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裙子是为了方便办事嘛/老师用丝袜脚夹得我哪里好爽

      

是酒喝多了吗?!

        

以前也有酒醉的时候,也不像现在这样。

        

肖楠尘隐忍着内心的欲望,回到了家里。

        

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药性终于,发作了。

        

他咬牙,拿起电话给秦江拨打。

        

秦江迷迷糊糊的接通,“楠尘,大半夜的你睡不着吗?”

        

“m药可以解吗?”肖楠尘努力在让自己保持冷静。

        

“什么?”

        

“我现在中药了,你让人拿点解药过来,我在家等你。”

        

“我说……”

        

肖楠尘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在他心目中,这是有解的。

        

秦江在夜场混迹多少,多少有些野路子。

        

而他现在,身体上的反应越来越明显,他已经没办法理智的和对方交谈了。

        

身在帝都的秦江看着手机,有些懵逼了。

        

这药,拿来可解?!

        

当初研究这药的人,就没想过能用药物解除,唯一的药只有……女人!

        

对。

        

秦江连忙就反应了过来。

        

不就是给肖楠尘送一个女人吗?!

        

多大点事儿。

        

他拿出手机,翻出自己以前的宝藏。

        

翻了一圈,突然觉得都不合适。

        

主要是想到肖楠尘有洁癖。

        

随随便便的女人,他怕是他接受不了,说不定明天醒来,直接拿刀砍死他。

        

一想到可能发生的事情,秦江一个激灵,也在那一瞬间,脑海里面突然浮现了一个人,夏柒柒。

        

虽然不想肖楠尘和夏柒柒之间还有牵扯。

        

但不得不说,肖楠尘对夏柒柒就是放不下。

        

要是放下了,也不会把自己老本都赔进了夏汇银行。

        

那100亿给了夏汇不说,他这边风投给出的条件也是肖楠尘用自己私房钱给予补贴的,暗地里做了这么多,他想要骗自己肖楠尘不喜欢夏柒柒,都是白瞎。

        

想明白之后,秦江就给夏柒柒拨打了电话。

        

夏柒柒刚回到家里。

        

和聂子铭分开后,整个人其实有些丧。

        

她躺在浴缸里面泡澡。

        

也不知道是因为聂子铭还是肖楠尘,反正,低落到了谷底。

        

接到秦江的电话,也是有些惊讶。

        

“你是梦游吗?”夏柒柒对秦江也不客气。

        

“你才梦游!”秦江对夏柒柒也是各种不友好。

        

“那你疯了,深更半夜给我打电话!”没看到她心情很不好吗?

        

“要不是看在肖楠尘的份上,我撞鬼了才给你打电话。”

        

“你到底有什么事儿,没事儿我挂电话了!”夏柒柒口吻不悦。

        

在没有喝醉酒的情况下。

        

夏柒柒和秦江从来都不会友好相处。

        

“楠尘出事儿了。”

        

“什么?!”夏柒柒直接就从浴缸里面站了出来,“出车祸了吗?!”

        

“你诅咒谁呢!”秦江捂着自己的耳朵。

        

差点没把他耳边震聋。

        

“你不就是这意思吗?!”

        

“我tm是这样意思我能这么淡定吗?而且楠尘出车祸你又能起什么作用!”

        

“……”玛德,到底谁吓唬谁。

        

夏柒柒重新回到浴缸里面。

        

“没出车祸,但是身体出了问题,现在你去他家看看他。”秦江回到主题。

        

“身体出什么问题了?”

        

“你去了不就知道了!”秦江脾气不好,耐心也不好。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