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叫我脱她蕾丝内裤/前任的分手炮很激烈分手那天

     

从食堂出来,仇正合碰见了穆尘雪,谁知道却看见穆尘雪白了自己一眼。

        

这样的反应态度,实在让仇正合有些受不了。

        

毕竟自己之前为了擅自离开悬崖峭壁的事情郑重的道过谦了。

        

但是穆尘雪却是一直揪着不放,这就很小气了。

        

“什么时候开始,穆尘雪变得这么小气了?”仇正合脑袋旋转起来。

        

他也不知道为何,最近还是会突然去思考一些东西的。拦都拦不住。

        

就好像被凌天打开了某种脑袋的阀门一样。

        

反正,思考的事情相对于之前来说,他觉得自己已经变得更加努力了。

        

而且相对于以前来说,好像真的有所进步,有所变化。

        

“这么来看,我是不是应该更加努力才行?多多思考,或许我还真的能变聪明。”仇正合嘀咕着,

        

谁知道却被经过的竺兴修听到咯。 

        

他冷冷一笑:“不可能的。人笨是没有办法改变得。特别是像你这种,天生的。完全没有一丁点的可能。”

        

噗!

        

仇正合差点没有吐出血来。

        

他也没有想到竺兴修竟然补刀补得这么狠。

        

而且那眼神是怎么回事?

        

完全就像是在看蠢猪笨蛋,无药可救的垃圾一样。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这还能一起好好玩耍了吗?”

        

仇正合想要上前去质问他们,但是却听见穆尘雪说了一句。

        

“还是离他远点,我怕靠的太近,他的智商跟我共享了。”

        

狠!

        

真狠!

        

仇正合原本就不快乐了,现在听到他们说这些话,还这么明目张胆的嘲笑自己,打击自己。

        

这简直就是丧尽天良,惨无人性啊!

        

仇正合气愤得转身离去。

        

但这发生的一幕已经完全落入了躲在暗处观察的敌人眼中。

        

而且消息传的很快。

        

所有的敌人都已经知道仇正合被孤立,被嘲笑,已经完全失去了快乐。

        

再加上他今天在大殿屋顶上说的那些话,更是让背地里的敌人觉得他是一个不错的突破点。

        

不过,他是不是,能不能成为突破口,还是要请示他们的领导。

        

所以,这些消息很快就以一种特殊的传递方式传送了出去。

        

很快,就抵达了指挥他们的人手中。

        

当他看着这份情报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

        

因为他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他现在真的不太确定,仇正合能不能成为突破口。

        

毕竟他们能够想得到的事情,他相信今天这只老狐狸一定能够想得到。

        

更重要的是,这仇正合在这个时候突然就冒出来了。是不是有些太过明显了?

        

又或者说这个时候冒出来,真的不知道是不是凌天有意安排的!

        

如果是那就太麻烦了。

        

如果不是那还真是一个绝佳的突破口。

        

“怎么办?突不突?”

        

此人现在也在认真思索起来。

        

最后为了保险起见,他决定还是观察一下比较好。

        

观察停止的时间他会另行通知。

        

拿到指令之后,这些家伙便把指令传了下去。很快绝情山内所有的暗处的敌人都收到了。

        

他们现在的任务开始出现了主次,也就是说,距离目标的真正执行不远了。

        

此刻,他们这些人一个个的心底都已经开始热血沸腾了。

        

因为让他们反击的时刻就快要来临了。

        

仇正合回到房间,很是无聊的坐在木桌前喝着茶。

        

但是原本木桌上的那张字条已经不见踪影。

        

毕竟对方的指挥说要观察一下在做决定。所以这张字条就这样不已而飞了。

        

现在仇正合已然成为了一个被人莫名其妙孤立的人。

        

他喝着喝着,突然脑袋之中闪过一丝念头。

        

“师父曾经说过,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无缘无故恨另外一个人,也不会无缘无故爱一个人。”

        

“他们突然这么对我,是不是我最急真的做错了什么?如果真是这样,那我道个歉行不行?”

        

想到这,仇正合就要起身出门。

        

但是瞬间停下来了。他突然听见自己隔壁的房间传来声音。

        

“你真要搬走吗?”勾文曜问到。

        

“这个地方还是很不错的。”沈婉清也有些惋惜的说到。

        

“搬走。实在受不了仇正合这家伙了。实在是做啥啥不行,捣乱第一名。自己那么笨,蠢得跟猪一样,还以为自己很聪明,很幽默。”竺兴修故意提高嗓子说到。

        

仇正合顿时停下脚步。脸色别提有多难看了。

        

他真的没有想到,在他们的眼里自己竟然是这样的。

        

心中仅存的一丝快乐,瞬间消失。

        

他现在真的有千万缕愤怒想要发泄出来。

        

但他忍住了。

        

毕竟这个时候,他不能,他得忍着。

        

“其实还别说,我真的觉得他脑子有问题。这样的让你实在让人受不了。”

        

“以前还没有发现他这么烦人。现在真的觉得他特么烦人。”

        

“你打算搬到哪里去?”

        

“搬去大师兄的隔壁吧。这样好一些。”

        

“也好,那就搬吧!”

        

……

        

仇正合气愤的一屁股坐在床上,双眼之中充满怒气。

        

他真的想找个人好好打一场架。

        

不过这个时候特么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

        

这真的有够但疼的!

        

“可恶!我做错了什么?为何要这么对我?这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仇正合越想越气。

        

随后气冲冲从房间冲了出来。对着天空就是一阵怒吼。

        

虽然没有半句言语,但是听声音就知道他此刻有多生气,多委屈。

        

这一幕简直就很符合他们的预料。

        

竺兴修,勾文曜和沈婉清三人都笑了。

        

而在笑的人还有那些躲藏在背地里的敌人。

        

因为这样的情况对他们来说极为有利。

        

但听到仇正合这一阵怒吼之后,穆尘雪却是很担心。

        

他害怕仇正合最后会完全黑化。

        

但是凌天的意思,考验就是这样的残酷无情。

        

要知道你们面对的敌人可不会给你们任何的慈悲!

        

想到这话,她还是忍住了。

        

“看来只能看仇正合自己了。希望他自己能够挺过来吧。这也是为了绝情山。”

        

其实,不仅仅是穆尘雪,就连凌天也觉得有些担忧。

        

毕竟他也担心仇正合到时候一个转不过弯来,那就真的有些麻烦了。

        

虽然他真的不是很聪明,但是用起来,还是挺好用的。

        

主要是听话,而且对自己的安排无条件服从。很多事情交给他去做,他即便是想也想不明白。

        

这样的人,真的很不错。

        

凌天但不希望所有人都像竺兴修这般的精明聪明。

        

那样的绝情山真的太难管理了。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