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高H文含玉势走动/少妇 同事 大屁股 抽插

然而与此同时,在《怪物猎人》任务世界的某处,一个黑黝黝的空间通道突然凭空出现,随后一男一女两个人便从传送门中走了出来。

        

打量了下周围的环境,那个从空间通道中走出,身材干瘦然如竹竿一般的女人用一种宛如玻璃摩擦般的刺耳嗓音大声说道,“沙漠,怎么传送了这么一个破地方。”

        

另一个身材高大肥胖,但却佝偻着后背,模样还十分油腻丑陋的男人哼了一声,肥胖的左臂宛如皮筋一般猛地延长并插入地面。

        

“嘶!”

        

伴随着一声痛苦的嘶吼,一直体长足有五六米的沙龙便被肥胖男人从沙地中拽了出来。

        

而此时可以看到,肥胖男子的手臂已经化为了宛如蛆虫一般恶心的半透明乳白色,手掌更是已经变成了一个黝黑狰狞的昆虫口器,正死死的咬着沙龙的身躯,并向其注入一种白色的毒液。

        

不过几秒钟,沙龙便已经断了气,并且体表的空窍中开始溢出乳白色的恶心粘液。

        

肥胖男人一脸献媚的将手中的沙龙尸体递给了一旁同样面目丑陋的干瘦女人,并用一种与其形象十分项目的肥腻声音谄媚的说道,“蚊婆,你吃。”

        

那蚊婆也是不客气,之间她一抬手,一根足有手指粗半米多长的巨大蚊子口器便从她的掌心中长出。

        

噗嗤! 

        

巨大的蚊子口器直接插入了沙龙的尸体中,紧接着便是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吮吸声。

        

而随着蚊子口器的吮吸,那沙龙的尸体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可下去,很快便之剩下了一张皮。

        

收回口器,蚊婆不仅没有感谢,反而是踹了那肥胖男人一脚,“你这只死肥蛆,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给我找吃的。”

        

“好,好。”肥蛆有些痴傻的练练应声,然后便准备去为蚊婆寻找食物。

        

可是,刚走了没几步,肥蛆突然转过身,有些迟疑的问道,“蚊婆啊,暗魂大人交代的事情,我们……”

        

“别废话,去做你的事。”只见蚊婆甩着手中一张照片十分不耐的说道,“钉头书我自己会布置,这小子肯定活不过这次任务世界。”

        

仔细看去,蚊婆手中拿的照片,不正是手持贝尔瓦克,处于怒气强化状态下的杨磐吗。

        

……

        

“呼,好,好冷啊。”

        

漫步在狂风呼啸的雪山之上,远坂凛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快要冻僵了,要不是她怀中那柄虹光短剑正在不断的散发出热量,恐怕她真的就冻成一尊冰雕了。

        

而就在凛感觉有些坚持不住的时候,一双大手突然将她抱起,紧接着她便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温暖且安全的怀抱当中。

        

好舒服啊。

        

正当凛这么想着的时候,杨磐的声音这个时候也在他的耳边响起,“忘了你的身体比较虚弱,是我的失误,待会到了目的地,我尽快把目标解决,你先休息一会吧。”

        

凛低着头,尽量掩盖自己有些羞红的俏脸,“好,好的。”

        

抱着凛,杨磐一边走,一边查看着地图,确定自己的位置。

        

毕竟自己是第一次来雪山,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很容易就会迷路。

        

因为有着龙威的关系,所以杨磐这一路上也没有遇到什么不长眼的怪物,而唯一一次意外还则是遇到了一头轰龙。

        

不过,即便是作为‘绝对强者’的轰龙,在注视了杨磐一会儿之后也是主动退去了。

        

看样子它也是看出了杨磐并不是好惹的。

        

而就在杨磐的路程走了大概三分之二的时候,他突然感觉自己的心中传来了一阵悸动,紧接着便感觉精神一阵恍惚,仿佛连灵魂都虚弱了几分。

        

踉跄了几步之后,杨磐甩了甩头勉强稳住了身体。

        

伸手揉了揉脑袋,杨磐有些疑惑的自语道,“我这是怎么了,巨龙血统的后遗症?还是始祖巨人之力的副作用?看样子下次回去一定得找人好好看一看。”

        

而这个时候,杨磐怀中的远坂凛也感受到了杨磐的异样,顿时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杨磐?”

        

“嗯,没事。”杨磐晃了晃仍然感觉有些不适的脑袋,然后对怀中的远坂凛说道,“赶紧把这个任务解决,我回去仔细检查一下。”

        

说罢,杨磐紧了紧怀中的凛,加快了脚步,朝着雪山的深处快速走去。

        

……

        

“吼!”

        

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一只浑身覆盖着土黄色甲壳,头颅宛如铁锤一般的棕黄色恐龙轰然倒地,其身上的伤口和空窍中立刻涌出了大量的夹杂着蛆虫的乳白色粘液。

        

而在这头重甲恐龙身旁,已经化为蠕虫形态的肥蛆正在缓缓恢复成人型。

        

“呸!”

        

吐出了一口夹杂着泥土的乳白色粘液,肥蛆从地上捡起了之前被这头名为土砂龙的重甲恐龙扯断的一条蠕虫手臂。

        

拍了拍手臂上的沙土,肥蛆直接将这条还在蠕动的手臂塞进嘴里,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待吃完手臂之后,他原本的断臂出已经长出了一条比原本小一号且更加娇嫩的手臂。

        

活动了下手臂,肥蛆看着眼前土砂龙的尸体忍不住舔了舔嘴角,但他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认命般的拖着土砂龙的尸体朝他们的营地走去。

        

蚊婆已经完成了祭台,并且透支力量完成了今天钉头书的诅咒,此刻正急需补充能量。

        

而肥蛆即便是再贪嘴,也不敢在这个时候耍心眼。

        

与此同时,位于雪山之上的杨磐也已经顶着身体的不适感,在经过了一整天的快速跋涉之后到达了他的目的地。

        

比照了一下地图上的标识,杨磐微微点头道,“嗯,应该就是这附近没错了。”

        

伸手在远处的山壁上一指,那不知被冰层覆盖了多少年的岩壁立刻一阵颤动,随后便缓缓长出了一座宛如冰雪般洁白的结晶冰屋。

        

进入了结晶冰屋,杨磐将怀中的远坂凛放下,然后又用使用火属性能量制作了一张温暖的赤红色结晶床。

        

“呼!”

        

深呼吸了一口气,杨磐皱着眉头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

        

他现在明显感觉自己的状态有些不对劲,若是在正常情况下,这点消耗对他来说根本就是九牛一毛,根本不会对他造成太大的影响。

        

可是现在……

        

“杨磐,你没事吧,你的脸色好像不太好?”一旁的远坂凛略带关切的问道。

        

“应该没什么问题。”杨磐伸手揉了揉肉额头,然后说道,“你在这里等我一会,我去把目标的巢穴把它处理掉,很快就回来。”

        

说完,杨磐从储物空间中取出了一套被褥和一些食物交给了远坂凛,并向她叮嘱道,“这些给你,这座冰屋会保护你的安全,记得千万不要离开。”

        

“嗯,我知道了。”远坂凛点了点头说道,“你也要注意安全。”

        

“呵。”

        

杨磐轻笑了一声,朝远坂凛挥了挥手,然后便转身离开冰屋,走入了暴风雪呼啸的雪山之中。

        

看着杨磐逐渐远去的身影,留在冰屋中的远坂凛下意识的双手手指交叉置于前胸,仿佛是在祈祷一般。

        

……

        

杨磐行走在雪山上,虽然周围的雪花大如鹅毛,但在逼近到他周围三米的范围之后,便立刻被汽化,然后消失无踪。

        

在离开远坂凛的结晶冰屋之后,杨磐已经独自在雪山上寻找了整整两天一夜了,可是却仍没有找到那头该死的钢龙。

        

而且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几天的雪山一直都是狂风呼啸,不仅能见度降得极低,而且让杨磐根本无法使用龙翼飞上高空进行探索。

        

停住脚步,杨磐单手捂住自己的胸口,眉头也是紧紧的皱起。

        

自从与凛分开一直到现在,这几天,杨磐感觉自己的身体和精神状态不仅没有好转,甚至还有越来越差。

        

“呼!”深呼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杨磐皱着眉头心中暗道,“看样子得加快速度了。”

        

他现在的异常状态十分古怪,不仅没有收到任何的浴巾,甚至就连无限印记没有提示,这让他心中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而就在这时,不远处一处吐出山壁上方突然传来了一阵翅膀拍打的声音。

        

那声音十分的清晰,即便是在这狂风呼啸的雪山上,杨磐依旧听得十分清楚。

        

而伴随着翅膀拍打声一同响起的,就是一声巨大龙吼。

        

“吼!”

        

听着那声龙吼,杨磐不仅没有畏惧,反而在脸上升起了一抹激动的神色。

        

将身体的异样抛到一旁,杨磐发动龙之吼朝着那龙吼声传来的方向便发出了一声咆哮。

        

“吼!”

        

紧接着,充满压迫力的暗红色光芒在杨磐的周身亮起,随后只见他抬脚重重的一踏,整个人便已经化为了一道暗红色的流光,笔直的冲向了龙吼声传来的山壁。

        

轰!吼!砰!

        

怒吼,咆哮,碰撞……

        

一时间,双方战斗的声音在山壁的上方响起,那一声声巨大的声响甚至压过了山间暴风雪的呼啸,在雪山上不断响彻。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