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恋爱应该让男生摸吗/占有欲强的攻

上了二楼,两方各成一队,看着楼上的商品

        

旁边伙计笑道:“待会儿有一场拍卖会,客人有兴趣吗?”

        

“拍卖会?”武颂主使官有些惊喜,“都有些什么东西?”

        

万货商行的拍卖会很少举行,一旦有都是极珍品或者数量极少的珍品,收藏价值很大。

        

所以一旦有拍卖会,各家族都想收藏一下。

        

之前张家花一万五千两买下《女神的影子》,现在市场价已经涨到两万出头。

        

但张家根本不想卖,自从买了那座玻璃像,张家一路水涨船高,顺风顺水,节节攀升。

        

“这次极珍品有两件,小批量珍品有六件,还有几件别致的精品。这是今天的拍卖单子,客人您看看?”

        

伙计笑着介绍,将一张纸递武颂主使官。

        

看到上面的起拍价,主使官深吸一口气。

        

这也太贵了,最差的精品起拍价都是五十两,两件极珍品更是千两起步。 

        

真的会有人买吗?

        

小王子没参加过拍卖会,十分好奇,花了四十两银子,买了拍卖会的位置。

        

万货商行拍卖会的位置是要花钱的,不是谁都能进。

        

要么你是当朝权贵世家,要么你得有至少五千两银票,证明你有消费的实力。

        

为了见识一下大兴权贵的财力,两方都痛快交钱。

        

在伙计的带领下,几人在自己的位置坐下,他们在拍卖台下方靠后的位置。

        

上面还有一层二楼包厢,那都是京都顶级权贵及世家掌权人,才有资格预订的包厢。

        

譬如左右二相,六部尚书,各家主等亲自到场,才能订的。

        

或者你能拿出十万两银票,也可以提前预订。

        

众人都在小声议论,除了议论本次拍品,更多还是各豪族之间交流信息。

        

“张兄,好久不见!”一个灰色锦袍的男子向一位坐着的青年拱手行礼。

        

青年起身回礼,“秦兄别来无恙!”

        

青年身旁的一个同族小伙子,自动让位给秦家这位公子坐到了秦家另一位小伙子身边,两人相视一笑,算认识了。

        

坐下后,秦姓公子问道:“张兄,我听说半月前,郡主见了贵家主,是出海的事儿?”

        

后面这一句,秦姓公子压低了声音。

        

张姓公子点点头,“旬前,你们秦家不是也被叫去开会了吗?”

        

“新粮种的事儿。”秦姓公子也不隐瞒,都是万货商行这条船上的,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他们都很清楚。

        

能被允许以家族的名义来这里,他们都是重点培养的下一辈,很多事情都是知道的。

        

庸辈可没有资格,带着几千上万两银子来这里打听消息。

        

“新粮种现在是要落实了?”张姓公子小声问道。

        

“基本没问题了。我们秦家不是地多嘛!郡主让我们家跟户部申请,作为实验田加入新粮种的推广种植。郡主还说,南边气候温暖,一年可以种好几茬。”

        

两人窃窃私语,引得众人好奇不已,可听不清楚。

        

“好几茬?”张姓公子惊讶不已。

        

新粮种产量本身就很恐怖了,一年还能种好几茬,巨大的财富啊!

        

秦姓公子点点头,“你们张家不是要出海吗?郡主可说了,那是巨富。”

        

“是准备要出海。这段时间我们家最好的船员一直按照郡主的要求培训,但人还是不够。年后可能还会拉一些家族进来。你们秦家有意向吗?”

        

现在万货商行第一批的五家供货商已经抱团了,他们的目的就是不让大兴其他家族插进来分利。

        

秦姓公子摇摇头,“郡主说,什么都做就什么都不精。我们秦家擅长耕种,那就一直钻研这个,粮食是民生大计,绝对不会差的。”

        

“确实。日后海路开了,你们再买几条船,搭个顺风车也可以。”张姓公子点头。

        

“两位哥哥,好久不见。”另一位俊秀公子走了进来,拱手道。

        

“博俞,小半年没见了吧!”

        

两人笑着回礼。

        

“快来!你这一年到头都在外面跑,收获不小吧!”张姓公子问道。

        

“还行吧!茶马古道嘛!哪儿都得去。”严博俞走过来坐下,“两位哥哥,今日可有中意的拍品?”

        

“看看再说。”

        

严博俞坐下后,三人又悄悄议论开了。

        

会场后面,小王子听着众人的议论,心里震惊不已。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家族,年营收都有万两银子,明年雄心勃勃,还要扩大生意,年营收两万两。

        

武颂使者更堵心,他们周围坐的,恰好都是和武颂做生意的世家公子。

        

听到大兴商人每年要从武颂赚几万两银子,这心呐咔咔滴血。

        

“我们这算什么呀?万货商行才赚钱呢!

        

他们赚的都是世家豪门的钱,武颂那边的世家来进货,那都是一车一车拉。

        

我估摸着万货商行光武颂的货款,就不下二十万两银子。”

        

议论的另一人赞同地点点头,

        

“确实!万货商行太赚钱了。没想到,武颂竟然这么有钱?”

        

“这你们就错了。武颂自己肯定消耗不了,这么多昂贵的玻璃制品。他们都是从大兴进货,然后卖给西边,挣他们的银子。”

        

“那这么说来,武颂靠咱们大兴挣钱了?”

        

“那可不嘛!你是没看武颂那些掌柜,每次进货时的态度,那个亲热啊!就差没把万货商行当老子拱起来了。”

        

“要说赚钱,还是得看安平郡主。她眼里看到的,都是几十万两,几百万两银子的大买卖。咱们这些几万两根本不在意。”

        

“那可不?你看宁氏各杂货铺,东西又好又便宜,人家根本不指望那个赚钱。”

        

“诶诶!我可听说,宁氏有一家商队去了西边,到现在都还没回来。”

        

“看来西边有大买卖呀!要不咱们也组一支商队去西边看看?”

        

“还是再看看吧!我资金有些周转不开。”

        

武颂使者听着众人的议论,也小声议论起来。

        

“西边真那么赚钱?要不咱们也让朝廷整一支商队,去西边看看。”

        

主使官想了想,“晚上就将今日见闻传信回去,让摄政王做决定吧!”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