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晚上我就好想被弄/史上最荡婚礼h文

面具人突然停住了脚步,两眼睛突然射出火花,燃烧着,又像是两把利剑,直刺向王一一,但是他却没有被面具人的这气势所压倒,而是勇敢地迎着,淡定地微微地……

        

火花,两人的眼光就像是两把利剑般,撞出了火花,飞溅着。

        

面具人愤怒的眼神只保持了一眨眼的功夫,那张面具后面的眼睛又出现了柔和的目光,眼神之中也露出有笑意,有时候眼神也会说话,也会为别人笑。

        

王一一也笑了,他的笑容也很自然,道:“其实你的面具真很丑,因为当你笑的时候,也许你的笑容非常地好看却被这张该死的面具却挡住了,你说是不是非常的遗憾呢。”

        

面具人停了一会儿,道:“其实,我为什么很快不生气了,因为我还有很多要做,不像你一样无聊,只凭嘴上说,那没有任何的作用。”

        

王一一道:“那也未必,不战而屈人之兵是最为经典之事,你认为呢?”

        

面具人不再说话,图口舍之快,他确实不在行,这个时候,他只有静静地听着,不插一句话。

        

王一一道:“比如这次,你召集夜郎国遗老遗少们,兴师动众地来到帝国蜂腰地带做什么,难道藏着祸心没有人知晓”

        

面具人仍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

        

王一一道和:“其实,你的目的根本不是为了你心目中的夜郎国,而是曾经的国王留下的巨额的财富,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啊?” 

        

面具人也还是静静地站着,他没有说话,也没有争辩,如果观察细微的人可以发现,他的手动了一下,五指纂紧了后,瞬间又松开了。

        

莫高窟寺众僧都张大着嘴看着王一一,又看了一眼面具人,原来这位面具人的主要目的并不是他的碎碎念的夜郎国,而是他们先辈留下的巨额的财富,现在可以明白过来,莫高窟寺主持坐禅大典,今年的来客比往年多了很多,而且来的门派也不像往年,都是大门派,而是也出现了多如牛毛的的门派,也许他们也闻到了骨头的味道,也来到这个事非之地,想分一杯羹。

        

现在,出现了两个夜郎城城主,看起来两派都不是省油的灯,却出现了两个这样的门派,这个江湖带来了更大的挑战,莫高窟寺的僧人心中不由得犯嘀咕,本来一个面具人领导的夜郎城城地就已经够麻烦的,现在又出现了一个这样的门派,这还了得!

        

“那么请问阁下你来这儿想做什么呢?”沉默了好一会儿的面具人突然出声问道,“难道你不是为了这巨额的财宝,难道你一点也不动心,难道你是圣人不成?”

        

“哈哈……你说的没错,但是我来到这里并不像你那样的龌龊,那样的卑鄙!”王一一毫不客气地说道,“你为了达到得到巨额财富的目的,在江湖中上蹿下跳,做了很多不齿之事,你难道不晓得?”

        

面具人笑了笑,他也没有反驳,也没有承认,只是大笑“哈哈……你真会开玩笑”然后他盯着王一一,又阴森森地问道:“那么你这样造谣生事的目的又是什么呢,你能不能当着天下英雄们的面说清楚呢?”

        

王一一摇了摇头,道:“这些人不是天下英雄,他们还差了一大截,就像你们这些人相同,都是乌合之众,当然莫高窟高僧另当别论,高僧们一向都是神一般的存在。”

        

“什么……”

        

“怎么说话呢?”

        

在场的众位英雄听到这刺耳的声音,心中英免感到不舒服,都感到不甚高兴,出声问,但是当他们想到,还有众多的英雄的确没有来到这里,莫高窟寺主持,月牙宫宫主,冷龙宫宫主……这些老辈们一个都未到,这位年轻人的确说的话再理,他们不服的语气缓和了许多。

        

“各位不要不爱听,我说的话难道不对吗,试想你们和那些前辈想比如何?”王一一也不管这些英雄们爱听不爱听,还是一股脑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面具人道:“这位朋友,不要图一时之间的口舌之快,还是把力气省下来,为以后做事储备力量吧,不过不是我低看了你,瞧你带来这一帮人,呵呵……”他并没有将话说完,但是这笑声足以说明一切,杀伤力不大,但侮辱性极强。

        

面具人此时并不想在这个地方把事情闹大,然后将力量,与精力花废在这与事无补的争斗之中,所以出声说和,但是无论怎么样,嘴舌上的便宜还是要占的,所以他也稍带着说了一些不中听的话语。

        

王一一听着面具人的话,也懂了,回头看了看身后的那些人,正如这位面具人想说的相同,只不过他只是用呵呵两个字代替他想说的话而已,但是他说的话虽粗,但是理还是正确的。他又一次回头看了一眼身后这些临时拼凑的人,他们的确没有什么可取之处,只是蓝色的“夜郎城城主”呼啦啦地飘扬个不停,显得格外的精神,但是旗下面的人,“唉……”王一一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他们连自己都感到不满意,更别说面具人了。

        

当然来这里的英雄之中,不乏有好事之徒,他们来此地就是想混水摸鱼,想捡一点蝇头小利,更多的还是想看一看热闹,本业蓝紫两色的夜郎城城上两帮人相遇在此事,他们想看到提两派大打出手,打得血肉横飞,而自己只是坐山观虎斗,那样才符合他们的想法,可是到现在他们却没有动手,只是动嘴皮子,而且动嘴皮子都没有一丝的新意,每说一句话,都如同嚼蜡,索然无味,营养品样的局面让他们大失所望,本来想象之中的大场面没有出现,就这样结束了,使这些好事之徒心有不甘,但是想出言相激,又不敢出声,生怕把祸事引到自己的身上,那样则得不尝失,只好默默地咒骂着这些人太不懂他们的心了!

        

“各位英雄,来的都是客,莫高窟寺都把各位当做朋友看待,如若谁想在这个时候想在拳脚上论长短,别怪我莫高窟寺不客气!”突然一个声间就像是从九天之上传了下来,在每个人的耳朵前清晰地说道,“众们武洞的僧人都专心接待这些不听号令之辈,不得有误!”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