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女角色去掉衣服/给女同学开嫩苞

她走到门口,回过头来,“此地鬼气未散,劝你们最好搬离。”

        

不看谢家众人的欲言又止,冬凝大步离开。

        

童瑞铁青着脸,甩开谢先生在抓扯,快步追上前。

        

在跟着冬凝离开这小区,小心翼翼的说道:“他们是有些势利,也是欺人年少,但正因为势利,目睹冬凝小姐您的实力,以后定是奉作座上宾。”

        

他见冬凝没有让自己离开,心中一喜,又替她计划道:

        

“只要再多打出名气,自然而然人人趋之若鹜,不需要冬凝小姐主动还被他们挑剔。”

        

冬凝打断,傲然道:“下山除恶行善,出于本心,不为名利,他人是敬或畏,于我只需问心无愧耳。”

        

童瑞顿时羞愧不已,“是我以世俗功利心妄自揣测冬凝小姐,也是先入为主,因为远远见过被霍家供养的什么林竹小姐。”

        

冬凝脚步一顿,回头看他。

        

“方才谢家人便说霍家,你所说的林竹是何人?”

        

仿佛被神女垂询,童瑞一阵激动荣幸,“霍家的继承人自幼体弱多病,一年多前请了A市有名的柳大师,算了个人,找来后养着,身体逐渐转好。

        

又据说那位林竹另有本领,所以被很多人供着做大师,我却见过她作风浮夸,绝非冬凝小姐这般出尘如仙。”

        

冬凝皱眉道:“若以命格受人供奉,又打玄门身份邀名逐利,我身为天师门的传人,不可坐视旁观。”

        

*

        

“这些个时日怎么只见飞少,不见霍少和秦少的影儿?还有林小姐呢?”

        

觥筹交错间,被众人环绕的苟飞受人询问,脸上挂不住。

        

“他们另有要紧大事,不过我是最早办妥了,老大特意奖励我自由行动,哎呀,说这干嘛?你们又听不懂!”

        

就算听不懂不了解,那也得不懂装懂,众人齐刷刷作恍然大悟的交换个眼色,不再说扫兴的话。

        

苟飞看着摇晃折射出七彩光芒的酒水,眼神逐渐恍惚。

        

还能有什么事,他手残,游戏组局时做猪队友,被老大嫌弃的差点没亲手宰了他,于是他就被排挤了。

        

苟飞表情逐渐悲愤,不行!说好的一起要将吃喝玩乐享受钻研到极致,怎么就尽在游戏上耗?

        

那两个畜生尽在这讨好老大,说好的三个狗腿,老大必须对小弟一视同仁雨露均沾!

        

正在深思如何夺回老大看中的苟飞,感觉身上一软,他一个激灵就将贴上来的公主推开。

        

在众人不解下,他正色道:“老是不得让老大传几门术法,说不定是得自小练童子功,现在是来不及了,但怎么得也得洁身自好。”

        

纨绔们齐刷刷的点赞佩服,有了老大的二少就是不一样的,还懂洁身自好这四个字了。

        

苟飞拍了拍皱巴巴的衬衫,怀揣着老大遗忘自己、兄弟背叛自己、狐朋狗友只是逢场作戏。

        

自己是如此落寞的一颗受伤的心,一个人只能默默的穿出这声色犬马色的场地。

        

在来到酒吧外的暗巷中,突然怎么觉得这么冷?

        

不,也不是,总觉得一股寒气朝着四肢百骸渗透去?

        

见过大世面的苟飞顿时知道不妙,再回头,只见是阴云密布,短短的几步路,仿佛无限拉长扭曲。

        

没花没草的,偏地上阴影有在浮动,更是双腿发软,两眼发黑。

        

原来这闹市的一角,酒色财气交织,晦气密结,这常年阴暗的小巷,有时醉了男女就地办事,更有着阴阳交合的淫-气污-秽。

        

今天又是个好日子,于是霉星高照的苟飞就中招了。

        

冬凝看着掌上罗盘指针笔直向前,她神色自若,脚步加快,身影晃动间,就看到前面看似寻常的暗道。

        

她大步跨去,身后瞬间阴雾弥漫。

        

苟飞试探的抬出一脚,隐隐约约的脚步声中,站得笔直笔直。

        

不管用的“啪”的一声,一只手不偏不倚拍在他肩膀上,浑身汗毛倒竖。

        

先坚强地朝前走几步,再做好心理准备慢慢的转身,后面还是大雾弥漫。

        

苟飞也不知是不是该松一口气,毕竟到底没有经典场面,一回头就是一张鲜血淋漓鬼脸在眼前。

        

那么问题来了,是谁拍的他?现在转过身后的背后呢?

        

“别走回去。”飘渺的女声在这事响起。

        

悬着一口气的苟飞差点没被窒息,不过好在看到了是外貌正常还很漂亮的年轻女生。

        

他下意识低头往地上看,连自己的影子都看不到,何况别人,警惕的保持距离。

        

冬凝哪知道他的弯弯绕绕,冷静道:“这差不多是鬼打墙,往来路走会越走越远,甚至走向未知,跟我走。”

        

一时没有回应,她不奈的侧头看去。

        

见死不救,损阴德,正在犹豫是否直接打晕了再将人拖出去。

        

就见方才还一副要晕不晕,强挺着的人,此时腰杆挺直,精神抖擞。

        

这突如其来的改变,饶是冬凝也有些愣住了。

        

她哪知道苟飞感觉裤子口袋发出一点热,下意识掏出来。

        

赫然是唐安曾经研究哪种图案做法起来最顺捷省力,顺手在白色草稿纸上用朱砂画了几个。

        

苟飞就觉得吧,老大什么东西经她手都是稀罕的,也就顺手掏在怀里,没想到这还真是个宝!

        

感觉不断从身上挤压来的雾气,此时竟是被手上画着鬼画符,真鬼画符的草稿纸给逼退了。

        

苟飞再看向是人是鬼未知的神秘少女,那自然是敬而远之,他自信十足的道:

        

“我飞少能随便来个女的就跟走吗?我是这么不矜持的吗?

        

江湖人称飞少,林竹大师座下第一号杂役大弟子,奉命出来寻找逗她老人家高兴的乐子。

        

今日得见姑娘,纵使我帅的人见人爱,车见车爆胎,那也得下次再见,领好号码牌,得嘞,再见~”

        

苟飞贱兮兮地一通胡言乱语,潇洒的摆摆手,福至心灵朝着右侧边走去。

        

“站住!”

        

冬凝回过神间,人影即将消失不见,她大喊一声。

        

虽然那方向被人误打误撞选中了,但谁知道前面会有什么鬼怪。

        

就在这时,一道凄厉的猫叫声,冬凝眼神一凛,回头一掌劈去。

        

黑猫惨碧色的眼珠发出幽邃的光芒,这一下被牵制,前面哪还有人影,有的都是密密丛丛的鬼影。

        

“林竹……”

        

第三次听到此人的消息,被黑猫射出碧色眸光纠缠时,这个名字已经深印在冬凝的心中。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