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扒开粉嫩的小缝亲吻/他的舌头弄得我好爽

似乎是为了避免公孙剑过于担心,神识又多说了一句。

        

听完神识的回答,公孙剑稍微安心了一些。

        

千万分之一,也就是说像聂隐娘之类的人,一千万人里才会有一个,大周目前人口还不过亿,这类人,顶天了有十个。

        

不过十个也很可怕了!

        

看起来,必须要抓紧时间提升,否则的话将来真的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想到这里,公孙剑再也坐不住,立刻冲到门外,招呼着门外巡逻的侍卫,让他们去通知胡孝做好防护。

        

胡孝得知消息后,立刻就派出了一支精锐小部队,在晋王府布下了天罗地网,随时等待杀手的到来。然而等了整整一个晚上,却都没有见到所谓的杀手。

        

第二天一大早,胡孝等人都盯着一对熊猫眼,无可奈何的折返了回去休息。

        

公孙剑虽然也是一夜未眠,但也不觉得困顿。

        

公孙剑顿时无语极了。

        

他越来越觉得自己存幕后积分的决策是正确的,否则的话今天自己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看到幕后积分现在已经只剩下了十点,公孙剑一阵蛋疼,不过好在抽奖次数已经积累了12次,俨然达到了公孙剑之前想要十连抽的标准。

        

本来想直接把抽奖次数用掉,可就在这时,门口突然响起了一阵骚乱。

        

“有刺客!有刺客!”

        

公孙剑心头一惊,顿时睁开双眼,陡然听到房梁上传来一阵脚步声,踩的屋顶瓦碌嘎啦嘎啦的响。

        

一些侍卫在门口大喊大叫着,随即便有人冲了进来。

        

“晋王殿下,您没事吧?刚刚房梁上有个刺客!”

        

“我没事!”

        

公孙剑摇了摇头,立刻站起来冲了出去。

        

抬头一看,只瞥到屋顶上一道倩影飞速掠过。

        

裏隐娘,有本事就别跑!

        

“殿下,您怎么知道刺客的名字?”

        

胡孝此时赶来,听到公孙剑的话,顿时满脸好奇。

        

“有人告诉我的。”

        

公孙剑摇了摇头,没有多说。

        

“你们都愣着干什么?快追啊!”

        

胡孝见众将士呆呆的守在公孙剑身边,立刻大喊了一声,众将士这才回过神来,连忙朝着刺客逃跑的方向追去。

        

一个时辰后。

        

太子储宫,御书殿内。

        

公孙承乾正在替公孙民处理部分政务,可忽然,屋顶上传来一声猫叫。

        

“哪里来的野猫?”

        

公孙承乾立刻抬头一看,瞳孔却猛的一缩。

        

只见从房梁上,一道倩影缓缓落下。

        

落地后,公孙承乾才看清女人的全貌。

        

细长高挑的妙曼身材,被紧身夜行衣勾勒出完美的轮廓,由于全身被夜行衣包裹,所以很少有皮肤裸露出来,只有脖颈处,那雪白的肌肤隐隐透红,漂亮的锁骨若隐若现。

        

不看长相,单单是这身份,就足够惹火,令大部分男人把持不住。

        

公孙承乾想看清她的容貌,可是这女人却戴了一个猫脸面具,只露出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珠子,杀意盛然!

        

“你就是,聂隐娘?”

        

公孙承乾有些疑惑的猜测道。

        

‘‘不错~~”

        

女人的声音,充满妖媚的意味,身子往前轻轻一探,便是公孙承乾这个不爱好女人的男人,都忍不住一阵心惊肉跳。

        

这女人,太能勾魂了!

        

“你,你完成任务了?”

        

公孙承乾吞了口口水。

        

“没有!”

        

聂隐娘摇了摇头,惋惜道:“有人泄露了我的行踪,并且,还泄露了我的信息!那晋王,竟然喊出了我的名字,而且知道我要行刺于他,提前在府内布下了天罗地网!”

        

“太子殿下,您的身边,有奸细呀~~~”

        

说着,聂隐娘走到了公孙承乾的身后。

        

这一朵带刺的玫瑰虽然勾人,可是却让公孙承乾产生了不安全的感觉。

        

尤其是这女人走到自己的身后,他一时间更是坐立难安,但又不想表现的太怂,在美女面前丢人。

        

所以他立刻站了起来,故作镇定的往前走了两步,勃然大怒道:“这不可能!知道此事的人,只有我和陈国公,还有负责在我们之间传递信息的侯亮,绝无第四个人知道这件事!”

        

“哦?太子殿下如此自信?”

        

聂隐娘的语气骤然冷了几分,忽的凑近了公孙承乾,一柄短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那就是太子殿下您,是想让我去送死咯?”

        

虽然语气俏皮可爱,也颇有几分令人疯狂的味道,但是公孙承乾却毫无心思,只是狂吞口水,心跳加速。

        

他怕了!

        

以聂隐娘的实力,想要在这深宫之中杀了自己,再全身而退,不是什么难事。

        

否则,她也不敢随意来宫里亲自面见自己。

        

“我怎么可能陷害你?你先把刀放下,这件事肯定有纰漏,待,待我查明,我一定会给你个交代!”公孙承乾忐忑不安的说道。

        

“希望太子殿下信守承诺,夜里,我还会再来,若是殿下言而无信,那小女子不介意取了太子殿下的项上人头!哦对了,太子殿下可不要试图设下埋伏,您的身边,可没有晋王殿下身边那样强大的高手,哪怕您设下再多埋伏,小女子也有十足的信心,用这把刀,割破你的喉咙!”

        

说完,聂隐娘一拽头顶上的细绳,整个人好像是直接滑上去了一般,不过多时,消失在了大殿内。

        

来无影去无踪,犹如鬼魅一般。

        

这一下,顿时把公孙承乾给彻底吓坏了。

        

他甚至瘫坐在地上歇息片刻。

        

同时他也很费解,这消息到底是怎么泄露的昵?

        

他基本上可以肯定的是,这件事只有他们三个人知道……

        

一时间,公孙承乾开始回忆那天与侯亮之间交谈此事的场景。

        

忽然,他想起了那天,有人在外面喊太子妃的声音。

        

难道……

        

公孙承乾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不由得浑身一震,连忙叫了一名心腹过来。

        

“刘锐!刘锐!”

        

“卑职在!”

        

“你马上去查一下,昨天晚上,有谁出了宫?”

        

“是!”

        

刘锐不敢怠慢,连忙起身去查。

        

不过多时,刘锐折返回来,向公孙承乾汇报了昨天晚上出宫人员的记录情况。

        

昨天晚上出宫的人中,一共有四个,分别是掌管膳食的总管,带着两名御厨去宫外进菜,因为出宫一趟时间很长,所以他们都是夜里去,天亮了差不多就到了市场。

        

他们出去合情合理,没什么不妥。

        

但有一人出去,却让公孙承乾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此人自然是苏玉柔身边的宫女,小盈。

        

根据出宫记录,她给出的理由是替太子妃购置一些生活用品,但购置生活用品哪有大半夜去的?

        

长安城可是有宵禁制度,大晚上出去乱跑,怕不是嫌命长了。

        

“苏玉柔,苏玉柔,你好,你可真好!”

        

公孙承乾刺啦一声,将那记录本给撕了个粉碎,气的咬牙切齿:“我才是你男人,你竟然背叛我,来人,把太子妃抓过来!”

        

刘锐想劝,但是看到自家主子气成这样,他也不敢多嘴,立刻带着人,去将苏玉柔给抓了过来。

        

抓人的时候,侍奉苏玉柔的宫女和内侍人员们,也全都被杀了个精光,几十人除了太子妃苏玉柔和皇孙公孙建国外,全都无一幸免。

        

可见公孙承乾的心狠手辣,已经到了变态的地步。

        

宫内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自然隐瞒不住。

        

很快,这则消息传遍了宫里上上下下,尽管公孙民立刻封锁消息,可还是被公孙剑给听说了。

        

“什么???大哥抓了大嫂,理由昵?”

        

公孙剑在宫里的情报线,就是自己大姐长乐。

        

宫里发生了什么事,一般都是由长乐派人来通知公孙剑。

        

“据说,据说是太子妃在内宫与宫女和内侍人员那个……不守妇道!”

        

前来传消息的人口干舌燥的回答道。

        

“喝口水……”

        

公孙剑闻言,不由得心情沉重了起来,立刻让人给他倒了杯水,然后便站起来,走到了窗口。

        

虽然自己与大嫂没见过几次,基本上也没说过话,但是昨天夜里,大嫂竟然给自己传消息,把大哥的计划全部都如实告知。

        

不管怎么说,这份恩情得报。

        

虽然都说是因为苏玉柔不守妇道,才被公孙承乾抓,但实际上公孙剑却清楚真相。

        

保准是大嫂苏玉柔给自己偷传消息的事,被大哥给知道了。

        

站在窗前,公孙剑一阵忧愁,怎么救大嫂,是个难题。

        

公孙剑倒是可以直接杀了公孙承乾,可是杀了他之后,引发的各类麻烦事件,也不是现在的公孙剑能够承受的。

        

“神识,出来,我要十连抽!”

        

公孙剑沉思中,立刻将意识进入了神识空间。

        

坑逼神识,种子奖励就占了接近一半!这也太水了吧?

        

这也就算了,尼玛你给个《母猪的产后护理》和《周诗三百首》算怎么回事?

        

方天画戟和《盂德新书》还算是有点用,还有可分配属性点也算是物有所值,除了这几样,其他的全都是一堆垃圾玩意儿。

        

垃圾就垃圾吧,但也算是还行,最起码对公孙剑来说,未来也用得到。

        

但是没有一个奖励能让自己找到顺利解救大嫂的办法。

        

看了看,公孙剑发现还剩下两次抽奖,干脆也一并用了。

        

口吐真言,这玩意儿不错啊!

        

若是能让自己大哥公孙承乾乖乖说出他谋反的真相,那自己岂不是就天下太平了?

        

等以后四哥公孙泰也要谋反的时候,再给他也来一下子,那公孙剑还担心个鬼啊!

        

以后谁不听话,就直接把这玩意儿用在对方身上,分分钟解决一切烦恼。

        

似乎是猜出了公孙剑的想法,神识这时忽然提醒道:“友情提示:‘口吐真言’并非一种能力,而是单独使用的商品,使用次数一次,一次只能问一个问题,请慎重使用!”

        

这番话,顿时就像是一盆冷水绕在了公孙剑的头上,让他瞬间哑口无言。

        

得。

        

白高兴了!

        

公孙剑一开始还以为这玩意儿能无限用昵,要是能无限用,那公孙剑在大周岂不是可以横着走了?

        

但可惜的是,这‘口吐真言’只能问一个问题!

        

一时间,公孙剑又陷入了纠结之中。

        

现在看来,这‘口吐真言’必然要用在自己大哥身上。

        

但只能问一个问题,那就很處尬了。

        

要么,公孙剑就让公孙承乾承认自己造反的事情,要么,公孙剑就让公孙承乾承认,是他在陷害大嫂。

        

只要大哥承认他造反,那父皇就不可能再护着他,就算不宰了丫的,也得把他给撸了。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