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几个人按着吃奶/来尝一尝车厘崽十八书屋

      

听到他这话, 博盈想也不想反驳:“我睡相哪里不好了?”

        

不过就是会踢被子,这不是一般人都会干的事吗?

        

贺景修站在房间阳台,瞳孔颜色像漆黑夜色一般, 是化不开的墨。

        

不自觉的, 他的记忆也被拉回到了那一晚……的床上。

        

把东西收拾好, 贺景修催促她去睡觉。

        

他那间公寓, 除了偶尔有同性朋友去过一两次外, 从没‘接’过异性朋友, 博盈是第一个,也是第一个深夜被他接回去的。

        

把那堆被雨淋湿的书弄好,她眼皮都睁不开了。贺景修把房间让给她, 让她锁门, 自己抱了被子睡在沙发上。

        

他留心着博盈在房间里的动态, 刚开始里头没一丁点动静, 博盈也睡得很沉。

        

到后面, 贺景修被她的呓语吵醒。

        

他这才发现,博盈没锁房门, 只轻轻地掩上,给人可乘之机。

        

贺景修对她的安全意识很怀疑, 但在当下那种情况, 又不得不推门进去。 

        

他开着床头的小灯, 一眼便注意到了她发红的双颊, 全身也滚烫。

        

贺景修喊她, 想带她去医院,博盈根本不依, 只一个劲抓着他的手,念叨着她的那些书, 边说边哭。

        

贺景修没辙,只能打电话给家庭医生。

        

晚上的那场大雨,把路堵了不少,大半夜的家庭医生也过不来。

        

后面,贺景修只能按照医生交代,把退烧药塞进博盈嘴里,然后给她物理降温。

        

折腾到了三点,博盈才稍微老实了点,再次睡了过去。

        

但她的手,依旧攥着贺景修的衣服,让他根本无法动弹。

        

贺景修太困了,眼皮耷拉着,挣扎了几次没挣脱开,也随她去了。

        

他靠在床头柜,一只手借给了博盈。

        

昏昏欲睡间,他被惊醒。

        

贺景修睁开眼看才发现,发着烧还能像八爪鱼一样缠绕在他身上,他把她的手拉开,她的脚又缠了上来,脑袋也一直往他那边钻。

        

……

        

想到这,贺景修瞳仁的颜色更深了。

        

他喉结不受控地上下滚动,眸色沉了沉,“博盈。”

        

“啊。”博盈正沉浸在辩解中,“怎么了?”

        

贺景修默了默,浅声道:“这种事以后别拿出来跟人讨论。”

        

博盈眨眨眼,茫然问:“哪种事?”

        

贺景修沉默。

        

安静了三秒,博盈似乎反应了过来,她无言半晌,上下唇动了动,憋出一句:“你想多了。”

        

除了女性朋友外,男性朋友也就贺景修见过她睡觉的样子,除了他,她还能跟谁讨论。

        

贺景修沉沉应了声,“那现在睡觉?”

        

“嗯。”博盈看了眼时间,确实不早了,“晚安。”

        

这是她说的第三次。

        

贺景修笑了下,“晚安。明天见。”

        

博盈一愣,唇角往上牵了牵,“明天见。”

        

        

可能是这一通电话的缘故,后半夜,博盈睡的很好。

        

到闹钟铃声响起,她才从睡梦中醒来。

        

到公司时,裴云梦看她精神抖擞模样,捧着咖啡杯好奇,“你今天怎么这么有精神?”

        

博盈挑眉,不太服气地问:“我哪天没有精神吗?”

        

“嗯。”裴云梦一点不给她留面子,“前几天你上班死气沉沉的,除了工作,你都不多说半个字。”

        

“……”博盈懵了下,迟疑道:“有吗?”

        

方博裕恰好路过,听到这话点了点头:“你有。”

        

被两人这样说,博盈瞬间对自己起了怀疑,她真的是这样的吗?

        

还没想明白,杜楠突然从另一侧走近,用文件敲了敲博盈的电脑,冷着脸看她,“来会议室一趟。”

        

博盈愣了下,看她留给自己的背影,在裴云梦和方博裕给出‘你保重’的眼神下,跟了过去。

        

法务部有个小小的会议室,用于平常一些不便在办公室聊的工作。

        

会议室不大,但位置很好。会议桌上摆了几株茂盛的绿萝,朝气十足。窗外的阳光透过百叶窗倾斜而下,笼罩在绿植上方,形成一个细小光圈。

        

博盈站在一侧,部分阳光恰好落在她脸颊,有微微刺目。

        

她刚进去,杜楠便把文件摔在她面前。

        

“博盈。”她翘着二郎腿坐在办公椅上,抬着鼻孔对着她,“这份合同你怎么处理的?”

        

博盈垂了下眼,看清她说的是那份合同内容。

        

她沉默两秒,看向杜楠,“楠姐,这份合同现在是有什么问题吗?”

        

杜楠:“你说呢?”

        

她冷笑两声,“没问题你觉得我会故意找你茬吗?”

        

“……”博盈无言,“楠姐,我不是这个意思。”

        

她想了想,把自己的态度摆了出来,“我的意思是,您直说哪里做的不对不行,我重新再修改。”

        

闻言,杜楠‘呵呵’一笑:“博盈,你以为公司和对方会有那么多时间给你重新修改吗?你交上来的时候就该知道,你这份合同这样审核处理到底行不行,你在准备资料时候更要检查自己准备的是否齐全。”

        

博盈不想和杜楠争辩,她的合同在交上去之前,该准备的资料不可能会有遗落。

        

她点点头,“抱歉,这回是我的问题。”

        

她看向杜楠,“楠姐,这回是差了什么资料我没准备吗?”

        

杜楠指了指,“你自己看。”

        

博盈垂眼,从头到尾简单地看了一遍,眉头皱了起来。

        

这些文件里,少了一份资料。

        

“看清楚少了什么吗?”杜楠冷着脸问,“博盈,你来公司也有几个月了,怎么还在犯这种错误?你知不知道一个律师,最应该要做到的便是严谨细心,你连重要资料都能忘记准备,是想在公司混日子是吗?”

        

她冷嗤了声:“公司不是你的秀场,不需要你打扮的多花枝招展,你但凡把时间精力多花在工作上,也不至于会这样。”

        

博盈没去反驳她的话,她看着面前的文件须臾,抬眸看她,“杜楠姐,我很确定我的资料有全部放在上面。”

        

闻言,杜楠哼笑:“怎么,你现在是在说我污蔑你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博盈尽量耐着性子,温声解释:“我交给你的时候,资料是有全部整理好在上面的,也用文件夹夹好了,现在没有了,有没有可能是不小心落在办公桌了?”

        

杜楠双手抱臂,冷冷看她,“那你回去找找?看看是不是我冤枉你?”

        

她讥讽道:“博盈,我没那么闲做这种事,你忘了就忘了,不要在我这里狡辩。你该庆幸合同在我这里被发现了,如果到了经理那边,你觉得经理会给你辩解机会吗?”

        

说完,她也不管博盈的辩解,起身道:“这次就算了,再有下次,你也别在公司浪费时间。”

        

会议室门被关上,博盈站在原地静了几秒,看着眼前生长力极强的绿萝眨了眨眼。

        

她深呼吸了下,拿着漏了资料的文件回到办公桌。

        

        

贺景修今天一天都在外应酬,回到公司时,正好碰上下班时间。

        

“贺总。”

        

“贺总回来了。”

        

“……”

        

从门口往里走,一路都是公司员工。

        

贺景修穿着衬衫西裤,身形挺括,他一一应下,颔首致意。

        

裴云梦和方博裕正在叽叽喳喳说什么,贺景修从一侧路过,脚步骤停。

        

“裴云梦。”

        

裴云梦一愣,侧头:“贺总。”

        

贺景修看她,示意道:“都下班了?”

        

裴云梦懵了两秒,立马回过神来,“没有,还有几位同事在楼上加班,贺总有什么事要交代吗?”

        

“没事。”贺景修淡淡说:“吕经理在吗?”

        

裴云梦顿了下,“我们走的时候吕经理和博盈他们几位都还在,贺总找吕经理?”

        

贺景修神色寡淡,“嗯。”

        

看贺景修进电梯的背影,方博裕狐疑看了眼两人,“你刚刚为什么重点提博盈?”

        

裴云梦眨眼,“我有吗?”

        

方博裕瞅着她看了几眼,小声问:“贺总要找的不是经理,是博盈吧?”

        

“……”

        

裴云梦一噎,觑他一眼:“怎么可能,贺总找博盈做什么?盈盈就是一个小职员,有什么工作上的事贺总也不可能找她。”

        

方博裕正想再问,裴云梦叹了口气,“唉,盈盈到现在还倔强的不愿意下班,我要不给她点个甜品吧,吃了心情好。”

        

上午博盈从会议室出去后,精气神又变了。

        

一整天,她都没怎么说话,安安静静的处理工作,让人很不适应。

        

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她也不说。

        

方博裕想了想,“再买两杯咖啡吧。”

        

“为什么是两杯?”

        

方博裕:“你给博盈买不给贺总买?”

        

裴云梦:“……”

        

        

晚上了,博盈把自己位置上方的灯打开。

        

光线骤然变得明亮,博盈收回思绪,再次沉浸在面前的诉讼合同上。

        

她一旦专注,便会把周围一切都屏幕掉。

        

不知过了多久,她肚子开始叫。博盈皱了下眉,下意识去拿桌上摆着的水时,余光扫到了落在自己桌上的影子。

        

她微怔,呆滞地抬了头。

        

对上男人熟悉的那张脸,博盈愣了愣,“你怎么在这?”

        

贺景修站在她侧边,手里拿着她处理好的部分合同。

        

听到她声音,贺景修轻笑了声,“终于看见我了。”

        

“……”

        

博盈一怔,“什么时候来的?”

        

贺景修看了眼腕表时间,瞥向她,“半小时前。”

        

“?”

        

博盈瞪圆了眼,不敢相信问:“那你怎么都不喊我?”

        

“喊了。”

        

贺景修略显无奈说:“你没理我。”

        

他知道博盈的习惯,喊了两句不搭理自己,他也就任她去。

        

反正自己有时间在这陪她。

        

博盈“喔”了声,轻声道:“我没听见。”

        

贺景修了然,伸手揉了揉她头发,温声问:“忙完了吗,今天能不能赏脸陪我吃个饭?”

        

博盈瞅着他。

        

贺景修弯了下唇,“给你机会宰让你加班的老板,接受吗?”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