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短发少妇会所按摩/用手指扣的她嗷嗷叫

1989年10月4日晚上7点,我和小达被两个便衣带到了克里斯的办公室。

        

便衣让我们在克里斯的办公桌前坐下,我感觉克里斯的脸上非常难看,精神状态非常怪异!,他手上握着一瓶药物,我看到这种药物叫氯丙嗪,它是一种治疗神经分裂症的药物。

        

其实,克里斯的智商不是太高,像他这样的人喜欢胡思乱想,得这种病是非常正常的!只是,我感觉他的病情比上次我见到他时加重了,我非常担心他的行为失控,跟我们乱搞事情啊!

        

克里斯突然说:“杰克!你认为大陆方面有诚意跟我们交换人员吗?”

        

我说:“当然!他们邀请你们过来,就是有诚意的表现!”

        

克里斯笑着说:“杰克!你说得太好了!明天,我们要与他们举行会谈了!但是,我不想让你们参加这个会议了!我担心你们抢了我的风头!因为,你们喜欢干这些沽名钓誉的事情!”

        

我说:“没关系!你们去出风头吧!我们可以在地下室里好好睡觉!我们正想很长时间休息了!多谢克里斯将军关照!”

        

克里斯气愤地说:“好了!你们这些虚伪变态的家伙!你们给我滚蛋!”

        

于是,便衣把我和小达带出了克里斯的办公室,我们被带去地下室的那两个小隔间休息了。

        

……

        

10月5日早上6点,警卫给我们送餐时,他们还给了我们每人一套他们那样的制服和证件。 

        

警卫说:“先生们!你们吃完东西,换上这些服装!克里斯将军说,等下让你们外出去执行任务!但是,你们要当心啊,现在这个城市的人都非常讨厌我们这种人!他们可能会不明不白地袭击我们!”

        

警卫交代完事情后,他走了。

        

我们吃完早餐后,换上了那些制服和新皮鞋等。

        

我感觉这里任何地方都按照了监控设备,为了保密我和小达用壮族的语言交流。

        

小达说:“阿才!克里斯已经发疯了!他一下让我们不要干活!一下又要我们外出去执行任务!以后,我们不能再刺激他了!我担心他搞出不好的事情来!”

        

我说:“小达!我也这样认为!这种人顺着他就没事了!但是,我们不能跟他长期对视,否则,他会认为我们在挑战他!”

        

小达说:“明白!阿才啊!在这种环境中我们太危险了!等他们开始谈判后,我们找机会逃跑吧?!否则,我们要被克里斯整死啊!”

        

我说:“当然!但是,我要确定丽兰得救之后,我才能走啊!其实,我们要离开他们非常容易!就凭克里斯手下这几个歪瓜裂枣,能够拦得住我们两?!”

        

小达捂着嘴笑了!

        

…..

        

早上8点,我们被带到了克里斯的办公室,我们坐在他办公桌的前面。

        

克里斯盯着我们说:“杰克!我在中方向我们索要人员名单中看到,一个叫覃丽兰的孕妇!这个人你认识吗?”

        

我说:“当然!覃丽兰是我的亲妹妹!”

        

克里斯笑着说:“很好!杰克!你是一个诚实的孩子!我已经同意让你妹妹回国了!但是,你必须跟我跟我去美邦本土接受例行审核!如果,你敢在外出执行任务时逃跑!你妹妹就永远回不来了!”

        

我说:“克里斯!我听你的!我一定跟你去那个地方接受你们审核!”

        

克里斯说:“滚!你们给我送信去吧!”

        

交谈结束后,警卫给我和小达的联络官证件,一个公文包,一张写有送件地址和联络人的纸条,一把汽车钥匙。

        

克里斯盯着我们两人说:“你们带上证件、武器,还有这个公文包!公文包里有我们向中方索要的交换人员名单!你们按照地址把文件交给对方!然后,你们马上返回这里!你们行李我帮你们保管了!”

        

我说:“克里斯将军!现在,外面到处在抓我们这样的人!如果,我们被抓了怎么办?”

        

克里斯气愤地说:“他们敢?!他们要这样做,我们就枪毙他们在我们手上的那些人!你们赶快去执行任务吧!”

        

然后,卫兵们带我和小达离开了克里斯办公室。

        

卫兵们将我们带到了一个车库里,他们让我们带着公文包上一部吉普车。

        

我们上车后,小达开始启动车辆,并按照道路指示,将车子开出了库。

        

到了地面的一个封闭院子后,我们的车辆通过这个院子的大门,离开院子驶进了市区的道路!

        

以下发生的事情,就是本小说“第一章 监狱忆往昔,梦金戈铁马!”之后说要叙述的事情。

        

到这里我的童年,以及我18年谍海奋斗、拼搏和成功的故事讲完了。

        

往下就是这个故事的延续和发展了,请读者们跟阿才团队去经历梦想、奋斗和胜利吧!

        

……

        

10月6日晚上8点,牛世龙突然来到了我的隔离室里,他给我送来一些下酒菜和二锅头白酒。

        

我们在床边的桌子上摆上酒菜,边吃边聊。

        

牛世龙说:“阿才!你们来这里是泰山刻意安排的!你们失踪后,克里斯他们大闹了会场!泰山把他们的气焰压下去了!现在,谈判在进行中!泰山让我交给你一个任务!在这个监狱里关押一个叫李芳菲的犯人!这个犯人五十多岁了,是个老太太!她的间谍身份已经被我们确认了,但是,她在我们内部发展了几个暗线!老太婆隐藏得很深啊,她没有跟我交代暗线的情况!因此,明天早上监狱防风的时候,你去接触李芳菲!你用你CIA身份,帮我们套出她的那些下线的名单!”

        

然后,牛世龙让我看了李芳菲的照片,我马上记住了这个人相貌和身形。

        

牛世龙接着说:“过去这个人的上线是杰弗逊!现在应该克里斯吧!你可以通过他们两人的关系去套她,这个人是1988年3月8日被我们抓获的,她被抓的因为是,她通过互联网电子邮件,向境外传递含有绝密文件内容的情报!她已经知道自己被判死罪了!你去试试吧!”

        

……

        

10月7日早上8点,在吃过早餐后,我将我原来CIA服务站站长工作证、中将军衔证、一张我与杰弗逊和克里斯合影的照片等藏在我内衣口袋里。

        

然后,我在班房里静静地等待放风!

        

早上9点,警卫带我们去一个院子里放风了。

        

到了院子小达和我站在一起。

        

我说:“小达!我等下要去见一个人!你帮守着,不要让其他人来打扰我们!”

        

小达对我点点头,他走到另一边去了。

        

我在一百多个放风人中寻找了李芳菲!

        

我看到她一个人坐在围墙角落的草地上,她略有所思地静静地看着天空。

        

我慢慢地走到她的身边坐下,她没有理我,他还是在看着天空!

        

我低沉地说:“李阿姨,你好!去年三八妇女节的事情太让人痛心了!”

        

她回过头看着我说:“是吗?你怎么认识我?”

        

我说:“我让你看一些东西吧!”

        

然后,我偷偷地把两个证件和照片交到她的手上!

        

她看过之后,将证件和照片还给了我,然后,她开始捂着嘴流泪了!

        

突然间,她控制住了情绪,擦干眼泪!她用锐利目光看着我说:“你怎么来到这里的?”

        

我说:“他们送我过来的!克里斯让我来看望你!他现在就在京城!”

        

她说:“你能营救我吗?”

        

我说:“李阿姨!不可能了!你早晚要离开这个世界!但是,你不能便宜了害你的那些人吧?!”

        

她又陷入绝望,默默点头、流泪!

        

然后,她仰望着天空说:“好吧!我告诉你我下线的名单吧!你们召唤他们吧,让他们继续战斗!为我报仇!”

        

然后,她很自然地对着我的耳朵!

        

她非常清楚地说了几个人名字和工作单位!

        

都记住后,我给他点头和鞠躬!

        

我说:“李阿姨!多谢了!上帝与你同在!我们不会放过任何敌人!”

        

我正在说话时,叶海龙突然间从后面向我冲来,他一脚把我踢到在地!

        

叶海龙气愤地说:“混蛋!你跟这个老妖婆说什么啊?”

        

叶海龙正在对着我吼叫时,他被冲过来的小达一拳打倒了!

        

紧接着,我和小达被一群人拳打脚踢!

        

我们被他们打晕了,他们将我们拉回了班房里。

        

……

        

晚上8点,牛世龙又来带了我的班房里。

        

此时,由于被打得太重了,我仍然躺在床上。

        

牛世龙笑着说:“阿才!怎么样?”

        

我说:“李芳菲跟我说了!我已经将她说的写在这张纸条上了!你们赶快去抓人吧!”

        

然后,我把一张纸条交给牛世龙!

        

牛世龙认真地看着纸条。

        

然后,牛世龙笑着说:“阿才!你立大功了!这几个人一直在我们的怀疑之中!今天晚上,我们就动手!明天放风的时候,你就见不到李芳菲了!”

        

我说:“唉!牛哥,以后,你让那里的人对我们不要下手那么狠了!他们把我们打得半死啊!”

        

牛世龙说:“唉!没办法!这个监狱里可能他们的线人啊!我们不这样做,你们就更危险了!”

        

交谈结束,牛世龙匆匆地走了。

        

……

        

以后放风时,我再也没有见到李芳菲了,还有一些我见过的熟悉面孔也看不到了!

        

他们也许已经看到他们的上帝了!

        

……

        

12月22日早上9点,叶海龙和杜文韬来到我的房间。

        

叶海龙说:“小子!你的自白书写得怎样?”

        

我拉开抽屉把一叠空白表格和纸张交给他!

        

叶海龙对我厉声说:“你竟然敢一个字也不写!你是想抗拒到底吗?”

        

他话音未来,我用左手一摆拳将他击倒在地!

        

杜文韬正想过来帮忙,他被我一脚踢倒在地!

        

杜文韬忍着疼痛捂着肚子说:“阿才!不要打了!泰山让你们马上去他们使馆报到!否则,人员交换就泡汤了!”

        

于是,他们让我们换上我们原来穿过的制服和皮鞋,还让我和小达刮了胡子!

        

他们将我们的证件、装备和备用金等,一样不少地还给了我和小达。

        

然后,他们将我和小达带出监狱!

        

我们出了监狱门后,一个卫兵给我们说:“你们自己想办法回去吧!”

        

然后,他们使劲地关上监狱的大门!

        

我们感觉这里距离市区应该非常远!

        

因此,我们准备距离这里不远的公路边去拦车进城。

        

这段不是太好走,走到一半我们就累了!

        

于是,我和小达在公路边草地上坐下休息和聊天。

        

我说:“小达!你还记得丽芬姐的家里在什么地方吗?”

        

小达说:“记得!我有姐姐家里的电话!”

        

我说:“小达!等下,你拦车去姐姐家里!你去找泰山!跟泰山说,他们要用我去交换丽兰!小达啊!以后你要帮我照顾我的家人,以及我们的产业啊!”

        

小达流着泪说:“阿才!我不能让你一个去找死!让我跟你走吧!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啊!”

        

我说:“小达!我一个人更好应付他们了!我们不能做太大牺牲了!我们的大家庭需要你!你回去吧,你们等待我凯旋归来的消息!我不可能死在他们手里!”

        

然后,我们两人抱在一起痛哭了!

        

此时,路上正好来了一辆出租车!

        

我推开小达,让小达跑去拦车,赶快去姐姐家里!

        

小达站起来,看着我,他擦干眼泪后,他向出租车方向飞奔而去!

        

他拦到车至后,他上车走了!

        

……

        

不久,我也拦到了一辆出租车,并返回了他们的使馆。

        

我回到使馆后,门卫室卫兵收缴了我的配枪和全部证件。

        

我被一个卫兵带到了克里斯的办公室。

        

克里斯说:“汤姆怎么没有跟你回来?”

        

我说:“情况很复杂啊!也许,汤姆被他们转移其他地方或者他被处决了!”

        

克里斯狂笑着说:“很好!你解释得非常合理!汤姆是你随从!杰克,你能回来我已经非常欣慰了!等着吧!你马上要到你日夜想念的地方去了!”

        

我说:“很好,只要你让我见到我妹妹覃丽兰,你们送我去哪里,我一定跟你们去!”

        

克里斯狂笑了一阵子,然后用梳子梳理自己秃顶!

        

克里斯慢条斯理地说:“杰克!其实,我非常佩服你的勇气、忠诚和智慧!我希望你跟我说老实话,我不想让你死去!”

        

我说:“好了!我对生死已经看淡了!我希望你们不要在我身上浪费宝贵的时间!大家都应该去更有意义事情!”

        

克里斯情绪低落地说:“好吧!杰克!明天,我们一起去东京吧!在圣诞节前,我们完成双方扣押人员的交换工作!”

        

然后,克里斯非常礼貌地归还了我和小达的行李及物品等。

        

他们让我住在一个条件比较好的房间里。

        

……

        

晚上8点,我给丽兰写了一封信。信件内容如下:

        

亲爱妹妹丽兰: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在敌人的监狱里,以后,我们也许很难再见面了!这些行李一部分是我的,我的行李转交给艳芳;小达的行李你交给他本人吧!行李包里有五十万美元现金,这些钱是我给你,你用来这些钱来搞科研吧!

        

妹妹,你们千万不要我难过!你们也不要设法营救我了!敌人不会因为你们求情而放过我的!

        

当然,我也不会放过他们,我一定跟他们战斗底!你们等着我凯旋归来吧!

        

丽兰!代我向母亲、韦妈、岑老师、蓝叔、祖兴哥、蓝峰哥、敬天哥、丽芬姐、敬狄等亲人,以及我们的朋友问好!

        

大家保重了!

        

再见了!亲爱妹妹!再见了!亲人们!

        

哥哥:覃敬才。

        

1989年12月22日晚。

        

写完信件后,我将信件放在了我的将军服装的口袋了,然后,钱和服装放回了行李包,并她锁上了。

        

收拾好行李和物品后,我穿着他们给我制服和皮鞋,枕着行李包睡觉了!

        

……

        

12月23日晚上11点,我提着行李包跟着克里斯,以及几十个使馆的工作人员到了京城国际机场。

        

在机场上,我们与几十个克里斯的人员,以及大陆方面同意释放的几十个人员,一起登上了一架宽体客机飞往东京了。

        

这个飞机由大陆方代表控制,大陆方准备用这架飞机将他们获得人员接回大陆!

        

……

        

晚上12点半,我们乘坐飞机降落在东京国际机场。

        

不久,我们的飞机停靠在一个被大批军人封闭的机场区域里。

        

要下飞机时,我故意拖延时间,让克里斯他们先下飞机!

        

当他们全部下了飞机后,我将行李包交给了一个大陆方的负责人。

        

我说:“同志!你帮我把这个行李包交给覃丽兰!”

        

他迅速地接过了我递过去的行李包!

        

然后,他对我默默地点头,敬军礼!

        

办完事情后,我最后一个人下了飞机!

        

到了机场后,我看到,在中方客机不远处,已经停靠了一架北美地区的军用的运输机!

        

这个运输机的下面站着几十个等待交换的大陆方被扣押人员。

        

我在这些人员迅速地搜索着,突然间,我看到我的妹妹覃丽兰!

        

丽兰穿着黑色大风衣,带着挡风头巾,她脸色苍白,头发凌乱、挺着一个大肚子站在人群,她也在四处张望着!

        

突然间,丽兰也看到了我!

        

她泪流满面,兴奋地不停地对我向招手和呼喊!

        

交换人员开始了,丽兰他们几十人在宪兵护送下走向我们原来乘坐的客机走来!

        

而我跟着克里斯带领的人员向丽兰他们原来乘坐的运输机走去!

        

当我与丽兰在路上相遇时,她试图向我冲来,但是她被宪兵拦着!

        

丽兰哭喊道:“哥哥!你保重了!你放心了!我们不会让你白白牺牲!我们一定给你报仇!”

        

我说:“妹妹!你们多保重了!回去代我向妈妈她们问好!”

        

克里斯拍着我的肩膀说:“杰克!走吧!你妹妹安全了!一个小时后,他们就可以到达你们的京城了!往下你的死活,就看你自己的表现了!”

        

我看丽兰登上,中方客机后,我也登上北美的运输机!

        

在飞机上,他们给我带上手铐!

        

克里斯说:“杰克!非常抱歉!你被捕了!”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