寝殿内一片旖旎/下面好湿快点快点受不了

谈暮星没想到出手制止混乱局面, 却莫名被扣上村霸帮手的帽子,他连忙仓皇道:“没有没有,不是村霸。”

        

胡勇进的五官扭曲地拧在一起, 他气得叫嚷:“不是你就放手啊!”

        

谈暮星欲言又止:“啊这……好像也不行……”

        

谈暮星害怕放开胡勇进,对方就暴起伤人,依旧不肯松开。

        

胡勇进姿势别扭地挣扎, 却死活甩不开谈暮星, 心中分外恼火。他没想到对方性格犹豫,出手却相当利落,原想往地上一躺撒泼打滚, 却被谈暮星提着倒不下去。

        

王萍出谋划策:“行啦, 别在这里耗着了,你跟丢虫子一样, 将他弄出去就好。”

        

谈暮星恍然大悟:“……好的。”

        

谈暮星带着胡勇进走到楼外,一直将对方撵到村口。村长等人站在楼旁远远瞧着, 没想到谈暮星还走挺远。

        

村长不由感慨:“大师, 你朋友没丢过虫子吧, 就往窗外一弹就行,怎么还跑那么远呢?”

        

楚千黎:“搞笑了,我都不知道我同桌有没有见过虫子, 更不要说丢。”

        

没过多久,谈暮星送走胡勇进归来,心有余悸道:“他怎么还动手呢?” 

        

谈暮星一直生活在大城市,夜里有人寻衅滋事, 警察分分钟就赶来, 还真没见过胡勇进这种人。

        

王萍不屑道:“这种人多得是,凭自己有力气, 加上小地方有人帮,觉得没人治得了他呗!”

        

“这要是在别的村里,勇进肯定不会罢休,也就管事人不一样,不然他胆子更大。”村长老李摇头,“隔壁省一点也不先进文明。”

        

银隆村正好在两省交界处,依靠银隆山为界限,但村民们住在一起,彼此间总来回走动。胡勇进跑来威逼村长,恐怕也是听命于谁,想要将手伸向银隆山。

        

银隆村发展得不错,比周围村落要富有,自然就不答应。

        

村长朝楚千黎等人狂吹一通本省经济发展,又疯狂拉踩隔壁省政策规划,这才将小车借给三人。

        

王萍经常借车,她熟练地驾驶,载着楚千黎和谈暮星上山。这辆小车是用来拉货,司机才有驾驶座,剩下两人随意地坐在后面。

        

楚千黎张开双臂,她感受着行驶中的微风,沉醉道:“感受一下村里的敞篷车!”

        

谈暮星制止她的危险举动,和缓道:“不要将双手伸到窗外。”

        

“这车连顶都没有,你居然还提车窗?”

        

“……”

        

三人驾车前往半山腰,剩下路就要自己走。山上空气清新、草木茂盛,当真是物产丰富。林间密叶后时不时有O@声,怕不是小动物在暗处蹿过。

        

绿荫蔽日,深草过膝。

        

楚千黎怯懦地缩在谈暮星身后,小声道:“这里没有蛇吧?”

        

谈暮星一愣:“……应该没有?”

        

王萍走在前方,她麻利地砍开枯枝,嘲笑道:“你当初就碰到一条小菜青蛇,居然害怕到现在?你不是什么都会算,怎么胆子还那么小?”

        

楚千黎嘟囔:“我能掐会算是靠自然规律,对自然有敬畏的人才能干这行。”

        

王萍:“啧啧,那些电影里不都演什么逆天而行,我命由我不由天?”

        

“那要看你怎么理解‘天’了,再说你信国产编剧不如信我,反正都是满嘴说胡话。”

        

谈暮星老实地跟在后面提东西,王萍将蘑菇及木耳等物摘下来,还随手扯下一些山中野菜,顺势就丢进谈暮星手里的竹筐。

        

谈暮星低头望着形态各异、颜色丰富的食材,他颇感新奇,还伸手拍照,欣赏起周围的风景。

        

王萍望着游手好闲、老神在在的楚千黎,皱眉道:“你不能伸手帮忙吗?你同学从小城里长大,看上去都比你懂事。”

        

楚千黎被训,喏喏道:“我可以帮忙摘蘑菇,但问题是你敢吃吗?”

        

王萍闻言一怔,当即就改口:“算了吧,你别瞎摘了,我还想多活两年。”

        

王萍属于瞧楚千黎闲着就来气,但看对方干活又觉得添堵,还不如自己来。

        

“不要让她往竹筐里乱丢东西。”王萍唯恐出事,她还回头看谈暮星,郑重地嘱咐起来。

        

谈暮星:“……明白了。”

        

楚千黎:“我可以不摘蘑菇摘别的!”

        

楚千黎被允许采摘除蘑菇以外的食材,三人在山里边玩边摘,度过一段愉快悠哉的时光。

        

王萍平时不会走太远,但今日陪着两人游玩,不知不觉就抵达山顶。

        

谈暮星不时就要停步拍照,据说是在收集设计素材,将不认识的花草叶片都记录下来。他站在高山的巨石之上,眼尖地发现蚁群般的人影,开口道:“山上还有其他人。”

        

王萍头也不抬道:“其他来采摘的人吧,现在是旺季。”

        

“嗯……好像是一群人?”

        

楚千黎和王萍听到此话,她们都凑过去,顺着谈暮星所指的方向看去。

        

楚千黎眯起眼,她努力地辨认,疑道:“是我没见过的人?新来村里的吗?”

        

王萍果断道:“不是,那就不是我们村的人。”

        

三人距离陌生的人群及机器较远,离远看挖掘机犹如玩具,它缓慢地运作起来。这帮人在山间圈围场地,看上去正在施工。

        

王萍面露不悦,惊道:“这是哪儿来的人啊?这山是我们村的呀!”

        

谈暮星严谨地纠正:“不不不,其实都是国家的山……”

        

“是隔壁村的人吧。”楚千黎思索片刻,回忆道,“我当年跟爷爷来看过,银隆山有一小片是归隔壁村的。”

        

“那也不能随便挖啊?这事儿不得两个村商量嘛!”王萍气不过,“我回去必须跟村长说说,怎么还能让别人挖自家山头!?”

        

楚千黎一路上嘻嘻哈哈,她望着远方的挖掘机,难得没有吊儿郎当,喃喃道:“啊,完了,我有点记不清方位,他们不会把四神砂挖烂了吧?”

        

谈暮星茫然:“四神砂?”

        

“风水的四大核心是寻龙、点穴、察砂、觅水,电影里不老有人跑山里寻龙点穴吗?”楚千黎解释道,“但其实主山脉旁边的山丘也很重要,最好是前后左右都有小山,就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来坐镇,这就是四神砂。”

        

“爷爷当初挑很久才决定住这里,风水宝地都是可遇不可求的。”

        

楚千黎上山玩连罗盘都没带,手机信号还不好,根本没法用网络定方位。她和爷爷以前跟村长说好不挖山,没想到自己就回家认亲一趟,隔壁村的人居然会偷偷地挖。

        

“天快黑了,回家吃饭吧,我晚上去找村长。”

        

王萍看一眼天色,她开车载着两人下山,回家就将各类食材炖上,还跑到村长家状告隔壁村偷挖的事。

        

家中,楚千黎和谈暮星待在屋内,正在忙碌地寻找着旧物。

        

谈暮星帮忙将床底的巨箱拖出来,发觉此处是王萍没打扫过的区域。他伸手挥了挥扬起的灰尘,出声询问:“是这个吗?”

        

楚千黎同样被灰尘激得打一个喷嚏,她摸了摸鼻子,点头道:“谢谢,应该是这个,反正爷爷的东西就这些。”

        

楚千黎翻开箱子找罗盘,谈暮星环顾房间里的布置,连墙上都张贴着奇怪的图画及符,好奇道:“你爷爷是风水先生?”

        

“那是他在村里搞风水多,其实跟我一样擅长推命,但星盘本质是种模型,紫微也可以搞风水设计。”楚千黎补充道,“这就跟学科一样,会有基础知识,然后再精细分类。”

        

谈暮星听闻两人都研究推命,他心下微起波澜,大致能理解缘由。

        

“哎?我记得有罗盘,怎么找不到呢?”楚千黎迷茫地挠头,她在箱子里东翻西看,“当初还专门拿给我看过。”

        

楚千黎记得年幼时见过爷爷的罗盘,只是她当时对风水兴趣不大,宁愿玩扑克都不想碰罗盘。

        

谈暮星指着巨箱角落的木盒,问道:“那是什么?”

        

楚千黎将木盒取出来,她随手破解盒子上的金属锁,想要将木盒打开,却半天都没反应:“好家伙,太久没用锈死了……”

        

谈暮星接过木盒,他轻轻地一掰,就将生锈的盒子打开,露出盒内锃亮圆滑的罗盘,正中间还有一枚红色晶石。

        

他将木盒递还给楚千黎,又凑到她身边,疑惑道:“红色的是磁石吗?”

        

“红色的是……”楚千黎望着罗盘中的红晶一愣,提议道,“帮我拿一下书包里的塔罗呢?”

        

谈暮星任劳任怨地起身,他将另一边的书包取来,摸索起里面的塔罗牌:“你说哪一副牌?”

        

“我就带了一副牌。”

        

谈暮星取出红晶塔罗,他望着手中熟悉的星空画,神情微妙道:“原来你已经把它掰成小饼干?”

        

谈暮星曾跟楚千黎在展览时欣赏过此画,现在浪漫的星空画被她拆分成卡牌,果然熊孩子手下任何东西不留全尸。

        

楚千黎将罗盘和红晶塔罗放在灯下,她仔细观察许久,询问同桌的意见:“它们似乎有点像?”

        

谈暮星点头:“嗯,都是闪闪的红色。”

        

罗盘正中心有一颗漂亮红晶,塔罗牌背面也有红光细闪,确实有相同设计元素。

        

楚千黎连忙翻出自己的占卜笔记,她一直在用红晶塔罗练习,草稿纸上写着“红色石头、村里星空、爷爷、东南西北、七个”。

        

东南西北是说指示方向的罗盘?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谈暮星见她入神,他面露迟疑,小声道:“怎么了?”

        

“不,我就好奇这石头是什么,难道是红宝石吗?”楚千黎盯着罗盘瞧,“我以前都没发现。”

        

谈暮星:“不是红宝石,甚至不是蓝宝石。”

        

楚千黎一懵:“啊,它不是蓝色,当然不是蓝宝石……”

        

谈暮星耐心地笑道:“蓝宝石是一种统称,红蓝宝石都是刚玉,含铬的刚玉就是红色,不含铬其它颜色的刚玉都叫蓝宝石,比如橙色、粉红、黄色、绿色……”

        

“它看起来就不像是刚玉,我都没见过这种宝石。”谈暮星喜欢做衣服,他摸过不少稀有材料,自然如数家珍。

        

楚千黎面对见多识广的同桌,她安静数秒,弱弱道:“你的这番话让我感受到什么叫阶级。”

        

别人认识宝石是为品鉴收藏,同桌认识宝石是为制作衣服,简直就离谱。

        

谈暮星:“?”

        

楚千黎想知道红晶真正的学名,谈暮星便提议回去做鉴定。

        

两人不能将罗盘砸碎把红晶取出来,便决定回京后分析塔罗牌成分,瞧一瞧红色细闪到底是什么。

        

晚饭时,王萍将三人今日的采摘成果乱炖,又再炒一个时蔬鸡蛋,便完成村中简单饭菜。

        

王萍一边吃饭,一边不满道:“主任给隔壁村打电话了,对方居然说有开采许可,那片也是隔壁村的,没什么大问题……”

        

“我说胡勇进着急忙慌来要什么签字,这是早就背着我们开挖,可不得逼着主任答应吗?”王萍嗤道,“他们村真够没品的!”

        

谈暮星担忧道:“不能向有关部门反应吗?”

        

“主任已经跟上面反应了,但那算是隔壁省的事儿,真要扯皮起来还不知道要多久,谁让咱们村是在两省交界处。”

        

王萍无可奈何地耸肩:“人家天天都在挖,领导跑过来也得时间,主任说他明天去现场叫停,但你觉得他过去有用吗?”

        

村长老李是细胳膊细腿的老头儿,他倒是可以叫上一群彪形大汉,但隔壁村有隔壁省开采许可,现在也说不清楚谁有理。

        

谈暮星:“既然有开采许可,或许是评估过的?”

        

“哈,你想得太简单了,这帮人都鸡贼得很,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专家说可以适当开采,但你知道啥子是‘适当’?”王萍冷笑,“这就跟做饭说调味适量,专家哪知道底下人有没有超采?”

        

“只要有钱赚,什么险都敢冒,村里这种人太多了!”

        

谈暮星不言,他成长在皇城根底下,确实没经历过小地方的阳奉阴违。

        

学校里的学生再坏也坏不到哪里,主要众人的家世环境都很好。帝都有钱有权的太多,没人敢过分嚣张,还是怕踢到铁板。

        

楚千黎若有所思道:“那我们明天也去现场吧。”

        

“别去了,你们两个小孩有什么用,带着你同学游山玩水就行了。”

        

楚千黎笑道:“他没来过农村,要带他瞧瞧村里土特产,肯定得去现场。”

        

谈暮星:“土特产?”

        

王萍不解:“我们村有特产?我怎么不知道?”

        

楚千黎一本正经道:“我们村当然有特产,而且是流传下来的知名民间艺术,有着悠久历史及丰富内涵,绝对算缤纷多彩的精彩表演……”

        

王萍:“说人话。”

        

楚千黎:“先进文明村名产――跳大神!”

        

谈暮星:“?”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