绞紧硕大粗大白浊/酒店隔音不好干的太凶

      

明白柳芽的用意,晴岚立即去了耳房,他们这次出门带的东西不多,只能临时腾个盒子出来。

        

从空间里取出一对质地极差的鸳鸯玉佩,柳芽浅笑着把玩,这玉佩本是留作打赏的,如今倒是适合祁书瑶这段不可言说的姻缘。

        

“要是铃铛在就好了,这热闹她最喜欢了。”

        

望着铜镜中的自己,柳芽的视线落在那支镶嵌粉宝石的朱钗上,忽然觉得这钗很顺眼。

        

柳芽主仆大大方方的绕了一圈,逢人便主动打招呼,并解释自己要去哪里,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去恭贺祁书瑶喜得姻缘一般。

        

本就被关押了一段时间,又折腾了一晚上的祁书瑶,此刻面色苍白的即便化了浓重的胭脂也遮挡不住她的疲惫。

        

两个大丫头在屋里伺候着,都是一脸敌意的看着柳芽,恨不能把人赶出去。

        

“想来看我的笑话?”

        

祁书瑶面目狰狞的先开口,再无半点从前那温柔似水的美。

        

失望的摇摇头,柳芽将锦盒放在桌上,浅笑道:“这么一点小事就把你打倒了,所谓的京城才女也不过如此,连点抗压能力都没有,让人失望啊!”

        

说完,将锦盒往祁书瑶的方向推了推,还特意打开给她看清楚。 

        

“柳芽,我没想到你会这么狠,用这种方式来报复我!”

        

“这下你满意了?可即便不是我,贤王妃的位置也不会是你的!”

        

“贤王是不会看上你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的!”

        

祁书瑶怒喝,心中最后一丝宁静也被撕碎,口无遮拦的喊道。

        

“嘘!”

        

柳芽比了个手势,低声道:“我虽然厌恶你,可还不屑用这种卑劣的手段,尤其是在你会怀疑我的时候。”

        

“不过我也不想隐瞒你,毕竟我的丫鬟昨晚看到了些事,只是我没好心到要去提醒你。”

        

不在乎祁书瑶会杀人的目光,柳芽继续道:“你中的那种药,德容郡主曾花高价在黑市买过,并且是打算用在贤王身上的,你说巧不巧?”

        

祁书瑶面色微变,不知想到什么,双手紧紧的抓住裙摆,却没有接话。

        

柳芽起身舒了舒筋骨,淡淡的道:“我这人更喜欢玩阳谋,即便是面对感情的问题也是一样。祁小姐,希望你即便接了一部残棋,也能活出精彩来,而不是让祁阁老多年的栽培付诸一炬!”

        

‘残棋’两个字如钢刀般刺入祁书瑶的心窝,痛的她连呼吸都困难。

        

“你站住!”

        

冲着柳芽的背影大喊一声,祁书瑶猛地站起身子,却因双腿酸涩而摇摇欲坠,被两个丫鬟搀着才勉强站得住。

        

柳芽缓缓转身,看祁书瑶摇晃的身形,低叹道:“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呢?情啊爱的虽然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可到底不是全部。”

        

“一个男人若心中有你,只需做好自己便能得到他的全心全心,否则再多的算计也只会让人厌恶。”

        

祁书瑶死死的咬着牙关,才能控制自己不冲上去撕烂柳芽的嘴。

        

“我承认是我输了,可你说这些话也未免太过虚假。他不是普通人,他的身边也注定不会只有一个女人,你不要太得意!”

        

“虽然我与他无缘,可我对他的心,不是你能比及的。我可以为他豁出去身家性命,你敢吗?”

        

祁书瑶大声质问,却是透着哽咽,一双原本温柔的眸子满是痛苦之色。

        

若非祁书瑶之前想要害死柳芽,她这会也会同情面前的女子。

        

“我能为他做的,是你追马不及的。而你最不如我的地方,并非在于他在你心里有多重,而是我会先好好的爱自己,再去爱他。”

        

“或许你觉得我是在炫耀,觉得我的身份配不上,但这终究只是我与他之间的事。”

        

“祁书瑶,看在你对他一片真心的份上儿,祁阁老亦是对他一片忠心,我给你一句奉告。好好的活着,别让害你的人得意,也别让在乎你的人难过。且,你不想看着自己在意的人最后遨游九天吗?”

        

浅浅一笑,柳芽转身离去。

        

笑话已经看完了,却没有感到高兴。

        

杀人不过头点地,柳芽十分厌恶用女子的清白来毁她一生,是以才有了这番似劝慰似激励的话。

        

让祁书瑶活着或许是给自己添麻烦,但德容郡主也一定不会好过,这算是善意带来的利息吧。

        

柳芽前脚离开,后脚便有人陆续来看望祁书瑶,且都是随手带了份贺礼,只是这些人的祝贺无非是在祁书瑶心口插刀子。

        

再次为德容郡主请脉之际,柳芽多了几分防备之心,不敢因为自己是大夫就掉以轻心。

        

“听说你去看过祁书瑶了,本郡主送你的这份贺礼可还满意?”

        

在柳芽收拾药箱之际,德容郡主出声问道。

        

“去外头等我。”

        

知道德容郡主不会只说祁书瑶的事,柳芽吩咐晴岚出去,也有让她把风的意思。

        

“德容郡主这话是何意?民女不解,还望郡主赐教。”

        

就近寻了张椅子坐下,柳芽本就不喜欢被规矩束缚,自然不会让自己遭罪。

        

虽不满柳芽的不懂规矩,但德容郡主还是没有发火,而是道:“她要杀你,还想算计你和那个恶心的小厮在一起,如今本郡主替你报了仇,你该如何感谢本郡主?”

        

“天哪!我还以为是祁书瑶发疯,原来是真的有人给她下药!”

        

柳芽掩嘴,故作惊讶的反问道:“可郡主怎么会有那种……药?我又没想这么报复她,为啥要给郡主报酬?”

        

眨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水汪汪的眼眸中满是惊恐之色,柳芽很好的利用年龄的优势,无法让人怀疑她是在做戏。

        

德容郡主被问住,但为了目的,还是继续道:“这不重要,本郡主为你报了仇,你只管报答本郡主便是。”

        

“可我没请郡主帮我报仇,为何要付报酬?”柳芽疑惑的问道。

        

被柳芽气的直磨牙,德容郡主重重的排击着桌面,怒道:“本郡主说让你报答,你谢恩便是,哪里来的那么多问题!”

        

“可我不欠郡主的,就不需要报答郡主,更没必要谢恩啊!”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