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大学男友做过无数次/和女老板在服装店作爱

“司令,许多人在观战。”

        

“……有没有影响作战?”

        

“……没有。”

        

“别让观战的出事。”

        

“雷司令,不要把他们撵下去么?”

        

“不,让他们看……”

        

就如禀报的那般,观战的江宁百姓数量并不少。

        

此时江宁城内有两万多华夏军在实时防御,城外有十几万清军实施攻击。然而江宁城的外城墙总长度有60公里,六万米长。

        

攻城的清军不可能摆出一个单兵环,而是要有队列,有层次的摆放部队。这就让实际进攻方向的宽度并不大。给城上观战的众人留下了充分的空间。

        

城下的清军列队攻城。一个个火枪手们组成的方阵向着头猛烈放枪,枪声中烟雾大作,城下的清军很快就被烟雾遮蔽。

        

城头也没有好特别多。即便使用了火帽与精制火药,烟雾也只是相对于清军比较少而已。 

        

浓厚的硝烟逐渐遮蔽了战场,江风最初还能吹散一部分硝烟。随着战斗越来越激烈,江风都已经不足以驱散烟雾,只能将烟雾从这里吹到另外一边。

        

华夏军这边闻到空气中的味道也不太对,除了已经习惯的硝烟气味之外,烟雾中混入了稻草的味道。

        

这下华夏军才发现清军趁着战场视野受限,竟然在上风头点起了运来的稻草。有这些烟雾混入,大大降低了战场的可视距离。

        

富察·傅清听闻手段起效,正想追问。前来禀报的探马已经欢喜的继续说道:“将军,盾车也已经运到了城下。”

        

听闻这个,傅清心中欢喜,追问道:“可是好用?”

        

城上的华夏军除了感受到烟雾的影响,也发现了清军的火力远比想象的持久许多。城下清军好像完全不怕横飞的子弹,在硝烟中不断向城上开火。

        

以华夏军的战争经验,主要是以野战为主的经验。如此对射下,清军别说十万人,就是二十万人,也得被打死打伤好几万了。

        

而清军里面最精锐的八旗军,最悍勇的绿营,也没有能在这样的火力下坚持战斗的能力。

        

消息立刻传到司令部,说是城下清军定然有什么诡计。雷虎听闻消息,皱起了眉头。与参谋部的众人稍一商议,雷虎喝道:“你们不要觉得清军是有重赏。再多的钱,人死了,命没了。也都没用。再说,清军哪里有这么多钱。你们不要说是清军有勇气!”

        

被雷虎这么一喊,众人也觉得事情不对头。但是大伙也没办法立刻想出解决办法。

        

司令部如此,前线承受着更大的压力。江宁城的城墙坚固,防御体系十分完备。城头伤亡虽然有,却远没到动摇战斗的程度。

        

师长徐敏只觉得脑子嗡嗡作响,如此局面真的是超出想象之外。正不知道怎么应对,就听

        

可敌人表现得超出想象,一众指挥官们都十分焦急。徐敏感觉城外的清军定然要搞出什么大事,赶紧把几名团长叫来开会。团长们也没什么守城经验,尤其是这样的大城,看着城防坚固,不成想局面发展完全超出想象。

        

徐敏听了几位团长的意见,都觉得不对头,就问参谋们,“你们有什么建议?”

        

参谋们面面相觑,就在众人迟疑中,就听有人说道:“不如派一支部队出城作战。”

        

徐敏愣了愣,觉得这建议好像很对头,却又不那么对头。定睛看,说话的原来是于浅。

        

不等徐敏说话,已经有团长说道:“现在部队都有布置,我这里没部队。”

        

徐敏听到这话,心里面有些不高兴。就问于浅,“为何要派一支部队?”

        

于浅果断答道:“敌情不明,当派一支部队前去搞明白情况。”

        

徐敏板着脸问:“怎么搞明白。你准备如何打?”

        

“烟雾里没办法队列作战,师长,我觉得出发前就告诉部队,得靠近战。一旦与敌人接战,短促射击之后,就要靠刺刀或者刀剑击溃敌人,抓捕俘虏带回来审问。”

        

听到这话,徐敏心中也抵触起来。华夏军这么久以来都是靠火枪射击,刺刀战也是在野战中火力压制对方之后实施击溃。从一开始就准备实施近战,的确有相应的训练项目……

        

正在迟疑不决,就有通讯员冲了进来,“报告,清军登城突击了!”

        

“你们都回去指挥战斗!”徐敏喝道。

        

各团团长起身就走,师指挥部里面立刻忙碌起来。于浅也跟着众人一起工作。

        

就见消息不断传来,清军这边利用云梯疯狂进攻。城头的战斗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轻松,虽然城头部队的火炮与火枪,手雷向着烟雾中猛烈开火,然而清军也不是任由宰割。

        

他们也借着烟雾的遮蔽,拼死攻城。

        

双方猛烈交战,突然就有消息传来。竟然有一段城墙被清军攻上。

        

师长徐敏大惊,也管不了那么多,出去就派人叫上预备队前去出事的城墙。

        

这么多年来,华夏军面对清军的时候虽然从未在人数上呈现过碾压,但是战况从来都是碾压。野战尚且如此,哪成想在防御战中居然被清军攻破城头。

        

在门口等着警卫员赶过来,徐敏就见屋内的参谋们各个慌乱。就在这样的慌乱中,于浅看着气定神闲的抽出一把剑,挂在了腰间的刀剑扣上。

        

如此举动看的徐敏心中不快。司令部里面带上近战刀剑,这算是什么意思?

        

不快中,徐敏见警卫员赶了回来,就命他们叫上于浅一起去前线。

        

众人出了司令部,立刻率领在预备队向被攻破的城头冲去。司令部距离前线没多远,走了不到十分钟就见到城头上枪声大作,喊杀震天。

        

华夏军向着城头汇集。然而清军竟然没有被打下城,反倒在猛烈的进攻城头。

        

援军赶到城下,就见另外一段城墙上又是大乱。光看旗号,装束,明显有清军攻上了另外一段城墙。

        

师长徐敏大惊,清军怎么就如此善战了呢!

        

负责城墙的团长并没有前来见徐敏,前来的是团参谋。徐敏见到参谋,大声喝道:“你们团长呢?”

        

参谋也知道躲不过这顿骂,把胸挺了起来,大声应道:“报告师长,团长带着部队上城墙与清军厮杀了。”

        

徐敏听到这话,稍微消了点气。就在此时,于浅开口说道:“师长,我们去另外一处吧。让团长专心一个口子,他应该能夺回来。若是他想着把所有口子都夺回来,只会分散兵力,调度不灵。”

        

一个小参谋在这里对师长提出这样的‘建议’,徐敏听得十分不快。然而于浅的出身并不差,徐敏便喝道:“于参谋,我命你带领预备队夺回另一段城墙。”

        

“是!”于浅果断接令,却没有动弹。

        

徐敏觉得于浅是怕了,念头刚出来,就见预备队的两位营长看向自己。这才想起不能光给于浅下令,预备队有两个营,到底给于浅哪一个营呢。稍一思索,徐敏命道:“一营跟着于浅上!”

        

一营长看上去不乐意,毕竟于浅不过十几岁,一营长年龄几乎是于浅的两倍。但是军令就是军令,尤其是这样的时候,夺回城头本身就是当务之急。

        

“是!”一营长大声应道。

        

于浅转身对一营长行了个军礼,这才说道:“营长,这次上城之后尽量刺刀作战,打快,打狠。我会带队冲锋。”

        

一营长愣住了,徐敏也有些暗自吃惊。于浅这娃娃看上去挺消瘦,然而却这么勇。

        

片刻后,一营长转头看向徐敏。徐敏本想说点啥,但是转念一想,对一营长喝道:“看我干什么,我让你跟着于参谋去夺回城墙。”

        

一营长听到命令,转头对不对大声喝道:“全体都有,上刺刀!”

        

哗哗的声响中,华夏军战士们把枪上的套筒刺刀拔下,反过来套在步枪上。片刻间,刺刀如林,杀气已经弥漫开来。

        

于浅抽出剑,那是一口精钢剑。平日里保养的不错,剑刃寒光闪烁。也没废话,于浅高举起剑,喊了声:“跟我走!”便向着城头快步冲去。

        

部队随着于浅向着激战处奔去,脚步急催,片刻间就沿着甬道冲向城头。徐敏只觉心中感动,竟然有些愧疚。

        

原来自己对于浅之前的看法并不全然,原本觉得于浅不过是拜了霍崇为师。又跟着钱清,受到栽培。所以是个少年得志的年轻人。不成想到了这样的紧要关头,于浅毫不畏惧。

        

再想之前那段让徐敏感觉受到冒犯的话,徐敏又觉得于浅说的也未必不对。很明显,团长这边已经有些昏头了,指望团长能有效组织全面反击,超出团长能力之外。

        

战报从各处传来,往来的通讯员让师长暂时没心思想更多。逐渐稳定心神,师长确定了清军的战术原来是重点进攻。

        

利用了烟雾的遮蔽,配合小股骚扰,使得华夏军以为清军是多路进攻。其实清军是重点进攻。主力竟然都放到了攻破的两段城墙位置。

        

徐敏师长觉得自己此时才明白了在军校中学习城防战的时候听到的一句话,防御战还是得看守军人数。如果人数相差太多,守军难免会出问题。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