作主张冒进求战。

        

他还得把前线遇到的情况、通知昨晚刚从虎牢关外的酸枣赶到文丑军中的监军审配,听听审配的意见,虽然两部只相距二十几里地,但信使往返也需要延误一些时间。

        

(注:袁绍经常派心腹的谋士担任监军,沮授是各军的总监军,另外颜良文丑这种带几万人出征的部队,也有临时监军。这次的监军是审配,河北派谋士,跟颜良文丑合作多次了)

        

审配慎重思索了一下之后,建议蒋义渠加速绕后,甚至绕到靠近雒阳城东的时候,再北渡洛水阻击关羽后路,这样应该能拉开足够的安全距离防止关羽耍诈。

        

一旦发现关羽军战力未损,也可以及时变招避战。甚至可以考虑先分兵进雒阳城受降,接收雷薄的改编。

        

蒋义渠执行了审配的方案:既然关羽可能是示弱诱敌有诈,那就稍微再绕远一点,应该就可以躲避关羽的诈了。

        

五月初九剩下的半天时间,就在这种运动战中度过。

        

文丑为了拖延关羽的速度,偶尔派出轻兵正面骚扰、让关羽必须结阵而退不能用行军更快的长蛇阵。但关羽治军严谨,把这些拖时间的骚扰都一一击破,行军速度也不得不放缓了一些。

        

傍晚申时,蒋义渠总算绕到比关羽更靠西二十里的位置,都看到雒阳城东面的城墙了。 

        

蒋义渠觉得已经拉开了足够的距离,一方面分出一些人,大约三四千人,喊开城门放一些袁军骑兵进城受降、控制住部分城门。

        

另一方面,他带着剩下的一万两千骑兵,从雒阳东门外北渡洛水,宛城对关羽侧翼的直接威胁。

        

洛水毕竟是黄河的重要支流,大部分河段有百余米、折五六十丈的宽度。在雒阳城东,更是有一段特别宽的,足有三百丈——不过别看这地方宽,也正是因为宽,所以水浅流缓,水量都平摊了。

        

蒋义渠的一万多骑兵要在别的地方渡河,还得专门找船,到了雒阳城东这段宽而浅缓的河道时,就可以找浅滩让马匹徒涉而过了,淹不死。只是要走慢一些,小心谨慎。

        

蒋义渠乃至颜良文丑那些河北将领,原先也没打到雒阳来过,他们对周边的地理了解肯定更加流于理论,要靠同阵营的其他在雒阳做过官甚至带过兵的前辈指点。

        

比如袁绍本人,加上淳于琼,这俩人当年都是雒阳西园八校尉之一,对雒阳周边的用兵地理就极为熟悉。但袁绍高高在上,大部分没来过雒阳的河北将领战前需要这方面的地理知识细节,只能请教淳于琼。

        

蒋义渠决定在这儿渡河,也是理论结合实际的结果。开始渡河之后,他才意识到部队过河的速度比预想的要更慢一些。

        

三百丈宽的河道要让马匹慢慢徒涉过去,没半炷香的时间根本走不过。并行的马匹数量多了,容易踩到旁边不够浅的淤滩陷下去。并行得少了,又没有足够的战友马匹分摊洛河水流的冲击力。

        

一开始的尝试阶段,因为不熟悉水文,淹死冲走的骑兵和马匹都有好几十个。

        

蒋义渠这般缓缓渡河的时候,忽然就注意到东边北岸有数千骑兵狂飙而来,而他的部队正好处在会被“半渡而击”的状态下。

        

“关羽?他怎么可能来得这么快?他的军中最多只有五六千匹马,我军跟他们都对峙两天了,怎么可能不知道?

        

刚才正午的时候他为了撤军,马队还都分配去拉那种奇怪的大车,怎么可能还有充足的马力突然加速来袭击我?而且这个骑兵行军速度,怕是比前天他斩杀颜将军那一战时还快吧!这怎么可能做到的!”

        

蒋义渠心中充满了郁闷,还有一点绝望,他觉得自己留出的提前量裕量足够大了,跟关羽至少有二十多里距离,全军渡个河肯定是应该来得及的。

        

关羽就是临时变招,难道他集结部队、构成战斗队形,这些都不要时间的么?怎么可能做到那么兵贵神速?

        

直到关羽的骑兵杀到近处,蒋义渠心中这个疑惑才解开——关羽引以为傲的胸甲骑兵,居然连锻钢胸甲都没穿!其他那些会导致部队过于沉重迟缓的装备,也都有所省略,马匹的皮质胸兜也没装备。

        

关羽这是临时调整了自己的铁骑兵的装备,硬生生获得了近似于轻骑兵的机动力、同时又继续采用重骑兵的战斗战术方式么?

        

把刘备阵营近战重骑常年依赖的铁甲,在特殊的具体战场环境下临时脱掉换取在更快更好的时机赶到战场,这一手谁能料到?

        

虽然没有了铁甲,防御力确实暴跌,可你架不住蒋义渠的部队刚渡河了一半啊!轻甲的劣势与半渡而击的优势一抵消,依然还是明显占优。

        

蒋义渠惊恐之中,还看到了关羽本人标志性的红面长髯、还有那柄醒目无比的青龙刀。哪怕还隔着近百步,看不清楚其他细节,蒋义渠依然感到一阵不寒而栗。

        

他并不知道,关羽这只是来鼓舞士气稳定人心、虚则实之的。从头到尾,关羽都是单手提着刀逡巡奔驰指挥手下冲杀,他自己根本不上,因为右手的伤势让他根本无法用力。

        

即使是不受力状态下的骑马奔驰,因为血液循环加快血压升高,关羽都觉得右臂伤口处隐隐作痛,或许此战虚张声势完之后,这儿的伤口又会崩裂、导致又要多拖好几天才能愈合。

        

不过,关羽的出现,本身效果就已经很不错了。因为袁绍军骑兵在战前都听说了“关羽前天中箭了才急着快速轻装退兵、把营帐等辎重都丢了”。所以只要关羽露脸,就能让袁军骑兵纷纷有一种“我们又中计了”的恐慌感。

        

让成千上万人心里都多这一根刺、士气和战斗意志遭到打击,本来就是一个巨大的buff,比关羽亲手斩杀百人效果还好。

        

蒋义渠哪有胆子确认关羽有没有本事亲自冲杀,他自己身边列好阵的亲兵又不多,就果断在关羽离他百步远的时候、就开始疯狂撕扯脱掉自己的铁甲,然后噗通一声跳进洛水里试图潜泳藏匿行踪、回到南岸。

        

结果蒋义渠显然是高估了自己作为一个河北将领的水性,他虽然稍微会游点水,但“潜泳”这种技术动作显然要求过高了,一个不慎没掌握好,就被冲到了洛水下游。

        

幸亏他是大将,旁边的士兵们都盯着他保护,大喊让南岸还没过河的士兵捞人搜寻,最终好歹是没有淹死。他只是昏迷了一小会儿,被士兵们找到捞起、驮着锤背呛水,苏醒过来,没有成为丢人的溺死大将。

        

“咳咳咳……我昏了多久?”呛出河水后的蒋义渠,又躺了一会儿缓了缓神,才意识到刚才又打了一仗,连忙关心军情。

        

“校尉,在您溺水昏迷那段时间,我们已经被杀败了,北岸骑兵死伤逃散数千,其中好多是被赶下洛水淹死的,我军至少又折损了两三成的骑兵,不过再捞捞或许还能多救回来一些失踪的。关羽军已经通过了,我们根本不敢再追击。”

        

蒋义渠恨恨叹息,却也无可奈何,他身边可没有贾诩,不知道“胜兵追败兵失败后,可以考虑用败兵再追胜兵或许还能赢一次”的道理。

        

既然连输两场,蒋义渠和文丑都失去了信心,只敢合兵一处慢慢跟在关于后面、离得远一些,只求礼送出境,把这个瘟神送了。

        

……

        

关羽摆脱了文丑和蒋义渠的贴身追击之后,终于快速行军,往小平津来路的方向稳健撤退。所有的马匹也再次腾了出来,用于拉大篷车。

        

毕竟黄河是自西向东流淌的,关羽撤军的路上这些篷车都是在岸边用马拉着走比较快,下河划的话需要逆水行车,所以能走平坦的河边陆路就尽量走陆路。

        

然而,关羽好不容易斩颜良、杀败蒋义渠并吓得他投河呛水、还逼远了文丑,但他却终究没有安全抵达小平津。

        

就在关羽略微松懈的时候,小平津方向有一股败兵凄惨奔逃而来,关羽心中一惊,连忙拦住去路找败兵中的军官问话。混乱中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一个浑身是血的偏将,正是被关羽留在小平津守渡口的郝普。

        

关羽急问:“怎么回事?袁绍军这么快就从河内对我们发动了进攻么?还是函谷关的原袁术旧部突然发难了?你在小平津渡口也有两千人,函谷关那点人奈何不了你才对!”

        

问归问,关羽还是很体恤下情的,让让给郝普喝了点水,对方稍稍喘息后才哭诉:“将军,是吕布部将魏越、成廉以精兵先渡,攻占了小平津渡口,就是今日午后的事儿。

        

敌军当时为了劝降,还对我军攻心,说此刻怕是清水河口与东垣也分别被张辽他们袭取了。还说……还说吕布会亲自来取将军首级,张辽会拿下河东全境。”

        

关羽怒斥:“这不可能!斩颜良不过是三天前的事情,也就是说我军与袁绍军正式发生冲突,也不过是三天前!袁绍如果要对我们全面开战,信使往还、决策不要时间的么?吕布从上党或者野王集结部队、行军过境不要时间的么?

        

现在这时间,以袁绍之优柔寡断,他能听到颜良死讯、并且做出全面开战的决策,派出信使通知吕布,就很不错了,说不定都还没通知到吕布呢!吕布的大军怎么可能就出现在河东郡内的清水河了?”

        

愤怒归愤怒,但小平津渡口被夺应该是事实,关羽短暂的愤怒之后,就陷入了神经紧绷的思考:敌人对后方的侵袭已经到了何种深度?归路被断怎么重新打通?

        

明早是五月初十……徐晃那一万人,顶得住吕布张辽么?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