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全含进去小妖精/在车里撞了我八次

江南总督嵇曾筠府邸,正恭迎圣驾。

        

因为是微服巡访,皇上尽量让自己的动静小一点,就连这里的知州知府都不知晓皇上的到来,而这嵇曾筠嵇总督号称“黄河龙王”,治水也是颇有其道,皇上对这样的才能之士极为欣赏,这才选择来到他的府邸。

        

一进总督府,嵇总督便呈上这段日子他在黄河流域截获的私贩精盐,足足有三百斤,这还只是冰山一角罢了。

        

嵇总督询问:“皇上,这批精盐该如何处置?”

        

“不处置。”

        

“这……”嵇总督疑惑。

        

皇上道:“精盐流放市场,必定要通过朕的旨意,倘若盐贩因此有所察觉,便会知道朕已经知晓此事,未免打草惊蛇,要首先按兵不动。”

        

“皇上圣明。”

        

“此次,必将他们连根拔起!”

        

“臣明白。”嵇总督敬佩鞠躬,随后他又问道:“皇上,那现在臣该做些什么?”

        

“听说扬州有个能钓鱼的山,你带路,明日去玩玩儿。”皇上收起折扇,轻轻敲了敲嵇总督的肩膀。

        

皇上说话藏得深,嵇总督实在难以明白,他拱着手,应和着:“嗻。”

        

十三王爷站在皇上身后,用折扇遮掩着笑意,皇上他最爱故弄玄虚了…

        

……

        

还别说,这扬州还真有能钓鱼的山,正值初秋,山涧里的鱼虾肥硕地很,不过江南盛水产,即便这里的鱼虾再多,本地人还是不愿意花费时间去山上钓鱼的。

        

一大早,枝繁叶茂的树上吹着露珠,阳光透过蒙蒙的山雾,一缕一缕地映照下来,宛若人间仙境。

        

“这不丁达尔效应嘛?”年茉拿着鱼篓,愉快的呼吸着山上的新鲜空气。

        

韩恒疑问:“茉茉,你说的是什么?”

        

“是魔法~”年茉又开始不着调了。

        

韩山寺背着一根鱼竿,穿着就像是平民百姓一般,慢悠悠地走着,真是没有一点官架子。

        

他领着年茉跟韩恒爬到了山顶,找了个圆润的石头坐下,悠哉的开始垂钓起来:“哎呦,叔父开始钓鱼了,你们两个小年轻的随便玩一玩吧。”

        

年茉将手探进水里,好凉呀:“叔父,这水这么急,能钓到鱼嘛?”

        

“你这小丫头,就等着瞧吧~”

        

韩恒背着手,俯视山下,不禁感慨:“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啊!”

        

年茉摇摇头,真是个秀才,到哪里都要秀一秀文采~

        

她才不管这些嘞,年茉脱了鞋袜,坐在一旁趟水玩儿。韩恒看见年茉漏了足,自己都站不稳了,这里的女子,哪能将自己的足给别人看呢。

        

“茉茉……,茉茉,你怎么漏了足?”韩恒小声提醒着。

        

年茉一双小脚丫还拍嗒拍嗒水,她嘻嘻地笑着:“玩水啊,多好玩儿啊。”

        

“露足在这里是会被嘲笑的~”

        

年茉摆摆手:“哎呀,让她们嘲笑去呗,你们这群古人呐,就是规矩太多,我玩我的,他们嘲笑他们的呗~”

        

说着,年茉扑扑水,却不小心,一直袜子落入了水中,随着流动的水,很快便飘走了。

        

“哎哎哎~完了,飘走了……”年茉没有捉住,就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自己雪白的袜子被水流推走…

        

下游半山腰…

        

这里俨然是另一番景象,三三两两的人群在凉亭中偷闲,七七八八的鸟儿在树林间啼鸣。

        

山水之间,往来不绝。

        

皇上三人今日穿的也极为朴素,皇上跟嵇总督一人拿了一根鱼竿,悠闲地垂钓着,十三王爷不喜欢垂钓,便坐在一旁无聊地看着。

        

突然间,皇上的鱼漂上下浮动着,皇上拿起鱼竿开始收钩,拿过来看,是一只黄花鱼。

        

十三王爷高兴:“嘿!这还真能钓上鱼来。”

        

皇上浅笑:“你看这鱼,有什么不对劲的吗?”

        

十三王爷的脸都快伸进鱼篓里了,他摇摇头:“这不就是普通的黄花鱼吗?有什么不对劲的。”

        

皇上看向嵇总督:“你可看出来有什么不对劲的了吗?”

        

嵇总督说道:“这黄花鱼是海鱼,但山涧水淡,理应是活不了的。”

        

“不错。”皇上道:“鲤鱼、鲫鱼、草鱼、鲢鱼,这些鱼都是水鱼,在河里、湖里、山涧中都能存活,而带鱼、大黄花鱼、小黄花鱼、鲅鱼等都是海鱼,它们所生活的水要更咸一点。”

        

十三王爷眨眨眼:“臣弟愚笨,还请皇上明示。”

        

皇上指了指山涧水,道:“你去尝一尝~”

        

十三王爷满脸疑惑地走上前去,取了一捧山涧水,一饮而尽后,他面目狰狞:“好…好咸……”

        

此时,嵇总督已经明白了皇上的用意,他开始严肃起来:“皇上,山涧水常年湍流,清澈甘甜,如今怎么会变得如海水般咸,甚至能养活海鱼,这其中定有问题。”

        

“难道是……?”十三王爷突然开了窍,他小声说道:“精盐?”

        

嵇总督拧眉:“莫不是那些高价流通的精盐,是通过这山涧水运送出去的?神不知鬼不觉的,城门海关查不到私贩的精盐,竟都是藏在这水中了吗?”

        

皇上轻笑:“去查吧~”

        

“皇上圣明,臣这就去办。”

        

这嵇总督现在可是对皇上心服口服了!

        

就在这时,十三王爷瞧见一只雪白的的东西从上游飘了下来,他伸手抓起,差点没干呕出来,这竟然是一只臭袜子,白色的袜子边上还绣着一朵小菊花,看样子是个女子的。

        

等等,若是没记错的话,他刚刚可是喝了山涧水啊,想到这,十三王爷终于忍不住,又干呕起来。

        

皇上轻笑:“这山涧水,本就是用来浣衣的,从未有人喝过,所以这里面藏有精盐。也未被发现过…”

        

“不行不行,我非得上山上边去瞧瞧,是谁将自己的袜子丢了下来!”十三王爷爱干净,这一番折腾,真让他难以接受。

        

与此同时,山中来往的人越来越多了,皇上虽是换上了平常普通的衣服,可是一张精致好看的脸真的是太吸睛了。

        

不仅仅是闺阁女子,老弱妇孺,甚至是男子,都会忍不住悄悄看上一眼,这个长相惊艳的男子。

        

皇上被看的不自在,他低下头:“这里人多,还是快些离开吧,不要节外生枝…”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