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逃 清糖 txt/三天没男人搞浑身不舒服

       

瞧见这样的一幕,何清只觉心脏猛地一揪。

        

《三国演义》中的剧情如走马灯一般在她的脑海中一一闪过,她呆愣了半晌,终于反应过来:

        

哦,这大概是南郡之战结束后,周瑜回柴桑养病的那段戏。

        

但是,让她惊讶的是:画面中的周瑜既没有咳嗽吐血、也没有故意画那种嘴唇毫无血色的妆容。

        

他只是慵懒地坐在那里抚琴,呼吸短促,精神略显委顿。

        

单单是这么一幕镜头,就让人清晰地体会到:他病了,而且病得不轻。

        

——这个状态好真实!

        

何清原以为,像这种类型的历史剧,大概是咳嗽就算生病了、吐血就算病重了、扎个头巾躺床上就算不行了……

        

没想到,居然还真的有演员会清楚地将病态演出来,画面的真实感一下子就提升了不少。

        

此时,作为视角的那个中年男人已经穿过连廊,来到了八角亭外。

        

许臻饰演的周瑜并没有抬头去看他,而是悠然抚完这一曲,按下琴弦,这才抬头看向了来人,淡然道:“子敬自荆州回来,不先去拜见主公,倒来寻我。” 

        

来人自然便是鲁肃,鲁子敬。

        

亭外,鲁肃讪讪地道:“我担心你的身体,特来瞧瞧,公瑾你怎地不识好人心。”

        

周瑜莞尔一笑,并不与他兜圈子,直截了当地问道:“荆州讨得如何?”

        

鲁肃从袖中抽出一封文书,上前递给了周瑜,道:“有文书在此。”

        

周瑜接过文书,面无表情地看完,随手便像丢垃圾那样丢向了一边。

        

鲁肃慌忙伸手去接,惊道:“公瑾你这是何意?”

        

周瑜哂笑道:“这种文书,要它何用。”

        

“取了西川便归还荆州?那他若是十年不取、一辈子不取呢?这分明就是在耍无赖。”

        

“这种文书你还与他作保,那到时候讨不回荆州,岂不成了你的责任?主公如何不会怪罪于你?”

        

鲁肃刚从诸葛亮那里碰了一鼻子灰,此时听到周瑜这样说,脸上的神情顿时更加郁闷,哀叹道:“公瑾何以教我?”

        

周瑜垂着眼眸,思索了片刻,沉声道:“听闻刘备夫人新丧,主公恰有一妹待字闺中。待我上书主公,教人去荆州说媒,与刘备联姻。”

        

说着,周瑜神色一凛,冷声道:“他若敢来,娶什么妻,直接幽禁起来,叫人拿荆州来换!”

        

鲁肃闻言一喜,立即向他道了谢。

        

……

        

故事到了这一段,周瑜的出场已不像前一段时间那么频繁。

        

但由于先前的剧情为他积累了太多拥趸,直到此时,依旧又很多人会下意识地站在周瑜的立场上看剧。

        

这就导致了,接下来两集的剧情依旧是大段的堵心情节。

        

周瑜再怎么多谋善断、再怎么天纵之才,也改变不了他只是个配角的事实。

        

在接下来的剧情当中,观众们深深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版本之子,什么叫做有心杀敌、无力回天。

        

以联姻诱骗刘备来江东,结果在神对手和猪队友的通力配合下,赔了夫人又折兵;

        

假借伐西川之名,率军西征,结果反被诸葛亮抢先一步设下了陷阱……

        

无论周瑜如何处心积虑地谋划、呕心沥血地算计,诸葛亮总是像开了天眼一样,一眼就看穿他的全盘计划,并将计就计、轻而易举地将周瑜的意图全部摧毁。

        

那种深深无力感,让人压抑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随着故事的进程,直播间的观看人数不断攀升,但弹幕却安静得可怕。

        

除了极少数的观众在认真地讨论剧情外,那些喜爱周瑜的观众们几乎是一言不发,前几日弹幕上那种火爆的场景再也不复存在。

        

至于演播大厅,更是人人沉默,许久无人喧哗。

        

与此同时,远在东北,齐魁、梁敏英等人出于对许臻的关心,也正在追看《三国》。

        

齐魁回想起许臻临行前说的话,既感慨又无语。

        

感慨的是,他承认,许臻这段戏确实演得极好。

        

此时的许臻几乎是彻底化作了剧中的周瑜,有许多细节的处理,就连《闯关东》的副导演孟箫声都忍不住大加赞赏。

        

无语的是……

        

许臻演得再怎么好又有什么用?

        

这段故事实在太过压抑,他演得越好反倒越让人心疼、越让人难受啊!

        

作为同剧组的搭档,齐魁自然而言地站在了周瑜的立场上。

        

他看到周瑜率军来到荆州,诸葛亮谎称刘备要宴请吴军诸将士,实则请君入瓮、孤注一掷地用砸下全部兵力给周瑜设了个巨大的陷阱,郁闷得简直想撞墙。

        

他特别能理解周瑜。

        

周瑜这时候气的不是诸葛亮,而是自己。

        

气自己棋差一招、算计不过对方;气此前没有及早除掉他,为江东埋下祸根;更气自己耗尽心血也夺不回荆州,愧对江东父老。

        

夜半,周瑜从昏迷中醒来,他的第一反应便是挣扎起身,要去与刘军决一死战。

        

左右劝之无用,只好整军待发。

        

然而第二天一早,吴军还未开拔,便有军士入帐通报,说诸葛亮派人送了一封信来。

        

周瑜面如寒霜,厉声道:“念!”

        

一旁的军士拆开一看,缓缓念道:

        

“闻足下欲取西川,亮窃以为不可。”

        

“益州兵强地险,易守难攻。曹操自失利于赤壁,须臾未忘报仇。今足下兴兵远征,倘若曹操趁虚而下,江东何人能挡?”

        

说话间,那军士忍不住偷瞄了一眼自家大都督,面带忧虑地继续念道:“亮不忍坐视,特此告知,幸垂照鉴。”

        

短短的一封书信念完,满帐尽皆沉默。

        

良久,周瑜垂下了眼眸,一声长叹。

        

——荆州,到底是夺不回了。

        

随着这口气泄出,众人清清楚楚地看到,方才仅凭一口气硬撑的周瑜此时终于彻底地垮了下去。

        

他身子一歪,无力地斜靠在了榻上,再没了往日的挺拔俊逸、英姿勃发。

        

半晌,周瑜张了张口,声音虚弱地道:“回去吧,回江东。”

        

周围人听到这话,瞧见他这副模样,一时间也不知是喜是忧。

        

一旁的鲁肃听他终于松了口,忍不住连叹数声,道:“唉,回去也好。”

        

“此次回去,公瑾你好好将养一段时日吧,千万保重身体。”

        

说话间,他忧心忡忡地看着周瑜的脸色,道:“江东六郡全赖你庇佑,荆州再重要,也不及你的身体重要。”

        

听到这话,周瑜无力地转过头来。

        

他脸色惨白,神情晦暗,空洞的眸子也不知在看向哪里。

        

“回去吧,回去吧……”

        

周瑜喃喃念着,褪去了眼中的最后一分神采。

        

……

        

瞧见这一幕,无数观众沉默了。

        

直播间中仅存的那些路人用户倒是炸开了锅,开始大肆夸赞许臻方才的演技,从各种角度剖析着这段表演的艺术价值。

        

然而,那些平时最喜欢听许臻被夸的粉丝们却像是集体被按了禁言键,谁也说不出话来。

        

演得再好又如何?

        

众人皆知,这一走,周郎的生命也已经走到了尽头。

        

而此时,身处直播间中的许臻则忍不住微微攥紧了拳头。

        

他有些紧张。

        

周瑜只剩下了最后一场戏了。

        

作为这个角色的饰演者,这幕戏最终剪出来的效果他当然看过无数遍。

        

他对自己当时的表现很满意,导演也对那段表演不吝赞美,但……

        

许臻还是有些不放心。

        

一出戏究竟是好是坏,归根结底还是观众说了算。

        

导演和演员的意见都算不了数。

        

眼看着电视剧的进度一分一秒地向前走,许臻下意识地用余光留意起了台下观众们的反应。

        

画面中,江东大军离开荆州,无功而返,一路士气低落。

        

然而未走多远,周瑜的病情就愈发严重,已经到了车马难行的地步。

        

无奈之下,大军只得暂时驻扎在巴丘,待他病情稍缓再做打算。

        

这一日,周瑜忽然从塌上爬了起来,到案前提笔写信。

        

鲁肃见状,连忙上前来扶他,道:“你快歇着吧!有什么劳神费力的事你说与我听,你就在塌上静养!”

        

周瑜不答,只颤抖着将刚刚写好的书信折了起来,断断续续道:“子敬,今日……刮的是什么风?”

        

鲁肃不明白他为何要这么问,抬眼看了看帐外的桅杆,道:“东风,怎么了?”

        

“东风,东风……那岂不是,从江东刮来的……”

        

周瑜的眼神迷离,神情看上去有些恍惚,他道:“子敬,我求你一事。”

        

鲁肃瞧见他这副模样,连忙道:“你说。”

        

“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

        

“你,你扶我起来,去附近的山上……”

        

周瑜忽然伸手抓住了鲁肃的胳膊,像是落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浮萍,凄然道:“我想再看一眼江东。”

        

听到这话,鲁肃登时心头一酸。

        

他伸手将周瑜扶稳,柔声劝慰道:“你现在这个身子,哪能受得了风?你好好歇息,等回了江东,主公定会给你延请最好的大夫,替你好好调理身体。”

        

周瑜死死拽着鲁肃的胳膊,摇头道:“回不去了,回不去了……”

        

“子敬,我求你,”他几乎已是带着哭腔,道,“我这一生,从来没有求过你,就这一次,你带我去看一眼江东,就一眼!”

        

鲁肃其实早已从军医那里知道他如今的状况,听到周瑜如呓语般的央求,他瞬间眼眶一红,犹豫再三,终于还是含着泪点了点头。

        

片刻后,附近的一座山坡上,周瑜在鲁肃的搀扶下勉强走到了山顶。

        

这时,他的眼睛似乎已有些失焦,孱弱的身体在山风中如同是一片枯叶,随时有可能会飘落。

        

“子敬……”

        

周瑜他伸手指向了一个方向,问道:“那边是江东吗?”

        

鲁肃点点头,语带更咽地道:“对,那边是江东。”

        

他话音落,忽觉手上一松,方才全凭他才能站稳的周瑜竟忽然跪倒了下去,额头伏地,对着江东的方向行了稽首大礼。

        

“公瑾,你,你别……”

        

鲁肃吓了一跳,连忙跪倒去扶他。

        

然而周瑜不肯起身,固执地跪伏在原地。

        

“我欲尽忠报国,奈何天命已绝……”

        

泪水大滴大滴地从他的眼眶中跌落下来,浸湿了脚下的泥土。

        

周瑜声音嘶哑地叫道:“北方未平,荆州未归,恨不能竭尽全力,效死疆场!”

        

他一边说,一边鼓起全部的力量叩首,脆弱的皮肤磕在砂石满地的山丘上,瞬间血流入注。

        

“瑜……愧对伯符嘱托,愧对主公厚望,愧对江东父老!”

        

鲁肃跪在他的身旁,听到这番话,不禁心痛难当,哭嚎道:“公瑾,公瑾……”

        

“……悔不该,悔不该劝你对诸葛亮手下容情,早该尽早除掉此人……”

        

周瑜挣扎着撑起了上半身,脸颊泛起了不自然的潮红。

        

他凄然仰望着灰暗的天空,颤声道:“既生瑜……何生亮?”

        

鲁肃见他的身体因心情激动和过度的虚弱而剧烈地战栗,连忙伸手将他扶住。

        

周瑜无力地摇了摇头,声音低哑地道:“既生瑜,何生亮……”

        

“既生瑜……”

        

半晌,一旁的鲁肃听到他许久没有言语,微微一怔,连忙低头查看。

        

却见,周瑜安静地倚靠着他,依旧保持着跪拜的姿势,但却已闭上了双眼,气息已然断绝。

        

“公瑾……公瑾?!”

        

鲁肃瞬间慌了神。

        

他望着周瑜毫无血色的脸孔和熟睡般的面容,泪水轰然涌出。

        

鲁肃扭过头去,凄厉地向等候在不远处的副将们吼道:“来人!快来人!!!”

        

“……”

        

瞧见这一幕,演播大厅中的许多人不禁潸然泪下。

        

那些喜欢周瑜的观众们捂着嘴,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甚至,那些不喜欢周瑜的人也是忍不住心头一酸,为这一代人杰的英年早逝而感伤。

        

就在大家以为,下一幕,江东军阵便要挂起丧幡,由画外音交代周瑜的离世时,一阵悠扬的音乐却忽然随着大屏幕的画面响了起来。

        

由于旋律太过熟悉,演播厅中的观众不由得愣了一下。

        

众人面面相觑,不少人下意识地长大了嘴巴,一个熟悉的曲名呼之欲出。

        

“黯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争鸣……”

        

这时候,哀婉动人的歌声响起,众人只觉脑中“轰”地一声,似是有千般的复杂情绪穿越回忆、翻山越岭而来,一瞬间击溃了人的心理防线。

        

——是老版《三国演义》的片尾曲,《历史的天空》!

        

“啊……”

        

一刹那,场中无数观众忍不住失声低呼。

        

竟然在这个时候……

        

叠加了一拨回忆杀!

        

“……湮没了黄尘古道,荒芜了岁月边城。”

        

“岁月啊你带不走,那一串串熟悉的姓名……”

        

周瑜的离世,伴随着苍凉悲戚、荡气回肠的曲调,一咏三叹,层层叠叠,满场的观众几乎无人能控制不止眼中的泪水,在周围环境的裹挟之下,纷纷泪如雨下。

        

更不必说,那些本就在努力控制自己情绪的人,这一刻更是声泪俱下、嚎啕痛哭。

        

“兴亡谁人定,盛衰岂无凭”

        

“一页风云散,变幻了时空……”

        

“……历史的天空闪烁几颗星

        

人间一股英雄气,在驰骋纵横”

        

“……”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